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二十章 盗采调查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01:22 作者: 阿布有糖

    好在都是文明人,不,文明妖。没动手就把事情弄清楚了。

    来者乃是宗门的执法队。余小正身上有一件宗门历练任务未了。而且这个宗门任务,还有三天的期限就要过期,倘若过期,自己就要受到宗门的惩戒——关禁闭七天。

    江枫本来还纳闷为什么余小正可以一直不做宗门任务,以他的所知,力宗、御风宗这样的大门大派,所有的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必须以一定的频率领取并完成宗门任务。一方面,宗门通过发放历练任务,可以动员宗门内的力量,扩展宗门的影响力;另一方面,弟子们通过做历练任务,可以得到锻炼,并得到宗门的奖励,提升自己。

    浅山宗在阔绰的时候也是有宗门历练任务的,那还是六代以前的事情了,江枫有心重启宗门历练任务,但限于宗门的财力,暂时这还仅仅是个不切实际的计划罢了。

    现在事情很明显,自己是余小正的替罪羊,必须尽快将这件“盗采调查”的宗门历练任务了结,否则七天的禁闭,可不是闹的,逃走?自己已经被力宗的执法队盯上了,可不是那么容易逃走的,鼻孔朝天的家伙虽然修为不高,但举报的手段肯定是一流的。

    …………

    天目山尾矿。

    看到这里满目疮痍,寸草不生的样子,江枫心中深深的吐槽了余小正一番,这坑货,怎么接这样的宗门历练任务。

    这里距离大孤山主峰有两百里之遥。烈日炙烤的天目山火辣辣的,偶有硬壳石蝎从砂石缝隙中跳出,急速爬过,又钻进另一条缝隙,算得上这里唯一的生机。这里本来是出产紫火铜精的矿山,只是在没有限制外卖数量的时候,就基本上采空了,原本依山而建的村庄,也早已废弃,只有几位不愿搬走的年老妖修,还驻守在这里。

    任务提示,这里最近有其他宗门妖修出没,需要调查这里是否仍有盗采的情况并上报。说到盗采,主要是因为力宗原本的开采方式简单粗暴,只开采富矿脉,对于贫矿脉基本上视而不见,故此,在宗门采矿队撤走以后,经常有散修偷偷潜入这里,盗采紫火铜精,不仅扰乱了市场上的秩序,还对这里的安全造成了隐患。

    江枫看了看身上挂着的青铜“护身符”,虽然样式古朴带着新奇,正反两面都雕刻着象征吉祥富贵的图案,但这东西实打实的是一件防止监守自盗的法器,只要挂着这个东西,任何紫火铜精进入储物袋的空间波动,都会被侦测出来,此物用来防止进入矿区的弟子浑水摸鱼,在调查之余开采尾矿中饱私囊。

    至于么?

    说好的信任呢?江枫本来还“畅想无限”的心思彻底落空了。

    从最大的矿坑下落到底部,几乎有百丈深,毒辣的阳光已经无法深入,不算太窄的矿洞主隧道,能容纳最多四个人进出,在部分更为宽阔的空间,偶尔还停放着废弃的矿车,矿洞通道四通八达,如果不看墙壁上出现的指路牌,很容易迷路。江枫不会任何探测方面的技能,自然只能依照路牌,当然,他手里有官方给的地图,只是地图早已不准确了,有些盗采者的开矿行为,已经破坏了这里的结构,这种变化,越往下深入,就越明显。

    这里明显多了一条通路,火把映照下,江枫看着手里的地图,细心的感受着方位,并在地图上标注这里的变化,否则,返回时就会面临迷路的窘境。矿洞墙壁上亮晶晶的都是质地不纯的紫火铜精,虽然含量很低,但只要用心提纯,还是能得到符合标准的紫火铜精,只是在力宗看来,这种行为得不偿失,即使是盗采者,也是从低劣的矿脉中寻找精品,鲜有人有那个耐心。

    浪费啊。

    这种尾矿给浅山宗也好啊,不过他只能看着,身上带着护身符呢。

    继续深入,洞里不见天日,渐渐也就失去了时间概念,江枫首次发现了一条崭新的盗掘通道,看来这里还真是有盗采者出没,这通道特征明显,很窄,几乎只能两个人进出,仅仅能腾挪身形,并且墙壁上的采矿锄痕迹也十分新,凹凸不平,在角落里,还有损坏的鹤嘴锄和破衣服,带着特殊的潮气和呛人的气味。

    江枫向后退了一段,熄灭了火把,躲在拐角处,放出了影子。

    黑魆魆的影子在矿洞中左右腾挪,进了那条簇新的通道,直到发现前面隐隐有亮光,方才停了下来。三个修为不高的妖修正在这里挥汗如雨,一人举着火把,一人在前奋力发掘,一人负责挑拣合适的矿材,三人相互轮换,保持体力的同时,也不会因为分工的不同分赃不均。所有采掘得到的紫火铜精,都堆在一旁,并没有放到储物袋中。

