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十七章 玄级三重

发布时间: 2019-05-24 18:53:07 作者: 阿布有糖

    火鸦的尸体正在变得冰冷,江枫身体的躁动却如同火山一般,按捺不住。他的右手手臂不由自主的抬了起来,抓向火鸦,五指早已麻痹的失去控制。

    手臂上的黑蛇刺青变得灼热起来,深深的刺痛,试图游弋到指端,那是一种深入经脉的剧痛,似乎在渴求,又像是在要挟自己。

    一瞬间,江枫甚至有种幻觉,自己想要吃掉这火鸦,尽管它是如此之大,根本无法吞下。黑蛇之灵拉着他不断的靠近火鸦,越来越近,直到他闻到火鸦尸体上散发的酸臭味。

    这东西不好吃,一个激灵,方才差点被黑蛇之灵控制,江枫想要抗拒离开,却感到又一阵欲望袭来,将他身体紧紧的拉向火鸦尸体。

    鲜血的味道,自己的嘴已然贴上尸体。

    不,不能这样。

    江枫并没有失去理智,这一刻,他发现黑蛇之灵纹身已经无形中爬到了自己的脖颈,这还是第一次!

    趁着左手还受掌控,他赶紧掏出白玉飞针,猛然插到百会穴上,一股冰冷的清流袭来,【中级醒神】效果终于结束了自己的迷乱状态,黑蛇之灵却未退却,还兀自缠绕在那里,对抗着身体灵力被强行激发之后汇聚出的寒流。

    看来醒神效果坚持不了半个时辰,江枫感受到这尸体的蹊跷,抓起火鸦,想要放进储物袋,隔绝它和黑蛇之灵的关联,有空再研究。

    火鸦竟然不能放入储物袋!

    可储物袋明明还有足够的空间,死去的妖兽并非生命,应该可以的呀。

    难道它没死?

    不可能,头已断,身体甚至已经开始变得僵硬,不对,它隆起的小腹,似乎还有一丝温热,江枫摸索着,用匕首小心的剖开,这里的绒毛很细,皮肤相当柔软,算是这妖兽的弱点。

    两枚紫色斑纹的褐色巨蛋,正躺着粘液之中,其中一枚已经成型,而靠近身体里面的一枚,软软的外壳,晶莹半透,隐隐能看见其中的黄体,似乎还未完全成熟。

    难不成这蛋是有生命的,所以火鸦无法放入储物袋?

    在两枚蛋的旁边,还有一个略有空瘪的位置,似乎之前还有一枚蛋,当是火鸦正常产下被拿走了,再想想之前金丹修士追踪火鸦的下落,以及抱着女子跑掉的练气修士,恐怕都不是为了这火鸦本身,而是为了这火鸦蛋。

    如此推测,这两枚残存的火鸦蛋乃是始料未及,未能正常脱离母体的存货。江枫端详着两枚火鸦蛋,他能明显的感受到黑蛇之灵对它们的渴望,并且对于成熟巨蛋的渴望,更强烈一些。

    这成熟的巨蛋,看起来更有保留价值。想到这,他将未成熟的巨蛋小心的拿了起来,那灰色的壳软软的,既然尚未完全成熟,恐怕也无法正常孵化。

    匕首轻轻划破蛋壳,江枫就直接这么简单粗暴的将蛋液喝了下去。

    嗝!

    好饱!

    腥味,浓重的土腥味,江枫平素对食物不甚讲究,但也很少这么食用“生鲜”,要说妖族告别茹毛饮血有上万年了吧,还是有少数地区有这种生吃爱好的,江枫也曾经品尝过一两种,只是眼下条件有限,没有任何作料。

    精纯的能量在胃部缓缓释放,原本缠绕在脖颈处的黑蛇之灵,迅速游到江枫的腹部,盘成水波纹一般的形状,就近吸收着蛋液消化散发出的能量,此刻,它似乎得到了不少安慰,如同睡着的猛兽一般安静下来,仿佛不再有危害。

    作为囚禁火鸦的地方,这里没有什么值钱的物品,只有火鸦的尸体,似乎能卖点钱,再想想,自己拿了火鸦的“遗腹子”,又吃了一枚火鸦蛋,倒也不应该便宜占尽,虽然未化形的妖兽在妖族眼中地位如同野兽,但做妖也得有点良知不是?

    不过留它在此,恐怕会被有心人占卜到自己,于是挥手将它收入储物袋,等到合适的时机再做处理。

    此次再无阻碍,这回火鸦已经死透了。

    贼不走空,玲珑宝光扫过周身,却发现地上囫囵的尸体中,有一抹浓浓的蓝色宝光,忍住心中的不适,用匕首将那宝光挑了出来,却是一枚造型古朴的圆形木质令牌,上面刻有诡异的条形花纹,而背面,却只有一个编号‘三五一’。在遭遇不幸的时候,还能想起来将它吞入腹中隐藏起来,可见这背后隐藏着某种秘密,不能轻易暴露。

    已经在这里已经耽误了许久,江枫跃动身形,迅速离开了此处。

    城主府内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凡人修士,甚至守城军队也围在城主府周围,设置拒马,禁止出入。城内群龙无首,谁也不知道该听谁的,但整个吉柏城,现在已经是戒严状态。江枫不敢耽搁,触动灵光扳指的【绝影一闪】,直接传送到五里之外。

