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二十五章 再会铁信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07:26 作者: 阿布有糖

    那草标插牌上赫然写着:“大量收各种炼丹材料,只付门贡”。

    感情这位有着玄级修为的妖修是个体力工作者,炼丹一般都是高富帅才玩得起的,这位草根估计是想独辟蹊径,勤劳致富,如果不是脑筋不正常的话,那么一定是在炼丹上小有天赋。

    “不知兄台如何称呼?”在鬼市问名字通常比较忌讳,不过好奇害死猫,江枫还是问了出来。

    “在下韩立,有何指教,你有材料要卖?”他抬起头,模样平庸的一张脸,过眼既忘的类型,此刻他并没有戴面具,看向江枫,眼中闪过一丝警惕。

    从名字是两个字来看,这家伙极大可能和自己一样,并非某个宗族的嫡系子弟,那就确实是靠“勤奋”为生的了。江枫有心要卖掉手中的百足冰蚕,但是倘若只能卖成门贡,还没有买到心仪的东西,就基本上砸在手里了。

    “这个估值如何?”江枫找了个合适的角度,避免其他人看见手中的百足冰蚕,好在这个摊位因为只出门贡买炼丹材料,鲜有人来,凡有背景的子弟,基本上都有所属家族帮忙收购大量材料来练手,不会在鬼市这种小地方收购,即使收购,也是撒灵石为主,或者以物易物。

    名曰韩立的妖修,只是用余光瞟了一眼,似乎就已经认出了百足冰蚕,他从草标了扯了一根草棍,随意的嚼了嚼,盘算了一阵,“我一般只收花草,而且最好是刚采摘的新鲜花草,蝎虫类我需要的不多,两百门贡一只,你有多少?”

    “两百五,我有十只。或者你有丹药,也可以算在里面。”

    “没有丹药,我只有门贡。若只有十只的话,只能算两百。”

    “低级的丹药也可以,比如羽龙化清丹,”江枫不放弃换丹药的打算,这人既然收购灵草,又大半是寒士出身,不可能是中间商,必然自己炼丹,羽龙化清丹这种大宗丹药,一定会尝试炼制,这也是低阶丹修常见的回本手段之一,只是在力宗外门这种高富帅云集的地方,羽龙化清丹不会有市场。

    听见羽龙化清丹的名字,韩立眼前闪过一丝光亮,但很快他就转头佯做观察四周,待到回转回来,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神色,“十只百足冰蚕,可以换四枚羽龙化清丹。”

    这个价格比江枫想象的低,这妖修果然是个丹师。

    两人互相杀价,最终以一千门贡加三枚羽龙化清丹成交,江枫收了黑竹令牌,忍住心中交换联络方式的冲动——毕竟那迟早会暴露自己伪力宗弟子的身份——这人还是值得一交的,收购大量灵草,自己宗门就产出大量低级药草,没准可以作为一个交易渠道,让这人成为中间商,将草药卖到“力宗外门弟子”这个普遍富裕的群体,或者炼制成低级灵丹,这样可比卖到商铺利润大多了。

    安全第一啊,安全第一,暴露了就有被杀的危险,不被杀也够丢人的。

    心中默念一百遍。

    而且江枫隐隐觉得,这人有成为高阶丹师的潜质,有个丹师做朋友,将来如果能挖过来做自己宗门的客卿,那该多好。

    别做白日梦,别做白日梦,人家凭什么投靠你一个小宗门,有什么前途可言?

    再次默念一百遍。

    江枫自不会把这些门贡留给余小正这个坑货,最终磨破嘴皮,将全部剩余门贡出手,入手了一枚血红色的“涅罗铸脉丹”。

    这是一种可以拓宽经脉提升修为的丹药,不算多珍贵,除了炼制不易之外,材料相对简单,此丹杂质也颇多,用于玄级提升修为之用,但不可多用,否则留在体内的杂质,会影响后续冲击更高境界。有了这枚丹药,他打算择日再次前往霄云岭,在冰冷的环境中修炼,尝试提升一下修为,尽快达到玄级中段。

    …………

    江枫将外门弟子法碟交回余小正手中的时候,对方的脸是苦涩的。

    两个宗门任务虽然不至于让他提升到二级外门弟子,但已经很接近了,这样他就没法在家族中证明自己不适合修炼。他原本想坑一下江枫这个散修,让他替自己扛下执法队的惩戒——七天的禁闭,并且留下记录,为自己不适合修炼提供佐证。而且照他估计,为了灵石和紫火铜晶,江枫多半会捏着鼻子认了。

    可惜江枫这个坑货,反过来坑了自己。

    欲哭无泪。

    “你就是那个替他打工的?”身后传来冷冷的女声,正是已经归来的正牌店主,同样的黑纱遮面,同样的背影妖娆,不同的是,江枫已经知道她叫余小曼。

    然而没什么用。

    “下次不要接这种活,”余小曼还没等江枫回答,冷冷的说道,“否则黑驴张即日起,不再欢迎你。”

