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十二章 府内生变

发布时间: 2019-05-24 18:51:23 作者: 阿布有糖

    “怎么,不欢迎我这个老太婆么?”端坐上首的女子微微一笑,可惜眼角鱼尾纹的痕迹,即使有厚重的粉黛,也遮掩不住岁月留下的痕迹。

    “哪里,属下怎敢,您大驾光临庐阳,整个方镇都蓬荜生辉。”公孙盛口不对心的说道,眼前这位洪夫人,虽然修为只有金丹一重,远低于他和师弟公孙牧,但却是元婴修士洪福天的发妻,按理说,普通元婴修士的面子,两个人不用给,但洪福天乃是元婴大圆满,半只脚踏入化神的人,雷音寺的二号人物,两个人平素,连跪舔的资格都没有,要不是知道洪夫人不受宠爱,两个人就真的跪了。

    “我的千幻玄火鸦丢了,费清风道长帮我做了场法事,判断此妖兽就在庐阳方镇附近。她摆出费清风的名号来,二人的身形又是一震,费清风乃天罗门的长老,最善占卜,在整个魏国境内,都颇有名望。作为雷音寺标签的修士,还能请动天罗门的能手,这位洪夫人的手段,也是非凡。

    “不知道属下有什么能帮忙?这千幻玄火鸦有何特征?”

    “也没什么特征,看上去只是大点的母乌鸦罢了,红黑夹杂的羽毛,没能孕育法相的妖兽,估计有三百余岁,我发现它的时候,甚是喜爱,就给它喂了‘鲤跃龙门丹’,想必最近就要产蛋,没想到被人骗走了。”

    两人心下一惊。

    尤其是公孙盛,三阶丹师出身的他,都不敢炼制‘鲤跃龙门丹’这种禁药,这灵丹名字好听,跃龙门,鲤鱼化龙,一步登天,实乃毒药,专门为雌性妖兽炼制,无论是否化形,都有极大概率产下能化形的后代,而母体产后也会耗尽生命精华暴毙,在整个妖族领土,都属禁药,人族也认为有伤天和,严禁炼制。

    这婆娘真是阴毒,难怪不受宠爱,否则以洪福天的地位,求几颗‘天雪复颜丹’给她,恢复青春颜色,实属小事一桩。公孙盛心中腹诽,但面子上却更加不敢怠慢。

    “不知具体有什么线索没有,我和师弟好尽快帮您寻找,免得误了大事。”

    洪夫人伸手示意,旁边一直沉默伺候在侧的侍女拿出一根巴掌大小的火红羽毛,这侍女容貌极丑,以洪家的财力和人脉,断不需如此,想必洪夫人不仅生性残忍,喜欢妖族娈童,还心怀妒忌,不能容人美貌,公孙盛念及这里,给师弟公孙牧一个“你懂的”颜色,两人赶紧唯唯诺诺的接了过来,不敢有一丝怠慢。

    “靠近千幻玄火鸦三百步之内,这羽毛就会发热,逐渐变黑。如果你们能找到,我会赏你们两枚‘地灵龟寿丹’,找到线索也有重赏。”

    这婆娘高高在上的态度,着实令人讨厌。

    但听到‘地灵龟寿丹’的名字,连一直冷眼旁观应付了事的公孙牧,目光都变得炽热起来,他卡在金丹五重已经多年,而这地灵龟寿丹,可以让他更容易突破,即使失败,也会增加而不是减少寿元,实属金丹修士最喜的良药之一,可惜一生仅有第一枚才有全效。

    …………

    马车一路狂奔,路上又有陆续有马车跟上来,到达吉柏城的时候,整个车队已有八辆,因为从未停下修整,故此江枫也没法见到其他人,估计和自己车上的修士一样,寡言沉默,打坐静修而已,每个人都对其他人暗有防备,散修大多如此。

    此时已近深夜,原本半掩的城门就要关闭,已化为白脸的线人田七,迎上前去,与守卫官兵和修士窃窃私语了一番,又挡住众人视线,塞了一些东西,整个车队方才被放行,没有任何人过来检查。

    进了城,车队反而低调起来,马蹄尽数用粗布包裹起来,速度也降了下来,最终停到一处并未悬挂招牌的府邸,每个人分了一个号牌,都是单间,先住了下来。

    江枫是六号,住乙字六号房,房间不大,没有隔音法阵,一路奔波,他还真有些疲惫,只是这样的陌生环境,他还不敢睡,磕了两枚清心丹,打坐恢复片刻,挺起精神,放了影子出去。

    这里是一处不小的院落,深宅大院,像是王公贵族的王府。甲字号客房已经住满,原本江枫以为会住些贵客,但随便看了几个,也都是练气层次,想必是早些加入大公子阵营的修士,如果是这样,大公子这边,还真是缺人,这院落里的人马,恐怕就是主力了。

