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三十四章 统计收益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14:09 作者: 阿布有糖

    二百里之外,乐平集,曾家会馆。

    “蚁穴的变故,查明了吗?”

    年仅三十的曾宝贤一身赤蟒金袍,背对着众人,摇着泼墨梅花折扇,似在端详挂着墙上的“春秋千古醉”,这幅两丈多长的画卷,是曾家会馆的镇馆之宝,他的曾祖父传给他的,据说画中有一处仙人洞府的秘密,只是几代传承下来,什么都没有发现。

    “鬼律魔药。”

    “有点意思,”他听过这个名字,也知道这种魔药代表着什么,虽然与他的预想不同,但效果是一样的,“魔药从哪里来的?”

    “云中子,或者百药老仙,柏木老人也有可能,不过据传他上个月已经金盆洗手了,不过正因为如此,据我猜测,魔药很有可能出自他手。”

    “不管是谁,都不是郑老头现在能惹得起的存在呀,”曾宝贤微微一笑,“他们人马出发了吗?”

    “秉掌门,碧云宗的人马半个时辰前刚刚出发,郑家声亲自带队,带了三名筑基,还有一众练气弟子,内门都空了。”

    “最强金丹,不错不错,家底尽出啊。有意思。”他收了手中折扇,“这七盟,看来要变变天了。”

    “掌门,要不要过去帮忙?”另一位老年筑基修士担心的说道。

    “帮,当然要帮,七盟一体,同气连枝,其余五家都出发了吧,你马上和刘长老同去,带上十名练气,但凡事不要争先。”

    “属下遵命。”老年修士和几人同时退下,只留下一位黑袍修士,他原本也没跪下,一直在一旁站立,看起来地位超然。

    “独孤,手尾都料理干净了么?”

    “掌门放心,献上毒功之人,我们已经布局多年,几天前已经不幸殒命于妖修之手,而且毒功是真的,不会有任何漏洞,就连候士隆都深信不疑,现在只等碧云宗怼上天理门。”

    “火候还不够。”曾宝贤转头看向黑袍人,“你去落英门那通通气,想办法让他们忽悠郑老头,给他壮壮胆,蚁穴的事情虽然不算大,但仔细做文章还是足够的,毕竟他们的宿怨人尽皆知啊,但是切记,不要露了咱们赤霞门的底。”

    …………

    拨开半人高的枯黄野草,借着脚下高地的上风视野,能远远瞥见远处搜寻的修士,两名筑基带队,不下十名练气跟班,看起来并不能硬闯过去。

    这已是江枫离开黑蚁巢穴的第三天,连续使用了三次灵光扳指的【绝影一闪】,都未能离开怒风峡谷的范围。

    蚁后毒囊最终落在他的手中,之前自然避免不了一番苦战,为此,他损失了破禁符之外的所有二阶符箓,因为强行使用霹雳雷光斩,镇邪桃木法剑也废了,以及他肩头尚未彻底愈合的入骨伤。

    该死!

    伤口再次腾起一股腥臭的黑气,那裘性剑修的幽蓝大剑,带着暴烈的毒性,虽然对于玄级的他并不致命,但却极大延迟了伤口的愈合,而且伴随溶蚀般的痛苦,不过,要不是他也拼了命以伤换伤,牵制住剑修,朴铁风也不可能轻易斩杀对方,在灵力都枯竭的情况下,近战战力实在太重要了,回忆起朴铁风近战砍杀的狂暴状态,江枫这辈子都不想与近战修士再战。

    因为武器损坏,剑修的幽蓝大剑也归了江枫,一个近战为渣的妖修,拿把人族形制大剑,也是蛮怪的。

    而且不趁手啊,太沉。

    虽然朴铁风坚持三人一起行动,但江枫还是劝离了他。林巧蝶虽然也不善争斗,但本命技能乃是名曰【念里乾坤】的空间法术技能,可以最多带一个人回到自己定位的安全地点,要不是因为她之前轻信了光头刘三兵,被打个措手不及控住灵力的话,她根本就不会被那么容易抓住。

    命真是不错呀,江枫感叹道,这种本命要是给自己,盗宝就更方便了,想走就走,不过一天仅能用一次,还要提前预设地点,有点可惜。

    他就蹲在这里,百无聊赖的等戒指冷却,也不敢用灵力和破禁符打开红脸筑基的储物袋,破禁符的声响实在太明显。

    嗖——

    正在搜寻的人族修士只觉得耳畔一阵风声,转头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再一刻,江枫已经出现在另一片荒野中。

    耳边传来一声低沉示威的兽吼,又传到普通妖兽附近了么,要是牛一点的妖兽,跑的就是自己了。江枫无喜无悲的看着手中的大剑,看来回到浅山宗前,这把他重新命名为【蓝焱】的幽蓝大剑,熟练度可以刷满。

    …………

    十天之后。真武城,多宝阁。

    江枫在路上已经用了破禁符打开了天理门筑基修士的储物袋,至于那名练气弟子的储物袋,他只需动用灵力即可轻松抹前主人的痕迹,一件一阶法器,几十枚一阶灵石,杂乱散碎的一阶灵符,正如预料的没有任何惊喜。