    余小正用眼神示意江枫不要吭声,此时两人临时是一条线上的,自己的法碟既然已经有了污迹——有了宗门任务完成的记录——那就继续吧,左右自己不喜欢力宗的生活,他打算一旦有不喜欢的宗门任务扔给自己,还是找眼前这个临时工“扛锅”吧,看起来,这也是个穷人,应该喜欢打工挣钱。

    “情报是假的,我已经知道了。你打算怎么要补偿,灵符还是法器?”她并没有按照江枫期望,给出灵石的选项。

    “还是灵符吧,”江枫对黑驴张的法器,兴趣不大,既不适合利用本命技能“玲珑宝光”淘宝,也不如多宝阁分号那样详实保真,这里的普通灵符,对自己再合适不过了,“给我来十张二阶金光符,十张二阶火爆符,十张二阶水盾符,两张三阶天雷绝杀符,如何?”

    “价钱可以。还有什么要求?”

    “我希望继续在这里买情报。”江枫可不想丢掉这个信息来源,其实吉柏城的消息虽然有假,但基本上没有影响自己的收益。

    “那就只能一张天雷绝杀符,我会送你一次情报,你可以提出一些有关情报的附加条件,算是我们的额外赔偿。”余小曼并不因为自己理亏,就想失去议价权。

    “成交。”

    江枫不想在这里婆婆妈妈,这不是在练摊,过于讨价还价对于自己在这里长期买情报不利,既然对方已经提出了赔偿,那就赶紧见好就收。

    “我希望能有一些未化形妖兽的情报,最好是鸟类妖兽。”

    …………

    阳光普照,八杂铺拐枣胡同十六号。

    “我找朴铁信,麻烦您帮忙叫一声。”门口长凳上,端坐着一位白胡子老头,正在晒太阳。虽然看上去并未领悟本命法相,但从满面红光以及修剪的颇为细致的长寿眉来看,这老头身体还不错,至少二十年的阳寿还是有的。

    “朴铁什么?”老头眯缝着眼,侧耳倾听的样子。

    “朴铁信。”

    “什么铁信?”

    “朴铁信啊,您认识他么?”

    “朴什么信?”

    “您还是歇着吧,我自己找。”

    这老头明显是假装糊涂,江枫也不生气,这个院子虽然颇大,但是从院子里各处的用具陈设来看,长期住户并不多。江枫逐一从门前经过,细心的感受屋内的气息,却一无所获,正要离开,从大门外闯进来一位壮汉,两侧的黑髯刮的铁青,却多了一道还未彻底消退的疤痕,正是朴铁信。

    “回来啦。”白胡子老头热情的打着招呼,“铁信,有人找你。”一点也没有刚才装聋作哑的样子。

    当江枫拿出了三百枚紫火铜晶的时候,朴铁信粗糙的脸上,写满了惊讶。粗指大手抓起一把紫火铜晶矿砂,仔细查验,虽然这些矿砂品质不是很好,但也达到了炼器的标准。

    近来他借助自己积累的人脉,拿到了二百枚的购买凭证,甚至多次去找了欠自己人情的倪大宝,都未能凑够五百枚这个炼器门槛。

    【燃】对他很重要,九环大刀是他早就看中的三阶上品法器,本身就拥有稀有属性的这件法器,比同阶法器贵上五倍不止,可谓下了血本才买下来,故此能用于购买紫火铜晶的余钱自然不多,散修圈子的朋友多半手头并不宽裕,他也不好让朋友垫付,况且也没有足够的凭证。

    “这紫火铜晶很好,但我没钱买。”朴铁信脸上已然没有上次偶遇的冷淡和蔑视,反而露出一丝惭愧的红润,这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看起来十分的违和。

    “别误会,我本来是有的,”他赶忙解释道,放下手中的紫火铜晶,“我刚刚买了这把大刀,又接济了一位兄弟,所以……我没想到您这么快就弄到了,话说您怎么称呼?”

    “江小白。”

    “哦,江兄,实在不好意思,我为了此事求的人太多,不能一一记住,可否帮我保留这些材料一段时间,最多两个月,我就能凑齐这笔钱,我可以交点订金。”

    他下意识摸到储物袋,又才想起来已经几无灵石在身,“我忘了灵石都借出去了,要不用这个如何?”他从背后拿出一根短棍,正是上次他招摇过市时所背那根。

    这是件二阶法器,的确是足够抵订金,江枫虽不识得此物的具体属性,但玲珑宝光也能大致分辨一二,“这东西我不能要。”

    “为什么?”朴铁信铁塔般的站起来,“你不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