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十八章 问题少年

发布时间: 2019-05-24 18:53:27 作者: 阿布有糖

    “我就是店掌柜。”

    青衣小生放下橡木门板,仔细观察起江枫来,当然江枫也在趁机打量他。这小生模样也算俊俏,墨玉镶金腰带,宽袍织锦领口,雕花麂皮长靴,看上去得确像富家公子,不过身上一点尘灰也像是新添的,手上皮肤虽然有粗糙的痕迹,但却像是练家子,不像是干粗活的,这家伙什么来路?

    “你是老顾客?”青衣小生道,“不认识我么,余小正,这家店的老板。”

    “老板不是位女的么,是尊夫人?”

    “呸,”余小正道,“你什么眼神,那是我姐余小曼。”

    原来黑纱遮面女子叫这个名字,江枫心道,来了好多次黑驴张,也没有人知道店主姓名,更不敢问,这小孩还真是没有心机,八卦之心顿生。

    “没听她提起有个弟弟呀,”江枫道,“只是听说她常常提起夫君,我还以为是你呢。”

    “瞎说,”余小正愣了一下,“我姐才懒得提起姓崔的那家伙,再说她也不同意那幢婚事。”突然他好像反应过来自己被套话了,“你这小子,胡言乱语,到底有何事,没事赶紧走,我要关门了。”他挥挥手就要赶人。

    “我是来退钱的。”

    “退钱?我们店所有货品离柜概不负责,你不会不知道规矩吧?”

    “知道,但是我从你们这买到了假情报。”

    “嗯?”余小正突然停了手,左右看了看,见四外无人,冷脸顿时笑靥如花,“赶紧进来说,进来说。”他伸手拉江枫就进了店,随手挂了‘打烊’的牌子。

    江枫也不急,心道这家伙变脸可真够快的,进了屋,发现仅有的一个熟脸伙计也不在,帘子也高高的挑着,确实是就要打烊的样子,店主蒙面女子余小曼——嗯,这个名字想着还是颇让人浮想联翩的——也不在。

    “你姐呢?”既然已经知道两人的关系,似乎对方也对假情报的事情很上心,江枫准备顺势继续套话。

    “她去七盟了,得七天后回来,赶紧说说,假情报是怎么回事?”他有点猴急。

    “哦,这样啊,情报是从你姐姐那买来的,我还是等她回来再说吧,话说你姐怎么喜欢黑纱遮面呢?”江枫摆出一副自来熟的态度。

    “还不是因为那婚事……”余小正刚说一半,“哎,又被你套话了,快说情报的正事,不然我送客了。”余小正换了态度,但脸上还是掩盖不住兴趣满满的样子。

    “是这个,”江枫知道再套下去基本没戏,这些八卦也够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了,他掏出保存完好的莎草纸,“我买了一份来自魏国的情报,这里面的大多数线索,都是假的,我都标注出来了。”

    莎草纸上划了不少红色标记和文字,当然最主要的错误信息就是公孙贺并没有死。江枫知道黑驴张是信誉店,倘若能达到十倍的赔偿,七枚二阶,也算是不菲的一笔收入,即使拿不到真钱,换点东西赔偿也是蛮实际的。

    “嗯,确实是我们卖的情报,应该说,是我姐姐卖出去的情报。”江枫自然不知道如何辨别这情报出自黑驴张,但余小正说是,一定是有不为人知的标记手段,“你想要十倍赔偿?”

    “是,我其实相当于用七十枚一阶买了这份情报。”

    “所以十倍就是七枚二阶?”

    “对。没错。”

    “不错,不错。”余小正竟然说不错,江枫竟然有些出乎意料,只是心中的惊讶没有挂在脸上。

    “我姐终于做了一件错事,哈哈哈,”余小正开心的说道,“这下我可以去告状了。这件事相当不错,哈哈哈,今天遇见你可真高兴。”

    “那赔偿?”江枫对表现有点异常的余小正很是诧异,不过对于这个少年公子哥,他倒没有八卦的兴趣。

    “赔偿自然是有的,我们黑驴张是信誉第一,”余小正道,“不过我没钱,你要账得找我姐要。”

    “这算是赖账么?”

    “赖账?”余小正用鄙视的眼光看了一眼江枫,“本公子一个月的零花钱就三枚二阶,会赖你的账?”说到这,他感觉自己又说走嘴了,赶紧道,“哎,不和你多说,总之你得找我姐要账,实话告诉你吧,我姐去七盟这几天,这店本身就应该闭店休息,我是来体验店主生活的。”

    “体验?”江枫一头雾水,还有这种爱好的人,开店都是为了赚钱,还有为了体验“当店主”过来管理店面的,有钱人的爱好——每个月三枚二阶的零花钱,要知道浅山宗精英弟子的月俸也不过是五枚一阶,足足六十倍——实在难以理解。

    “对,这情报也不能还你,我得留作证据。”余小正还未等江枫要回莎草纸,就折了几下快速的收了起来,“你要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他看了看还云里雾里的江枫,“和你说也无妨,我其实是力宗的外门弟子,但是修炼太忙,我还想开个店,享受这种浪费时间的感觉,但福叔偏偏把店都交给我姐打理,我实在是心痒啊,所以就趁我姐不在过来练练手。有了你这个假情报的事,我就可以到福叔那告个黑状,说不定他会考虑考虑让我接手。说了这么多,你明白不?”

