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十五章 阵法之内

发布时间: 2019-05-24 18:52:20 作者: 阿布有糖

    “呵呵!”

    公孙贺一动不动,似乎在用腹语发出诡异的怪笑。

    “你不是在一直阻止我传信么?”

    他呜咽着说道,口齿不清,似乎在尽力吞咽口中的血沫,“没有传出消息反而就是我有危险,你们懂了么?”

    “你——”

    柳烟萝没想到这老贼竟如此狡猾,自己和陈昆煞费苦心的在地煞灵光阵中布置阵中阵,想要阻止公孙贺传讯给公孙长虹,却没想到狡猾的父子俩早有约定,传讯只是报平安,不传讯反而是有变故,先前用自身精血祭炼传讯铜牌,只是给自己演的苦情戏而已,

    “那他怎么知道你不会死?”

    “生生不死丸,你忘了吗,烟萝,还是你嫁给我时,用了全部陪嫁换来的,”公孙贺发出阴瘆的怪笑,“造化弄人,你要害我性命,没想到我用了你给我的保命物事吧,这丹药的事情虹儿也知道,有了它,即使我冲击金丹身陨当场,也会吊一口气在,根本就不会灰飞烟灭。”

    柳烟萝突然感到一阵恍惚,甚至有点晕眩。

    生生不死丸她是知道的,当初嫁给公孙贺,她倾尽自己的三十万金币陪嫁,换了一枚可以保命的丹药给公孙贺,原本以为他在筑基时用掉了,未想到却留在冲击金丹之时,反而破坏了自己的好事。

    “该死!”

    柳烟萝这话是在骂公孙贺,更是在责怪自己。

    “慌什么,”陈昆道,“地煞灵光阵攻防一体,短时间内他们无法破阵的,只要坚持到晚上,我助你成就伪灵根,就能全身而退。”

    “那城主之印怎么办?没有城主之印,怎么能让我儿继承城主之位,将来我们的修炼资源怎么办?。”

    “这……”陈昆嘴上说的不慌,实则内心遇到事情也十分仿徨,他一个小小练气散修,能有多少城府在身,经柳烟萝提醒,他才想到这个关节。他们留住公孙贺的性命,就是为了找到不翼而飞的城主印,谋求城主大位可以带来的大量修炼资源,两人前后谋划,自然不是为了将来再跑路当散修的。

    “我想想,我再想想,”陈昆原地逡巡了几圈,才有了新的主意,“老东西,到底交不交出城主之印?”

    “狗男女!”公孙贺只骂了一句,显然这话是告诉二人,想要从他身上得到城主印的下落,绝无可能,冲击金丹之前,他早就心有所感,找人占卜,得到‘大凶’的结果,故此随身携带了‘生生不死丸’,还将城主印藏了起来,他本以为“大凶”乃是指他冲击境界中蕴藏的风险,毕竟大道之路,能不断前行者,不过十之二三。只是没料到这其中凶兆,竟还包含了后院失火,柳烟萝和陈昆这对狗男女猝然作乱,趁机将冲击金丹失败的自己囚禁起来。

    “那就用他引公孙长虹下来,干掉公孙长虹,再干掉他。”陈昆在柳烟萝旁耳语道,“此事我来出面,你躲起来,只要杀了他们父子,即使没有城主印,按照大魏律法,没有遗嘱,长幼有序的话,你的儿子也是城主之位的第一继承人。”

    “这……”

    “还犹豫什么,事已至此,你还念什么旧情么?”

    “不,不是这意思,”柳烟萝辩解道,她毕竟没有杀过人,手上已经有些颤抖,整个人都慌乱起来,“我是担心你,你打得过公孙长虹么?他已筑基,恐怕你不是他的对手。”

    “怕什么,”陈昆下定了决心,“你给了我那么多灵石,大不了都放进阵中,还怕弄不死他,放心,我自有办法。”

    …………

    一道阵法张开的结界,将所有来者都挡在清平阁之外。淡蓝色的光晕,偶尔夹杂金黄色的闪电,飘忽灵动,没有一丝规律可循。公孙长虹的手下刚刚到达这里,就不小心触碰了禁制,加上阵法中弥漫着浓浓的白雾,故此对此间的布置一无所知。

    “你认得么?”

    公孙长虹自然知道这是阵法的力量,回头问向守鹤先生——自己的智囊团首领,只是对方虽然心中主意万千,但修为境界太低,虽然在丹药一途有些天赋,但恐怕很难知晓这阵法的奥秘。

    “属下不认得。”作为首席智囊,守鹤先生自然没必要说谎,也没必要打哈哈绕圈子,“要不派人去请雷大师?”

    公孙长虹默然不语。雷大师自然是没问题的,作为四阶阵法大师,晶石手环就是出自他手,简单朴素的外表,并不珍贵的材料,也不需要整颗的晶石催动,就能实现多重效果,可见其阵法造诣之深,只是雷大师近日已经远行,待到寻到他,恐怕此间之事早生变故。

    “强攻。迟则生变。”

    公孙长虹的命令立刻得到执行,各类攻击符咒,法器的宝光此起彼伏,但除了发出阵阵刺耳的轰隆声外,大阵没有任何破坏的痕迹,找不到阵眼所在,即使使用破阵符,也只能等待大阵的能量晶石耗尽,方可破除。

    一个时辰之后,大阵岿然不动。守鹤先生靠近公孙长虹,在一旁耳语片刻,公孙长虹仿佛内心犹豫了片刻,暗中点了点头。

    “你们几个继续强攻,注意观察阵内动静。”守鹤先生会意,看似随意的抓了几个人,“其他人跟我去探测阵眼。”

