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三十八章 静心处之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16:47 作者: 阿布有糖

    浅山宗还是一片安定祥和,就像每个小宗门一样。

    不过当江枫看见那一红四蓝的传信时,头还是瞬间变得斗大。在浅山宗,只要达到玄级以上修为,都拥有给掌门提交传信的权利,只是平素一般只有几位长老才会传信给自己,眼前有五封传信,说明至少有一封来自非长老的玄级妖修。

    叫来江海,交给他两枚二阶灵石,一部分是这个季度的宗门护持法阵更换灵石所需费用,另一部分则是补充欠账,江海一直顶替自己,兼任着兵争司的司长一职,虽然已经多年没有战事,但是维持日常边境侦查所需的费用,一直都处于半欠账状态,现在自己手头有了八十六枚二阶,自然先把这最重要的一部分先偿付了。

    红色传信来自外事长老吴全忠,大意如下:

    寒山派掌门拓跋图近日晋升地级成功,邀请浅山宗一个半月之后前往论道法会观礼。

    寒山派是浅山宗东北部的一个小宗派,领地比浅山宗的一半还要小,按照宗法制的约定,三十年前就已失去了“被保护免于战争”的资格,但拓跋图本身是个八面玲珑之人,主动请求附庸紧邻的御风宗,还与天理门交好,要知道天理门可以说得上是逢妖必杀,能与之交好,可见其斡旋本事之高。

    此外,寒山派领地多为高原苦寒之地,适合居住的仅有六镇之地,加之有御风宗的庇护,也是其一直没有被其他宗门吞并的原因。此番拓跋图晋升地级,御风宗作为实际的当家人,必然会派出强大的阵容前来,虽然在拥有二十八名地级强者的御风宗眼中,初入地级的拓跋图不值一提,但借由此事敲打浅山宗,以及左近的七盟、天理门,甚至其北部的中型宗门覆海门之意,昭然若揭,要知道,浅山宗根本就没有地级,而七盟共有五金丹三地级,而天理门有四位金丹,覆海门有六位地级,实力均在御风宗之下。

    实力不济,相当尴尬。

    仅用八个字就可以概括未来的寒山派一行,但不去是不行的,晋升地级乃是必须庆贺的事,左近邻里,除非处于战争状态,否则不去对方的论道法会就是违背传统,乃极为失礼的行径,何况人族宗门天理门,半人半妖的七盟都会参加,自己有什么理由不去呢?

    除了舍下这张脸,最大的问题恐怕就是礼物了,准备什么档次的礼物,才能匹配浅山宗的地位,价值太高担心出风头这个问题基本不存在,浅山宗没那个财力,价值太低才是最大的担忧,吴全忠把这个问题抛给自己,也是苦于没钱,总不能拿自己“养魂花”家族的钱补贴宗门吧?

    补贴宗门这种事,暂时也就只有江枫能干,谁让自己是掌门呢?

    再翻开下一封蓝色的传信,来自执法长老王显道,信很长,字迹工整,优美灵动,在诸位长老之中,笔力最高者,莫过于王显道。字如其人,王显道的沉稳老辣,绵中带针,当属第一,这点只要翻翻卷帘司的九代实录,不难发现。传信通篇讲了三件事:

    第一件是有关绿晶石矿脉,经过缜密调查,发现此矿脉存在严重的盗采,案中涉及的几个重要头目,均为郑鲁达长老的亲属,希望掌门能下令捉拿法办;

    第二件有关任晓龙,虽然经过与力宗某些部门的沟通,仍难以平息对方的怒火,故对任晓龙做出禁闭三个月的处理,以给对方一个交代;

    第三件仍关联任家,罗列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不法事件,事情均不大,但提议掌门更换任家的掌舵人任之禄,以儆效尤。

    岳溪山的面子没给?

    这是江枫的第一反应,自己让岳溪山收任晓龙为弟子,就是阻止王显道对任晓龙进行处理,没想到对方竟然没有买账。这岳溪山也算个废物,跟着九代混的脑袋秀逗了么,还是闭关闭得傻了,一点利益交换的艺术都没有?

    这厮究竟在想什么?心中对于岳溪山的观感,又下降了许多。作为一个自己继位掌门仪式都没有参加的玄级修士,江枫对他的了解,并不算多,只知道除了是九代的死忠之外,他和原始家族的“百果蛇莲”沈家,以及“七叶玄参”任家,关系都十分密切,至于“七宝葫芦”江家,以自己和江海的了解,并无半点瓜葛。

    想到任晓龙一案,以江枫“亲身体会”力宗外门的放羊风格来看,力宗根本不会为一个外门弟子出头,更何况是外门弟子的亲属,王显道所提及的“沟通”,多半没有发生,后面所提及的不法,在各个家族中也都普遍存在,那么他本身打压“任家”的意图,就很明显了,或者说,借着处理此事,想要打压自己在宗内的威信?

