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三十章 深入蚁穴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11:26 作者: 阿布有糖

    “去那只死臭鼬那!”

    江枫出了主意,两人飞掠过无处不在的黑蚁群,奔北方逃走,两只暴怒的雷霆蜥蜴并不想放过二人,踩踏着蚁群,一边发出二阶妖兽的威压,一边口吐闪电,扫过那些不开眼挡路的低级妖兽。

    刚毛臭鼬正在领地内大快朵颐,品尝这场秋天的黑蚁大餐,它平素就以环尾黑蚁为食,交尾仪式后的黑蚁,更是十分美味,故此它原本就圆滚滚的身材,更是“宽阔”了许多。不少环尾兵蚁在它四周寻找机会攻击,不过它浑然不以为意,两阶妖兽的它,根本不惧这种程度的攻击,仅凭抖动身体,或者就势一滚,大量的兵蚁就已经身体残缺,失去战力。

    兵蚁的味道并不好,它只喜欢交尾归来的雌蚁的味道,那黑色的腹囊中,原生的蚂蚁幼卵,更是它的最爱。

    对于再次侵入它领地的江枫二人,刚毛臭鼬已经习以为常。有了更好的食物,它现在对肉干毫无兴趣,在它眼中,这两人就是送肉干的。

    不过那是什么?

    它感受到了两人身后跟着两只妖兽,谁敢侵入我的领地?

    是雷霆蜥蜴,经常在自己面前秀恩爱的死蜥蜴!

    它身形动了,这一举动让江枫和朴铁信都十分意外,原以为它要逃走的,毕竟之前引它去雷霆蜥蜴的领地,这家伙是一百个不情愿的。

    还未交锋,整个战场上就已经被黄色的烟雾笼罩,扑面而来的臭气,以刚毛臭鼬为中心,快速蔓延开来。江枫和朴铁信早有准备,毕竟这阵仗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了,臭气是刚毛臭鼬最主要的攻击手段,除此之外,它的实力在二阶妖兽中实数稀松平常。

    噼啪!

    一道闪电从黄色烟雾中穿出,胡乱打在附近的巨木之上,一片焦黑,江枫和朴铁信不敢怠慢,赶紧闪人。

    …………

    一刻钟之后。朴铁信和江枫立在枝头,这里远离战场,已属安全地带。

    “江兄,我送你回乐平集,然后再回蚁穴看看,我方才想起来,一个兄弟中了沙漠蓝蝎的毒留下了不少后遗症,或许可以用黑伞灵菇配置解药。如何?”江枫业已拿到雷霆蜥蜴的蛋,理论上讲朴铁信已经完成了委托,成为“自由人”,不过他还是打算帮助江枫回到更安全的所在。

    “要不一起,如果你不嫌我拖你后腿的话。”有朴铁信的侦测能力,自己回去的路必然会安全很多,不过朴铁信也会错过深入蚁穴的最佳时机,兵蚁出战,蚁穴内防守空虚,正是深入其中,寻找黑伞灵菇的好机会。

    如果能找到一些黑伞灵菇来卖的话,对于此行,也算一个潜在收益,雷霆蜥蜴蛋虽然值钱,可惜自己只能暴殄天物的吃掉,并不能算真钱。

    穷啊,穷就得努力,富贵险中求。

    况且朴兄帮助自己拿到了雷霆蜥蜴的蛋,如今要只身犯险进入蚁穴,江枫心中也略有不安,在这漆黑的洞中,似乎自己的影子,能够起到的侦察作用要大得多。

    “哪里,不要说客气话,说真的,在地下我的侦测手段就会失灵,如果没有靠得住的兄弟在我身后帮我警戒,我还真有点不放心。”

    两人重新绕路,回到雷霆蜥蜴巢穴,雷霆蜥蜴看样子还未回转归来,进入蚁穴正是时候,妖兽多半记仇,倘若再次遇上,难免一番纠缠。

    这兵蚁有点不对劲。

    江枫拉住马上就要跳入蚁穴,进入洞内探索的朴铁信,此时,还有少量兵蚁陆续的爬出洞口,循着先前兵蚁留下的痕迹,支援四处的战斗。江枫却发现这后续爬出的兵蚁,外壳并不像之前的兵蚁那么黝黑发亮,而是有着淡淡的白色斑痕,甚至局部有些透明,这明显就是半成品兵蚁,或者说,这些兵蚁根本就不是成熟个体。

    更为重要的是,连丝毫没有战斗力的工蚁,也源源不绝的爬出洞口,加入战群。

    从此处的蚁兽大战的规模来看,并没有激烈到要调用半成品兵蚁甚至孱弱的工蚁出战的必要啊,这洞穴之中,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江枫把自己的猜测告知朴铁信,两人合计了一下,换成江枫走在前方,朴铁信殿后,毕竟在地下蚁穴之中,朴铁信的侦测手段受到限制,而江枫有自己独特的影子侦测在,丝毫不受影响,这样安全得多。

    黑蚁洞穴中潮湿异常,半闭塞的环境,空气也沉闷的让人窒息。

    江枫走在前面,一面放出影子侦测,一面躲避偶尔爬过的黑蚁守卫,这些守卫似乎有命令在,只要距离它们远一些,就不会引起它们的关注。

    整个通道只有入口是几乎垂直的,余下的部分则没有那么陡峭,行走其间,如同下坡路一般。洞穴里黑暗无光,只有借助两人手中攥着的灵石粉末散发的微光,方能看清一点周围的物事,刚刚进入时,潮湿的墙壁上还偶尔有地面植物的根系穿插,到了后来,墙壁几乎成了一成不变的岩石,凹凸的表面,布满着噬咬和毒液轻微腐蚀的痕迹,正是环尾黑蚁工蚁辛勤工作的杰作。

