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五章 齐聚云台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19:05 作者: 阿布有糖

    半妖火夜叉姓宋,名维多,不过这个名字没有得到公认,毕竟他的半妖身份,即使到了江枫这个时代,也是很难被两族社会所包容。他的父亲宋精仲乃是赫赫有名的妖族战将,大约在五百五十年前,也就是浅山宗三代掌门林百呈刚刚继承掌门大位的那个时代,受封得以开宗立派,封地就在黑水门的故地,名为“宋湖宗”,那时毒水沼泽还不是沼泽,因为白水江的上游力宗还没有那么多人口,故此白水江在此汇集为一个更大的湖,宋湖宗就以此为中心,领地大概包括现在浅山宗东南,以及魏国东北部和七盟的南部一小部分,地盘比黑水门要大得多。

    初代掌门宋精仲治理“宋湖宗”一百三十二年,但却没有留下子嗣,倒是与一人族女子相恋,生下一名半妖,即为“火夜叉”宋维多。因为身份的问题,宋维多的掌门之位,一直受到内部和外部各种势力的掣肘,同时,也因为力宗的兴起,宋湖逐年变得干涸,成为毒水沼泽,进而不再适合居住,宗内的经济状况急转直下。正值人族大国魏国兴起,自然不需要顾忌妖族宗法“八百年宗门保护”的限制,出兵重创宋湖宗,半妖宋维多也在乱战中死去,此后五十年,宋湖宗急剧动荡,先后经历了三代短命掌门,最终分崩离析,消失在茫茫沼泽中,直到黑水门莫名崛起,占据了这片沼泽。

    “火夜叉”宋维多之所以出名,不只是因为他是“宋湖宗”的二代掌门,也因为他亲民的政策,并且对人族妖族的包容态度,在人族和妖族对峙相互仇恨的年代里,留下了不少的传说故事。

    传言,宋维多虽然是半妖,但是向往人族的文化和礼仪,更有人族的温润和善良,他能自由的在人族身体和妖族身体之间切换,即使应对半妖普遍难以抗拒的“满月诅咒”,也不会迷失心性,陷入狂暴。

    江枫此行与半妖火夜叉关系不大,但也脱离不了关系。

    情报提及的地点,位于黑水门腹地一处无名沼泽地之中,在黑水沼泽还是宋湖的年代中,这里据说是宋湖宗的水下府库之一,虽然因为宋湖宗的变乱导致大部分府库物资都已经被掠走,但据说府库的密室,一直未有人找到并开启。情报提及的地点,就是可能的密室所在。当然,情报特意说明,所谓的密室,可能根本就不存在,或者早就被探索过。

    可信度中等,非独享情报,收益预估中等。

    这是“黑驴张”情报上给予的评价,自从江枫告知余小正情报的错误,并且想得到赔偿金之后,他发现所有“黑驴张”的情报上,都有了类似的说明,并且额外补充了一句:非可信度高的情报,即使与实际情况不符,也概不赔偿。

    很鸡贼嘛,亡羊补牢,这下很难占到便宜了。

    湛川镇东南十里,有一处买名曰“浊渊”的深潭,瘴气浓郁,寸草不生。江枫将千幻玄火鸦的尸身葬在此处,和江城子杀了一只夔角牛,简单拜祭了一番。

    “我感觉隐隐有一种联系,让我只要身在这里,就可以轻易再次找到那处深潭。”祭拜归来的江城子似乎成熟了一些,对于母亲的情感,他虽然没有过切身体会,但是血脉上的联络,是天然存在的。

    不过他很快就从悲伤中跳脱出来,关心起到底携带几只夔角牛作为食物进入沼泽探险的无聊问题。拗不过他的小性子,江枫最终买了四头成年夔角牛塞在灵兽袋中,算上之前拜祭的那头,存款又少了半枚二阶。

    与“乌衣”约定的集合地点,在黑水门的宗门所在地“云台城”,在宋湖宗时代,称为“宋湖城”,原本是位于宋湖中的一处岛屿,沧海桑田,如今在毒水沼泽中,算是少有的一处较大台地。

    黑水门人口稀少,只有五千余人,修士近百人,但由于魏国在背后的资源支持,故此平均实力上并不低于浅山宗。掌门邱白寺乃是地级五重的强者,只是黑水门虽然属于妖宗,但很少与其他妖族宗门交往,故此在黑水门,也没有浅山宗的别院。

    云台城规模很小,两条十字短街,基本上就囊括了整个城市。按照倪大宝给与的指引,江枫很容易就找到了他们的商栈。说是商栈,实际更像是一个简陋的货栈,杂乱的堆满了各类货物,从空气中的气味和包装形制来分辨,货物以药草为主,间以少量低级灵符。几个帮忙的小厮均属凡俗之人,报上名号,很快就见到了正主。

