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二章 一语成谶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12:12 作者: 阿布有糖

    事实证明女人的直觉经常是对的。

    在救下林巧蝶之前,江枫和朴铁信一直在努力寻找黑伞灵菇的踪迹,但是却毫无所获,在林巧蝶的建议下,三人改变了行进方向,很快就遇到了一片黑伞灵菇。

    真的是很大一片,一阶光幕符都照不到边,这是一条极为细长的隧道,在隧道的一侧,种植着大量的黑伞灵菇。

    虽然看起来刚刚被工蚁收割过,三人还是很容易收集到六十根完整成熟的菇体,容易仅是说并不难找,实际上这东西的剧毒让人颇费脑筋,好在江枫想起来朴铁信手中有之前存下的兵蚁大钳,一试果然事半功倍,不仅耐腐蚀,效率还非常高。

    能找到黑伞灵菇,林巧蝶功劳第一,江枫先是被黑了一个五方储物袋,两个玉盒,用来存贮她分到的二十根黑伞灵菇。

    “给点灵符护身,最好是二阶的。”姑娘狮子大开口,伸出了葱指玉手。

    “为啥?”江枫伸手暗指朴铁信,那可是她的忘年交“朴大哥”,“我可是个穷人。”他扔给林巧蝶一把白铁匕首防身,要说法器,他倒是有根富裕的一阶短锤,只是想想就不趁手。

    “你之前便宜白占啦?”

    林巧蝶撩起来可没一点羞赧,“给点补偿费,朴大哥的家底我还不知道,有钱早给兄弟们花了。你虽然也是散修,但应该不像朴大哥那么傻,存不下钱吧?”

    江枫苦水大冒,心道你的朴大哥现在可比我阔绰,就说紫火铜晶,哪枚不是钱,我虽然有枚更值钱的雷霆蜥蜴蛋,但也不能敲破分你一点蛋黄吧,还好朴铁信嘴够严,要是让林巧蝶知道自己是个掌门,还不得狠敲一笔竹杠。

    说掌门穷,十个有八个不会信,另外两个估计是正在想办法打秋风。

    两张二阶水盾符,两张二阶火爆符,一打乱七八糟的一阶,五枚益气补血丹,林巧蝶有一点说对了,朴铁信的确是个穷鬼,一路上也没看见他用一张二阶灵符,一阶的都少。

    “谢谢,”林巧蝶不是个矫情的人,实际上两人没什么交情,她也知道江枫是看朴铁信的面子给的。

    “祝你们早点找到更值钱的宝贝,我可听说,这环尾黑蚁的蚁后身上,有个毒囊,是修炼毒功的至宝。要不我们去找吧?”

    事实再次证明,如果你不同意一个女人的建议,那么一定要立即拒绝,果断说不,否则说不定就一语成谶了。

    掉进巢穴的三人也是一脸懵逼,刚走出黑伞灵菇“种植园”,三人脚下一阵松软,随后就来到这莫名的黑暗空间,只有一处亮光,江枫第一时间看见了一身熟悉的袍服。

    天理门修士!

    正在打坐的天理门修士!虽然有东西遮挡,但那暗红袍服上的黑花错不了。

    这里是?

    黑暗之中朴铁信和林巧蝶已经不在身侧,不过既然一同掉下来,彼此距离不会不远。耳边传来翅膀震动的嗡嗡声。

    他不敢怠慢,抽出桃木法剑,给自己加持了一道水盾,借助不远处的微光,寻找朴铁信二人,脚下却向远离亮光和嗡嗡声的方向疾走。

    遽然陷入黑暗,躲在暗处才是最好的选择,不顾修为降到玄级一重的风险,他再次放出影子,影子不受黑暗影响,是他此时最大的依仗。

    咕咕——

    就在他挪动身形放出影子之时,身旁却传来一种特别的叫声,电光火石之间,他凌空甩了一张清洁符出去,这符使用时本身会激发少许微光,且没有攻击性,情况不明之前,还是小心为妙。

    微光映出一道巨大臃肿的身影,三四丈长的虫身,正在黑暗中不断蠕动,它的身体似乎很笨重,调转身体十分不便,但姿势很明显,想要调头对付入侵者。

    两道贴着墙壁的灰影,想必是朴铁信和林巧蝶二人,清洁符的微光也同样帮助二人找到了江枫。

    “快走开!那是蚁后。”林巧蝶喊道。

    哎——这个傻女人——

    江枫欲哭无泪,好好躲着不好吗,不过人家心肠是好的,于情于理不能怪她,更没时间去怪她,黑影已经离体,洞内的情况随之一目了然,原本打算调转头部攻击江枫的蚁后,直接一口毒液喷向了发出声响的林巧蝶。

    嘶——

    蚁后的毒液喷在石壁之上,立刻腐蚀了一大片,好在林巧蝶虽然战斗经验比江枫还渣,但身边还有一个果断的朴铁信在,危险来临之际,他果断拉住林巧蝶向旁边来了个侧翻。

    啪!啪!啪!