    不知道行进了多久,影子侦测到一处较宽阔的平台。这处平台像是众多外露洞口的交汇点,而它又通往更深的地下。此处蛰伏着两只体型硕大的兵蚁,似乎是这里的守卫。

    两人逐渐接近,手起刀落,轻松的结果了两只不足一阶实力的兵蚁,继续前行。

    如此继续。

    每深入一段距离,就会出现一个类似的平台,只是兵蚁的实力越来越强,直到接近一阶妖兽,才不再增加。朴铁信火力全开,江枫在一旁辅助,在这种并不宽阔的地形中,兵蚁倒也不难对付。一阶妖兽程度的兵蚁,其头部的巨钳是打造兵器的材料,江枫都给了朴铁信,九环大刀精炼,还需要不少的辅料,即使不能用上,也能换些替代品。

    停!

    黑暗之中,江枫散发着微光的右手在空中连续画了两次圈,这是两人事先约定好的行动暗号,两人行进中,一般保持着二十步的警戒距离,这种手势相对于喊话,更安全有效。

    影子侦测到两名人族修士,正在前方的平台处停留,驻守在那里的兵蚁守卫,已经被干掉,其中一位修士手中擎着灵光宝珠,这是一种借助灵石激发的光源,借着它的光芒,偷偷靠近的两人终于看清了对方的样貌。

    天理门的修士。

    正是之前遭遇的那一波,不过只有两名练气在场,筑基修士不在这里。

    “我已经恢复好了,继续走吧,师兄。”其中一名修士说道,他晃动手中的灵光宝珠,让光芒照进黑魆魆的隧道之内,不过那光像被墙壁吸收了一般,不得寸进,“莫让裘师叔等久了,还得怪罪。”

    “走走走,累死了,”被称呼为师兄的男子站了起来,随意的拍打了下身体,并未使用清洁符,越深入蚁穴,湿度越大,不少地方,还有诡异的恶心粘液,让人防不胜防,但凡略有洁癖之人,早就退避三舍了。“这次什么都没得到,小四还死了,真丧气。”

    他踢了踢脚下两个沙包一样的大包裹,里面发出哼哼的回应,“还得带这两个肉包,裘师叔就是偏心,为什么让我们俩干这脏活。”

    “嘘,别抱怨了师兄,他们三人那不也得带么,没准他们还没走远,裘师叔听到还好,要是周师叔听到可就惨了。”宝珠男劝道,“坏了周师叔的大事,回去可是会关禁闭的。”

    “算了,算了,你这胆小鬼。”被称为师兄的男子不耐烦的嘟囔了一会儿,不情愿的提了插在地上的法剑,两人一人拖着一个沙包,继续向洞穴深处行进。

    江枫左手指了指那名师兄,又指了指朴铁信,两人会意,快速潜行,距离两名练气修士越来越近。

    谁?

    提剑师兄修为略高,率先发现了尾随的两人,仓促之间,他打出一道金光符,直奔身后。

    砰!

    金光符命中一道黑色身躯,发出一声闷响,正是一只兵蚁。

    偷袭的兵蚁?

    提剑男一路行来,只有平台才会出现兵蚁守卫,怎么此处也出现了兵蚁,不对劲啊,而且兵蚁守卫哪有这么不堪一击,他用的只是一阶金光符,威力十分有限,话说只有师叔他们才能一击毙命的呀。

    他侧过身形,想要看清落地的兵蚁,一道身影从黑暗中急冲过来,准确的割断了他的喉咙。

    紧接而至的是一道晃瞎眼的闪光,正是江枫的【霹雳雷光斩】,灵光宝珠在惊慌失措中滚落一旁,照亮仅剩一半身躯的黑蚁守卫,纵切的伤痕,更像是出自那名筑基剑修之手。

    救命!

    那名练气竟未断气,喊出声来,好在凄惨的叫声在这曲折的蚁穴中,并未传远。

    朴铁信手起刀落,摸了两人的储物袋,扔给江枫一个,“你这剑动静颇大,威力着实一般啊。”

    “呵呵,”江枫老脸一红,好在这洞内够黑看不清他的尴尬,桃木法剑威力着实有些不堪,之前斩在那名天理门练气上,就无功而返,靠着韩立补刀方才立功,眼下又重蹈覆辙,看来自己还是得早点找把好剑。

    又得一笔灵石!

    江枫拾起灵光宝珠,示意朴铁信警戒,观察起身前两个不断扭动的大包裹来。挑开包裹上密密捆扎的绳索,借着灵光宝珠,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满是泥污的脸,蓬乱的金发上还有不少深绿草屑,胸口的皮甲已经破烂,露出一大片雪白。

    这是个女人,准确的说是女性妖修,她的嘴被破布堵着,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

    江枫将粗麻口袋向下一褪,确认了她手脚都捆着,坦露的小腹还贴着束缚灵力的“困灵狩魔符”,这才放下心来,撩了她前额的碎发,竟发现有点眼熟。

    拔了口中的破布,那女子连吐了几口吐沫,“奶奶的,江小白,还不把我放了,想看老娘到什么时候?”

    嗯?这妖女认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