    西北角的小院,看起来像是库房,影子分身能感受到阵法的气息,并且隐隐有危险,似乎属于攻防一体的守护阵法,这里应该存有一些资财,初来乍到,江枫还不敢轻举妄动。

    同样有价值的是西南的灵草园,以及中央喷泉处的一个装饰性阵盘,前者需要时间仔细采摘,后者不方便拆卸带走,总体来讲,性价比不高。

    影子所能探测的范围内,只有一幢三层小楼,此时还亮着灯火,里面有两位筑基四名练气修士,正在商议着什么,影子靠近侦测,谈论的内容让江枫心下一惊,待到其中一位筑基站起身来,影子赶紧飞速撤回,与本体融合,静待事情发生。

    黑魆魆的夜,死一般寂静,直到一声尖啸,整个院子突然混乱起来,到处都是敌袭的警报。

    江枫并没有第一个出来,他并不急于表现,待到左右房间一阵躁动时,他才开门飞奔出去,直奔院中的喷泉,那里是标志性建筑物,也是事先约定的集合地点,抬头看去,空中飞悬着三位修士,为首的竟是一位黑衣金丹。

    “宵小之辈,赶紧投降,负隅顽抗者杀无赦。”黑衣金丹的声音洪亮,尽管没有祭出法器,但层次的威压,足以震慑在场大多数人。

    “竖子尔敢!”中央楼阁处的两位中年筑基修士刚刚到场,身后跟着四名青年练气修士,“此乃天波府,你等擅闯,可是死罪!”色厉内荏的声音听起来并不自信,毕竟修为上差人家一截,“听我命令,杀灭此獠,定有重赏!”

    两位筑基率先飞起,与黑衣金丹战作一团,地上慌乱的众人,没想到第一天到,还没安定下来竟然就有敌袭,不少腾起身形,将金丹修士围住,虽然很难对其造成伤害,但干扰效果还是明显的。

    “什么人?安敢如此!”只听空中一名赤袍筑基修士大叫,原来有几名修士趁乱绕道己方背后,攻击起自己人。

    “去死吧!安大海,你等也敢和我们作对,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哈哈哈!”来人看起来认识这位赤袍筑基修士,事先一直隐藏在队伍中。

    六名修士,其中还有一名筑基反水,而来犯之敌黑衣金丹修士的法宝,一根乾坤如意圈,已经攻了过来,赤袍筑基修士果断扔出一道符咒,只感到空气中灵力一滞,土黄色的护罩,瞬间将自己和周围五名修士围在中央,四柱梵音符,护罩内若隐若现的粗大圆柱,以及随之而来的梵音念唱,就是这种防御符的主要特征,却看那乾坤如意圈,还未攻上护罩,却绕了过去,直奔叛变的几位修士,而防御阵中的两位筑基,也随之甩出几道火爆符。

    看火焰爆裂的程度,竟然有三阶,如此大的血本,是想一击必杀!

    轰!

    六位修士左右躲闪,那位筑基躲过乾坤如意圈,却不小心中了三阶火爆符,匆忙祭起的水系护罩,如泡沫般破碎,身陨当场。

    片刻之后,混乱已经平歇。六位内奸身死,八位想趁混乱逃走的修士也未能幸免。江枫暗中清点了一下,只剩下三十六名修士,如果不是事先侦知了对方的诡计,江枫说不定就选择扯呼逃命,毕竟自己是来赚钱的,可不是送命的。

    躲过一劫。

    “安大海,我欠你家主人的人情,已经还了,此间事,已与我无关。”黑衣金丹修士并未落地,而是远远拱了拱手,带人快速的撤走了。

    “诸位受惊了。”名曰安大海的修士,飞身越上喷泉旁的假山,“今日之事,只因得到线报,需要除去混入我们队伍的内奸,我家主人对各位还是信任的。”他右手示意,原本跟着自己的年轻练气修士,从储物袋中拿出很多小袋子,逐一分发下去。

    两千金币,比原本约定的多。使用影子探测,早已了解内情的江枫,清楚知道他们根本没有得到什么鬼线报,而是想直接伪装敌袭,诈出内奸,入伙费用比事先约定的一千金币多了一倍,相信在场的诸位也能‘原谅’他们的试探。

    皆为财来,散修缺的就是钱!谁心里都明镜似的!

    从另一个侧面来看,大公子确实是想干些大事,所以要找一些亡命之徒,否则根本就不会杀掉那些逃走之人。

    此行很是危险,江枫暗中警惕。

    一夜无话,通知明日午时集合,去向未定,一切都是未知之数。这大公子到底想做什么呢,如果是争城主之位,真刀真枪的干啊,二公子的依仗就是小公子的白沙帮,直接做掉白沙帮,军队是中立的,登上城主之位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么?

    放了影子警戒,一夜休息无话,次日午时,江枫收回影子,正要赴约出门,却听见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谁?”料想在这里也不会危险到有人直接攻击自己,江枫开了门。

    “您是乙字六号的客人吧,”对面是一个黄衣侍女,圆脸,红绳未嫁发髻,容貌中上,没有武器在身,像侍女但气质又不像奴仆,自己从未见过此女,包括昨晚所有修士集合的时候,自己住在乙字六号,对方二次确认是为了什么?

    忍住心中疑问,“是我,有什么事么?”

    “今天的任务,您不必去了,另有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