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三章 蚁后毒囊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13:53 作者: 阿布有糖

    这些从天而降的黑色蘑菇,自是江枫三人的杰作。光幕符将三人彻底暴露的那一刻,江枫已心生退意,即便三人轰杀了蚁后,也不过是为天理门做嫁衣。江枫自己倒是有办法借助灵光扳指立即逃走,不过那就没法和朴铁信做朋友了。

    祭出一记巨木壁垒,将三人临时护住,一层技能的护罩强度,堪堪能缓冲一下那只讨人嫌的飞行兵蚁一记攻击,故此时间极其紧迫。

    江城子被匆匆召唤出来,携带三人飞向上空,之前跌落的高度足有近十丈,仅凭飞掠和攀援,很难快速到达上面的通道。

    “累死我了,师父就数你最重。” 江城子还未看清局势,就被抓了壮丁,此刻大口喘着粗气,不过此时无人有空理会他的傲娇,朴铁信已经与追击而来的飞行兵蚁战作一团。

    “给,” 江枫塞给江城子一堆补气丹,这种无品丹药对他已属鸡肋,哄哄小孩江城子还是绰绰有余,“快去挖蘑菇,朴兄,把工具扔过来。”他们其实可以逃走,不过眼下蚁后就在眼前,蚁后毒囊如林巧蝶所言,算是一件价值不菲的材料。

    人为财死啊!

    啪!

    几只漆黑的兵蚁大钳扔了过来,打了正在细数补气丹的江城子一个趔趄。朴铁信的玄级本命技能【龙马炎击】,虽然借助九环大刀可以延伸出很长的火焰,但这飞行兵蚁敏捷极高,在半空中腾挪躲闪,口吐毒液不说,还见了危险就跑,要是有【燃】就好了,仅凭扫过兵蚁身体火苗的威力,足以对它造成致命伤,朴铁风心中闪过一丝遗憾,心道等凑够辅助材料,一定第一时间把【燃】搞出来。

    但江枫暂时无法脱身,下面冲进来的天理门修士,还等着他招呼呢。不干掉他们,不仅别想拿到蚁后毒囊,还会不小心丢了性命。

    臭弹一枚,连同林巧蝶和江城子匆忙挖来的大量黑伞灵菇,一同抛下。

    趁着混乱的空当,他连续甩了三道二阶火爆符出去,却不是瞄准天理门修士,而是砸在天理门修士原本躲藏的隧道入口。引来大片轰塌,将那里彻底堵住了,仅凭蛮力,恐怕一时难以脱困。

    瓮中捉鳖战术!

    嗑了两枚益气补血丹,连续释放技能和灵符,江枫现在灵力仅剩一半,趁着飞行兵蚁回转支援蚁后的空当,扔了两枚火爆符给朴铁信,他这种近身作战强悍的妖修,在这种作壁上观的战斗中,用处不大,倒不如省出灵力甩灵符。

    不过朴铁信没急,而是等第二波蘑菇扔下去,才甩了一张火爆符出去,炸的蘑菇四处飞溅,释放大量有毒汁液,顿时,下方充满了毒气和恶臭。

    不断的投放,下方也偶尔甩出几道灵符出来,不过因为黑烟的阻挡,准头并不好,除了炸裂不少碎石,并没对上方的三人造成什么伤害。

    天雷绝杀符!

    回复了不少灵力的江枫,使用了自己手里最强的三阶符箓,瞄准下方洞穴的中心,一道粗大的闪电凌空而至,瞬间击溃黑烟,又爆裂开来,打在四周墙壁上,连续炸裂,将整个洞穴底部,扩大了一圈。

    擦——喜忧参半!

    江枫没想到这三阶符箓威力如此之强,果然不像火爆符这种制式符箓,威力中规中矩,不过这符箓负面效果也很明显,黑烟被强行驱散,交战的三方,终于坦诚相见。

    简直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有点亏了,本来可以一直放冷箭磨死对方的。

    一名练气已经身陨,不知是否是三阶符箓的功劳,从他脚上露出的白骨来看,大半是之前受伤影响了他的躲避。三名仅存的筑基,身上狼狈不堪,长枪筑基伤势最重,一条胳膊似已残废,依在墙上,勉力喘息。

    “你们竟然还没死?” 红脸筑基原本以为有另一波捣乱的,原来竟还是这三名妖修,不对,还多了一个妖童。

    “周师叔,我刚才就想说,他们飞起来跑掉了……” 仅存的练气正是之前想要报告的那名,此时正趴在地上,仅剩半条命。

    “不早说,废物!” 没有战力的他,眼下只是累赘,红脸筑基看着他就生气。

    蚁后身形最大,在刚才的轰炸中承受了最多伤害,全身的躯壳倒是坚韧,几无损失,只是尾部的肌肉已被炸裂,半只漏出头部的水晶蚁卵卡在那里,进退不能。头上的青色绢帕已然脱落,生命力顽强的它,再次口吐一团绿色毒液!

    闪!

    红脸筑基原地一滚轻松躲过,他脚下的练气弟子却挨了一记,随着嘶嘶的腐蚀声,腾起一股焦臭的黑烟,声嘶力竭的喊了几声之后,先送了性命。

    双方都在明处,战况一时陷入僵局,只有还在挣扎命运的蚁后,不断的向四周喷吐毒液,算是江枫一方的助攻。谁也无法分心击杀它,天理门打它就成了江枫一方的活靶子,而江枫他们即使凌空杀了蚁后,天理门一众也会第一时间抢到胜利果实。

    黑伞灵菇已经无用,短时间内挤占不了多少对方的空间,从这点来看,天雷绝杀符算是用早了。

    但天理门拖不起!

