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一章 妖修饵料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11:46 作者: 阿布有糖

    “这不是巧蝶么?你怎么在这?”

    倒是朴铁信一眼就认出了她,两人七手八脚的将绳子割了,又摘了贴在小腹上的“困灵狩魔符”,林巧蝶被抢了储物袋,身上什么都不剩,找朴铁信要了清洁符,这才收拾干净,只是衣不蔽体,只能用妖气凝练,暂时遮住身形了事。

    “先别问,” 林巧蝶制止了想要盘问的二人,借了江枫的匕首,麻利的割开另一个口袋,里面漏出一个光头男子来。

    “是你,” 林巧蝶拔了他口中的破布,“刘三兵,你竟然也有今天?”

    “姑奶奶饶命,饶命啊,我真的是受他们蛊惑,不,诱骗,不,一定是他们给我下了毒,”他晃动着捆着的双手求饶,“我才鬼迷心窍,引你们过来的啊。”

    他一副可怜的样子,眼泪将满色灰土的脸洗了个遍,“饶了我吧,我家里还有人要照顾,对,小虎子,你见过的,他要是离了我,就没人指导他修炼了。”

    林巧蝶竟有些意动。

    九环大刀从他的身体贯穿而过,光头男吃惊的强扭过头,不甘的看着面色冷峻的朴铁信,“巧蝶,饶了我……” 迎接他的是抽刀之后,挥向脖颈的另一刀。

    毙命!

    困灵狩魔符不止是压制灵力,更是会束缚妖修的恢复能力,如果之前的贯穿伤没能伤及心脏尚不致命的话,那这后来的一刀即使没有符箓的压制,也足以送他归西。

    “妇人之仁!”

    朴铁信回过头,看着有点错愕的林巧蝶,“出卖你的人,就是敌人。对待敌人,就只有你死我活。”

    …………

    百丈深的地下,一处充满潮气的平台。

    这平台比之前的所有遇到的平台都大,地上横七竖八的散落着四具环尾黑蚁兵蚁的尸体,不少躯体都不完整,有两只上面还闪着未灭的火光,焦臭的气息扑鼻而来,在这密闭的空间内,让人无处躲闪。

    六名天理门的修士正在此处打坐休息。三名筑基修士脸色苍白,显是方才的战斗让他们灵力使用过度,而他们身后的三名练气修士,早已经虚脱,勉力支撑。

    “他们还没跟上来么?”

    红脸筑基修为最高,恢复也最快,他睁开眼,打了一道二阶光幕符出来,顿时整个平台都被照亮,露出远处的通道来,那里传来咕咕咕的响声,似小溪流过缓坡,又时而间断,停歇片刻。

    “周师兄,许是出了事,”长枪筑基又掏出几枚丹药吞入腹中,“浮梁他们两个人,会不会遇上兵蚁?”

    “不可能,”红脸筑基颇为肯定的说道,“鬼律魔药乃是宗长老秘密求得,用了之后蚁后以为有强敌入侵,全员出击,这一路下来,除了蚁后的守护亲卫,连半成熟体的兵蚁都没有,他们怎么会遇到兵蚁,定然是有其他修士进来了。”

    “那如何是好?”剑修筑基有点惆怅,“他们带着两个重要的肉饵,我们只有一个的话,恐怕难以将那蚁后的亲卫引诱出来。”

    “没有办法也得想办法,”红脸筑基道,“这两个废物,真是坏事,既然已经来了,一定要不惜代价拿到蚁后毒囊。”他看向蹲坐在长枪筑基旁的赤鬼狼犬,目光渐渐坚决。

    “你干什么,周师兄,万万不可。”长枪筑基意识到他目光的不善,“这赤鬼狼犬我从练气圆满就开始饲养,灵智颇高,你不能拿它做饵,我不同意!”他护住赤鬼狼犬,那狼犬粗通人性,看向红脸筑基,目露凶光。

    “要不我们再回去,抓几个饵过来,现在外面一大堆捡垃圾的,不愁抓不到人。”剑修筑基提了个折中的方案,他和长枪筑基乃是亲兄弟,自然不会让弟弟吃亏。

    “不行,时间上来不及,我们用了鬼律魔药,七盟不可能毫无知觉。”红脸筑基否定了他的提议,“我们只有快些杀了蚁后,拿了毒囊,那样木已成舟,他们也无可奈何,只能接受我们的补偿方案,否则,他们定不可能让我们得手,这环尾黑蚁,乃是他们在此间牟利的根基所在。”

