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二十七章 合力御敌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08:08 作者: 阿布有糖

    “朴大哥好,”话音未落,一只麦色的手已经搭到朴铁信肩上,金色长发扎成单只马尾,柳叶淡眉,素颜,精致但很实用的皮甲,余下的单手叉腰立在朴铁信身侧,一种英姿飒爽的清凉扑面而来。

    很有特点的姑娘,或者说,女汉子。

    “没大没小,你得叫我叔叔。” 朴铁信假装生气道,不过他的棱角脸装严肃装的不像,看上去倒像是一种关爱。

    “切,都和你说了多少遍,我和我爹各论各的,朴大哥,你怎么来这了?”

    “帮兄弟一点忙,我来介绍下。”

    “江小白。”江枫双手抱拳自我介绍,说了假名字。

    “林巧蝶,你怎么打扮成这样,脸上有斑?也看不出来长得帅不。”

    “……”

    “为什么要叫住我们?”朴铁信及时来救场,不然江枫就只能来点干笑来应付了。

    “交尾仪式啊,朴大哥你没听说过?很出名的。”

    林巧蝶眉飞色舞,小有卖弄所知的味道,“环尾黑蚁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在空中交尾,之后会落地繁衍,今天空中这个数量,是交尾仪式刚刚开始,三天内数量逐渐增多,最后落下时,食蚁的妖兽都会出动,到时候蚁后会派出无数兵蚁,双方大战三百回合。”

    林巧蝶双手交叉的比划着,“然后……然后我们就等着捡漏就好了,好东西到处都是,随便捡。”她停顿了一下,看向两人,好像在说,我说的够明白么。

    “走吧,”朴铁信和江枫仿佛有默契一般,同时说道。这环尾黑蚁虽然有一尺长,但并非妖兽,而食蚁的妖兽,等阶通常很低,甚至有些都算不上妖兽,即使留下总量很多的低阶材料,但分散在整个峡谷之内,又那么多人抢,收益能高到哪去,忙乎三四天,能到手半枚二阶,都是运气好,最后得利最多的,反而是这里的商铺。

    不过对于林巧蝶这等灵级修为的修士来讲,这场自然界的盛会还是不错的,倘若运气好,与人合力击杀一些低级的受伤妖兽,也能有不错的收益。

    “别走啊,哼,气死我了。”林巧蝶有心跟上两人,不过玄级的赶路速度,她想跟上还颇费力气,况且她早已事前约好了几人,待到合适的时间一同入谷。

    …………

    在到达临时营地之前,一路多半是安全的所在,无利可图就没有纷争,普通的妖兽,至多十几年的药草,只有灵级妖修和练气修士才会关注,不过正如林巧蝶所言,环尾黑蚁空中交尾这几天,的确进谷的低阶修士少了许多,都在乐平集逡巡,静待时机。

    临时营地并非七盟所有,正如“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休息的人多了,自然就有公认的庇护所,此处乃一片背风的山岗,远离毒虫遍布的密林,又临近干净的水源,故此,成为修士们进入峡谷深处之前的首选休息地。

    这里的秩序无人负责维持,修士多半成堆聚集,各居一处互不打扰。江枫和朴铁信找了一丛略显枯黄的矮树,打坐休息,两名玄级妖修,在这近百人的营地中,不算弱菜,但也并不扎眼。

    借助树影的遮挡,江枫放出了影子分身,侦查附近的地势。影子在阴影之中穿梭,仔细侦测每处易于探测的角落。此间的妖修居多,玄级修为占到四成以上,灵级则以六重以上为主,当然,不排除有些人刻意隐藏了修为,或者如江枫这样,被动降低修为的另类。在放出影子分身后,他目前至多只能将修为维持在玄级一重。

    营地中间有一堆不知谁人燃起的篝火,江枫远远的逐一观察,发现了一个似乎熟悉的身影,以及一个字迹也很熟的新鲜草标。

    “百年以上草药互换,灵石交易免开尊口”

    这风格有点熟啊,是不是那个力宗外门弟子韩立?细看身形类似,但或许因为不像江枫这样切换容貌那么容易,虽然似乎下了一番易容的功夫,但略尖的下巴并没有太大改变。

    这家伙哪来那么多草药?