    藏在远处的江枫一动不动,就和自己的影子一样,这主要是为了掩盖自身妖气的需要,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的确无事可做,做贼要懂得“静待时机、黄雀在后”的道理,这大阵看上去十分坚固,待到阵破,没准有一场大战,到时候摸几个修士的储物袋,也算不虚此行。不过他观守鹤选人,其中有些蹊跷,看似十余人乃是随意挑选,实则包含了所有在场的妖修,他们手臂上的晶石手环,做不得假。

    这里面定然有鬼。

    耳边突然连续响起几道惊雷般的炸裂声,谁也未曾注意到,公孙长虹捏碎了袖中的一道符印,而原本留在大阵附近攻击的几名妖修,顿时躯体炸裂,身死当场,大阵附近顿时弥漫起冲天的妖气,这种冲击力,相当于多名修士同时自爆,即使混在其中的人族修士,也受了不小的伤,而大阵,也瞬间被撕裂了一道口子。

    够狠,竟然拿妖修做炮灰。

    躲在角落的江枫看见漫天洒落的血雨,不禁心头一紧。他隐隐也听到后方有两声轻微的爆炸,想必是自己丢下的两枚晶石手环,没有妖气做媒介,爆炸的威力很小,掩盖在这炸裂大阵的轰鸣之中,无人注意。要不是他早就怀疑这晶石手环,此刻自己已成过眼云烟。

    留在大阵外佯装寻找阵眼的众人,此时不再犹豫,随着公孙长虹的一声号令,纷纷趁着大阵裂开缝隙,掠入阵中,很快,就有人找到了几处埋藏灵石的地点,上面还有小型法器加持,只是品阶较低,更多的是依仗大量的灵石。大阵已破,淡蓝色的光晕正在变薄,白雾也渐渐退去。一名筑基探路,其余修士前后护着公孙长虹,直奔清平阁的大门。

    江枫正要尾随,玲珑宝光却远远看见,清平阁的大门处,有一抹蓝色光芒,心下一惊,不进反退,果不其然,那大门处再次响起一声炸裂,只是规模不大,堪堪破坏了屋舍,破损的门内泛出滚滚浓烟,将附近物事再次掩盖,原本大阵的残余光晕,也急剧收缩,再次凝成护罩,只是此时再无金色的闪电夹杂其中,威力似乎小了很多。

    江枫的影子极速奔出,赶在新阵法合拢的最后一刻,进了大阵,他隐隐觉得,此种阵中阵,必有宝物在其中,他自己也再次换了个离大阵较近的隐蔽位置,继续潜伏起来。

    大阵中一片漆黑,所有人行动速度很慢。江枫的影子早已适应黑暗环境,反而能观察附近的情况,屋舍已被刚才的爆炸基本破坏,到处都是断壁残垣,只留下中央一处下沉的通道,通道甚是狭窄,最多只能容纳两人同时进入,故此,公孙长虹等人还未进入其中,只派了几个人先去探路。

    这雾气似乎含有毒性,很多低阶修士都不得不使用灵符,开启各色护罩保护自己,几个先行探路的人,先后失去了音讯。公孙长虹干脆令人不断的轰击通道,想要拓宽一二,可这石材颇为坚硬,每次轰击,还有阵法的力量反噬而来,攻击的人一不留神,就会受伤,几次三番,低阶的修士最先扛不住,纷纷掠出圈外,祭起护罩,打坐恢复伤势。

    这样不行,公孙长虹终于按捺不住,仅有的两名筑基一前一后,自己夹在中间,缓步进入通道。他心中也明白,倘若对方有金丹的实力,根本没必要借助大阵消耗,反而会冲出来解决自己,现在躲在暗处,大多实力不济。他自忖战斗天赋一般,但在筑基修士中也属中游水平,加上有两名筑基掠阵,一般的筑基也不是自己的对手,至于练气层次的修士,只有两个练气八重的跟在后面,余下就干脆留在外面,避免拖后腿的同时,也以防万一敌人分兵身后,腹背受敌,有守鹤先生协调指挥,他还是放心的。

    …………

    大阵之外。

    “怎么这么浓的妖气?”两位金丹修士腾空而起,飞到城主府上空,正是结伴而来的公孙盛和公孙牧。

    “看起来刚刚有妖修自爆。”公孙牧平素与妖修打交道较多,故此观察了一二,就做出判断,“这城主府接连爆炸,这还有一个地煞灵光阵,”他捻着白净面皮上稀疏的几根胡须,又观察了一番,“第一重外阵已破,还有一重内阵,不知是什么原因?”

    “闲事少管。”到了金丹这个层次,公孙盛对于不关自己的事,已经鲜有兴趣,他也不建议公孙牧掺和,其实他们知道城主府最近在闹什么幺蛾子,要说公孙贺一个筑基圆满冲金丹,哪有那么容易就身死道消,作为公孙家族族人,他和公孙牧想去礼节性的探视,竟然被拒绝,真是如柳烟萝那半老徐娘所言,尸体都没留下的话,那一个衣冠冢有什么好怕探视的,这其中必有猫腻。

    不过这关自己什么事啊,谁当城主不都是公孙家的人,自己的供奉一样不少,有管那闲事的功夫,还不如闭个关,或者探个宝,寻找点机缘更进一步,俗世的事就让俗人去办,他早已置身事外。想到这,拉了一把想去一探阵法究竟的公孙牧,“咱们还是继续帮洪夫人办事吧,咦?”

    他袖中的火鸦羽毛,有了轻微炽热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