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四十章 郡制计划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17:28 作者: 阿布有糖

    江枫最终没有从赵文君处得到任何有实际意义的答案,这与他的预期虽然相符,但也毫无惊喜,赵文君是否与吴全忠同在一只船上,这才是江枫关心的唯一问题。

    无论是郡制改革,还是六司改革,对于赵文君来讲,都是中性甚至有利的改变。尤其是后者,暂时没有修士继承人的赵家,自然乐于看见六司中修士数量减少而不是现在充斥着一堆尸位素餐者。赵文君“顾左右而言他”的举动说明,他虽然与吴全忠因为吴小琳的原因靠拢,但两人在主要问题上,还没有绝对的默契。

    江枫将赵良狄安顿在掌门内府,嘱咐江海安排她服用一些补气类灵食,被施术者如果有较好的身体素质,更利于施展分相术,这点即使没有机会获得明证,但也属于从常识即可简单推断出的结论。

    魏家是江枫今天出门探访的第二站,家主魏婕一早就迎出府外,笑靥如花的脸上几乎没有半老徐娘的岁月痕迹,让江枫不得不怀疑她曾经少量服用过“驻颜丹”类的丹药,以她覆海门的出身,加上七代伴侣的过往,弄来这类丹药还是有机会的。如果不是知道魏氏已是一百余岁的“老妖怪”,江枫说不定还真被她热情的态度弄晕了。

    故此,热情洋溢的套话自动被江枫过滤了,有礼有节的回了些不咸不淡的客套话。宾主坐定,几个衣着光鲜的仆役忙来忙去,上了不错的尼山花茶,知趣的退下去,只剩两人留在并不算太宽敞的堂上。这厅堂格局不大,整栋屋舍属于多形制少空间的格局,近些年来已经不流行了。

    “前辈的传信,我仔细看过了。”

    “给掌门您添麻烦了,”魏婕微微欠身,“先夫故去多年,很多魏家子弟都想回归本家,但我对浅山宗,感情还是深厚的,”她说话慢条斯理,似乎在刻意注意每个字的含义,传闻七代乃慢性子的人,看来对曾为掌门夫人身份的魏氏,影响颇大。

    “但我要说服魏家子弟,总得有些合适的说辞,故此,才出此下策。”

    魏婕话说得周全,有理有据,毫无漏洞,但江枫来此并不是来反驳她的,“您对浅山宗的感情我是知道的,困难也可以理解,不如这样,将您加入长老会,协助诸位长老一起治理浅山宗,如何?”

    “这怎么行,老朽何德何能。”魏氏的神色稍霁,但旋即多了一丝犹豫,这个方案并不在她的预想之中。

    这个建议很突然,王显道在背后撺掇她,无外乎是想让她去分润宗门在血蚁合同中的股份,以及安插几个人手到六司,以及染指几处宗门产业的利益,后者现在都是郑家的盘面。作为七代的未亡人,加入长老会这种“大动作”,她可是从来没想过的,在她看来,年轻的掌门是在诈她,看她到底有多少野心。

    野心她是没有的,至少在江枫来之前她是没有的,不过江枫接下来的话,让她的心思反而活络起来。

    “当然,这个是有条件的。”

    “掌门不要和老朽开玩笑了。”她虽然如此作答,但话故意少说了半句,佯装喝茶润口,等待江枫将条件逐一列出来。

    “其一,我可以提案并支持此事,但您需要获得另外至少两家的支持才行。”

    “其二,在魏家帮浅山宗找一个适合传功教习的帮手过来,修为不能低于玄级七重。”

    …………

    江枫回到掌门内府,回想与魏氏的交涉,总体来讲还算顺利,活到魏氏这个年纪,多半人老成精,不是几句漂亮话就能应付过去的,反而赤裸裸的交易,更容易达成合作。魏氏并没有给答案,相信她也需要时间去斡旋,包括发信给覆海门寻求更多的支持。

    江枫相信魏氏多半可以搞定这一切,在七代亡故这么多年后,还留在浅山宗,对她个人来讲,念感情多半是真情流露,但她背后的覆海门,始终也不曾如云散尽,一定属于战略布局所需,现在江枫做的,只是让他们多出点血走到台前。

