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四十五章 法器三连

发布时间: 2019-06-05 14:48:39 作者: 阿布有糖

夜已深,吉祥酒楼之外,人流已经稀落了很多,上官秀棋刚撞破窗口而出,还未落到地上,就感到一张大网迅速罩在了身上。

不好!

对方事先有埋伏!她身形就地一滚,那大网却甚是宽大,未能脱离遮罩的范围。

嘶!

她感到体内的灵力,似乎在接触大网的一瞬间,迅速流失,这还不是一张普通的网,精通法器炼制的她自然知道,有些辅助法器上具有【燃灵】效果,虽然也需为此添加价值不菲的材料,但在特定场景,这类效果往往会有奇效。

她不敢犹豫,这效果倘若她拖得久了,灵力空虚之后,必然难以脱身。右手攥紧,少许灵力注入到套在小指上的一个铜环之内,随着一阵蓝色微光闪过,她的身形出现在数十丈远的一处屋檐之上。

“他在那里!”

江枫还在捕捉上官秀棋的身形,却听见两个蒙面修士从不知道哪个角落里跑出来,指向那处店铺的上挑屋檐。

上官秀棋自然不敢在鳞次栉比的房屋上腾挪,这是一条笔直的一字长街,并非密匝的住宅区,她必须快速逃离这条街,汇入纵横交错的小巷之中,方可便于逃脱。

她快速跳脱下屋檐,回到街面之上,迎面却又来了三名不速之客,看样子,原本在附近游荡的人,都是对方提前布置的棋子,于是,她从袖中甩出一团黑线,那黑线一经脱手,迅速放大,分成四五道,旋即如同一张无形的网,将这三名疑似捕手的家伙,以及两个不及躲闪的路人,束缚在当场,无法挣脱。

“救命!”

一个路人慌了,发出惊慌的求救声,却无人敢上前解救。

趁这短暂的间隙,上官秀棋急速飞掠,经过一个十字路口,身形迅速消失,不知道跑向了何处。

这就跑了?

江枫为她捏了一把汗,他原本还在想,一旦对方被捉住,怎么能想出个万全的策略来救她,毕竟这是真武城,自己身份敏感,不能随便动手,而且敌对一方,实力到底几何,还不清楚。却没想到对方一个短距离闪现,随后一个莫名的黑线束缚困住追兵,最后直接在路口来了个传送或者匿行,就安然逃脱了。

法器真好,可谓法器三连,行云流水间,高下立现。炼器世家就是不一样,真是小看了上官秀棋。

惹不起,惹不起。

趁着还没人注意到自己,江枫在暗处留下影子,又进了一家还未关张的法袍店,佯装成随意看货的客人,静待吉祥酒楼的反应。

果然,没过多久,那手执折扇之人,就冲了出来,两个黑衣人赶紧上前汇报。

“布局了这么久,竟然让人给跑了,你们这群废物!”他转头看向那背叛上官秀棋的老年修士,“这下你暴露了,你知道他还从谁那买了情报么?”

“属下不知,不过他曾经打听过赤霞门血爪帮会的情报,想必与之有些仇怨。”

“赤霞门?”折扇修士正嘀咕着,门内却走出了一个管事模样的人,“黄少,今日给你面子,你可得手?”

“惭愧,惭愧。”折扇修士收起严峻的神色,陪笑道,“娄兄,今日多谢帮助,还请给老太爷问好。”

“这个自然,不过咱们下不为例。”

“那是,那是。”折扇修士知道这是送客之言,客气了几句,带领几名手下,收起大网,急匆匆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

浅山宗,罗川。

风雨楼前现在像一个大工地,四处杂乱的摆放着不少各色品类的材料,正在兴建中的藏书楼,就坐落在这里。

整个工程预计需要三到四个月方可完成,耗费共二十枚二阶,雇佣之人均为凡俗,这让不少在罗川游荡的青壮,都找到工作,至少短时间内,衣食无忧。

执法长老王显道有些睡不着,故此出了宅邸,想要透透风,不经意间,竟然走到了风雨楼,这个曾经给予他不少回忆的所在。

呼!

