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二十一章 坍塌事件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01:58 作者: 阿布有糖

    此人正是“乌衣”小队老四“猴子”靳东,上次吉柏城一事,由于时间紧张,来不及通知小队的其他成员,江枫只能自己单枪匹马前往,好在结果还算完美,两人已有一些时日,没有联络。

    靳东看上去是独自一人,否则一堆妖修围过来的时候,必然有人过来帮助他,也就是说,他就是之前盗掘小队提及的独行客之一。

    江枫没有去打招呼,而是从储物袋中掏出一块硬邦邦松香样物事,这是种稀有黑松的汁液凝成的固体,味道也比较独特——汗泥味,故此鲜有人会额外关注,在密闭的空间内,“乌衣”就用这种俗称“松罗泥”的东西互相联络。江枫将它捏成粉末,悄悄的抹在矿洞墙壁之上,隔百十来步再抹一点,渐渐的远去,直到距离大厅两里外的角落,才停了下来,放出影子侦察,静静的等待“猴子”前来汇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里暗无天日,更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

    不远处响起老鼠行动的沙沙声,这是“猴子”发出的信号,其实江枫早就通过影子发现了他,但也做出了同样的回应,待到近前,江枫捏碎一颗尚有残余灵力的灵石,混合特殊的粉末,洒在附近,这是“乌衣”队长雷右旗的手段,每个小队成员都会,见到这种阵势,对方更不怀疑,没有任何犹豫的就从暗处闪了出来。

    “小白,怎么是你?”借着灵石被激发出的微光,靳东看清了江枫,放心的蹲下来,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即使穿着挖矿的破衣烂衫,他也时刻保持着整洁。简单问候之后,两个人左一句,右一句,低声的交流各自掌握的信息。

    “猴子”确实是独行客,也是为紫火铜晶而来,本命法相“火云灵猴”的他,属于火土混合法相,适合修炼一些火系技能,故此他想弄些二阶材料紫火铜晶,再找人重铸下自己的新武器——一把紫金短棍,如果运气好的话,能额外挣一笔钱更好,散修生活不易,自然要抓住每一个眼前的机会挣钱。

    独行客在这里不受待见,盖因挖掘的产量低,也不愿意交管理费,当然,因为没有“合同”在身,自然也没有“护身符”的约束。矿山的那些妖修,也没法控制独行客,如果将事情上报上去,宗门反而会找更多的人过来查验,甚至影响盗掘,得不偿失。故此几位监守自盗的妖修,投鼠忌器,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强行索要一些“管理费”自然是好,如果确实遇到硬茬,要么忍,要么就干脆等到合适的机会杀人灭口,如果不是这里的矿洞容易坍塌不能随意使用技能的话,独行客的生存环境会更加恶劣。

    “猴子”方才被围,就是被强索管理费,猴子借口自己还一无所获,脖子一硬,对方也没办法,毕竟这个概率还很大,杀掉一个毫无价值的妖修,白费力气。他已经在这里转悠了很久,算是有名的臭石头,软硬不吃,他自己也知道,等到要离开矿山的那一天,就是秋后算账的时候,要不付出一笔管理费,要不就硬碰硬,只要拳头大,一走了之对方也没办法,在这个天目山尾矿里面混生活的,还真没有战斗力强劲的妖修。

    实力强劲的妖修有更多的选择,这个尾矿就像一副倒下的野兽皮囊,最多吸引一堆食腐的秃鹫,至于苍鹰,他们是不屑于在这里讨食的。

    “这个比喻相当贴切。”江枫心有戚戚焉,相比“乌衣”的其他三位队员,自己缺少的,就是这种散修的野劲和视野,不过自己有一个小宗门作为后盾,说起来优势反而最大。

    “可是为什么我还会被派到这里调查,他们岂不是暴露了?”

    “我猜这只是一种变相的控制,”靳东道,“尾矿没人盗采是不可能的,派你过来,一方面只是随时监视问题有多严重,另一方面,也不过是敲打敲打罢了,避免影响紫火铜晶正规渠道的售卖。虽然你是替人干活,但我断定,你要是把这个翻个底朝天,他们反而不开心,还会被找个理由将你治罪。”

    “那怎么办?”与靳东互换了有无,他也意识到,这里面的内情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随便写个报告过去,不疼不痒的说几句就行了,比如盗采的确存在,都是一堆亡命散修,行踪不定,很难管理,建议宗门派人专门管理尾矿,诸如此类,报上去就算完成任务了,不但能顺利的完成任务,也不会给你说的那个外门弟子带来麻烦。”

    “话说这样心里有点不甘啊。”

    “你心中正义感多到泛滥?”