    王显道的思路很好,掀桌子,作为这张桌子主人的掌门江枫自然受伤最大,甚至需要出血安抚所有受伤的人,如果扛不住,自然会主动离开。现在江枫照例学之,将桌子彻底打翻,重新排排坐吃果果,看你王显道接不接。

    魏氏留在浅山宗的子弟中,多有觉醒法相者,虽然相比王家,郑家,吴家,底蕴多有不如,但在非长老家族中,已属上乘。魏氏需要寻找两家支持,幕后的王家必不能躲过,此番得亲自从自己身上割肉,长老会五人变六人,不知道心情如何。

    …………

    依样画葫瓢,尽管没有旁观者。

    第二次假模假样的进行觉醒仪式,果然比第一次要轻车熟路得多,江枫为此还加入了少量念诵,如果不是赵良狄这个小姑娘吃了药很快睡着了的话,多半会被江枫这个伪神棍吓到了。

    为了偶尔拿来骗钱,江枫还是决定好好练习这个觉醒法相的仪式,不错过任何表演机会就是锻炼的好方法。

    “八卦铜盘”、“铸灵双飞剑”,以及半死不活几近枯萎的“三花夜光草”,三种法相汇集在赵良狄的灵池之中。以江枫的见地,基本上也只能识别到这个地步了,他不确保这三种法相识别正确,但从法相的形态来讲,类别应当没有判断错误。

    江枫用“分相术”取走了看起来属于辅助的“八卦铜盘”,留下了更像战斗类法相的“铸灵双飞剑”,至于“三花夜光草”,他决定等赵良狄醒来,再让她服用一枚“羽龙化清丹”,基本上就可以帮助“铸灵双飞剑”在灵池争夺上,取得绝对优势,觉醒本命法相,自然水到渠成。

    打坐片刻,嗑了几枚回气丹。回到内宅,江海和王乙都在此待命,依照江枫的安排,墙上挂了一幅大尺寸的手绘“浅山万象图”,江枫扔出一张二阶光幕符,原本昏暗的房间内,立刻一片通明。

    这光亮程度,比灵石粉末要强太多了。不过在需要隐藏行踪的时候,还是灵石粉末更靠谱一些,这种光幕符,还是太容易留下修士灵力痕迹,被有心人借以窥探身份。

    “浅山万象图”即为浅山宗的详细地图,不仅标注了罗川都和下辖的六十三镇,对于地势地貌也有特殊的标注。整个浅山宗说起来,像一只大头鞋底,呈东北西南走向,北部略宽,南部略窄,罗川,即宗门所在地,位于中南部的浅山区,故此宗门名曰浅山宗。

    从罗川一路向北,地势逐渐变高,丘陵变成高原,直至东北方的寒山派、御风宗地界,向西一路坦荡皆为草原,与力宗接壤,东部以丘陵地貌连接七盟,登临东部最高的林鹫峰,也可以远眺天理门,但浅山宗与其并不接壤。南部则几乎被人族大国魏国所包围,只有东南部一小片沼泽,与魏国附庸黑水门接壤。

    江枫所预计的“郡制改革方案”即基于浅山宗的现状,将中南部的“暖谷”、中东部的“东湖”,以及西北部的“大邑”三镇单独圈出来,升镇为郡,并划拨更多的土地给三郡。

    这三郡的选择,都是江枫特别考虑过的。

    “暖谷”位于白水江流域中段谷地,有大量的草场可以开辟,适合种植谷物,局部浅山拥有小灵脉的区域,可以种植灵谷和药草,自然条件很好,只是现在开发程度较差;

    “东湖”本就依湖而得名,渔业资源丰富,倘若加以利用,饲养修士日常所需的灵气食材,必得其利,距离东部边境也有一段距离,可以规避接壤的金城派影响,虽然两宗的关系属于冷淡的“老死不相往来”,但也不排除对方破坏的可能性;

    “大邑”,因扼守通往御风宗和力宗的要道,倘若“暖谷”和“东湖”的种植和渔业能够发展起来,经由“大邑”销往御风宗和力宗,必然能促进此地的商业繁荣,进而增加商税收入。