    这处临时营地附近,修士虽然比入谷时少些,但多年的掠夺式采集,导致十年份的药草数量都十分稀少,要想找到百年药草,更是难上加难。必须要深入谷中人迹罕至之处,方有可能采摘得到。

    江枫从怀中掏出一本有关怒风峡谷的红册子——这是他提前做的功课,随便翻了翻谷中特产草药的部分,低声说道:

    “有个可疑的人,朴兄是否可以帮我测试一二,”他伸手暗暗指了指在篝火前安坐的韩立,“帮我问问他,百年的金志草要么?”

    “金志草”是峡谷中最常见的一种药草,一路行来,路边常有分布,只是经常被人采摘,残余的年份均不超过五年,没有什么价值。

    朴铁信很快就折返,对方不要金志草,还谈到金志草他手里数量很多,希望可以换取百年以上地根藤,龙心果,伞形蓟等。江枫翻了翻红册子,发现对方提到的这些品种,都不是怒风峡谷产出的药草。

    百年金志草?还有很多?

    江枫心中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闭目养神,但影子却一直远远盯着韩立的小摊,偶尔有人过来交易,似乎收获不小的样子。

    “这家伙有什么问题?”朴铁信忍不住问道。

    “这人是力宗的外门弟子,名叫韩立,我怀疑他有催熟药草的手段。”江枫道,“值得关注,说不定回头可以从他那买便宜的药草。”

    “如果是真的话,那还真有点意思。”朴铁信郑重的坐起身来,向韩立的方向凝望了一阵。

    “我记住他了。”

    一夜无话。

    清晨,天微微亮,修士们三五成群,陆续离开营地,向峡谷深处行进。潮湿微冷的密林之中,逐渐出现一些低级的妖兽,其中的一些独行者,更是达到了一阶。不少区域,弥漫着有毒的灰色瘴气,江枫和朴铁信都口含五真祛毒丹,故此不顾毒瘴的影响,直奔雷霆蜥蜴的巢穴。

    “停。在这里修整。”朴铁信止住身形。

    “好。”只要是白天,江枫就不得不收起自己的影子,密林中光线并不强烈,但只要仔细分辨,影子还是无所遁形。按照情报中的标注,此处是一只花斑狂豹的领地,实力略微超过一阶,本想匆匆而过,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但朴铁信还是叫住了自己。

    江枫不多说,跟着朴铁信小心的避开地上的倒闭枯木和小水潭,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团血肉模糊的尸体,看身形,生前应该是一只花豹。

    “刚刚被杀没多久。”朴铁信蹲下身来,仔细观察花豹尸体上残存的粘液,这种花豹生性残忍好杀,敏捷异常,十分难缠。但它全身最值钱的只有这张皮,如果绕过这块领地,则需要更多的时间赶路,本以为会有麻烦,没想到这花豹竟一早被杀了。

    “至少有三个人,而且不是妖修。”朴铁信做出了更进一步的判断,江枫心中惊讶,如果属实的话,朴铁信定然有特殊的侦测手段,当然,也可能是野外生存的技巧。

    “在那边,”朴铁信道,他指了指右面的密林深处,那里也是两人继续前行的必经之路,“你之前关注的韩立,也在那里。”

    “去看看?”

    “走。”两人急速飞掠前行,直奔密林深处。片刻,就见到一众红袍人族修士,正在围攻一位灰袍妖修。

    那妖修不是别人,正是韩立。

    三筑基六练气,将韩立围个严实。特别的是,六名练气在中央持剑对峙,而三名筑基却在外围护法,这是在找妖修练手?九人都穿着一样的黑花红袍,当属同一门派。不过正因为筑基修士在外,江枫和朴铁信一出现,就已经暴露了。

    “马远征,速速解决他,又来了两个。”距离两人最近的筑基修士发话了,他手中一把长枪,泛着冰冷的蓝光。

    “是,裘师叔。”内圈的一名平头练气答应道,“听我号令,结阵!”他们修为不如对手,结阵对付玄级的韩立,乃为上策。几人身形微动,蓝色剑光飞舞,将韩立包裹个结实,这阵法,竟然是个小型攻击剑阵。

    “道友救我!”