    空间一阵扭曲,眼前是一处偏僻的胡同,运气不错。扯动嘴角,变幻了模样,确认了自己已经不在城主府范围之内,江枫进了一间酒肆,先住了下来,等待风波散去。

    静心修整了一天,才卸去全身疲惫。

    布有小型隔音法阵的房间内,江枫开始清点此次的所得。

    但凡人族能用的物事,算上‘被雇佣’得来的金币,以他的眼光,大概能折价五枚二阶,九号妖族修士的储物袋中,灵草,灵石加上丹药灵符,杂七杂八能有两枚二阶,真心是穷人,要不也不会为了点钱来帮忙。倒是他的储物袋中有一把大斧,属于二阶法器,想必是他原本的武器,因为假扮城主亲卫临时收了起来,倒是能值一些钱,四百枚一阶灵石打底,当然具体取决于实际品质,还得扣手续费。

    此外,最大的收益就是城主之印,这东西用材并非上品玉石,卖玉石没几个钱,它的价值在于它代表的官位,倘若上报损失,官印丢了,那这个官没准也丢了,所以倘若能找到合适的中间人,倒能卖个不错的价钱给公孙家的继承人。

    想必他们心中也在慌乱吧?

    是不是在到处寻找不知道,他只是听说公孙长秀已经继承了城主之位,正在招募工匠修复城主府,同时放出消息说城主府遭到了歹人袭击,城主夫人柳烟萝不幸遇难,全城停止娱乐活动三天,张贴在酒肆门口的安民告示,江枫的确看了,那个城主之印上的文字与自己所得的确相同,看来他们临时伪造了一枚,普通百姓自然看不出端倪。

    此外,还有一张通缉令,通缉名曰“陈昆”的修士,作为尚未伏诛的歹人首领,作恶多端,有线索者赏千金。

    原来这重情的修士叫陈昆,他带走的那名女子,想必就是官方消息所说已经遇难的柳烟萝了,江枫脑补道,也不知道他们还活着不。

    圆形木牌左右翻看,也没有研究出什么究竟,人生地不熟,他也不敢找什么修士来鉴定物品,能让筑基圆满修士费劲心思隐藏的秘密,恐怕不能轻易示人,否则后患无穷。

    江枫将它扔进储物袋,相比毫无头绪的“三五一”木牌,他对自己身体最近发生的变化,更为在意。

    黑蛇之灵附体已经吸收完火鸦蛋中的精华,重新回到右臂之上,在那里静静的潜伏,好似冬眠一般。江枫能感受到它似乎在这场变故中得到了很大满足,因为从它开始吸收火鸦蛋的精华开始,自己的灵力就在没有被抽吸过,也不知道它会‘冬眠’多久,但是自己的修为,的确是因为没有它的压制,开始松动了。

    并且不是向下,而是向上的趋势。

    按捺住心中的狂喜,趁此机会,他赶紧拿出一枚木系二阶灵石,开始吸收灵石中的精华。

    …………

    三日之后。

    整体瘦了一圈的江枫打出一道清洁符,除去满身的黑色污垢,又从储物袋中拿出干粮,一边补充身体的消耗,一边整理此次修炼小闭关的得失。

    玄级三重境界,临时摆脱了黑蛇之灵的桎梏,原本积累的修炼成果在短时间内冲破限制,将修为提升了一重。他还是太心急了,本想冲击玄级四重,进而摸到玄级中期的门槛,但这副皮囊,还是积累太少,被抽吸的时间太久了,用一句凡人的话说,虚。

    倘若能达到更高的境界,那么宗门内的各种勾心斗角,也能平息很多了吧,他想。不过换个角度思考,也许他们对自己的攻讦,只是会换个形式罢了,除非自己能证明宗门在自己的领导下,能有更光明的前途,对他们个人而言是如此,对他们的家族而言更是如此。药草和血蚁合同只是证明自己的一小步,未来还有更多的路,在等着自己趟过去。

    小人物只是为了自己眼前的将来,在奋力挣扎而已。

    可以理解,但不可纵容。

    得做更好的掌门,他心道。

    这次的事件很明显的给了一个猜想,妖兽的蛋,是黑蛇之灵的嗜好之一,只要满足了这种嗜好,黑蛇之灵就能短期内减少对自己的压制,进而获得宝贵的修炼真空期。再查看自己的手臂,黑蛇之灵还未苏醒,也不知道这千幻玄火鸦生前属于什么水平,到底属于几阶妖兽,那么它产下的蛋,也无从定性。也许下次去黑驴张,可以找一本妖兽相关的杂记来看看。

    城主府事件已经稍稍平息,吉柏城内基本恢复了常态。江枫趁着夜色,找了几家偏僻的商铺,处理了下看上去无主的物品,买了一个二手妖兽袋,可惜在真武城倪老头给的十方妖兽袋已经交了公,不然没必要再次采买,好在这个妖兽袋也不是毫无优点,虽然只是个五方的,却自带“温育”能力,火鸦之蛋放在其中,可以慢慢孵化,不用再额外找妖兽师帮忙,省了一笔费用,江枫很好奇这能让黑蛇之灵感兴趣的蛋,到底能孵化出什么鸟。

    再次变幻模样,混在人群中出了城,待到无人之地,开启一路狂奔模式,直奔阳关。又在阳关出手了所有人族物品以及那把大斧,算上之前的收获,总共得了十枚二阶现钱,就换了方向,直奔真武城而去。

    黑驴张。

    江枫再次在打烊前进了店,轻车熟路的想要交费进入“信赖模式”区域,却被门口的青衣小生拦住了。

    “哎,已经打烊了,明天再来吧。”

    “你是?”

    黑驴张的伙计江枫是认得的,这个明显是新面孔,算不上英俊,但稚嫩可弹的模样,也属于“小白脸”范畴,“这铺子换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