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五章 正气令牌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15:19 作者: 阿布有糖

    “此事恕我无法相告。”

    江枫自不会说这令牌来自吉柏城城主公孙贺,虽然自己前往那里盗宝的事情,卖情报的余小曼多少可能会猜测到,但令牌本身并不清楚是什么的情况下,暴露过多信息恐怕对自己不利。交浅言深,两人的信任度不够,之所以在这拿出来,无外乎这里是家小店,店主余小曼不过一个灵级女修,即使这令牌有问题,自己也可以安然脱身。

    “你有三个选择,第一个,付一百枚二阶给我,然后我告诉你这东西是什么;第二个,告诉我这东西的来源,然后我免费告诉你;最后一个,卖给我,我出两百枚二阶,自己选。”

    她将问题抛了回来,只是她并没有把令牌还给江枫的意思,进黑驴张小店的人,鲜有能出得起“一百枚”这个档次的费用,她心中笃定江枫拿不出这些钱,只能就范。

    嘶——

    这东西还挺值钱,不,应该是超值钱。粗看上去,不过属于略有坚硬的普通木料,成本至多一枚一阶,只是铭刻的花纹,似乎刻有特殊的阵法,不像是出自普通阵法师之手,这也算是令牌上唯一的玄妙之处了。江枫回忆起来倪大宝给自己的灵笼令牌,这物件没准和它是一类东西——某类身份的凭证,能让筑基大圆满的公孙贺至死还藏在腹中的物品,价值应该不止这些。

    “当我没来过。”江枫伸手,打算要回木牌。

    “你留着它很危险。”

    “你威胁我?”空气中有一股渐浓的火药味。江枫捏住木牌,想要扯回来,不料对方没有放手。

    “姐,我回来啦——”

    “啊,你们——”进店的余小正正好看见两人拉扯令牌的一幕,只是木牌本身并不大,看起来就像两人在“看手相”。

    “江小白呀,你们继续——”他摸摸头,感觉自己回来的似乎不是时候。

    “出去!”余小曼灵力鼓动,直接一股劲风,将站在门口毫无防备的余小正卷了出去,两扇门板遽然合上,整个屋子反而静了下来。

    “你赢了。我们换个条件,我告诉你这令牌的一切,但是这令牌只要你没卖掉,就有我一份。”

    呼——

    江枫长出了一口气,他的确赌赢了,余小曼比自己更想要得到这张令牌。

    “三五一”令牌来自“正气盟”,因此这件物品也叫“正气令牌”。“正气盟”是一个横跨人族和妖族的地下组织,主要经营各种高端交易,不论获得途径是否合理合法,均可以在“正气盟”组织的交易会上贩卖,这里面最有特色的交易品,就是高端功法技能。

    对于任何一个想要在武道上有所建树的修士来讲,技能都是极其重要的。两族的修炼之路各有不同:人族修士,技能几乎依赖后天学习,可以自由选择;妖修天生具有本命法相技能,在每个修为阶段均可以自行领悟一种,但种类却无法自行选择。尽管道路不同,但法则却是唯一的:无论人族还是妖族,每个修为阶段最多只能拥有两个技能,这一点,即使是到了天级,或者化神,都无法改变。

    因为无法遗忘技能,故技能贵在精而不在多。在低级修为阶段,大家尚可依靠各种制式符箓作战,但对于高阶修士,制式符箓的威力不但略显不足,而且非制式符箓价格也贵的惊人,长期作为消耗品使用,并非每个修士都能承担。故此,寻找一本适合自己的技能书,一次性花费巨资购置,成为多数修士的选择。

    每一个筑基高阶的修士,抑或玄级高段的妖修,都应该提前准备适合自己的技能书,作为一个不想在坊市间度过一生的妖修,余小曼想更早的准备这一切,毕竟“正气盟”发放的交易会入场券正气令牌,不是哪天都遇得到的。

    首位的“三”代表档次,属于最低档,此档交易会专为金丹初期修士和地级初段妖修设立,入场费五枚三阶灵石,每年开办一次;

    如果首位为“二”,则代表可以参与更高档次的交易会,对应元婴初期修士,或天级初段妖修,入场费五枚四阶灵石,每三年开办一次;至于首位为“一”和“零”,则并不是余小曼能知道的,不过依照之前的规则类推的话,应该只有更高境界的修士方可参与,这种与会者,多半是能只手遮天,在大陆上叱咤风云的人物。

    “正气盟”的最高组织者为“九老头”,据说为北陆至强层次的隐士,在人族妖族都能睥睨一方的人物,具体是谁,恐怕鲜有人知道。在人族妖族间互通有无,纯属资敌行为,故此在舆论上,这些交易会是无法见光的。

    “那我怎么才能参与?”

    “你没法去,修为至少需要达到地级,否则就只能地级强者带你去,一人限带三名随从,随从的修为没有规则限制。”

    “你能找到地级强者?”

    “这个,自然是可以的,”余小曼停顿了一下,黑纱虽然遮住了她的面部,但不确定的语气已然出卖了她,看来她能接触到地级强者,但不确定是否能说服对方,“我,还有你都需要提前准备。”

    “什么时候?准备什么?”