他深吸一口气,夜晚的空气清冽,略有甘甜,最近沉湎于修炼的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清闲,自从寒山派孤寒镇并入浅山宗,雪顶修炼场建成之后,修为久未松动的他,再次看到了一丝曙光,无奈平日的积累不多,上次与郑鲁达和吴全忠同行,他未能突破层级,进入更高境界。

虽然希望还在,但还是在他心头种下了一丝阴霾,直到前日江枫在长老会上透露,他将前往怒风峡谷探寻遗迹,这片阴霾才仿佛被烈日驱散,不见了踪影。

暗忖江枫此举,和前任掌门任我道前往乱石海寻找机缘一样,危险和机遇同在。他懂得这个道理,但也怯于去面对可能致命的机会,这也是他作为几大长老之一,未与九代掌门任我道前往乱石海的主要原因之一。

至于另外一个原因,他心中清楚,就是对掌门之位的执念,这个执念诱惑他暗中支持岳溪山,或明或暗的对抗掌门江枫,直到岳溪山身死,他才熄了火,安心潜伏起来,重新拾起大道。

又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啊。

他心中暗道,目光隐隐飘向风雨楼的楼顶,那里藏着江枫放置的玉盒,而玉盒之中,是江枫对于未来掌门人选的一票。

江枫会推荐谁?

如果是推荐小辈,那首选自然是三小原始家族的人。任晓龙?这是王显道第一时间想到的人,不可能,他已经有了洗不去的污点,这个污点,还是他刻意浓墨重彩的泼上去的;

沈诚笙?虽然出身不错,辈分也还好,但是只有六岁是不可能担任掌门的;

至于江开途,虽然是“七宝葫芦”分支余下的唯一一位修士,但六十三的高龄,才灵级,恐怕难以服众,这么想来,江枫或许推荐的,只能是其他靠近主脉家族的分支成员。

会不会是王家的人?

这是王显道最关心的问题,不过他旋即推翻了自己的想法,自己在不少事情上暗中作梗,江枫不可能看不出来,在此关键的事务上,他自然不会站在王家一面。

那就可能是郑轶雨了,明镜司的执事,浅山宗第一届子弟会武的第三名,从各个角度讲,都是不错的人选。

如果是他的话,加上郑鲁达的支持,或许与之相熟的吴香花也会怂恿吴全忠支持郑轶雨上位,那时候,局势就很难讲了,自己到底要不要站队?

或者,从另一个角度讲,自己应该推举自己,走禅让这条路?如果那样,谁会站到自己一面呐喊助威?

王显道思虑万千,但还是压下了登上风雨楼,查看玉盒内容的冲动,那完全不是理智的做法,正要转身离开,却见丁宝箴带着几个仆役,急匆匆的赶过来。

“老丁,这么心急火燎的,有什么事?”

“王长老,您也在啊。”丁宝箴倒是没称呼王显道为“老王”,虽然平素可以,但身边还是有仆役在,况且从礼数上来讲,他一个建役司执事,地位不及执法长老。

“我来看看进度,这工程比想象的大,我刚才算了一下,要是能容纳咱们浅山宗一百多名修士的话,再考虑将来的话,地基可能还要挖大一些。”

“哦?你倒是拼命,我回头需要和掌门讲,提你的月俸。”

“那自然是好,不过刚提过,怎么能那么快再提?到处都在用钱。”丁宝箴一副忙的不行,但又乐在其中的样子。

对啊,王显道突然想起来这件事,江枫确实在临行之前,提升了所有人的月俸:六位长老,月俸两枚二阶;六司执事,月俸五十枚一阶;新遴选的十五人精英,月俸十五枚一阶;计入新增修士的九十名普通修士,月俸三枚一阶,这些算起来,每月有二十枚二阶需要支出,一年就是近两枚半三阶