    关税也提上日程,只是根据货物数量定额征收,仅在大邑郡设点,对于浅山宗这种武力薄弱的宗门,少收一点,方不会引起对方的反弹。

    浅山宗目前财力极为困难,主脉三小家族根本拿不出资源,三大附庸和魏、皇甫、丁三家也不会愿意出资赞助宗门发展,眼下只能作为掌门的江枫自掏腰包。虽然有不少镇的条件也不错,甚至某些方面更好,但暂时没有足够的财力投放,很难发展起来,况且两万余凡俗,分散在更多的地方,人力根本不够用,故此选择重点地区发展,是眼下唯一的选择。

    江枫交给江海三十枚二阶,让他前往“大邑”买地,对于未来商旅云集之地,地价必然攀升,相比农人,渔民职业居多的“暖谷”和“东湖”,商人拥有更强的购买力。这一点,从“仙人居”老板安斯年身上,江枫已经被上了一课。

    三十枚二阶是江枫目前所能出的极限,去除这几日的花费,江枫手头共有八十二枚二阶灵石,郡制改革不是空喊口号就能完成的工作,基础的建设,比如清理拓宽道路,灭除附近栖息的凶兽,平整草场为生地,都需要花费灵石雇佣宗内修士前往帮忙,仅凭宗门义务和个人觉悟,是没戏的,毕竟这些工作多半没有战利品可拿。

    四十枚二阶灵石,是第一批需要投入的最低预算,加上三十枚二阶提前囤积土地的费用,已经占去了江枫个人财产的大半。

    具体的工作,包括初步打通罗川到三郡之间的道路,大邑郡到御风宗、力宗的两条道路以及三郡的驿站,大邑郡的税亭,暖谷郡新辟土地,疏浚东湖扩大水面,清除三郡附近栖息的凶兽,短期内基本上会消耗掉宗门内所有的修士资源,算起来,相当于江枫撒了一大笔钱出去,修士们出工出力,将这些问题一一化解。

    对于吸引凡俗民众前往三郡,也必须推出特殊的政策。这点是改制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为此,承诺三条福利政策:

    第一,罗川和三郡常住居民子弟,享有十岁、十二岁、十五岁三次免费测量法相是否觉醒的资格;

    第二,凡俗五十岁以下居民,享有被推荐为“蒙教司预备生”的特权,罗川都每年十名,“郡”每年五名,“镇”每年一名,由现任“镇守”推荐;

    第三,罗川和三郡凡俗居民,免兵役。

    三条福利政策中的第二条,实际上是此番江枫想要改革的重中之重。

    长久以来,修炼一途基本上都被宗内各个家族垄断,只有觉醒本命法相,才能被推荐进入罗川修炼,这就造成了不少潜在修士资源的浪费,因为在地方,多半是无法接触到“羽龙化清丹”这种“可以用来辅助后天觉醒法相”资源的。

    而凡俗民众,也断了通往“六司”的从政道路,出身宗内家族,方有机会进入六司,不仅遴选人才的范围太窄,还影响了浅山宗对地方的控制力,长此以往,将出现离心离德的局面,倘若罗川一地能够承受宗门的开支,尚可借助宗门财力强行用打通这些关节,比如设置治理机构和委派官员治理,然而现在仅仅设立“镇守”这样的岗位,宗内财力就无法负担,只能地方临时推举,还不能领取薪俸。

    故此,先打通遴选人才的通路,然后借助郡制改革,集中精力发展罗川和三郡,扩充财路,再下放这些人员到地方治理,不仅可以解决上述问题,还可以优胜劣汰,借助更优秀的人才,长期保持宗内治理的良好氛围。

    当然,这些都得过长老会。如果赵良狄能够觉醒成功,赵家这票自己十有八九可以拿到,剩下的就是争取郑家了,三票对两票,此次的阻力在王家和吴家。

    这也是江枫想让郑家派人,来辅助自己料理宗门事务的原因。示之以好,给他们留有想象的空间。

    整理好一切,黎明已至。

    郑家和丁家一清早就把人送来了,不过……

    江枫看见眼前的两人,觉得他们好像商量好的一样,完全误解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