    “下一场交易会大约在九个月之后,据说组织者会根据令牌找到持有者,并通知持有令牌者交易会举办的地点,但你需要提前准备入场费,五枚三阶,以及一件估价不少于五十枚三阶的可交易品。不论是否参加,令牌都会收回。”

    “作为随从也需要?”江枫吃了一惊,原本以为不参加也可以见见世面,或者以后有钱再去,这下不但进去就要交钱,而且不去也会被收回,那无论如何,这场交易会都不能错过了,只是这费用……

    “当然需要,如果你不需要这个名额,可以卖给我,五十枚二阶。”

    “需要,我当然需要,”江枫嘴上硬,心里却是虚的,他现在连个零头都没有,就是余小曼出的五十枚二阶,也比自己手头的钱多。

    “友情提醒你,那个蚁后毒囊,虽然值五枚三阶,但也要遇到合适的买主,修炼毒功的人并不多。”

    五枚么?那也只够入场费的说,作为交易大头的拍卖品还没谱呢,九个月,看起来时间很多,实际上很不够用啊。

    “令牌我先保存,这东西并不是记名的。”余小曼攥住令牌,瞬间消失在手中,那枚中指上的细金戒指,竟是个微型储物戒。

    “哎——”江枫正想制止她,话说还没彻底谈好条件应该放我这才合理的呀,伊的动作也太快了点,他又不好用强,逼迫对方拿出来,“我怎么能相信你不会骗我?”

    “你想要什么样的信任?灵石?还是法器?”

    一句打在软肋上,不过江枫可不能怂,这妖女高傲的病得治,不然以后没法合作了。

    “把面纱摘下来。”江枫盯着余小曼,并不是所有人都像自己一样,可以随意转换形貌的,即使有,这么近的距离,恐怕也不好变幻,“这样我就相信你。”

    “你?”余小曼不顾淑女形象,腾的站了起来,“不要欺人太甚。”

    …………

    江枫最终也没能如愿。

    不过余小曼还是给了他一件特别的绿松石项链,作为信物抵押在江枫那里。灵石江枫自然是缺,但灵石在信物方面却缺少唯一性。这项链并不是一件法器,但从略显别致的手工雕琢风格来看,属于余小曼的私人物品,价值不高但应该有特别的意义。

    带着体温的项链。

    江枫笑了笑,放进玉盒,又专门找了一只特别花纹的两方储物袋存了起来,此外还有免费赠送的三份情报,他还没有细看。

    …………

    “话说姐,你和他发展到什么阶段了?”江枫刚走,余小正就溜了进来。

    “不要乱说,完全不相关的人。”余小曼摘了黑纱,露出清冷白皙的容颜,静静的看着一脸嬉笑的余小正,“为什么又跑回来了?是大孤山不好玩,还是灵石不够花?”

    “哪里,姐你不要乱说话。我就是回来散散心,话说,你们刚才聊什么呢,还要关门?”他岔开话题,他从力宗跑出来,显然并不是做宗门任务,而是私自下山。

    “告诉你可以,但是你得秘密的帮我去找十六叔,不能被人发现。”

    “找通叔?”余小正一脸为难,十六叔就是通叔,大名余成通,也是他父辈中两名地级强者之一,因为两人小时候,曾经被寄养在对方家中一段时日,故此平素对两人颇为友善。

    “这个可不好办,爷爷已经说了,让你放弃武道之路,专心经商,我可不敢帮你去找通叔,会被打死的。”

    “我可以帮你开一家黑驴张分店。”余小曼很容易就找到余小正的软肋。

    “什么?你说真的?”余小正高兴的手舞足蹈,“不对,”他很快冷静下来,“你哪有钱,而且爷爷不让我开店,让我专心武道的。被他知道,虽然不会被打死,但是扣月俸是一定的。”

    “我就问你想不想开店?”余小曼盯着他,她知道余小正的癖好,为了开店当掌柜这个“梦想”,他肯定会让步的。

    “你赢了。”余小正仅仅挣扎了片刻,就下定了决心,“不过这店最好不在力宗境内,但也不能离真武城太远。”

    “你要求还真多!”

    “整个余家,谁都知道通叔是唯一赞同你走武道之路的,不过现在通叔被老祖宗禁足了,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见到他,可不那么容易,我得好好琢磨琢磨,不过,”余小正已经迫不及待了,“你得先把事情告诉我才行。”

    余小曼将“正气令牌”的事情仔细和余小正说了一遍,包含更多的细节,以及还不确定的秘闻,有些事情,她不会和江枫说,但余小正可是她同母的亲弟弟,虽然办事相当不靠谱,有点好吃懒做的公子气,不能吃苦,但信任度是满满的。

    “什么?这么大的事情恐怕不能瞒着爷爷。”

    “为什么不能?难不成你想让你姐姐一辈子守在这店里,即使是经营好了,可以接手四叔余成睿的傲来堂,那也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姐,你别冲动,我再想想,再想想。瞒着爷爷你上哪弄那么多灵石,还有卖品?要不去找崔英豪?不行,不行,”余小正很快否定了自己的主意,“找他帮忙他又该牛起来了,我想着他那鼻孔朝天的样子就不爽,而且你不是一百个不想嫁给他么,怎么办呢,如果不让爷爷知道,去哪弄那么多钱和卖品?而且还有我开店的钱呢……”

    “有了,”余小正头一歪,目光落在墙上的那幅装帧精美的五阶神木奔雷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