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七章 法术测试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15:59 作者: 阿布有糖

    清洁符,安神符,清心符。

    安新杰握着眼前这枚拇指大,散发着腥味的黑色秘制药丸,咽了口吐沫,忍住心中的不适,一口吞了下去,又喝了一大杯苦涩难咽的紫云藤混合江心莲汁液,很快就进入了深度睡眠。

    白色如炼乳般的浓雾,异常粘滞,如同初秋农人锤打的米糕一般。直到江枫不得不消耗更多的灵气,视线才再次穿透安心洁的灵能屏障。

    虚无边际的灵能水池中央,一只斑纹花栗鼠和一根青色怪藤纠缠着,花栗鼠咬着青色怪藤粗壮的根部,而怪藤又缠着花栗鼠的短粗前肢和蓬松长尾,两者互相牵制互不相让,又全部依赖水池中涌出的淡淡灵能,维持着生命。

    很肥的花栗鼠,膨胀肿大的无名藤蔓,相比江城子的蓝鳍锦鲤,体量很大,要知道这安新杰的修为不过灵级一重,况且从灵能水池的大小,很难养出如此大小的两个法相。

    然而它们的状态看起来极为萎靡,与他们虚有其表的大小极为不配。

    江枫不自主的想起韩立使用秘法速成的朱果,或许服用羽龙化清丹,就是让法相进一步壮大,一旦其中一个幸运的挤占了其他法相的生存空间而胜出,外在的表现,就是觉醒了本命法相。

    同样可以参照江城子本命法相的例子,红羽怪兽,也是被蓝鳍锦鲤挤占了生存空间,逐渐陷入凋零,或许苟延残喘到江城子晋阶到玄级,就会彻底自然消亡。

    身后传来一声轻微的咳嗽,听起来很自然,但江枫知道那是种善意的提醒。

    声音来自立在一旁的安斯年,安新杰的二叔,江枫花费了不少时间才说服他,让他相信自己有一种特殊的灵丹和秘法,可以替代羽龙化清丹,极大的增加领悟法相的概率。江枫的目的很简单,他需要一个合适的测试目标,验证自己的猜想:

    每名妖族都有法相存在,但他们中的很多人,天生就不止一种法相,它们争夺灵池中的灵能,滋长壮大,最终有一种法相绝对胜出,那他就会觉醒对应法相,也就是常言的本命法相,但一旦势均力敌,那就不会有法相胜出,今生就注定成为凡俗妖族。

    江枫听到安斯年提到“羽龙化清丹”的时候,就暗中开启技能,窥视了安新杰的法相,两种法相,最适合的研究对象。

    又是一声咳嗽,比方才的声音大了三分,带着警醒的味道。

    表演得继续了。

    江枫逆走四步,捏碎几颗木系灵石,混入极少量的树胶,均匀的涂在手上,原本被布置得漆黑的房间内,只看见两只泛着微绿色光亮的手。他把手在安斯年腹部上方轻轻的舞动,就像是在运功,随着落下的微光粉尘,就像在改变某些潜在的规律。此时的他,正像凡俗界驱鬼的法师,在表演各种庄重实则无用的仪式。

    花栗鼠被最终留了下来,青色怪藤被吸入黑金葫芦,化成一滴浅绿色灵液滴落,以及一缕细微的灵能增加。原本受困的花栗鼠,被彻底解脱出来,独享灵气的沐浴,渐渐活跃,恢复生机只是时间问题。只是它的主人安新杰,还需要至少三天的沉睡恢复,方能苏醒。

    “好了,安道友,贵侄的法相觉醒仪式已经完毕,休息三日即会醒转。”逆序打出清心符,安神符,清洁符,用铜盆洗了手,江枫将仪式画了个完整的句号。

    安斯年不放心的走上前,仔细探视了侄子的鼻息和脉象,虽然没有之前的参照,但看上去并无大碍,在昏迷状态,即使他有探测法相的伪法宝,也暂时无法评估安新杰是否觉醒了本命法相。

    “他醒来之前,你不能走。”

    “这个自然,我会在丙字八号房静待佳音。”

    “委屈了,”安斯年现在心情很矛盾,也很忧虑,“如小侄并无大碍,自会放您离开,如果确实觉醒了本命法相,在下必有重谢。”他没说最差的结果,以潇湘馆的底蕴,想要留住一个玄级妖修,并非难事。

    …………

    三天后。

    “师父,你真的会做药丸吗?为什么那人吃了,就睡着了?”

    “因为本来就是安眠丸啊,只是混了不少清水螺的肉,你闻着不是很腥么?”

