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二章 波澜不惊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18:05 作者: 阿布有糖

    “恭喜掌门。”

    长老会的众人一同站起身来,恭喜江枫修为提升,待到坐下身来时,表情却各不相同。

    黑蛇之灵附体,对于王、郑、吴三人的修为提升,都是一样的困扰,虽然三人背后家族掌握的修炼资源比江枫多,但也仅能维持修为略微提升,或者不掉落修为,而江枫竟然能在短短三个月内,连续提升三重修为,这让他们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修为难以提升,大道无望,就不得不早些考虑身后事,包括权力,伴侣,财富这些“俗物”,故此才有了他们心中对于掌门之位的不同看法和觊觎之念。

    正像原本心中的一扇紧锁着的大门,这一刻,一抹希望的光亮从门中透射出来。

    掌门有一个可以提升修为,避免黑蛇诅咒的秘密。

    这是三人的一致想法。

    要知道,无论吞掉多少天材地宝,黑蛇都会夺取绝大部分,而宗门大库中,早已经没有任何一阶以上的灵宝了,最后一批,早已被九代掌门任我道吃光了。

    传功长老赵文君则不然,他没有黑蛇之灵的负担。他原本修为玄级三重,高出江枫一重,现在掌门反超他两重,心里多少有点酸酸的,不过这种感觉他早已习惯了,他本命法相“雕花纸伞”,属于利于炼器制符类的法相,对于修炼反而有碍,这也是他为什么投奔浅山宗的原因,就是为了混些修炼资源,可惜虽然已经位列长老尊位,但浅山宗却愈发穷困了。现在老婆孩子一大堆,他又是个重感情之人,故此也就熄了心,安心过日子了。

    不错,不错,他打心里这么觉得,这宗门似乎又有了希望。

    掌门修为提升,浅山宗在周围各个宗门的话语权也会提升,虽然玄级五重也是个渣渣,但是趋势很好嘛,比一直掉下去强,九代任我道当初不就是修为掉到玄级五重,不得不冒险去乱石海寻找机缘,结果一去不返么。另外,倘若江枫确实能稳住修为,那所谓的“郡制改革”也确实有推行的必要。

    “先聊聊郡制改革吧。”江枫抛出了第一个议题,“都谈谈看法。”

    “我没意见。”赵文君第一个表态,说完就后悔了,刚才憧憬“掌门修为提升的好处”的事情想多了,这下冲动了,我这个位置,怎么能第一个表态呢,但是话已经收不回来了,赶紧补了一句,“听起来能有些作用,我服从大家的意见。”

    “我提几点看法,”郑鲁达也从刚才的失态中缓过来,把弄着手中的白纸扇,“第一,改制需要很多的钱,宗内没有那么多灵石。绿晶石矿脉明年租约到期,我最多只能谈下来两倍的租约,但这点钱根本不够。”他很无奈的摊了摊手,示意没钱才是最大的障碍。

    江枫默默的将四十枚二阶灵石放到桌上。

    鸦雀无声。

    “这是第一批费用,我先垫付,明年如果需要,我再补充就是,直到商税和关税足够支出日常的维护费用,当然,一些条件好的镇,也会逐渐升级为郡,这里面缺口甚大。”

    “原来掌门早有准备,”郑鲁达干笑几声,缓解了一下尴尬,“那我还有一个问题,”他轻捻折扇,接着发问。

    “第二个问题是,如果‘蒙教司预备生’经过地方镇守推荐,到了罗川,通过蒙教司培养后,倘若觉醒了法相,分配到地方是不是有些不妥?”

    “这个我想到了,”江枫一早思考过这个问题,“倘若觉醒了法相,就不可被分配地方,地方上的镇守以及未来会添加的副职,全都要由凡俗之民担任,觉醒法相的修士,诸位可以吸纳进自己的家族,但不能强迫。”

    “是是是,要以德服人。”郑鲁达其实想问的就是这个,只是幕僚们不让他直接“劈头盖脸”的问,让他一向说话很直的他,今天“谈起看法”来很不舒服。

    这个问题其实也是王显道关注的,如果初代家族的传承支脉“七宝葫芦”、“七叶玄参”和“百果蛇莲”人丁不合计计算的话,那他所在的“曼陀罗花”家族在浅山宗,实属第一大家族,倘若因为“蒙教司预备生”制度长期实施的话,那么由此而引发的修士增加,势必可能会增加新的家族,影响“曼陀罗花”家族的优势,正如江枫所言,如果允许各家族通过联姻方式吸纳其他散修的话,那么这种改革,还是对自己有利,毕竟自己家族,条件在宗内也算上乘。

    “还有一个问题,还有一个,”江枫的回答让郑鲁达心中石头落了地,他又捻了捻折扇,准备发问。

    “老郑,你把草稿拿出来看看吧,别藏着掖着了。”外事长老吴全忠终于第一个发现了端倪,今天郑鲁达文绉绉的有点不正常,他仔细观察,才发现他拿的白折扇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小字,感情郑鲁达今天为了开会,还打了小抄。

    其他几个人这才发现郑鲁达扇子的特别。

    “没了,没了,这主意,哦,不,这郡制改革我赞同。”郑鲁达脸红了,赶紧收了折扇,心中却怪罪府里那几个人族书生,昨晚几人合计一夜,给他提了一堆问题,结果他记不住,这才想了个办法写在折扇上,没想到还被眼尖的吴全忠发现了,好不尴尬。

