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二十八章 百年朱果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10:03 作者: 阿布有糖

    什么鬼,五阶?神木奔雷符?

    韩立瞬间有点懵,心道虽然不知道神木奔雷符是什么,但是五阶算是强力杀招了,低头一看,大哥你这是要坑我啊,这哪里是什么高级符箓,明明是一张看起来很普通的清心符,大哥你在说什么疯话呀。

    一道绿色光罩快速从包围圈中间涌现,逐渐扩大,根根巨木拔地而起,将两个人与一众人族修士隔离开来。

    “快散开!”红脸筑基修士听到五阶神木奔雷符的名号,赶紧高喊一声。

    这是?

    两名筑基一边后退一边用余光观察,就连缠斗中的朴铁信和长枪筑基也停下手来,向后急退。五阶神木奔雷符乃木系符箓中威力巨大的一种,施展极快,但生效却延迟很久,不太适合短兵相接,更适合战场暗中使用。当然这些都是道听途说,五阶护符一般的金丹修士都用不起,何况他们几个筑基。红脸筑基心中庆幸自己读书多,指挥得当,否则这几位练气弟子都得折损在这。

    轰!

    一道强烈的爆炸席卷当场,神木奔雷符竟然被提前引爆!

    “还不快走!”江枫大喝一声,率先向密林深处逃窜。对面三名筑基,加上五名练气,对上己方三个玄级,优势十分明显,刚才略施小计杀了一名练气,但那是三个筑基小心大意,没看见还有位剑修么,这个叫韩立的虽然貌似也没有穷尽手段,法器也蛮不错,但问题这边有自己这个拖油瓶啊。

    江枫的一重巨木壁垒技能威力并不大,虽然看上去阵势颇大,但转瞬间就烟消云散。

    威力不对……这不是神木奔雷符,红脸筑基退的够远,本来用了一道精品二阶炎甲符防护的他,脸上一阵发烧,他方才看见绿光泛起,此乃木系法术的主要特征,原本以为是他喊出的神木奔雷符,结果竟然是耍诈。

    骗子!

    我的炎甲符啊,关键是担心防御力不够,用的还是二阶精品!

    片刻之前,他还对剑修裘百道颇有怨念,耍抠门害死一名练气弟子,虽然不是自己弟子,不那么心疼,但回转师门也够丢脸的,这次自己竟然也被轻松骗过了,眨眼间,那两名妖修尾随先跑的那个骗子逃走了。

    他们竟然逃走了!擦!

    问题是自己带着五名练气,根本追不上那三人。

    “怎么办,师兄?”剑修裘百道收起飞剑,眉头大皱,这几个妖修,真是不按常理出牌,简直就是无耻之徒。

    “追!”

    红脸修士是三人之首,“裘百千,放你的赤鬼狼犬追踪,我就不信他们不休息。”他看向长枪筑基,眼里尽是怒火。

    …………

    一个时辰之后,江枫三人已经临时摆脱了追赶,林木高耸茂密,遮天蔽日,已经鲜有先人走过的痕迹,匆忙之间,似乎迷失了方向。

    江枫抓了几枚益气补血丹扔在嘴里,虽然没有受伤,但用了一次巨木壁垒技能,又全力逃窜,灵力和体力都消耗不少。

    “看起来安全了,话说这是哪里?”

    “像是野猪林,”朴铁信看了一会儿地图,指了一个位置说道,“我们刚才经过一个心形小湖,应该就是这里。”虽然他对天理门经常杀害妖修的行为愤愤不平,但方才一战,他和长枪筑基战了十来回合,感觉对方确实不是易与之辈,加上本身就是为了救人,现在人已经救出来了,还顺手灭掉一个练气修士,怎么想也是赚了,虽然手段不太光明。

    他心中有义在,那是对朋友,对敌人讲道理,谈大义还必须用光明手段,那是迂腐。

    “小白,刚才真有你的。”

    “多谢相助。”韩立也抱了抱拳,感谢两人的救助。“我叫韩立,力宗外门弟子,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可以去力宗找我。”

    “朴铁信,散修一个。”

    “江小白,散修一个。”江枫想了想,还是拿下了白铁面具,露出“江小白”应有的样子,在力宗鬼市,他带着面具还用的余小正的脸,应该不会被认出来。

    “话说韩兄,天理门的那群狗,为什么会把你围住,事先就有埋伏?”朴铁信好奇的问道,按理说被筑基修士围堵不丢人,被练气修士围住可就多少有失水准了。

    “我当时正在采药,所以就马虎大意了。”韩立解释道,“因为是一株千根薯,要深挖留住须根,方能保持药力,所以太专注了,没想到却被他们抓了个正着。”

    “可惜了,下次小心。”朴铁信业已打坐休息完毕,站起身来勘察四周形势,细心体味着风中的气息,“他们好像要追上来了,我感觉到了他们的气息,正在接近。”

    “天理狗可真快,估计有追踪我们的手段。”江枫道,韩立给的理由,他是不信的,至少千根薯的事情,他是怀疑的,刚才两方遭遇的地点,整体上属于林间的杂草荒地,而千根薯生长需要汲取大量灵气,附近基本上不会有杂草生长,这个是他在那本峡谷小红本上看到的,算是寻找千根薯的特征之一。

    “我们分开跑,”韩立道,“我一路,你们一路,他们的队伍中有练气修士,不可能分兵抓我们。”

