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十四章 将军宝印

发布时间: 2019-05-24 18:52:03 作者: 阿布有糖

    白望坡。

    大约一百名修士已经列阵对峙,此地几无遮挡,实际是一处宽阔的荒芜峡谷,到处都是裸露的白色岩石,但并无天险可以依仗,除去修士,就是白沙帮茫茫多的普通凡人帮众了,从人数上,二公子公孙长秀的人马具有绝对优势,而从修为上来看,反而大公子公孙长虹雇佣的散修修为更高,加上有几名筑基修士掠阵,双方就更不敢轻举妄动。

    “来者出几个人,咱们划下道道来吧。”

    马文都乃是白沙帮的二当家,说老实话他这把年纪和修为是不愿意冒这个险的,练气圆满的他,想要在修为上获得寸进也是颇难,他资质很差,筑基丹用了三次,都未能筑基成功,也就熄了奔修真大道的心,安心养自己的八房姨太太了,白沙帮把控吉柏城附近的黑白两道产业已经多年,他这个二当家的位置要多舒服有多舒服,不能说在远近城池呼风唤雨,但也差不离了。为了一个对自己没什么用的城主位置,真没必要豁出命来。

    马文都想,要不弄几场比武,三局两胜,就把这个坎混过去得了,想到这,他看了看对面安大海,这人平素他也打过交道,只是对方不常在道上走,江湖规矩对他没什么用。

    “马老,您这是何意?”说话的是四公子公孙长湘,他不是修士,但是却掌握着白沙帮,帮主邱天池是他的岳父。

    “没啥没啥。”

    马文都打着哈哈,不见点血,他知道四公子定然是不高兴的,但今天帮主邱天池没来,马文都也知道这里面肯定有猫腻,打赢了,白沙帮有拥立之功,打输了,他帮主也能进退有据,做不倒翁继续在吉柏城和稀泥,把这烫手山芋扔给自己,那自己就只能打赢,否则输了可能自己的座次就得变成三长老甚至四长老了。

    “四公子,对面都是些亡命之徒,咱们和他们硬拼,不合适,不如比武取胜。我去找安大海那厮商量商量。”

    他也不等四公子反对,直接身形一纵,掠出阵来,招呼安大海阵前商议。

    安大海也不傻,知道对方可能是来商量的,大公子的行踪诡秘,今天没来掠阵,肯定有内情,至于大公子什么目的,他这个层次还没到还不足以参与机密,恐怕只有大公子的幕僚守鹤先生知道,他没办法,撕开了一个守鹤先生给他的锦囊,只见里面写着:

    “只要能拖住对方,什么都可以答应。”

    这事情就好办了,原来是一计瞒天过海,理解,谁都知道在大公子旗下,最擅长谈判的就是他。

    …………

    几乎与此同时,两辆低调的并架马车驶入城主府。一路赶来,并没有扰乱到城内百姓,想必这路线,早被有心人清场,马车上自然是江枫等一众妖修,手臂上的晶石手环仍在,有惊无险的经过了两道关卡,直到城主府的后花园,才停了下来。

    “拿着此物,找遍整个城主府。”

    说话的人是一位年轻修士,修为也就练气三重,江枫曾暗中听到有人叫他守鹤先生,“如有反应,速度捏碎手中信标。遇到盘问之人,不必与之纠缠。”

    他递给每个人一枚黄色符纸,以及一枚红色圆形晶石,江枫没见过此物,想必是用来报讯的,并且能让人容易知会自己的位置,感叹人族修炼物事千奇精妙之余,心中不禁警醒,手上的晶石手环,不会有什么隐藏的隐患吧?

    快速寻找?他们在寻找什么?

    八人被分成四队,一早就换上城主府亲卫的装扮,快速向四个方向急速奔去,江枫在转弯的一瞬间,迅速放出影子,躲在假山的阴影之中,此时正值午后,也只有此处方能很好的隐藏自己的分身。

    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知道的越多,越有利于自己的盗宝行动。

    两人一组,不得不说妨碍了自己的顺手牵羊。八个人互相之间不认识,有了之前的考察事件,谁也不知道这其中是否还有卧底,是否还有算计在其中,分组也是临时指定,更断了事先约好同谋牟利的可能。这也是那个守鹤先生的高明之处。

    守鹤先生是个沉默且警觉的家伙。江枫的影子躲在暗处许久,都未曾听到他和大公子说任何有用的信息。

    必须得做点什么。

    暗中开启‘玲珑宝光’,或蓝或紫的宝光无时不刻在提醒江枫,自己此行的目的。

    与江枫同行的是个青年妖修,浓眉大眼,只知道住在丙字九号院,也就是丙九号,修为大概灵级八重,比江枫的实际修为低,但从身形的敏捷来看,这个妖修战斗的能力不弱。为了方便寻找,避免争斗,众人并未露出自己的专属武器,江枫自然也是如此。

    轰!

    突然从远处传来一阵爆炸声。趁着对方转头的机会,江枫趁机掏出镇邪桃木法剑,嘴里却喊道:

    “那边,快看那是什么?”

    “嗯?”

    对方也被爆炸声吸引,正循着江枫所指查看,却冷不丁背后被江枫来了一剑,正是【霹雳雷光斩】,桃木法剑的自带能力,算是江枫手中唯一的致命杀招,手中一阵倒腾,两道凡品二阶“火爆符”接踵而至,务求一击致命。

    “你?”