    “我没意见。”外事长老吴全忠表了态,郑鲁达问的问题一样是他关心的,只是郑鲁达更愿意出头而已,其实他想问问免费测法相的事,不过看见江枫拿出四十枚二阶,心道也没那个必要了,没准人家还有准备。

    “我也同意。”执法长老王显道觉得自己没必要表态“拒绝”,反正掌门个人出钱,“六司改革”才是他要反对的重点,十几名王氏子弟都在里面混日子,一旦都清出来,就得“曼陀罗花”家族想办法养着,虽然数目不多,但是开了这个先例,族内的花费可就大了。

    波澜不惊,郡制改革全票通过。

    “那就接下来谈谈六司改革的事情吧,这里我有个改进的意见。”

    改进的意见?几个人一同看向了掌门江枫。

    “六司根据职能不同区别对待。兵役司要全员修士,至少未来的目标是这样,各家凡有战斗法相者,无论老幼,都可以申请加入兵役司任职;其他五司,拟增加一名执事,必须为修士,负责监督各司工作,其余所有人员,全部由凡俗担当。”

    “如果没有意见,可以议议执事的人选,当然,有意见也可以先提。”

    全员修士?执事?监督?

    这与之前的方案不同,在场的每名长老,原本想要提出的问题,都得重新思考是否要做调整。

    “我推荐吴香花任礼务司的执事,”外事长老吴全忠很快就打破沉默,对于担任外事长老的他来讲,礼务司是能让他顺利掌控局面的重点部门,之前吴家的几人,也多半在礼务司任职,几个普通职位,去换一个权力更大的“监督”职位,显然合算,“她虽然修为低了点,但是宗内的红白喜事,迎来送往之事还是做的很好的,这个你们应该知道的。”

    什么情况?执法长老王显道觉得自己被出卖了,不是前天晚上才说好,一起反对六司改革的么,怎么就突然变了卦,说好的你出头,我助攻呢?

    “明镜司就我家郑轶雨吧,”还没等王显道说话,郑鲁达先抢了话头,“他本命法相‘冰盏静心草’,对于气味变化十分敏感,算得上是宗内少有的适合查案的修士了。”

    你们这是作甚,王显道觉得,问题的关键不应该是反对“六司凡俗化”么?

    “举贤不避亲,我推荐一个吧,”江枫见王显道欲言又止的样子,知道他是反对的主力,可惜吴全忠和郑鲁达一早跳出来开始推荐人选,打乱了他的计划,“王乙这小子跟了我两年,卷帘司主要就是宗内事务记录,采购食材之类的事情,虽然看起来不重要,但是没做过的人贸然接手,也不合适,我建议就让他去担任执事吧,我看他左右大道无望的样子,也许换个环境,说不定还能另有所成。”

    “嗯嗯,对,说起来还是你们王家的人啊,”郑鲁达故意挤兑王显道,他故意装作赞同江枫这条提议,只要这个提议通过,王家相当于已经有人在六司任职,五名长老,六个职位,王家总不能推荐两个人吧,想想王显道即将吃瘪的样子,郑鲁达开心坏了,叫你举报我绿晶石矿脉盗采的事。

    关你什么事,该!

    “兵征司,坦白讲咱们几家里都没合适的人选,”江枫娓娓道来,“咱们几大家,其实根上都和初代的血脉相近,本来就不容易有战斗法相的修士,当然,赵长老你除外,”他转过头,露出“温暖”的笑,“你家良狄还是不错的,开了个好头。如果大家没意见,就皇甫润生吧,如何?”

    “不错,不错,这建议好。皇甫老头不错,我记得他的本命法相是‘满月劲弩’,比我们几个花花草草的强多了。”

    吴全忠平素和这位散修皇甫家的家主交好,第一个站出来赞同,不过他也没忘了王显道这条线,原本答应他出头反对“六司改革”的,但是现在掌门放出“执事”的位置出来,可比放几个凡人打杂强多了,故此他才第一个推荐人选,成功抢得先机。

    “建役司丁宝箴合适,他大哥活着的时候,宗内修路架桥都是他来,丁家可是咱们宗内的宝贝。至于蒙教司,岳溪山比较合适,任掌门还在时,他也在蒙教司任过职的,老王,你觉得呢?”

    你才老王呢,你全家都老王。王显道心里骂道。

    不过散修丁家现任家主丁宝箴,以及岳溪山私下确实和他关系密切,问题是自己王家也得推荐个人啊,那个“王乙”一个支脉子弟,也配姓王,但是几个人七嘴八舌把执事的位置都占满了,给出的理由也没法反驳,一时间竟想不出合适的人选来压倒对方,如果不赞同丁宝箴担任建役司执事,岳溪山担任蒙教司执事,传出去他们会怎么看我?

    “我也赞同,这样的安排很好。”他只能冷冷的表示没有意见,心中一阵叹息,今天的长老会,算是赔大了。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就这么定了。”两大方案顺利通过,也算出乎意料的顺利了,虽然对岳溪山担任蒙教司一职,江枫心中多有不快,毕竟之前在处理任晓龙的事情上,没有顶住王显道的压力,但眼下在宗内玄级修士中,的确没有更合适的人选,这个问题只能留待将来解决。

    “还有另外一条一起讨论下,就是增加魏婕为宗门长老的事。”

    “我反对。”王显道觉得这次提出意见必须要快,掌握会议节奏真的是太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