而掌门本人,按浅山宗惯例,为所有长老月俸的总和,江枫已经表态,暂时挂账,不实际支取。

就是不算掌门江枫,这笔灵石数目也相当惊人。好在计入灵笼商会的合同,加上长宁商会在东湖郡的投入上缴,至少今年和明年问题不大。

不过,要是自己真的接手了浅山宗,这个庞大的支出,直接就是最大的拦路虎,到时候,恐怕不但自己一样不能领取薪俸,恐怕还要家族倒贴才行。

他心中一惊,觉得这似乎是掌门江枫的毒计,不论谁继任掌门,减少修士薪俸,第一时间恐怕就会生乱。

希望新设立的商税,能有大幅增长吧,他不管庶务,对这方面没有概念。

“怎么了,王长老,有什么不对么?”

“哦哦,没什么,我在思考这用材的问题,可不能马虎,藏书阁可是百年基业……”王显道因为思虑过多,明显发了一会呆,赶紧故意岔开话题,避免了尴尬。

…………

“你说上官秀棋可能在暗中调查满月楼?”

楚府之上,楚弈鸣的面色红润,业已恢复了健康,只是修为还在灵级初段,未能有大的进步,江枫将昨日的细节和盘托出,只是为了避免尴尬,未提及自己的情报来源。

“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没有闲杂人在场,楚弈鸣说话无需遮掩,“我原本以为我去满月楼,和她有关系,故此想要你安排我们私下会面,毕竟记忆中我是为了逃脱婚约才去的,但这个理由有些牵强。现在看来,如果她也在调查,那么这里面定有其他隐情,而且恰巧被我遗忘了,或者干脆就是误入局中。”

“我会继续帮你调查,不过要在六月以后了,我下个月,要去峡谷遗迹一趟。”

“就是那个在疯狂流传的宝物现世吧?”

“在深宅大院里,你竟然也能听说。”江枫略微感到意外,楚安澜从正式途径知道此事,是因为他是力宗五大家族楚家的家主,但楚弈鸣这个逃避婚约躲入满月楼的“假子”,自是不应该早早知道其中秘辛的。

“我现在身边多了几个赵家的修士,就是我母亲大人的家眷,我是听他们讲的。”

“可以信任?”

“修为虽然低了点,但应该比临时招募的好。”楚弈鸣道,“都是至少用了十几年的人,虽然现在风波已退,但定然还有人盯着我。你和我联络,也要事事小心。”他盯着江枫看了一会儿,低声说道,“尤其是你操控法相的事,虽然我不知道细节,以及不知道你能做到的具体程度,但此事万万低调,不可随意施展。”

只要用就有风险啊,江枫心道我也不想,只是或为形势所迫,或为拉拢需要,或为培养亲信,均不得不为之。

“如果可能的话,帮帮我的弟弟楚弈光。”

“我懂。”

江枫自然知道是什么事,心领神会,楚弈鸣生前与实际并无血缘关系的弟弟关系最为亲密,眼前这个西贝货,继承楚弈鸣的身体同时,竟然也想继承这种关系,想要帮助凡俗楚弈光,这或许是一种另类的执念吧,心中感叹的同时,对楚弈鸣的观感,反而提升了很多。

“需要等时机成熟,比如你能护住他才行,必要的时候,可以先使用丹药试试。”

“好,这件事听你的。说说遗迹的事情,你都知道些什么,看我能不能帮你什么忙,出些主意,我这个人牛的很,可不能当一个简单的人来看的。”楚弈鸣笑道,这句自嘲而又夸口的暗语,也只有在场的两个人才听得懂。

“峡谷内,有一处伪天级遗迹,涉及到三大古妖。此外,峡谷里面的部分区域,不能动用灵力,带灵兽探测或许可破。后面这句,是我听说的。”江枫想起了之前在墨丘泉残留的记事玉简中的一句话,不过他突然想起来,还有一句有关楚家的记录。

“顺便问一句,你们楚家的东博城灵地,有什么特别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