    “不是,这样什么都得不到啊。”

    两人相视一笑,合作过几次,心中早有默契,很简单就明白了对方想要什么。

    …………

    董新武、董新洲兄弟是第二次来到天目山尾矿兼职讨生活,两人修为一般,做过几年拦路抢劫凡俗的营生,后来遭遇官方强力剿匪,不得不改庭换面,在码头上收保护费,但这行地头蛇云集,两人法相又并不擅长战斗,到处被排挤打压。好在两人还有一身力气,故此在这天目山还算如鱼得水,偶尔还跟风抢些落单的散修,生活倒也不错。这天,由于董新武前一天手臂不小心被矿洞的坍塌砸伤,故此挖掘的效率低了点,比往常多了一个时辰,才完成了今天的设定目标。

    “发信号吧,今天恐怕会被老寒腿黑上不少,今天有点慢。”董新武让弟弟董新洲发信号,召唤老寒腿过来结账。

    董新洲将火把交给董新武,掏出传信灵石,刚要捏碎,却突然眼前一亮,一股耀眼的白光瞬间让两人短暂失明,经验丰富的董新武忙叫一声不好,却感到头后一下猛击,就失去了知觉。

    来者正是江枫和靳东,两人将董氏兄弟拖走,并未杀害,在这里杀人只会留下手笔,就连储物袋也没有动。靳东心疼的将手中灵力耗尽的一颗二阶火系灵石塞入储物袋,握着董新洲的手,捏碎了原本他就想捏碎的传信灵石。

    江枫套了董新洲的破衣服,举着火把,在矿坑的主隧道中等待老寒腿,脸上略微扭曲,略微改换模样,他能自由改变形貌的能力,在“灰衣”小队中也是秘密。何况挖矿者基本上全身灰土,很难分辨出具体模样,他相信老寒腿不可能记得每一个挖矿者。

    过了许久,老寒腿蹒跚而来。

    “这么晚,我都休息了。”

    “您多待见,我哥哥他受伤了,今天挖的慢。”在挪动董氏兄弟的时候,他注意到其中一人手臂有伤,顺势就扔出这个理由。

    “规矩就是规矩,这种情况,要收五成的管理费。”老寒腿还不忘检查了一下江枫的“护身符”,发现并没有激活的痕迹,这才罢休。

    “是,您老要不高抬贵手,我们讨生活也不容易,”江枫一边虚与委蛇的与老寒腿讨价还价,一边将他引入到董氏兄弟挖矿的狭窄隧道中。

    “不行,”老寒腿明确拒绝了江枫,“别给脸不要脸,天目山可不是你等想来就来的,有都是人想要来。”他上前检查紫火铜晶的品质,按照他的惯例,这种最慢收工的,他不但要收五成的管理费,还要拿走一块品质最高的矿石,故此,他踢了一脚在旁边挑挑拣拣的缠着胳膊的另一个人,“走开,我看看。”

    那人却不急,拿了一块最大的矿石,似乎要递上来,老寒腿正要接,身后的火把却突然熄灭了,他心中一惊,头上已经被矿石砸个正着。

    这招却未致命,老寒腿顾不上头部的伤,撒腿就跑,只要跑出这个隧道,回到矿坑主隧道,他可以随时喊人来帮忙,没想到这隧道却不宽敞,迎面又是一下猛击,然后是连续的猛击。

    “怎么处理,”黑暗中火把再次燃起,江枫变回江小白的形貌,地上的老寒腿已经没了呼吸。

    “不能用火爆符,会留下痕迹,”靳东道,“用我的短棍,”他掏出一把三尺长的短棍,那短棍却粗得很,更像一根狼牙棒,在矿洞左右上下一顿锤击,不断有碎石落下来,将老寒腿逐渐掩埋。

