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九章 赵家子弟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17:08 作者: 阿布有糖

    是谁在幕后支持魏家这么做?并且还鼓动了丁家和皇甫家跟随一起署名?

    这最后一份信报背后的故事,才是江枫最迫切想知道的问题。三大家族中,吴全忠本来的嫌疑最大,毕竟之前他曾经想通过联姻,将魏家半推半就的弄到自己的船上,结好诸家,笼络人心,也是吴全忠最擅长的事,但他既然需要三家的支持,反而没必要将三家推出来,急功近利的放到江枫的对立面。

    排除了他,就余下王显道和郑鲁达,郑鲁达第二个排除,一是他没有那个心机,即使有智囊团在后面出谋划策,凡利必争的他,也不可能同意“推出三家来分割宗门这块糕点”这种糟糕的主意,余下的就只有王显道了。

    打压任家,作为上代掌门指定继承人的江枫,声望必然受到影响,不顾自己推出的临时师父岳溪山,仍然要治任晓龙的罪,这里面砸烂盘子的意图相当明显,从这个角度考虑,推出三家来个“鱼死网破”的表态,也是可以理解。

    “海老,据你所知,王显道与任家有什么宿怨么?”久不在宗门,这种八卦,江海自然比江枫知道的更多。

    “并没有,”江海刚被召集进来,就被问这种关联很深的问题,仔细回想了一阵才给出答案,江枫作为掌门的处境他是深有体会的,但凡涉及各个长老关系的传闻,平素他也多有收集,“不仅如此,王显道和岳溪山的交情实际上很深,我记得他们曾经共同与九代,在力宗参加过多次俊彦夺魁大会观礼。”

    俊彦夺魁大会?

    这个江枫是知道的,力宗每三年会组织一次内门子弟比武,一方面确实是为了激励子弟奋发向上,另一方面也是对外示威,展现宗门实力,届时周围宗门都会被邀请前往观礼,能和岳溪山一同多次前往,想必两人即使关系不好,也不可能有仇,那么治任晓龙的罪,就更落实了“此事乃是针对自己”的可能。

    想翻桌子,趁乱将自己打落马下么?

    有着玄级七重修为的王显道,的确算是宗内第一高手,但并非战斗修士的他,仅凭武力,大概也无法掌控全局吧。江枫既然已经想办法临时破解了黑蛇之灵的桎梏,修为问题自然不怕对方压自己一头,玄级七重,也只是比五重多两重罢了。

    这种暗中使绊子的行为,必须得整治,此风不可长。

    “传我的口令,三件事。”

    “第一件,令明镜司彻查绿晶石矿脉一案,首犯重罚,如贪墨超过五枚二阶,斩,从犯一律发配古石镇为奴,处理结果最终在宗内公布出来;”

    “第二件,将这份“郡制改革方案”合并“六司改制方案”的议事案誊写四份,分发给四位长老,这两件事,上宗门议事会讨论;”

    “第三件,府内缺人处理杂务,让丁家和郑家,分别派一个少年过来帮忙,凡人身份即可。”

    送走江海,又叫来王乙,少年还是那个毛糙性子,被叫过来行了礼,手足无措的站在那听令。

    “你一家还住在王家大院么?”

    “不是,上个月我和母亲已经搬出来了,住在眉山坞。”

    “那条件很苦吧?”被称作“坞”的地方,在罗川多属于偏僻之地,条件都很差。

    “还行,至少比在王家受气强。”王乙算是个率直的性子,王家对他母子不好,他自然也不待见他们。

    “你母亲和王家还有联系么,有交好的人么?”

    “嗯,有的,”王乙也没弄明白掌门问这个有什么目的,只好据实回答,“和王老头的妾室周夫人关系还好,以前住在王家,她常常过来和母亲闲谈。但我和王老头可是一点关系……”他突然想起来,掌门问这个不会是以为自己是王家的奸细吧,那可就莫名背锅了。

    “不必解释,我心里有数。”江枫拦住他试图解释的辩解,拿出三件一阶法器,“挑一件拿走,赏你的。”

    王乙心头一热,没想到掌门今日召唤自己前来,竟然有赏,他常在掌门身边混,是知道宗门的经济状况的,不过法器做不得假,他左右查验了很久,最终挑了一把刻意做旧的长剑,满心欢喜。

    “这里还有一枚二阶灵石,回去和你母亲说,要和王家多来往,亲近亲近。”

    啥?我没听错吧?

    正拿着剑忘我欣赏的王乙一脸懵逼。

    …………

    赵文君今天忙的要死。

    一大早就和吴小琳前往吴老太爷家祝寿,作为吴家的新姑爷,必要的繁文缛节,自然一个不能少,几十个回合下来,面部都僵硬了,遥想当年自己和原配成亲,拜过堂之后,这辈子大半的礼节性内容就都结束了,两个字:清净。

    刚回到家,想要休息片刻,江海又来送掌门传信,仔细阅读了两遍,还未理清其中的要害,又被外事长老吴全忠,自己的新大舅哥叫了去,拐弯抹角的想要探探自己到底是什么想法,开玩笑,我刚看懂,还没嚼烂,我能有什么想法,随便对付了几句不疼不痒的话,趁着吴全忠还没弄懂自己的意思,找点借口赶紧跑了。

    这还没算完,一转身王乙那小子又来了,告诉自己掌门一会要去器符楼,想要见见自己家的所有娃,八岁以上的都算。

    什么状况?