    “走,先试试。”

    红脸筑基知道眼下强迫不得,虽然自己地位在门内远高于二人,但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门主的命令也是在不伤害他们的利益前提下,方能得到执行。攻杀实力达到三阶妖兽的蚁后,还需要两兄弟帮忙。

    咕咕咕的响声越来越大,那是蚁后在咀嚼放在周围的食物,巨大的白色腹部蠕动着,不断的产下灰白色的卵,这些卵有些会孵化为兵蚁亲卫,有些会孵化为雌蚁和雄蚁,而那些生育普通兵蚁和工蚁的责任,则落在那些交尾成功后的普通雌蚁身上,同普通的黑蚁群落不同,这里的分工更彻底,蚁群不会因为雌蚁交尾而分化为更多的蚁群,而是一直由单只蚁后主导,这样才能保住它们在怒风峡谷中位置,不至于沦为食物链的最下层。

    在蚁后周围,还守护着六只实力达到二阶的亲卫,这些是蚁后最精英的部下,想要杀死行动不便的蚁后,首先要面对的,就是六只亲卫的攻击,它们的腿比一般的亲卫更长更粗壮,黑色的硬壳泛着亮光,其中两只更带有折叠的翅膀,可以在这空旷的洞穴内飞行。

    嘶!

    红脸筑基倒吸了一口凉气,情况远比他想象的棘手。本以为蚁后巢穴中,至多四只兵蚁护卫,没想到却有六只,甚至包括两只从未遇见的飞行品种,他们原本抓了四名妖修做饵,用来逐一引出兵蚁护卫,现在饵丢了两只,护卫反而增加两只,这其中的难度变化,可想而知。

    只有一一将兵蚁护卫引出来,几人才能进入母巢,进而干掉蚁后,否则,兵蚁的快人速度和强韧防御,都会让他们处处掣肘,丢掉性命。

    环尾黑蚁是七盟在此牟利的根基,原本还以为他们不够重视,现在看来,即使用鬼律魔药引走绝大多数兵蚁和工蚁,这巢穴中的护卫层次,也不是筑基修士能轻松搞定的,至于金丹,那种层次的修士,自不会看上这种小利,况且蚁后毒囊也只对修炼毒功的修士有用。

    红脸修士扔出一记飞镖,打在距离蚁后巢穴入口最近的兵蚁护卫身上。

    叮!

    这护卫甲壳甚是坚固,飞镖打在上面,发出金属碰撞的铮鸣。那护卫只是转转身,不为所动。虽然黑蚁的层次很低,智商低到从未有化形的记录,但蚁后已属略有灵智的妖兽,附近几名修士的围困,它已大概侦知危险存在,只是魔药的威力,并非它能反制,但它亲自孵育的精英兵蚁亲卫,因为血脉的密切联系,可以抵抗魔药的诱惑,故此留在进洞的关键节点处,守卫空虚的蚁穴。

    看来还得上饵。因为工蚁尽出,蚁后身前的食物所剩不多,妖修血肉的诱惑,定能让蚁后出动兵蚁来抢。这也是之前就定下的策略。

    红脸妖修拽过一个麻袋,用剑捅了一刀,顿时,妖修血液的腥味,就吸引了蚁后的注意。

    食物,美味的食物!

    明知有诈,但蚁后还是禁不住诱惑,给附近的一只兵蚁下达了猎取食物的命令。

    兵蚁一个猛冲,粗壮的前肢就抓住了麻袋,它的力气很大,将麻袋擎在身前,调转身形就要离去,美味的食物属于蚁后,它自然不敢享用。

    三人哪会给他机会,四张二阶符箓,三柄飞剑直取兵蚁腹部,顿时轰鸣声和金铁交错声响彻不止。

    寒冰符!

    红脸筑基又补了一张二阶符箓,才将兵蚁留在当场,可惜电光火石之间,另一只兵蚁已经完成了接力,将麻袋运到蚁后身前。

    咕——咕咕——

    随后传来牙疼的咀嚼声,连同麻袋,蚁后将妖修整个吞了下去,它的头部随之连续抖动,全身不停的战栗起来,余下的五名兵蚁亲卫身形也随之律动,富含灵气的食物,让蚁后进入了短暂的亢奋状态。

    “出手要更快,争取留下两只。”红脸筑基扭头看向躲在一旁的三名练气弟子,“你们也过来帮忙!”相比筑基队友,他对三名练气的态度,颇为不善。

    仅存的裹着妖修的麻袋,被甩了出去,只是此番额外系了一根长绳,由三名练气拽着,只要兵蚁上钩,他们就向回拉,争取消灭兵蚁的同时,还不浪费这个饵料。

    啪!