    “白中凯,或者叫我白先生。”黑色长袍紧裹,健瘦身型,八字眉,面色古铜略有黑须,年纪看起来不大,只是发际线略高,声音听起来很沙哑,这在修士中很少见。

    “你好,倪长老托我带来一批货物。”既然是约定的见面人,江枫掏出一只带有特殊禁制的储物袋,交给了对方。

    “多谢。”白先生面无表情的接过储物袋,冷冷的道了声谢,就矗立在那里,也没有去查看储物袋,似乎是等着江枫自行离开。

    “是这样的,你需要给我一枚特殊信物,以证明我得确将货物送到了。”眼看对方毫无表示,江枫只能友情提醒他,这和倪大宝描述的有些不同。

    “信物?”对方语气中充满惊讶,但僵硬的脸上仍毫无表情,他木偶般的转过身,翻遍了柜子,慢慢蹲下身体,最终从一个底层抽屉中抓出一把木质护符,抽出一根黑色护符递给江枫。

    “给。”他缓缓的站起来,就像一个身体不便的老头,冷漠的表情写在脸上,似乎一个字也不愿意多说。

    江枫接过,出了商栈,仔细端详了那木质黑色护符,正面是困兽囚笼般的刻痕,灵笼的特有标记,背后是——

    一张哭泣的脸?

    倪大宝明明是灵笼商会“一笑堂”的长老,货物自然也是送给“一笑堂”的人,那么回执护符背后应该是个笑脸才对,怎么竟然是“百鬼堂”的标志,真是怪事。

    这白长老,似乎有点问题啊。

    不过江枫管不了那么多,只要拿到回执给倪大宝,那剩下的问题,左右是灵笼商会内部的事,信物是真的就行。

    此时正是黄昏,街上的行人很少,因为地处沼泽,很多人都带着防护瘴气的面罩。江枫也花费了几枚灵石,将自己面部遮罩起来,避免他人不必要的注意。

    “对不起。”从杂货店出来,正好与一个黑影撞了个满怀。

    黑影中传出一个女子的声音,只是对方全身都遮罩在宽松的罩袍之中,只露出了一双略显疲惫的血色双眼,与她同行的,倒是一位相貌普通的灰袍年轻修士,从身上的气息来看,属于人族,修为在练气阶段。

    “没关系。”江枫简单回复,对方主动道歉,应当并无恶意。

    对方的罩袍中透出淡淡的妖气,只是妖气的感觉略有些奇怪,但又说不清奇怪在哪里,江枫赶着与“乌衣”其他人汇合,也不想多事。双方谁也没在意这场意外,各奔东西。

    走出了很远,胳膊上突然传来一股灼热,却是江城子。

    “什么事?”拐进一个无人角落,将他放了出来。

    “我刚才感受到一缕熟悉的血脉气息。就像……”江城子琢磨了半天用词,“就像在师父你身上那种。”

    “我身上?”江枫一头雾水,自己身上因为生吞过一枚千幻玄火鸦的蛋,故此才与江城子有一种血脉上的淡淡联系,如果说世间还有人如此的话,那只能是千幻玄火鸦其他的血脉传人。

    血脉传人,也就是,另外一枚蛋?

    江枫瞬间想起来两个人,就是魏国吉柏城逃脱的通缉犯陈昆,以及原来的城主夫人柳烟萝。

    没错,极有可能是他们。

    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

    “乌衣”很快聚齐。

    四人的修为,以队长雷右旗最高,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已经一路攀升到玄级四重,多半是有些奇遇。“盲脸”况书才也已经突破,达到了玄级三重,“猴子”靳东在矿洞时,就已经是玄级二重,没能继续提升。而江枫的修为,与他相若,均为玄级二重,当然这主要是影子分身的缘故,出了湛川镇,江枫第一时间就放出了影子侦查,沼泽中因为树木遮挡,光线明暗交错,故此影子只能远远尾随,提升到玄级五重后,影子已经可以放出两里的范围。

    作为散修,获得修炼资源的途径很少,但自从组队盗宝以来,四人获得的资源总量,比之前要多的多,据“猴子”说,队长和“盲脸”之前还额外进行过一次遗迹探险,所获颇丰。

    倘若法相本身较好,只要有足够的天地灵宝或丹药,对于妖修来讲,玄级中段以下都是较为容易突破的,只是对于江枫来讲,多了黑蛇之灵这一瓶颈,困难了许多。

    浅山宗还是穷啊,否则就是用钱堆,也能堆出一堆玄级修士来,当然,这个钱可能会比较多,因为浅山宗根上血脉的缘故,“花花草草”类法相者居多。不知道自己撒下那四十枚二阶,有么有可能诞生新的玄级修士,只有十四名玄级,九十二名灵级的浅山宗,实力还是太弱菜了。

    “紫火铜晶卖掉了?”

    趁着修整,“猴子”靳东悄悄凑过来,本以为自己的修为提升蛮快的,队长雷右旗为战斗法相,自然不能比,但江小白一个“糯米吊瓜”种植类法相,修为相比上次矿洞相遇也提升了一重,实在难以理解,他自然不知江枫在七盟蚁后巢穴冒险的事,只能想象江小白卖光了铜晶,换了天材地宝。

    “没有,你需要?拿东西来换。”

    “停,就站那。”眼见江枫的身体靠近,靳东的身子向旁边挪了挪,一边整理自己在沼泽弄脏的皮靴,一边故作神秘的说:

    “我知道个秘密,给我一百枚紫火铜晶我就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