    “师父真诈,”江城子在马车里也没个老实劲,一会儿撩起车帘看看,一会儿又拿出江枫给他的各色低级灵符来玩,活脱孩子气,师徒二人此时已经出了真武城,在回浅山宗的路上。

    安新杰自然顺利的觉醒了本命法相——花栗鼠,也同时验证了江枫的猜想。

    五十枚二阶灵石,免了全部潇湘馆的密室修炼费,还送了一张纯银的贵宾卡,只是贵宾卡并非潇湘馆可用,而是一个名曰“仙人居”的符箓店,主营各种灵符,兼做定制生意,持贵宾卡可以打八折。

    有点意思,竟然不送潇湘馆的东西,这叔侄很特别啊。深入怒风峡谷,九死一生,忙活了这么久,不算雷霆蜥蜴蛋,竟然不如帮助一个灵级小妖觉醒法相挣得多。

    还是商人有钱。

    江法师,江枫品味着对方送给自己的尊称,以及期待今后继续保持联络的眼神。如今,自己也算是有本事在身的法师了,他几次三番的强调了自己喜欢云游四海,以及灵丹炼制的困难,给对方留了“江小白”的名号,以及余小正的私宅联络方式,有事即可留信联络。

    也不能总是你坑我嘛,江枫心道。

    新的法相技能,江枫命名为“分相术”,从耗费的灵气和恢复所需来看,三天可以使用一次,去除对方一种残法相,对方会沉睡至少三日,倘若有众多法相,想要最终留下一颗独苗法相,恐怕需要更多的时间。这种并不是不可能,而是普遍存在的现象。比如此时驾车的车夫,江枫仔细分辨,发现他拥有十四种残法相,这种情况,不但分离困难,恐怕他身体的状况,也很难承受多次分离法相的伤害。

    即使看起来不是万能,这法相技能,也属于逆天存在。

    江枫之所以用繁冗的仪式,来掩饰自己独有的法相技能,也是为了安全的考虑,试想天下之大,依赖灵丹无法觉醒法相的妖族茫茫多,其中又有多少背后有权倾一方的人物,在没有自保之力的前提下,自己拥有此种法相技能,只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危险,说不定会被抓去,成为某方势力牟利的工具。

    想想就很惨。

    无法暴露的秘密啊,江枫心中感叹道,至少不能频繁的用来挣钱了。

    马车从真武城出发,最终的目的是浅山宗宗门所在地——罗川,一个妖修和凡俗妖族散居的小城。雇佣马车并非出自简单的消遣,而是江枫想要简单考察下浅山宗各地的风貌,这在他继承掌门大位之后,还是第一次。因此,此次行程可能会耗时一个多月,在下一次宗门议事会之前回到罗川。

    妖族本是天性安贫乐道的一族,对于自然环境和出产资源的高度依赖,决定了他们更喜欢散落而居,这点在经济和习俗都很落后的浅山宗,表现的尤为明显。两万凡俗妖族,散布在六十三个聚居地,这种聚居地自古以来被称为“镇”,规模均不大,方圆一般三四里大小。

    每个镇,都有六司委任的“镇守”负责治理和日常俗务,镇守并不拿宗内俸禄,多半是附近德高望重的老者兼任。作为几大长老家族体系之外的凡俗之民,除非少年时期觉醒本命法相,可以被推荐到宗内为弟子,否则除了需要在战时保护宗门,并无什么职责和义务,这也是很多妖族小宗门的常态。

    税收也是一样简单。浅山宗唯一的税是商税,每个镇都有几家小型的商铺,每年根据规模和用工数量,缴纳固定的税额就算完事,整个浅山宗,商税每年入库二十枚二阶灵石,略低于六司的开支——二十四枚二阶灵石。故此,实际上,整个宗门的运转,大多数资金都依赖于罗川。商税、宗门产业所得、长老家族和历届掌门的遗眷家族捐献,诸如此类。

    这是一个逆向补贴的社会生态,妖修们手握相对较多的资源,反向哺育凡俗之民,虽然对方需要的很少。但这点,已经同人族各个宗派的生态完全不同,甚至有别于力宗,御风宗等妖族大宗,以后者为例,据江枫往来的刻意了解,商税,矿山税,盐铁税,关税等,共同组成了宗门的税收体系,不仅实现了凡俗之民对上层的供养,更因为税收的增加,将整个宗门治理的井井有条,社会风貌逐渐接近人族,在宗门实力上,碾压周围的一众小宗门,可以说,一旦失去宗法制的保护,浅山宗很容易就会被吞并。

    江枫花费了不少时间,走访了近三分之一的“镇”,心中对于浅山宗的改制,大概有了自己的思路,落后是全方位的,以力宗,御风宗的治理方式为模板进行改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改制还需要考虑凡俗的现状,倘若因为急功近利,让下层瞬间感受到供养上层的压力,生活又没有改善的话,那么他们只会逃亡,到时,浅山宗恐怕就成了一座空门了。

    长老会也是个问题,改制定会侵害他们的利益,江枫在长老会没有一票定鼎的票权,那么怎么妥协,怎么取得多数认可,是个很棘手的问题,自己手中的六司,职权可以覆盖整个宗门,但六司,又多少受到优势家族的变相控制,这里面,有很多事情需要提前做功课。

    带着种种疑虑和期待,江枫终于在一个初秋的清晨,回到了浅山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