    红脸筑基往嘴里塞了一把丹药,一狠心,甩出一支飞行法器来,那法器凌空一展,是个燕形纸鸢,似他这种修为,能够买得起这种飞行法器的修士并不多,这法器乃是他长期为掌门鞍前马后效力所得,他跳上纸鸢,飘在半空中,彻底躲开了蚁后的毒液攻击。

    “我来和他们纠缠,你们快些取宝!”他把话撂在明处,貌似已有依仗,但他心中明镜一般,这类飞行法器,已经是准法宝级别,所耗灵力甚多,但眼下乱局,只能希望地上两人,能快速击杀蚁后拿到毒囊,事情拖了这么久,他担心七盟,已经觉察到怒风峡谷内的异常,一旦他们进入蚁穴,一切都前功尽弃。

    江枫果断扔下一枚一阶金光符试水,目标剑修筑基!

    红脸筑基选择正面硬抗,纸鸢快速飞行,挡住金光,他身上的水盾泛起一阵涟漪,一阶金光符还不足撼动二阶水盾!

    有了这个示范,脚下的两位天理门筑基也放了心,毕竟谁做炮灰,心中还没数呢,剑修给了长枪筑基一个“你明白”的眼神,率先冲向蚁后,他的三柄飞剑,方才被水晶蚁污损了两柄,已经无法结成简单剑阵,干脆取出一把通体幽蓝的双手大剑来,直奔蚁后的尾部,方才对方轰下的符箓,已经暴露了它的弱点。与此同时,受伤的长枪筑基打了一个口哨,召唤出赤鬼狼犬,辅助自己牵制蚁后,他的左手受伤,已经无力与蚁后近身缠斗。

    一起行动!

    江枫用眼神示意,换了一张二阶金光,林巧蝶拈了一张火爆符,朴铁信也是一张,手头无灵符的江城子,则准备——

    吐泡泡!

    也只有他看不懂江枫的意思,将泡泡对准了红脸筑基。

    两道灵符的光芒闪过,直奔长枪筑基,他行动不便,是最好的攻击目标,红脸筑基也不怠慢,再次飞行,试图挡住两道攻击,就在江枫几人准备的空当,他已经给自己又加了一道二阶水盾符,此刻不是舍不得更好的三阶水盾,而是他的灵力快枯竭了,这纸鸢驾驭起来,就像一个大火炉,不断的燃烧自己的灵力,眼下能省一点是一点。

    一道水盾符应声破裂,好在还有另一道,红脸筑基毫不慌张,却没想到一个身影竟然跳了下来,正在自己冲向火爆符的路径上!

    躲,还是不躲!

    一瞬间,他脑海中闪过百万个可能,是向前冲,还是——

    这个身影周博达知道,正是那位拿大刀的近战妖修,打?枪修裘百千之前在这位手里都落了下风,自己的近身功夫要比他弱上不少,就是法器也比不上他那杆大枪;不打,火爆符轰击到行动不便的裘百千,身死的概率虽然不大,但是受伤是免不了的,地上两人正在与蚁后缠斗,相当于把后背全留给了自己。

    不对,还有个泡泡!那是什么?

    他隐隐觉得这次不能挡,挡了可能会被留在这,他瞥见剑修裘百道的幽蓝大剑已经在蚁后尾部开了一个大洞,胜利在望。

    只需补刀一下!

    他立刻衡量出得失,收了纸鸢,直奔蚁后!

    藤木化傀符!

    他用了一枚二阶稀有符箓,整个身体化作巨型藤蔓,向蚁后尾部绞杀而去!瞬间穿透裘百道已经造成的创口!

    再看蚁后,身体急速震颤,那藤蔓在它体内不断搅动,原本喷吐毒液的它,头部一阵呆滞,木藤再次从尾部穿出,带着各色浆液,待到身形重聚,红脸筑基手上已经多了一枚散着热气的翠绿毒囊,正是妖兽蚁后的精华所在——蚁后毒囊,只是比想象的要小得多。

    朴铁信却扑了个空,如果当初三人是无意识掉进蚁后巢穴,仅仅受了轻伤的话,那么他这本来蓄势的猛冲,根本收不住,直接冲在地上,好在他还算皮糙肉厚,不顾伤势就势一滚,直奔重新化形的红脸筑基。

    长枪筑基裘百千就惨了,因为信任队友,直接中了一枚二阶火爆符!原本就受伤的他身上一片焦黑,与他心意相通的赤鬼狼犬赶紧回归护主,只是灵智不高的他,只能虎视眈眈的看向在场的所有人。

    六弟!

    剑修裘百道怒火中烧,牺牲个把练气弟子他也就忍了,眼下连自己兄弟都坑,为了一个破毒囊,裘百千眼看活不成,手中的幽蓝大剑直接砍向红脸筑基周博达。

    毫无防备,周博达倒下了,留着一只残手和还未合上的双眼,抓着那新鲜的蚁后毒囊,脸上还残存着得手的快意。

    “你这杂碎!”

    裘百道厌弃的踢开了周博达的断头,将带血的幽蓝大剑背在身上,上前扶起仅剩半条命的裘百千,望向围在四周的一众妖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