    至于红脸筑基修士的储物袋,江枫心中还是有底的。但是只有玲珑宝光的他,只能大概预估物品的等阶,想要知道详情,还是要找行家的,多宝阁这种既然买货又能销赃的大商号,自然是首选。

    【铁木燕形纸鸢】,三阶下品法器,飞行类低级法宝,属性【降需】,效果为降低使用者的修为需求,一般飞行法宝需要达到筑基五重或者玄级五重以上方可使用,降低需求可以最低满足练气大圆满或灵级圆满使用。

    【金光灵言法珠】,二阶下品法器,属性一【自在】,捏碎其中一颗,即可立即解除自身受到的减速类效果,属性二【佛偈】,毁掉念珠,立即生成护罩防护自身,效果相当于三阶护盾类符箓,必须有三颗以上的念珠方可使用。法珠原本有十八颗,现在仅剩七颗。

    【蓝焱大剑】,二阶上品法器,属性一【寒毒】,攻击自带寒毒效果,可以显著降低伤口愈合的速度,属性二【破封】,攻击对护罩类效果有加强破除效果,自带技能【纵贯一击】灌注灵力可以增强锋利度,造成贯穿伤害,贯穿伤害无法快速愈合

    鉴定之后属性十分平庸的一阶法器七件,江枫将他们全都改成妖族形制,为此卖掉了【铁木燕形纸鸢】,自己有江城子这个“活”的飞行法器,自然不需要这种东西。

    【蓝焱大剑】进行了加强版改制,缩小了体型,铭刻上妖族常见的凶兽梼杌花纹,甚至在边缘镀上一层毫无用处仅仅用来装饰的红色金属釉,即使是原主人复生,恐怕也很难认出此剑。

    费用也让江枫着实肉疼,算上卖掉【铁木燕形纸鸢】的收益,总共获得十五枚二阶灵石,加上原本两位天理门修士储物袋中的灵石十二枚,此次收获“现金”二十七枚二阶,加上一些散碎灵石,以及原本自己的积蓄,身家一共三十六枚二阶。

    连那枚雷霆蜥蜴蛋都买不来,江枫心中吐槽了一番。

    无视鉴宝师深度怀疑的目光,江枫出了多宝阁,照例城里瞎逛了一圈,然后变成江小白的形貌,进了光佑真君大街的八杂铺地界,他手中还有两件见不得光的东西,没法在多宝阁售卖,只能找黑驴张这种小店简单鉴定一下。

    余小正不在,余小曼正在看店,江枫随意看了看,等待打烊。镇店之宝【神木奔雷符】还挂在墙上,江枫仔细欣赏了一番,这高级货在此番怒风峡谷之行中,还是“出了力”的,心中默念了一句谢谢,灵符是没必要买的,红脸筑基储物袋中钱不多,就是灵符多。

    仅仅是制式二阶符箓,火爆符十五张,水盾符十张,炎甲符十张,破禁符八张,流沙符五张,光幕符三张,均属凡品,特殊非制式符箓二阶藤木化傀符一张,至于一阶符箓,各种用途的两捆,大概有一百多张,虽然价值低,但胜在种类齐全。

    修士的财力总是有限的,红脸筑基修士将钱用在法器和灵符上,自然丹药就少,基本上仅剩些无品碎丹,想必略好的丹药,要么在中途用掉了,要么本就没有。即便江枫自己,原本购置的五十枚益气补血丹,峡谷之行后也仅剩十枚,这么一想,那个会炼丹的韩立,以后定会赚的盆满钵满了。

    百年葛根一块,这倒是一个惊喜,其余的药草,均属普通货色,江枫直接喂了江城子,算是奖励他在逃亡途中的优秀表现。

    …………

    “买情报?”余小曼还是冷冷的,不过上次余小正的事情,以及后来的索赔,还是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况且,江枫每次来,都用的江小白的脸。

    “不,有些东西看不准。”此时店里已经没有顾客,“能帮我看看这个么?”他拿出了一件红底黑花的法袍。

    “天理门制式法袍。”

    “是的,帮我看看,有什么用。”

    “自带【韧性】,能少量降低受到的刀剑伤害的一阶下品法袍而已,有点实力的宗门都有的,你不知道?”

    江枫心道我就是那种没有什么实力的宗门,所以我不知道。于是又拿出了玉盒,里面正放着那枚蚁后毒囊。

    “这——”余小曼吃了一惊,但很快恢复了冷淡,“这东西现在不能见光,整个七盟都在找它,包括天理门。”

    “这东西能卖么?”

    “不能,我们不敢收售这种东西。”话虽这样说,她还是好奇的仔细查看了下蚁后毒囊,对待江枫的态度也好了那么一丁点。

    “那这个呢?”江枫掏出了一直珍藏的“三五一”令牌。

    “你哪来的?”余小曼白皙的玉手,拾起这枚木质令牌时,带着一枚细金指环的中指明显抖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