    韩立见来了两名妖修,高声求救,他也手上可没停,马上开始自救,身上闪烁出一抹黑光,一副白色骨甲破体而出,将他罩个严实,手中的宝剑直取其中一名练气,只要击杀其中一名弟子,阵法立破,修为上有压制,他打算先利用修为压制,解决一人。

    不过外围的三名筑基可不会让他好过,其中一名红脸修士,直接甩出一抹黄光,正是枚流沙符,只要打中,韩立脚下之地,均会变为细软的流沙,根基不稳,想要继续以力取胜,自然困难加倍。他们三人乃是六人的师父长辈,只是想让六名弟子拿这妖修练练阵法熟稔,倘若有失,脸往哪放。余下的两名筑基,则调转目光,与江枫两人对峙。

    “天理门的狗,”朴铁信认出了这些修士的袍服,“帮他,这些天理门的人,专门杀我们妖族的人,不必留手。”话未说完,他已经抽出九环大刀,直奔那名长枪筑基。

    话说,我还没准备好啊,江枫心中顿时一苦。

    不过他没奔向余下那名筑基,桃木法剑也没拿出来,直接甩出一道二阶火爆符,先取其中一名看上去最弱的练气女修。

    “混蛋!”

    那名剩下的青年筑基一怒,意念一动,三枚飞剑从他背后急速飞出,直捣江枫后背,同时手中一甩,一道二阶水盾符直接加持到那名已经慌了神的练气弟子身上,这青年筑基,竟然还是一名攻击最强的剑修。

    攻击无功而返,江枫反过来还要躲避围着自己乱刺的飞剑,而另外一边的朴铁信,则已经取得了不小的优势,九环大刀挥舞之间,时而在他前方迸发出一道道火焰冲击,将那名筑基赶出圈外,不过对手也依旧难缠,虽然招式落了下风,但只要朴铁信想要回身攻击练气修士或者回救江枫,他都会借此间隙打出一道攻击类灵符,使朴铁信不得不腾挪躲闪,回来继续和他缠斗。

    有点棘手啊,倘若是单打独斗,江枫想都不要想就会直接逃跑,九名修士,还打什么打,但现在退不得,自己跑了不仅不道义,而且雷霆蜥蜴蛋的计划就彻底没戏了。心如电转,手中不敢停,再次甩出一道火爆符,甩向另外一名练气。

    又是一道二阶水盾符护体,飞剑再次回转来袭,江枫也不犹豫,连续施法,对方手也不停,只不过江枫后来连续扔出的都是一阶火爆符,而剑修每每使用的,都是二阶水盾符,两者相撞,水盾泛起一阵涟漪,根本无法破防。剑修眼睛一眯,露出轻蔑的目光,手中的飞剑,更是加快了速度。

    火爆符!

    水盾符!

    连续施法,直到最后一个没有水盾的练气弟子,只不过这最后一次,江枫用上了二阶灵符,而剑修却偏偏生了节约的心思,用了一阶水盾符。

    水火之力再次相撞,水盾猝然崩溃,剑修心中一惊,知道轻敌上了当,手中赶紧拈出一枚新的二阶水盾符,就要补上。

    霹雳雷光斩!

    江枫哪会给他这个机会,扔出火爆符就立即祭出镇邪桃木法剑,回手快速补了一刀,那练气修士正在维持阵法,本以为自己也会被师叔庇护加持水盾,没想到水盾竟然破裂,丝毫没有准备,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招,不过他身上似乎有防护的内甲在身,身形只是一个趔趄,袍服一道刮痕,急退了三步。

    并不是致命伤,但三步就是三步,趁着阵法已破的间隙,一直躲避流沙符,靠白色骨甲勉力抵挡剑阵的韩立,抓住这一刻的机会,直接冲向江枫的方向,跳出圈外,手中长剑直取退后的练气修士。

    一剑破防!

    果然是把好剑,江枫心中羡慕的同时,发现自己的镇邪桃木法剑爆出一声脆响,并不宽阔的剑身之上,又多了一丝细微的裂痕。人比人,气死人啊。

    那练气修士胸前多了一道深可入骨的焦黑剑痕,血流如注,惊惧的眼神锁死,直挺挺的倒了下去,立毙!

    江枫和韩立此时已经背靠背,直面围拢过来的七位修士。

    江枫摘了兜帽,给自己上了二阶水盾符,长舒了一口气,而韩立也稍微挪动了身体,提起一百个精神,观察敌人的动向。原本就是不死不休之局,在见了血之后,何谈退路。

    “赶紧用这张五阶神木奔雷符,”江枫塞给对方一张灵符,,大喊道,“快!我掩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