    三声辅助灵符释放的脆响,洞内一片通明,天理门修士出手了。

    光亮对于眼睛早已接近退化的蚁后和兵蚁守卫毫无影响,却将三人彻底的暴露在天理门修士视野中,相对于洞外隧洞中的微光,眼前三人已在明处,而天理门修士反而在暗处。

    哈哈哈哈!

    只听见一阵得意的笑声,原本半掩住隧洞的兵蚁守卫尸体,被一阵劲风卷起,将整个隧道入口几乎全部遮掩,只留下观察的缝隙。

    目的很明显,他们想用洞内的三人做炮灰!

    “真是风水轮流转,”红脸筑基一阵得意,没想到再次遇到这两个可恶的妖修,虽然那个跑掉的不在,但是竟然和自己抓的诱饵在一起,不用多想,也是他们杀了另两名练气弟子,今日攻守互换,还不坑死你们。

    他看向余下的四人,脸上露出英明神武般的神态,不过却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回应和恭维,虽然那四人也看在眼中,巴不得对这几个妖修挫骨扬灰,但对他之前行为的忌惮,似乎占了上风。

    “周师兄,虽然可以用他们当炮灰,但是这事情不能拖久了,我们是为了毒囊而来,”剑修筑基提醒道,“如果他们要是和蚁后僵持起来……”

    这——

    红脸筑基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被仇恨冲昏了头脑,这些妖修用诡计害自己保护不周,死了一名练气弟子,又救走了自己抓的饵料,害自己弃掉了一名练气弟子,如今真的如剑修董玉成所说,僵持起来导致自己完不成掌门交代的任务的话……

    后果不堪设想,拿不到蚁后毒囊,自己恐怕就是办事不利,加上残害同门的罪名!

    不行!

    再看那缝隙之中,几名妖修竟已不见了踪影。

    什么?这么不禁打?

    “上!”

    “周师叔,他们几个……”一个练气弟子想要说话。

    “闭嘴,都给我上,拿不到蚁后毒囊,谁都别想回去。”他袖中甩出一道劲风,将身前的兵蚁尸体打散,率先冲了进去。

    包围之势立成,红脸筑基正纳闷那只仅存的飞行兵蚁去向,一道身影就急速的向身后的练气弟子冲来,正是那只仅存的飞行兵蚁。

    “尔敢!”

    到了最后的关头,红脸筑基可不会再留手,一道碗口粗的雷光,直接打在飞行兵蚁身上,这并不是灵符,而是他的战技,威力极大,几乎会消耗一小半体内灵力,本着一击必杀快速结束战斗的打算,他使出了杀招。

    况且,这御火狂雷本身还有火属性,并不能用在蚁后身上,否则把握不好弄坏了蚁后毒囊,今天就白来了。

    飞行兵蚁一个趔趄,身受重伤,长枪筑基早已给自己加了一道二阶大力符,一个穿刺补刀,结束了它的生命,场内仅剩一只蚁后在。

    “使用木系土系法术,没有的用法器直接轰击!”红脸筑基发了令,虽然蚁后的毒液十分难缠,但他早有准备。

    一副青色绢帕扔了出来,在空中渐渐变大,足有两丈见方,将蚁后头部彻底裹住,这绢帕极耐腐蚀,除此之外,别无用处,原本是掌门修炼毒功辅助之用,如今拿来,防范蚁后的毒液,可谓效果极佳。

    倘若有蚁后的仆从在,红脸筑基自然不敢拿出此物,此物虽然抗毒,但极易碎裂,兵蚁的大钳只要奋力一撕,即可轻松破解,但蚁后笨重的身躯下,短小的腿部几近退化,自然无法解开绢帕的束缚。

    几人之前都有准备,木系和土系灵符全程未用,都用来招呼蚁后,只是这蚁后生命力极为顽强,虽然行动力退化,但防御极佳,即使是腹部,也有鳞片样的软甲防护,一时间,虽然痛的全身扭动不止,但并没有死亡的迹象。

    噗嗤!

    蚁后产出了一只透明的卵,那卵一落地,就立即孵化出来,晶莹的身体,竟然是个从未见过的新品种,那水晶蚁速度很快,冲向人群。

    打他!

    速度最快的剑修筑基指挥飞剑,直取水晶蚁。

    那水晶蚁却不抵抗,任凭飞剑打在身上,虽然没有黑色的外壳,但这水晶外壳,也有一定韧性,飞剑打在上面,留下不浅的伤痕,却不能立即致命。

    啪——砰——

    一声闷响的爆炸,水晶外壳终于破碎,整个水晶蚁像爆浆一样裂开,白色的浆液溅得到处都是,甚至沾满了三柄飞剑中的两柄。

    啊——该死!

    与飞剑心意相通的剑修心灵震颤,大叫起来,“都躲开,这东西能污损法器。”他话还没停,身后的一名练气已经被浆液粘上左脚,整个脚面枯骨暴露,眼看就要残废。

    这白色浆液竟然有和蚁后毒液一样的效果,而且还能污人法器,几人意识到这一点,纷纷躲远,而扭动的蚁后,趁此机会,尾部再次露出了一只水晶蚁。

    慌乱之间,天上还降下一堆莫名其妙的黑蘑菇。

    这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