    看我家娃干啥,再问王乙,一问三不知。没办法,准备吧。赶紧叫来还在蒙教司当班的老大赵良栋。

    “去把你几个弟弟都叫来,在器符楼等我。”赵文君喝着茶,总算找到了点当家主在上的感觉。

    “哦,我这就去。”赵良栋是个蔫脾气,基本上你不问,也不说啥。

    “回来回来,”赵文君突然想起来得交代娃几句,虽然这娃二十九岁也不小了,但不交代事情肯定办不妥,“记得把你二娘三娘家的也叫上。”

    “叫他们去干什么?”赵良栋作为长子,对二娘三娘家的几个弟弟妹妹,颇有些不待见,有时候心气不爽,相互之间话都说不了几句。

    “叫你去你就去,死倔,你想气死老子么?”赵文君把手中茶杯重重的在桌子上一摔,茶水撒的到处都是。这娃就是轴,让他改口叫吴小琳四娘,死活不干也就算了,如今还和老子顶嘴,想想就肝火大。

    “哦。”赵良栋还是从了,他也知道反抗毫无意义,不过每次上演这种戏码,也是希望老爹看见死去老娘的份上,多给自己几个同母的兄弟分润些资源,毕竟一个个的都没觉醒法相着实丢人,为此老爹娶了吴家的新妇,有人说是为了生出能觉醒法相的娃,传来传去,都快成了浅山宗的笑话了。

    器符楼。

    赵文君来这的时间,基本上远超过在无涯楼的时间,后者是教习年轻修士的地方,对于玄级三重的他,给各家子弟做启蒙教学,他倒是能谈天说地,但是给修士们讲课,多少有些力有未逮。他本身不善战斗,只善制符,除了能讲授下用符技巧,能教授的确实不多,好在浅山宗地小人寡,也没那么多人计较这个。

    江枫仔细观察着站在自己眼前的八个少年,六男二女,心道,赵家这个生男娃的效率,还是蛮高的。八人最大的是赵良栋,这个江枫认得,二十九岁的凡俗,其余七人,因为不在六司任职,故此没有印象。八人界限明显的站成三堆,看着赵文君略显尴尬的表情,江枫就已经明白这三堆,明显是三个妈生的。

    江枫多少讲了一些客套话,强调了下赵家对宗门的贡献,有多么恪尽职守,多么忠于宗门,多么披肝沥胆之类,听得在场诸人,除了赵文君和几个年岁较大的子弟,都是满头雾水,但总之是好话就是了,实际上江枫却暗中开启了“分相术”,逐一仔细观察八位赵家子弟的情况。

    情况的确不乐观,赵家子弟均是杂法相。老大赵良栋和站在另一“堆”里的男丁,都明显服用过“羽龙化清丹”,但是其法相种类之多,恐怕服用再多的丹药,也是无用。不过江枫还是欣喜的发现了一个女孩的法相还算不错,三法相,两大一小,还是可以努力拯救一下的。

    逐一勉励了几句,赏了一枚二阶,交给赵良栋,让他购置生活所需,嘱咐他要担当起“赵家长子”的责任来,友爱兄弟云云之类,就打发他们散去,给赵文君个眼神,让他单独留下了那个女孩。

    “小女名良狄,今年十二岁,是姨娘艾氏所生。”赵文君介绍道,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掌门将她单独留下来。

    “我得了一颗灵丹,相比羽龙化清丹,效果更佳,极大可能觉醒法相。”江枫笑着看向赵文君,等待他表态。

    “这个您看……”赵文君不动声色的贴近过来,用微不可查的声音问道,“掌门,换成其他的男丁,不行么?”

    “这东西很看缘分的。”江枫故弄玄虚,他自然不会告诉赵文君,你那些儿子最少的都有五种法相,你想累死老夫么,只能期望他自己知难而退。

    “好吧,多谢掌门美意。”赵文君不知道江枫“分相术”的秘密,以为江枫真的有更好的灵丹,“羽龙化清丹”他自是知道价值的,前几日还肉痛的买了几枚,但作为女娃的赵良狄,自然不会有这种机会。心道左右是掌门出钱出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虽然成功与否,都是未知之数,但掌门没必要拿假话消遣自己。

    转头一想,不对,掌门你真的是看缘分么,赵良狄算是继承了艾氏的美貌,虽然只有十二岁,也出落的落落大方了,话说之前对于宗内婚配年龄的限制,好像没有约束掌门本人的样子。

    这一想,心思反而多了起来。

    江枫根本就没接赵文君充满怀疑的眼神,他知道对方肯定不那么相信,自己能成功的帮助赵良狄觉醒法相。

    “赵长老,你对郡制改革方案和六司改制方案有什么想法?”

    又来了,赵文君感到一阵头大,今天一定是诸事不利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