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十一章 晶石手环

发布时间: 2019-05-24 18:50:45 作者: 阿布有糖

    魏国作为北陆人族六大国之一,领土第四,而国力排在最后,盖因其国体与其他国家不同,宗门和方镇混合治理,决定了这个国家如散沙一般,很难集中精力做些大事。

    三个最大的宗门,天罗门,雷音寺,金光阁三大宗门,拱卫皇权,决定世俗秩序和皇帝的更替,而其他二十五大方镇和四十九小方镇,则只需要向三大宗门效忠、纳贡,战争动员时出工出力即可,至于方镇是凡人城主,还是修士家族,抑或是小门小派,三大宗没那个兴趣干涉。

    这种规矩始自开国大帝魏武帝——元婴修士曹无伤,没有子嗣的他,令麾下三大战将分别成立了三大宗,用以维持他的身后事,每个他的后继者,都必须是无法修炼的凡人,以避免修士繁冗的修炼,祸乱他生前所深爱的帝国——显然,在他的理念中,像他这样精力充沛,在修炼之余还有心思治理国家的人,世间罕有。

    吉柏城,隶属于庐阳方镇,一个仅仅统领七座城池的小方镇,此城建城两百余年以来,一直由公孙家族统治,作为一个修真家族,拥有两名金丹修士,筑基修士十五人,练气修士半百,在庐阳方镇的七座城池里,实力超群,不是治理的好,也不是公孙家灵根好,而是家里有矿。

    二阶中品灵石矿一座,主产水系灵石,埋藏浅,品相好,矿藏周围还伴生大量高价值黑水晶和浮法墨玉,可以说是宝山一座,如果不是两名金丹修士坐镇的话,早就被人抢走了,有宗法制保护?确实有,魏国的各个方镇、城池之间不能相互派兵攻伐,否则会受到三大派的强力镇压,开什么玩笑,三大宗三化神,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但绕个圈的变通方法还是有的,比如强行嫁给你个姑娘,然后诞下子嗣争夺继承权的这种歪主意,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据有心人统计,从实际控制角度评估,现在魏国只有八大方镇和十九个小方镇,而不是表面的划分,放到城池这个维度,兼并的情况就更严重,公孙家实际占有的城池,除了吉柏城,还有临近的剑河城,由公孙贺的外孙掌管。

    当然这些杂七杂八的知识,江枫在杂记上,一路随手翻看,基本已经了解,除了兴趣本身,他也希望能从其中找些线索,好方便混入吉柏城。

    从衣着上看,他现在已经非常“人族化”,一席白衣,腰扣玉带,背负宝剑,属于标准的人族修士,他没敢用自己的镇邪桃木剑,上面的纹饰与人族风格差别太大,这把松纹铁剑,虽然只带了个【锋利】的垃圾属性,却实打实的人族制造,灵光扳指和白玉飞针还好,体积小,原本也没什么装饰,只是看起来粗糙一点,并没有什么大碍,一路行来,因为属于和平时期,倒没有什么人来查验自己的身份。

    只是出了阳关之后,恐怕就没那么顺利了。

    人族不傻,永久和平条约订立,双方修士都可以自由旅行,但相互避免奸细进入腹地刺探情报,还是十分必要的。虽然不能明面上拒绝,却各自想了很多办法,通商关隘是其中一个对策,美其名曰方便互市交易,实则将多数异族商旅圈在一个指定范围之内,但凡离开关隘再进入腹地之人,大半就有可能是奸细,可以派人专门监视。因此,出了阳关再深入的话,江枫的身份,就会受到有心人的关注。

    有需求就有市场。

    酒楼后面的黑漆柜子上,整齐码放着大大小小的酒坛,杏花村,不过岗,清风林,各种口味的本地陈酿,档次不高,挂了个招牌‘女儿红缺货提前预定’,那么就是这家了。盗亦有道,各国地界都有出卖消息为生的组织,而魏国本地,酒柜不摆女儿红,就是此处有线人出卖消息的标志。

    轻车熟路,付了五十金币“过路费”,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已经坐到了自己对面,只是此间虽然称为上房,却没有隔音法阵。

    “我想去吉柏城。”

    “先掏十枚一阶,或者一千金币也行,不二价。”黑脸大汉不拖泥带水。“否则去也没戏,公孙老儿刚死三天,到处都乱哄哄的,但对妖族,大家还是会好好关照你的。”

    遇见这种毫无反抗之力的情况,江枫果断拿出一千金币,至少能挣点灵石兑金币的差价,而对方也随手扔出两只皮质手环,除了点缀的彩色晶石不一样外,两只手环在细节上毫无差别。