    江枫心中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此事的真相,恐怕还要详细调查才行。

    第二道蓝色传信来自俗务长老郑鲁达,信不长,但写的晦涩难懂,应属智囊捉刀之作,看来在上次灵泉一事吃了亏之后,他也动了脑筋,请了幕僚帮忙。信中提及两件事,第一件竟然关联绿晶石矿脉,谈及近来经过自己的微服私访,郑家眷属存在不法之事,由于均属凡俗之人,自己已经将有关之人提交给明镜司,等候发落。

    什么情况?

    自己已经查到问题,主动上报?

    江枫自己看了两封传信的落款时间,郑鲁达的传信仅比王显道的传信晚一天,或许王家内部,有郑鲁达的暗线存在?有这个可能,不过他既然把人交到了明镜司,自然王显道也就知道了,两人到底是真有矛盾,还是要演一出双簧给自己看?

    郑鲁达传信中的第二部分,提议相当特别。郑鲁达希望对六司进行改革,减少妖修在其中担任职务的比例,俗务就应该由凡俗之人承担,修士应该安心修炼。

    什么状况?

    江枫在案头抽出六司的名册,从头看到尾,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猫腻。六司在册,共有六十人,凡俗四十一人,修士十九人,之所以如此之多,主要还是因为浅山宗能够用来营生赚钱的生计太少,故此好多修士都混到六司里挂职,混口饭吃。

    其中十九人,有九人来自王家,五名来自吴家,三名来自郑家,其余家族两名。

    很明显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战术。从这点来看,郑鲁达和王显道是真的在互相拆台,既然你举报我盗采矿脉,那我就自己内部引爆提前解决,降低危害的同时,把你王家的优势之一废掉,可以想象,在调查矿脉一事中,王家在六司中的九人,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六司如果改革,江枫心中是举双手赞成的。除兵争司因为职责特殊需要修士参与外,其他各司实际上凡人即可胜任。自己想要振兴浅山宗,虽然不应该计较凡人修士之别,但能者上,庸者下这条基本原则,还是应当作为第一准则。修士需要大半时间用于修炼,对于俗务来讲,自然无闲暇参与,在不涉及武力的情况下,能够起的作用,也不及同样能力的凡人。

    六司的改革,多半要上长老会讨论的,依照自己的改制思路,郑鲁达出于打击其他几家的私心,可能会赞同,至于王家和吴家,多半会持反对态度。

    再翻开下一道传信,来自传功长老赵文君,信很长,很详细,说的东西杂乱无章,归结起来主要是汇报最近宗门内发生的各种杂事,江枫期待的有关蒙教,传功,精英弟子修为汇报的内容,基本没有。

    赵文君担任传功,有九代的历史原因,实际上,玄级三重的他,并不适合担任这个位置,他的长处是教习制符,而非授业解惑,在年轻的精英弟子中,修为最高者已经灵级六重,赵文君停滞不前的修为,已经很难服众,之所以忝居这个位置,其一是因为符箓乃修士低级阶段争斗的主要手段,其二则是出于各方利益制衡的需要,任何一家如果担当了两名及以上的长老,对于掌门来讲,都是个威胁。

    这是棵墙头草啊,据礼务司的日常记录,赵文君已经在上个月低调的完成了与吴家的婚事,此时的蜜月期,恐怕在长老会,他多半是会为吴家利益站台的。

    最后一道传信颇让人意外,来自魏家,七代掌门的遗眷魏婕。

    魏家自从江枫继承掌门之位以来,先是保持低调甚至有走下坡路的趋势,重归覆海门,在日薄西山的浅山宗,实属明智之举。不过在江枫彻底放弃“下代掌门的指定权力”这件事尘埃落定之后,魏家就再次活跃起来,上次长老会,还分润了血蚁合同的一部分利益,可见其与王、郑、吴家都暂时达成了不错的默契合作关系,只是江枫最后一刻利用六司的特权,卡住婚龄这条红线,制止了魏家和吴家的联姻,阻止他们继续靠得更近。

    魏家的意思言简意赅,希望掌门,以及宗内的政策能更多的向小家族倾斜,否则无法生存,只能沦为散修了,当然,措辞还是很艺术的,只是末尾还署了皇甫润生、丁宝箴的名字。

    这是在逼宫啊,一阵热火涌上心头,江枫直接将传信折子扔了出去。

    仰头喘息了许久,这才平息了怒火,低头瞥见了一直放在案头的“静”字墨宝,这幅七代掌门沈德君置办的人族凡人书法家秦无言的小型字帖,虽然只有一个“静”字和落款签章,价值在当时也颇为不菲,在左侧有七代掌门留下的一列小字:树欲动而风不止,且去

    以及此列的旁边,还留有八代掌门江沉舟的:耳根清净,心如止水

    甚至还有九代掌门任我道的:不落凡尘,静心处之

    话说你们写这么多,都和那个书法大师秦无言一样作古了呀,现在击鼓传花,这个烂摊子可交给我了,尤其是七代更不像话,你这未亡人已经在给我添堵了呀。

    静心处之,静心处之,默念了十遍。

    江枫深呼了一口气,默默的将扔在地上的传信折子捡了回来,抖了抖抹平,仔细研究起这几份传信中的关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