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四十四章 情报节点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18:46 作者: 阿布有糖

    灰黄的信封,拈起来很容易就察觉到里面空空如也,火红的朱漆上有个粗糙的斜划“十”字,乃是“乌衣”的特殊标记,之前选择了有关毒泉沼泽的情报后,江枫就特意将余小正私宅的地址暗藏在接头讯号中,倘若队长雷右旗做出“愿意集体前往探险”的决定,就会托人送一封空信至此。

    手中燃起一枚火爆符,灰黄信封弹指间化为灰烬,在余小正诧异的目光中,江枫打开了另一封。

    这封信来自安斯年,在潇湘馆所遇的那名中年修士,前半段基本属于毫无营养的问候,后半段提及了自己的一个挚友,想用五十枚二阶的代价,请“江法师”出手帮忙,为一名子弟觉醒法相,无论是否成功都会付费。

    很好的生意。

    江枫正在缺钱的风口,不过这笔钱不能挣。贸然帮助陌生人觉醒,很容易暴露自己拥有“分相术”的秘密,与这个安斯年交往程度还不够,很难保证自己的安全,自己必须对那家“仙人居”进行一番调查,甚至是偶尔的合作,才能确认安斯年的人品。

    又是一把火,烧掉来信,看着发呆不明所以的余小正,“你姐姐不在店里?我是来买些灵符的。”

    “用来耍酷烧信么?”余小正撇撇嘴,“我姐又去七盟了。你买什么自己挑。”

    “看来你们在七盟有不少生意。”

    “得,别套我的话,”余小正吃过江枫的亏,自然十分谨慎,“怎么,很关心我姐?”

    “这个真不是……”

    “哈哈哈,我就喜欢看见你吃瘪的样子,听说你上次让我姐吃瘪了,有趣。算了,告诉你吧,七盟现在乱着呢,碧云宗和天理门开战,其他联盟的六家为了是否出手帮忙碧云宗乱成一团,我们在那的三家铺子都受到了影响,所以我姐被抽调过去帮忙灭火了。”

    “哦,原来如此。”江枫自是不知道七盟的变故,浅山宗情报系统欠账甚多,势力早已龟缩到宗内,外界的事,只能依靠浅山宗驻外的别院人员顺便收集,虽然浅山宗东面与七盟接壤,但只在最大的妖族宗门金城派建有别院,碧云宗和天理门的事,还未传到宗内。

    “你怎么看?”江枫补了一句,也是随便问问,并不指望能得到什么额外的情报。

    “我能怎么看,火中取栗呗,算了,和你多说,又该不小心着了你的道。话说,我有个忙,你有没有兴趣帮?”

    又要坑我?江枫心中事先警惕了三分。

    “哎,你那是什么表情?”看着江枫斜睨怀疑的目光,余小正急了,“哥们我坑过你么?”

    谁和你是哥们啊,江枫心道,虽然我也从力宗的事中占了不少便宜,可那是靠运气和实力挣来的,不过看在实际收益的份上,送你一个“善财童子”称号,也不算过分。

    “说吧。”

    “嘶——,架子还不小。”余小正一手岔腰,一手伸出食指,气的够呛。

    “不说我去挑灵符了。”

    “好吧,你赢了。”余小正很快就泄了气,拉着江枫到了店外一处无人角落,神神秘秘的说,“我准备在浅山宗大邑镇开一个铺子,你听说了吗,那里要变镇成郡了,生意一定好做,你有没有相熟靠得住的人,可以做二掌柜的那种,介绍给我?”

    “为什么是二掌柜?不是掌柜?”

    “掌柜自然是我啦,”余小正声音提高了三度,又生怕店内的伙计听到,赶紧放低声音,“我一有空就会去坐镇的,开店可是我的理想,这次你可得帮哥们,家里人都信不过,传出去,就做不成了。”

    “薪俸怎么样?”

    “肯定不会比别人低就是了。这点你放心,我主要是想先练练手,挣不挣钱都不重要。”

    江枫心道就怕你这种玩票的,你是富二代,开个店铺挣不挣钱都不重要,但我介绍人前来,可是要生活的。

    说起大邑郡,江枫突然有了个主意,于是就打算先答应对方,“我可以帮你介绍两个人,不过得过几天才能到位。”

    “那是那是,我的铺子也是刚买了地,还在建呢,估计要小半个月才能开张,你说这大邑镇,不,大邑郡,浅山宗刚放出话来,地价就蹭蹭的涨,看来不少人都看好这,你要不要也去买点?”

    江枫心道,还好我让江海预先出手了,以镇改郡之前的地价,三十枚二阶,足以买六百亩荒地,等到炒起来,可就不是这个价了。待到几年后大邑商业发展起来后出手,翻五六番甚至十番都是比较容易的事。

    情报很重要啊,大邑郡的事,纯属“政出自家门”,故此才第一时间做了准备,就像余小正所说的“七盟变故”,其中也一定蕴含不少商机,余小曼所谓的“去灭火”以及余小正不慎说走嘴的“火中取栗”,多半是趁着混乱的局势,谋取暴利罢了。

    无商不富,但是情报要及时准确。江枫有心让侍女郑可仪前往大邑郡,参与余小正的店铺经营,顺便收集大邑郡附近的情报,那里靠近力宗和御风宗,来往的商旅众多,属于天然情报库,虽然因为郑可仪修为层次接触人际圈的问题,暂时无法做到及时准确,但也算七代掌门不得不牺牲情报系统节约成本之后,重新布局,构建了第一个情报节点。