    丙九号妖修未料到队友竟突然捅了自己一刀,慌忙祭出一道土盾术,却没想到对方连续又来了两张‘火爆符’,顿时身体焦黑一片,江枫更不敢停手,伸手就是一剑,直接削掉头颅,扔进储物袋,这样即使有人发现,因为装扮一致,也不能快速判断死者到底是谁。

    兔起鹘落,胜负已分。

    细看这妖修,防护之时皮肤上鳞片隐隐浮现,想必是某种蛇妖或蜥蜴类法相,要不是自己舍了血本,扔下两道‘火爆符’,能否留住鳞片祭出之后,防护力大增的对方还不一定。

    再仔细一想,以对方的修为,祭出‘土盾术’较慢可能有熟练和自己突然出手仓促应对的原因,但皮肤鳞甲防护十有八九是本命法相技能,怎么可能来不及祭出。突然想到,这是否是晶石手环的问题?

    细思恐极。

    江枫使用自己本命法相技能‘玲珑宝光’一试,果然比平常生涩了许多,只是自己的法相技能是个辅助类,方才一直没有注意而已。

    觉察到这个问题,自己对晶石手环又忌惮了三分,时机一到,必须摘下去。在丙九号妖修尸体上摸索了一遍,捡了妖修的储物袋,又与对方交换了手环,扯了符纸和怪异石头,直向内宅飞去。

    “有两个人出事了,一死一伤。”守鹤先生立在大公子一侧,汇报着结果,脸上不喜不悲,似乎在意料之中。

    “自己人也派出去吧。”公孙长虹道,“没必要藏着掖着了,安大海那里能否拖住白沙帮也不好说,倘若父亲大人有个闪失,就前功尽弃了。”

    “是。”

    谋主守鹤听命,一招手,麾下待命之人全部飞散而去,只留下一位筑基修士保护两人的安全。

    拖住?父亲?

    江枫果断抓住了两个关键词汇。稍作整理,就明白了其中的究竟。好一招声东击西,原来那些本来招募的人马,被派出去拖住白沙帮,而且公孙贺尚在人世,那么自己奉命所找,定然是他,不是说他已经身亡了么,这其中的隐情是什么呢?

    心中思考着,手中却没停,贼不走空,三个泛着紫色宝光的小型物件,被他摄入储物袋,只是城主府内颇多的绿光物事,一律掠过,浅山宗的资金缺口,可不是一两件绿光物品能补齐的。

    城主府的核心建筑是议事殿和清平阁,前者是诸将议事所在,后者是城主起居住所,江枫与众人的目的不同,故此脚步也慢下来,待他到达议事殿的时候,早先出发的几队人马已经在去往清平阁的路上。

    议事殿内此时空空如也,只有几个被打伤的凡人家丁在地上有气无力的呼喊,显然是在冲突中受了不小的伤,见到江枫闯入,更是身体一滚,佯装死去。江枫也不理他们,就在议事殿内左右寻找,这地方泛着宝光的物事几乎没有,墙上的鹿角,宝剑也都是装饰用的样子货,没有任何实用价值。

    他正要离开,却见殿外远处有一道橙色光芒,急忙寻去,却是去往偏殿的小路,一边青翠竹林,一边一汪小水潭,却不清澈,几只黑鱼在里面游来游去,宝光正从此处透来。

    伸手下探,淤泥很深,直奔宝光,却拉出两只破靴子,晦气的扔到一旁,却感到一只略沉重,倒出来一看,一件破布包裹的物事,拳头大小,在水中冲洗几下,打开却是一尊玉印,再仔细看,上面六个大字:

    ‘吉柏将军宝印’

    城主印?但凡人族的城主,一般都挂有将军的封号,想必这是公孙贺的城主印,江枫不知道此间的故事,也不知道此印为何在这,只是这印看起来算是一件宝物,橙色的宝光不会有假,赶紧收了起来。

    忽然,影子暗哨探测到,大公子和守鹤先生已奔清平阁而去。随着一阵哨音,原本四散的人族修士,也匆匆从假山附近掠过,直奔清平阁,自己手中的探测符纸,也遽然发热,飞到空中,直奔目的地。

    有人有所发现?江枫赶紧丢了两块怪异石头到水潭中,几个起落之后,又捡起一具已死的家丁尸体,将晶石手环套在他的手上,此时所有残余妖修和人族修士大多已经前往清平阁,自己一身妖气,加上隐藏修为,倒也不惹人注意。他偷偷的向清平阁靠近,直到感觉整个城主府都猛然如地震般颤抖起来。

    …………

    地牢深处。

    柳烟萝手中的燃灵宝珠突然光芒大盛,水晶的火灵石法阵被彻底激发,这是修士靠近的征兆,而且这刺眼光芒说明,修士不止一个。

    “快,有人来了。”柳烟萝收起眼泪,此时,更像一个处变不惊的修士。

    “不管谁来,只要不是你的娃,我一会儿就送他一份大礼。”陈昆在燃灵宝珠上方捏碎一把水系灵石,一道水幕如镜子般,悬在燃灵宝珠之上,映出远处赶来的一众人马,这种影像之术,身为凡人的柳烟萝,自然无法做到,只是这影像保持了片刻,就随着一阵破裂声,连同水晶一起碎了一地。

    这燃灵宝珠的档次不够,竟无法长时间承受影像阵法。

    “是你孝顺的鸿儿呢!”柳烟萝扭过头,看着半死不死的公孙贺,恨恨的说道:“老东西,他怎么能找到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