    美味的食物再次出现,这名妖修比之前的那名修为更高,闻起来也更诱人,作为一个地道的吃货,蚁后无法拒绝送上门的美食。

    又一只兵蚁冲了过来,尾随它的还有一只兵蚁,想要故技重施。尽管牺牲了一只兵蚁,对于三阶的蚁后来讲,在场面上还是略占上风,况且,食物的引诱已经让它不高的灵智,受到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三人再不留手,剑修也收了省钱的飞剑,拈出一大把各色的符箓出来,甩向跑在前面的兵蚁身上。

    那兵蚁身上顿时开了花,寒冰符和火爆符接连轰击下,它的速度变得极慢,黑色的外壳在冷热骤变之间,变脆碎裂,露出里面柔软的灰色肌肉,旋即就被烧焦,痛苦的扭动着身躯,很快毙命。

    负责传递的兵蚁已经拽住麻袋,向后猛拉,三名练气不敢怠慢,赶紧拉住绳子,还不忘补了两张一阶寒冰符过去,虽然造不成什么伤害,但小小的骚扰,也足以让它略有脱力,一时,麻袋竟然就要脱手,向洞外而去。

    到手的美食怎能飞了,剩余的一只普通兵蚁亲卫冲向麻袋,过来帮忙。

    五光十色,符箓乱飞。红脸筑基甚至扔了一张三阶金光符,这可不是肉痛的时候,原本咬着麻袋的兵蚁很快就被炸飞,但麻袋还是渐渐被拉向洞穴深处。

    三名练气的力气太小,长枪筑基赶紧补了三张一阶“大力符”,这种符箓一般修士不会带在身上,拼力气的战斗属于活久见,虽然今天就遇到了。

    该死!

    又一只兵蚁飞了过来,加入战团,这是只有翅膀的品种,原本堆在地上的两具尸体,对它的行动毫无阻碍。

    噗!

    与普通兵蚁不同的是,它可以口吐毒液,溅在手臂粗的绳子上,嘶嘶作响,即使有了大力符加持,三名练气也不能靠一根断绳拉住诱饵。

    轰!轰!

    又是两张三阶火爆符,即使符箓所用灵力甚少,红脸筑基也感到全身灵力为之一空,两名筑基也不好过,他们身家不如红脸筑基丰厚,只能拼命的使用二阶符箓,相比之下,消耗的灵力反而更多。

    啪!

    绳子在毒液的腐蚀下断了,抓住麻袋的普通兵蚁守卫,重伤之下用最后的力气将麻袋运到蚁后身前,断了气。

    飞行兵蚁正待返回,却有一副身影向它直扑过来,随之脑海中传来一声简单急促的指令:抓回来。

    “看什么看,打啊!”

    红脸修士瞪着眼,命令两位筑基轰击飞行兵蚁,刚才的身影并不是他,而是他将靠近自己的一名练气弟子甩向了飞行兵蚁。

    用自己人做饵?!

    如果让飞行兵蚁返回,没有饵料的三人,就需要直面两只会喷涂毒液,机动性更强的兵蚁,还有喷吐剧毒的蚁后,那样纵使胜了,也是惨胜;而只要再消灭一只,那么局势就很可能会逆转,胜率极大,死一个价值较低的练气修士,只要拿回蚁后毒囊,掌门不但不会怪罪,反而会奖励自己杀伐果断,这其中的差别,让他不得不做出骇人的决定。

    符箓爆炸的轰鸣继续响彻地洞,虽然还是合作的关系,但另外四人,尤其是仅存的两位练气,已经隐隐远离了红脸筑基,生怕他再次抓取自己人做饵。

    飞行兵蚁最终死在轰炸之中,几人却已经脱了力,将几只兵蚁残躯杂乱的挡在身前,就地打坐回复,几人都不说话,将方才之事埋在心中,只是每个人看红脸筑基的眼神,都多了许多戒备。

    就在这时,巢穴上方却响起了一阵碎石跌落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