    “胡天枢,咱们挖了有一百枚了么?”在前头的发掘者是个矮胖子,满身都已经湿透,为了控制力度,不导致矿洞受力坍塌,这里没法使用技能,只能靠体力,这个不仅对于盗掘者,对于官方采掘队也是一样,只是后者不需这么小心翼翼,对于埋藏较浅的富矿,甚至可以用爆破类技能或者土系技能直接将矿石集中开采,效率满满。

    “应该超过了,现在有一百二十枚,我觉得。”身后的是穿着一件破袍子的妖修,三人的修为,以他最高,似乎有灵级六重修为的样子,应该是小队的头目。“要不要放信号,让老寒腿下来查查?算上他的,咱们今天可以收工了,这里真是憋得慌。”

    “我去放信号。”身后的年轻妖修说道,他又点了根火把递给破袍妖修,火光映照出他满是尘土的黑脸,塌鼻子,还有汗液留下的道道‘沟渠’,模样甚是狼狈,他往口中不知道塞了什么丹药,像是尺寸很大的低级回气丹,鼓着腮帮边嚼边说,“等回了据点,你们小心点,我觉得今天新来的几个独行客,点子不太正,别被黑吃黑了。”

    “放心,有老寒腿在,谁敢坏了规矩。你赶紧去叫他,要是其他人赶了先,二十枚可不够老寒腿的份。”矮胖子放下采矿锄,已经开始擦汗准备收工了。

    什么情况,老寒腿是谁?而且这些妖修,为什么身上带着和自己一样的护身符,只是有点旧?躲在角落里面的江枫心中闪过这些疑惑,将影子又向后退了退,躲过即将出来的年轻妖修,静待那位老寒腿的到来。

    不一会儿,一个腿脚不太灵便的妖修出现了,走在前面带路的自然是那位年轻妖修,两人话不多,直奔矮胖子和破袍修士所在的坑道。

    “你们很不错嘛,今天又是你们最快。”沙哑的声音传来,想必这位就是三人口中所说的老寒腿。

    “燕老,还请您把今天的管理费收了,我们好收工。”矮胖子恭敬的说道,身体贴住坑道侧壁,好让出足够的空间来,火光下,那一小堆紫火铜精闪着紫红色的幽光,纯度看起来很高,应该是精心挑选出来的。

    老寒腿也不多说,拿出一根铲子,熟练的在矿堆上一戳,将一堆矿分成两堆,一堆大,一堆小,恰好是五比一的样子,手一挥,就将那一堆小的装进了储物袋。什么也没有说,挥了挥手示意几个人走,几个人如蒙大赦,赶紧扔出个背包,将紫火铜精包起来,出了这条隧道,七拐八拐,脱离了江枫的视线。

    火把经过老寒腿,江枫发现了那张似曾相识的脸,心中再次吃了一惊,此人竟然是进村时留在村子里的几位年老妖修之一,虽然年纪老迈,修为也不高,却能同带领自己来的执法队副队长谈笑风生。

    监守自盗?江枫发现不止如此,他身上的“护身符”,在装入紫火铜精的时候,似乎没有发出任何示警。

    放弃了跟上去的念头,这个外号‘老寒腿’的燕姓妖修,既然敢于如此做,一定有他的依仗,甚至反侦察的手段也略高一筹,否则不会常在河边走,一滴不沾身。

    江枫将影子召回,进了另外一条通道,他打算先收集更多的信息。矮胖子的话提到了一句很重要的线索,就是这里的盗掘小队不止他们一支,可能有很多支;而破袍妖修,提到了一处营地,应该是这些盗掘者汇合休息的地方,这地方不可能堂而皇之的在地上——这里只有那一处废弃的村庄——否则,力宗管理层不可能睁眼瞎的看不见。

    果然,不久之后,江枫又找到了不止一支盗掘小队,最少的只有两名妖修,最多的有六人之多,设定的目标也从五十枚到三百枚之多。他果断尾随一支修为很低的队伍,渐渐的接近更深的地下,直到感受到一种喧闹的气氛。

    这里赫然有一处干燥空旷的所在,更像是一处废弃的大厅,而大厅四周四通八达,通往了不少房间,墙上也挂满了火把,将这里照的通明。很多盗掘者进入这里之前,都在身上打了一道清洁符,干干净净进入营地,从未有例外。

    虽然并没有检查者,但这里似乎有着自己的规矩。

    江枫正打算想办法仔细观察下这里盗掘者的特征,好混入这里,却远远看见一处背影,似乎有些熟悉,那人进了大厅,却有几个原本看似闲坐的人立刻围了上来,他们争执了一会儿,又各自散了。

    他偶然回过身,似乎被江枫盯得心有所感。

    “怎么会是他?”江枫有点意外,想想却又在意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