    投入和人员都再简单不过的情报节点,无法对产出有过高期待,但路都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当然,仅靠侍女郑可仪是不行的,余小正要的是“二掌柜”而不是什么都不懂的雏儿,不过既然郑可仪出自俗务长老之家,想要找一个经商懂行的长辈担任二掌柜,想必并不算难事,况且,本身给余小正打工也算一门营生,并不是白干活。

    “我可是穷人啊,”随意和他扯了几句,约定了在大邑郡的联络方式,江枫挑了十枚火爆符,十枚流沙符,十枚寒冰符,十枚水盾符,五枚光幕符和五枚破禁符,均是二阶,加上一堆各类一阶符箓,花费了足足八枚二阶,自己的高级灵符早已在蚁穴死战中损失殆尽,此番补充可谓大出血。

    余小正这厮,竟以“新店即将开张耗费颇多”为由,没给自己打折,这家伙,节约预算精明到自己头上来了,不过斤斤计较的态度,也算是入行了。

    无心跟他计较,江枫出了“黑驴张”,找了一家小有规模的丹药店,入手了五十枚益气补血丹,十枚五真祛毒丹,两种常用丹药,花费两枚二阶,至此,囊中剩下仅剩十七枚二阶。

    花钱如流水啊,转眼间城主之印的收益,就花去了过半。

    再次来到八杂铺拐枣胡同十六号时,长寿眉老头还在晒太阳,秋日的阳光,暖暖的洒在身上,好不惬意。

    “朴铁信不在。”

    “大爷您记性不错啊。”想不到这大爷竟然记得自己,看起来上次装聋作哑是故意的,这么简陋的住址,还有一个老大爷暗哨。

    “哈哈。”大爷眯着眼,悠然躺下了。

    江枫来此并没什么事,算是友情拜访,朴铁信说起来算是他认识的可交之人之一,来真武城,来叙叙旧叨扰一下也算朋友之谊。既然人不在,留了几样早已备好的浅山宗特色糕点,留信告知自己最近会去毒泉沼泽,回头再来拜访的字样,就回到了客栈。

    三人踏上归途,故意绕了点远路,取道大邑郡,沿途吩咐侍女郑可仪,简单交代了一些余小正商铺的事情,强调了保密相关的注意事项,让她注意收集往来情报,给了一枚二阶的活动经费,一打一阶灵符防身,一柄对修为要求很低的一阶法器,将她留在大邑郡,算是在江枫的“情报网”上下了第一个子,只是这个子本身,还需要考察一番。

    能否忠诚并耐得住寂寞,能否足够心思缜密收集到情报,甚至在商业技能上的发展,都是江枫的考察项,倘若侍女郑可仪真的能做的不错的话,江枫也不吝多次施展“分相术”,引领她走上修炼一途。这个条件是不能先提出来的,诱惑过大,反受其害。

    与侍女丁灵芸一路沿白水江而下,经过新设立的暖谷郡,到处都是匆匆迁徙的凡俗之民,有江枫撒下的四十枚二阶支撑,暖谷郡的建设进行得有声有色。时常看见修士飞掠而过的身影,虽然浅山宗仅有一百余名修士,但有了灵石的诱惑,到处跑圈挣钱,在最近三个月内,肯定会成为他们的生活常态。

    湛川镇位于毒泉沼泽西北,属于浅山宗最南端的集镇,只有一百多凡俗村民,七七八八的散落居住在一处略高的干燥山坡之上。因为接近毒泉沼泽,很多荒地都无法耕种,只能饲养一种“夔角牛”的草食性妖兽,这类妖兽不挑食料,即使误食了一般毒性的杂草也无大碍,只是繁育能力颇差,算得上“耐折腾”的土生品种。每年九月,会有收购药草的商旅来到湛川镇,也是一年镇中最为热闹的季节。此时已过收购季节,江枫来的时候,只看见一片凋敝荒废的景象。

    江枫早已准备好了一封礼务司开具的介绍信,找了“镇长”齐老头,让他介绍毒泉沼泽的情况,此行江枫所去的地点,就在毒泉沼泽深处,黑水门的境内。

    齐老头今年一百二十岁,在凡俗妖族中,算得上长寿的,只是年纪也偏大了,口齿不是很清晰,介绍了一个上午,江枫才大概了解了毒泉沼泽的情况,给他留下几枚一阶灵石,算是酬劳。

    将侍女丁灵芸安顿下来,给了与郑可仪一样规格的的灵石,灵符和法器,让她在湛川镇调研这里的风土、人情和物产,有灵笼商会情报的背书,这些调研很容易找对方向,湛川镇虽然自然环境恶劣,但是处在通往人族大国魏国及附庸宗门黑水门的要道之上,只要打通深入沼泽的道路,与魏国能够通商,湛川镇大有可为。

    不过主意虽好,魏国可暂时没有这个打算。沼泽深处并非完全没有道路,特别是秋冬节季,雨水稀少之时,很多小路都能通往黑水门甚至直通魏国,但魏国东北部,乃是修炼资源的主产区,为了保护这些区域,故意断绝了往来交通。之所以划出原本属于自己的大片沼泽,立一个妖族傀儡小宗黑水门,多半也是为了隔绝之用。

    说起黑水门,还是有很多故事的,最出名的,莫过于半妖火夜叉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