    “挑一只,这东西能掩盖你的妖气,让你更像一个人,以你的修为,相当于练气四重。”江枫一路行来,仍然将修为隐藏到玄级四重,这在他这个年纪,比较稀松常见。

    “可靠吗?”江枫拿起一只晶石手环仔细端详,顺便感知对方的情绪,在信任度为零的时候,他可不想掉进什么圈套。

    “一百个放心。”那汉子拍了拍胸脯,“你可以去打听,我们白沙帮不干黑吃黑的事,只要你不会自己送死跑到金丹修士面前晃悠的话,谁也看不出异常。话说回来,最近即使有人看出来,也不会说出来。”

    “什么意思?”江枫放下手环,又拿起另外一只,两只手环上均有铭刻阵法的痕迹,他不懂,但可以轻微注入灵力,查看反馈回来的波动,判断此物戴上是否会有危险。

    “因为公孙贺的不孝子都在招兵买马,争夺城主之位。大魏律法规定,城池之间不可相互攻伐,那其他城池的挂名修士,都无法参战,只有无记录的散修才会趟这浑水。你想想,散修能有几个,所以不少妖修都混了进来,想必你也是穷鬼一个,想要浑水摸鱼挣点小钱,不过看你一脸懵逼,用我指条明路么?”

    “愿闻其详。”汉子说话很粗俗,唾沫星子溅了江枫一脸,江枫趁着抱拳的功夫,微微挪动身子躲了躲。

    “公孙贺有四个儿子,大公子公孙长虹,筑基五重修为,担任北城守备兵马使,现在掌握军权,二公子公孙长秀,筑基四重修为,担任巡检司都尉,三公子公孙长天,听闻无意城主之位,修为也最高,筑基七重,小公子公孙长湘,我们白沙帮的帮主,凡人,并非修士,也无意争城主之外,不过我们帮主和二公子公孙长秀乃是一母所生,所以我们白沙帮算是支持二公子的。”

    “也就是说,现在二公子比较强,更容易争得城主之位。”听介绍,大公子担任北城守备兵马使的确是军权最重,但争位这种事,军队没准是中立的,因为二公子是巡检司都尉,同样是武职,按照大魏律法,所有城主长子,每年都有半年时间在京城为质,那么长期不在军中,谁能博得军队的支持,还不好说,反而二公子一母同胞的小公子,手中的白沙帮,才是此次争位的决定性力量。

    “没错,现在我们优势很明显,戴上蓝色晶石手环,就是我们的人了。不过你要是不怕死,我推荐你红色手环。”

    “为什么?”红色晶石手环代表就是大公子的人,这线人疯了,投奔弱势一方,自己也是疯了。

    “因为你戴上红色手环去报道,我就能额外拿到一千金币推荐费,你也一样。而戴蓝色晶石的,我就只能拿到你的一千金币线人费。”

    没想到这线人还是双面的,估计在白沙帮地位不高,谁掌舵吉柏城,对他影响不大,反而不如拿大公子的招聘费实惠。

    没想到这里面水颇深啊。

    江枫暗暗吐槽了一番,实际情况与黑驴张的情报相比变化很大,当然,也是细节不够多的缘故,他们只会收集一些可以浑水摸鱼的案例,供有心人去摘桃子而已,这其中必然会付出代价,可小可大,小到跑跑腿即可,大到丢了性命。

    想要混进吉柏城,不选一方押宝是不现实的,没有争锋双方的势力收留,估计寸步难行,更别提浑水摸鱼盗宝了。

    “现在已经开战了么?”

    “还没,两位金丹修士公孙牧和公孙盛在调停,他们高高在上,懒得管这种俗事,估计只是不想闹得很难看而已,如果四兄弟全死了,这城花落谁家可就说不准了。”

    “那选大公子吧。”

    江枫短时间内分析了自己来的目的——钱,没有第二个,谁继位都和自己无关,既然大公子有钱,那就去探个究竟,大不了到时候扯呼,早点全身而退。

    “那跟我走吧,我顺便去领赏。”黑脸汉子在脸上一抹,撕下来一张黑色的皮膜,漏出白皙的皮肤,彻底换了个模样,这个家伙也是做了不少安全措施,带着江枫从酒楼出来,左拐右拐,从一道弄堂出来,正有一辆马车等在那里。

    “走吧,人齐了。”他拍了一把车夫,也上了车。

    …………

    此时此刻,三百里外,吉柏城城主府。公孙牧和公孙盛两位金丹修士,正小心的侧坐在两侧,端坐在上首品茶的,则是一位半百银发老妪。

    “洪夫人,您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