    我明白是明白,但是关我什么事啊,江枫心道,我只是来要七枚二阶赔款的,你把莎草纸收走了我怎么办啊,这少年不但兴趣爱好独特,有大好的修炼资源不利用,非得体验什么店主生活,而且还不按常理出牌,你扣了我的情报,我回头没有证据找谁去。

    余小正说着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挠了挠头,“对啊,我才想起来,我没请假。”

    “请什么假?小子你别打岔,你得给我出一份凭证,证明你拿走了情报。”

    “没跟宗门请假啊,我看七天店,得和宗门请假啊。”余小正没搭理江枫的凭证一茬,反而担心起自己宗门的事情来。他琢磨了片刻,突然抬头看见江枫期待的眼神,灵光一现,有了。

    “我有办法了,你愿意帮忙么,我有个事情,只要你帮我做了,给你一枚二阶。”

    “没空,先给我出凭证。”跟这种关注重点完全不同的道友交流,江枫感觉应该一件事一件事说,而不是混在一起。

    “凭证没问题,”余小正掏出一块玉佩,形制和大路货相比确实比较独特,“你拿着这个,就说情报我拿走了,我姐一定会信的。现在说说我的事吧?奖励我可以提升的,一枚半怎么样?”

    “说吧,”江枫也不犹豫,如果是个小忙,他不介意多挣点,接了玉佩扔进储物袋,“话说你一个月那么多零花钱,还差这点钱?”

    “多?我是穷人,真是穷人。”余小正道,“你是不知道,在力宗外门,这点零花钱什么都不够干的,简直算一贫如洗呀。”

    事情是这样的,余小正绕了半天——这还是江枫没敢继续节外生枝接话茬——终于说清楚了这件事,他想让江枫替他在力宗外门点卯七天,也就是假扮他,按他的话说,力宗四大山门,他所在的大孤山,外门弟子三百人,自己属于外门一级弟子,数量最多,有两百人,他平素低调,熟悉他的人不多,加上很多人都耽于修炼,交集很少,只要他交代几位好友,就不会出事情的,何况只有七天。

    “不行,”江枫果断拒绝,一方面是自己一个小宗掌门,却冒充力宗弟子,这要暴露出来,自己宗门可就丢大脸了,当然更重要的是,奖励太少了,三十枚还可以考虑。

    “再考虑考虑嘛,”余小正感觉难得遇见一个投缘的人,或者说是“福缘”啊,自己最近正找姐姐的梗呢,这就送上门来了。

    …………

    好容易摆脱了想要死缠烂打的余小正,当然他的修为也才灵级五重确实留不住自己,真是个问题少年啊,江枫心道。

    离开了黑驴张,也没有逛八杂铺的心情,穿过光佑真君大街,到了“月明之光”商业街,这里多是各类宗门、商会的店铺,此时还灯火通明,甚至还有一部分店夜间也不休息。江枫变幻成上次与倪大宝见面的模样,按照事前约定的方式,找到了一家“和气居”的药草铺,绕到后门,六长一短,再六短一长,三次之后,一位花白胡子的老仆开了门。

    “我叫江小白,倪掌柜介绍来的。”江枫从袖中掏出青铜令牌,递了上去。

    老仆也不多说,侧身让路,江枫从后门进了商铺,里面陈设古色古香,没有意料中的草药味,倒是有一股熏香气息,让人心神颇为安宁。

    “您坐吧,”老仆算是凡人,并未觉醒法相的样子,故此虽然脚步还算轻盈,但面目也算老态了,“倪掌柜正在见客,还请您稍待。”随后沏了一杯黑茶过来,虽然是普通的北地君山黑茶,但里面添加了灵水麦芽,苦中带着微甜,倒也颇有滋味。

    良久。

    倪大宝并没有出现,江枫正续了第二杯,闯进来一名不速之客,虎背熊腰,黑髯赤面,背后一把短棍,铁靴踩在清漆地板上嘎嘎作响,“倪老鬼呢,都说你不在,我倒是看看,你到底在不在,为什么要躲着我?”

    角落里伺候的老仆赶紧上前,“朴爷,您多担待,倪长老正在会见贵客,而且前面还有人在等着呢。”他态度十分恭敬,比起对待江枫的温和态度,又是另一番光景。

    “什么鬼在里面,我去看看。”

    “朴爷且慢。”老仆赶紧拦住,在黑髯男子耳边嘀咕了几句。

    “好吧,我明天再来。”老仆所提之人,看上去并不好惹,黑髯男子态度软了下来,“明天可不能躲着我。”

    “这个放心,放心,我一定通知倪长老。”

    “哼,再糊弄我,我可不客气。”黑髯男子自己找了个台阶下,放了句不咸不淡的狠话,转身看了看江枫,“倪老鬼也是,怎么什么档次的家伙都交,真扫兴。”

    真是无妄之灾啊。

    一个时辰之后,江枫终于见到了倪老头,说起方才的黑髯男子,倪大宝无奈的说道,“不怕江兄笑话,我是没办法才躲的,只怪之前吹下海口,帮他弄些材料,可是一直未能凑够。”

    “不知道什么材料,让您都如此困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