    “你胸前的那东西不行,只要紫火铜晶进了你的储物袋,就会被记录,所以不能拿,”靳东从老寒腿身上拿下储物袋,“也不知道他是如何规避这法器的,”他趁着矿石未彻底掩埋老寒腿,在他身上左右摸索,想要找出是不是有额外的法器,却一无所获。

    也许是在法器上做的文章。

    两人暂时也只能得到这样的答案,至于尝试交换“护身符”,两人自不会干这种容易沾染关联的行为,江枫躲远了,靳东将老寒腿的储物袋打开,从里面倒出了一千五百多枚的紫火铜晶。

    “一人一半,我先替你收着,等你结了任务,我想办法给你。”能有如此收获,两人都有些按捺不住兴奋,呼吸都有些沉重,虽然量大到有点不好出手,但值钱的东西就是值钱的东西,不会变。

    “小白,你真福星一个,”靳东激动的拍了拍江枫,正好赶上老寒腿随身带着储物袋,储物袋中的紫火铜晶恰巧又没有收起来,否则,就是只有几十枚紫火铜晶入手,也是很有可能的,遇到那种情况,两人也只能认命。

    靳东收了一千枚紫火铜晶,又将剩余的装回老寒腿的储物袋,重新挂在他的腰间,又用紫金短棍一阵猛捣,将这处隧道几乎埋了,两人将董氏兄弟的身体扔在外面,衣服重新换回去,丢了不少碎石上去,伪装了现场,待靳东清理了周身尘土,这才撤去。

    “你不能走,”靳东道,“老寒腿挂了,一定会有人来调查,但多半会息事宁人,你摆脱嫌疑后再走。我得想办法把储物袋藏了,在这晃悠几天,同样洗白了再走。”

    两人约好了真武城的会面地点,就分开行事,假装成互不认识的陌生人。

    老寒腿的死当天就将天目山搅了个底翻天。原本老胳膊老腿的几位驻守妖修,突然都变得老当益壮起来,在矿洞内上蹿下跳,想要彻底调查此事。奇怪的是,老寒腿的尸体被挖出来的时候,江枫注意到,储物袋和全身的法器竟然都不见了。

    董氏兄弟竟然也跑了。

    矿洞内所有的盗掘者,包括江枫这个伪力宗外门弟子,兼职调查员的,都被集中起来,意外的是,江枫发现有调查员身份的,竟然不止他一人。所有人互相监视,不准离开,直到第二天,力宗派了人下来。

    来者是个黄须老者,腰间束一把紫金铜铃,修为具体看不清楚,至少地级,看上去慈眉善目,但笑容里挤出的那对三角眼,总有让人有阴涔涔,后背发冷的感觉。

    “东西也丢了么?”他回头看了看战战兢兢,冷汗浃背的老者,正是驻守这里不肯离开的妖修之一。

    “是,还有两个人也跑了,嫌疑最大,我们这有他们留下的资料。但依我们分析,也可能是矿洞坍塌导致的。”

    “哪有那么容易塌方,这矿洞我最熟。”黄须老者低声哼了一句,“想在这里乱搞,也不怕东西烫手,”他轻抖腰间的灵兽袋,跳出一只花栗鼠一样的绛红色小兽,那小兽伸出短小的上肢,讨了一个绿色的灵谷丸子,只见黄须老者一晃铜铃,小兽听令,边吃边向着众人的方向跳去。

    吱——吱——

    那小兽停留在一个驼背妖修附近,叫个不停,却看那驼背妖修,乌蓬蓬的头发下,一张土脸瞬间汗如雨下,他向后退了两步,猛然向远处奔去。

    “想走,没那么容易。”黄须老者右手一指,一道灵力威压疾驰而去,驼背妖修身形一顿,立扑。

    地级实力果然强劲,虽然没有预想的血肉横飞,但方寸之间,取其首级也足够让人震撼的,小兽向远处奔去,在驼背妖修身上,叼出一只储物袋,正是之前老寒腿的那只。

    江枫偷偷瞟了一眼站在前排的靳东,这货眼中闪出一道狡黠的亮光,这家伙赌对了,要是拿了老寒腿的储物袋,此时被杀的,恐怕就是他了。

    黄须老者抓起储物袋,神识在内中探视,成堆的紫火铜晶还在,心中稍定。又扔了一个黄色的灵谷丸子,小兽接了,几口吞下去,铜铃响起,小兽再次看向了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