    “那你遇到他们怎么办,我们三个人在一起,反而安全。”朴铁信为人仗义,既然救了韩立,自然不想让他再次孤身犯险。

    “朴兄不用为我担心,我有手段能避开他们,放心吧,告辞!”他再次抱拳,“两位保重,有缘再见!”他一头扎进密林,转眼间就不见了。

    “这人不听劝啊。”朴铁信惋惜的说道,“大门派的弟子,果然都是怪怪的。”听这话的意思,他似乎之前受到过同样的“伤害”。

    江枫没说话,这韩立,或许有秘密在身,不想让两人知道,否则三人同行,纵使被天理门修士再次追上,勉强一战,也比他一个人逃走被追上结果要好,不过看他方才一战那把法剑的威力,身上定然有别的高级法器,逃走估计问题不大,从这点来看,韩立比自己想象的要“富裕”不少啊。

    两人继续赶路,正如江枫意料中的,天理门去追了独自一人的韩立,毕竟最后击杀练气弟子的,乃是韩立。方才一路狂奔,野猪林并不在去雷霆蜥蜴巢穴的方向,不得不折返,一路小心的回到原路。

    天色不知不觉已经暗了下来,看来要在这密林中过夜了。

    “朴兄,你能找到我们方才遭遇天理狗的地方么?”

    “等我一下,”朴铁信感受了下风中的气息,“在那边,你要去那?”

    “我有点怀疑那个韩立的话,我们去看看,而且那个地方,估计天理狗也不会再回去,应该安全得多。”

    地上的血迹已经干涸,天理门修士带走了练气弟子的尸体,从脚印来看,他们收拾了东西,就去追赶三人了,并没有什么战利品可以打扫。

    江枫环顾四周,再次确认这里杂草丛生,不适合什么千根薯存活,这韩立确实是说了假话。江枫一步一步查看,将这里翻了了底朝天,终于发现了端倪。

    “来这里,快看!”

    江枫招呼正在寻找合适树木栖身的朴铁信,地上毒虫众多,朴铁信打算今夜在树上过夜,却一早就被江枫制止了。

    一株半尺高的卵形绿叶药草,上面结了十几枚红色的小果。

    “此乃朱果。”未等江枫说话,朴铁信已经认出了此物,朱果是一种两族修士都十分喜欢的药草,可以用来炼制多种提升修为的丹药,重要的是,即使直接服用,也能起到不错的效果。

    “看灵气的浓郁程度,这药草能有两百年了。”朴铁信欣喜的说道,“小白,我们真是运气好,能寻得此物,已经不虚此行。”

    “不,不是运气好,”江枫分析道,“朴兄你注意到没,这朱果附近的普通野草,是不是也与众不同。”

    “还真是,”朴铁信试图去撕一枚草叶,发现其坚韧异常,丝毫不像普通多年生的野草,“真是怪事,从未见过。”

    “我猜测,”江枫道,“那韩立没有说实话,他当时或许正在专注的催熟这株药草,而不是挖什么千根薯,千根薯生长时,不仅吸纳周围灵气,还会释放毒素,附近基本上寸草不生。”他翻开小红本,找到药草寻找指南的几页,找到了这句介绍,指给朴铁信。

    “这小子,”朴铁信并未详细查看,他自然信得过江枫,轻轻叹了口气,心中瞬间对韩立的观感下降了许多,两人算是不顾性命安危救了他,结果连句实话都没有,想想竟然有些气结,“没想到你还挺细致,竟然提前准备了此物。”

    “现学现卖。”江枫收了峡谷指南,“我平素也喜欢这种杂书。”。

    江枫拿出两个玉盒,将成熟的朱果逐一采摘下来,正好十二枚,一人六枚,递给朴铁信,“哈哈哈哈,就当是救命钱吧。”

    “好吧,虽然感觉有点怪怪的。”朴铁信道。

    “有什么怪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不是也没告诉我,怎么发现追踪我们的那几人的行踪的么,包括发现韩立?要不你告诉我?”

    “告诉你也学不来。”朴铁信哈哈大笑,“我的法相为烈焰妖马,灵级领悟的本命技能乃是【野兽直觉】,可以锁定之前遇到人的气息很久,一旦他们跟着我,我就能很快发现,你不是一只纳闷你带着面具我还能认出你么,别说你带着面具,化成灰我都认识你。”

    这朴铁信心机少得出乎江枫的意料,相比警觉性很高的韩立,这种豪爽之人的确可交,“朴兄果然爽朗人,在下本名江枫,忝为浅山宗掌门。”

    “啥,浅山宗,就是那个力宗东面那个小屁宗门?”听到这句介绍,朴铁信明显楞了一下,旋即露出异样的笑容。

    必须说,被当面打脸的感觉确实不好。

    “是是是,我们的确是个小宗门,很穷的小宗门,就是穷得都买不起一枚妖兽蛋的那种。”江枫自嘲道。

    “哪里,宗门虽小,但掌门也不是好做的。”朴铁信也多少知道浅山宗的情况,方才嘲笑只不过是性情使然,他也不想进一步打击朋友,“不过你路子倒是蛮广的,竟然能拿到紫火铜晶……”

    两人相谈甚欢。

    朴铁信也提了自己的一些往事,包括自己其实和兄弟们搞了一个叫“雪鹰”的组织,待到时机成熟,可以将江枫介绍进去,主要是因为江枫的战斗手段,实在是稀松平常,所以有点困难,这点,他自然是明说的,对江枫造成了成吨的二次伤害。

    朱果药草植株之上,还有两枚未成熟的果实,对于自己和朴铁信来讲,都没有价值,但倘若留在这里,一旦韩立回转回来,恐怕会有麻烦,朱果事小,但对方这秘而不宣的机密已经被两人知道,恐怕这其中还会留下不少手尾。

    想到这,江枫有了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