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四十四章 吉祥酒楼

发布时间: 2019-06-04 14:49:44 作者: 阿布有糖

夜色正阑珊。

江枫踱进“吉祥居”酒馆的时候,正是此间客人最多的时候,这是一栋三层的小楼,造型古朴雅致,在这条以定做修士袍服为主的紫月新火大街上,算是比较标志性的建筑物。

作为一个小宗门,江枫尚未考虑过统一门内修士着装的事,不过既然来了,他便在进酒馆前,随便逛了逛,发现这里各色档次的袍服,还算齐全。

自带【清洁】基本效果的一阶法袍,价格在一枚半二阶到五枚二阶不等,范围很宽泛,具体取决于附加的效果,以及用料。

“如果追加【坚甲】属性,要多少钱?”

“你定多少套?”

“两百五十套。”浅山宗内的灵级修士,一人两套,差不多这个数量就够了。

“这种料子,”听到这个数量,眉头翘起,略有兴奋的光头店主指了指后面的一件带鸾鸟图案的暗红色袍服,“一百九十枚一阶一套,你买的多,算你一百八十枚一阶。”

“有便宜的么?”算起来两百五十套,要四枚半三阶,是个不小的数目。

“那您看看这种,”光头店主从柜台中抽出一卷藏青色的布料,上面绣着拳头大的不知名花卉,略显难看,“这种算你一百七十枚一阶。如何?没有备货需要定做。”

“考虑考虑。”

江枫心中又盘算了一下,费用还是太高,即使长宁商会的灵石收进宗门大库,短时间内能出得起这个钱,但也会再次把大库掏空,想了想,还是先把钱用在提升宗内修士的修为和完善各类庶务身上,这种面子上的内容,还是暂时搁置,于是转身准备离开。

“别走啊,一百六十枚怎么样?”

“这个价给我来六套。”江枫心有所动,宗内所有修士买不起,但是给三个徒弟换套新装,还是靠谱的。

“这可来不了,我说的是两百五十套的价格,这个价格就买这么几套,我根本不挣钱。”光头店主瞪了江枫一眼,“你不会是隔壁派来消遣我的吧?”

“不敢不敢,二百五十套还是要的,只不过不是现在。”心道隔壁店家和你有什么仇怨,难不成你们竞争激烈到这个程度了么?

“哦?”光头店主露出不太相信的眼神,但又不愿意轻易放弃一个大客户,只能陪着笑脸道,“这样,你要是现在定做两百五十套这种一百八十枚一阶的,我就送你六套这种藏青色的,如何?”

好是好,要是可以只拿赠品就更好了,江枫暗道。

又与店主攀谈了几句,记下了店名“锦记张”,花费十五枚二阶,买了八套成品一阶湛蓝色法袍,自带【清洁】【疾行】双属性,师徒四人一人两件,也算是在百忙之中,尽了一些师长的责任。

至于采购更多的法袍,江枫打算等大库再有一笔收入,比如等庶务长老郑鲁达敲定与灵笼商会详细的合作条款后,拿到的那笔十枚三阶。这样条件更宽裕,再一并安排定做比较好,况且这事情,说不定还是由郑鲁达来谈更稳妥一些,就是礼务司的吴春花,砍价能力也应该胜过自己不止一筹。

酒馆里纷纷攘攘,好不热闹,大堂里散客为主,而二楼和三楼,则是装帧精美的包间,跑堂的伙计有八九名之多,这还不算在包间内伺候的小厮和弹唱。江枫在角落里找了个空位坐下,要了两个便宜的小菜,一壶普通的灵茶,并没有要酒,他打算先观察一阵。

须臾之间,菜品和灵茶就已上齐,这让江枫想起了在寒山派那个小酒馆的经历,相比之下,这里的商业氛围和服务意识,要比寒山派好上太多了。

“客官,您还要点什么?”

“就这些。”

“哦,那客官,您看这样是否可以,如果您不点更多菜品的话,可不可以坐到那边去,结账时可以给您打八折。”

江枫刚刚暗赞这里的服务好,就有个带灰帽的跑堂伙计过来,小心的劝解江枫让出这个位置,到另外一侧一字排开的长桌处就坐,那里相比江枫这个地方,更拥挤一点,凡俗和修士混杂,从几位酒客身前的菜品来看,都颇为简单,均是花费不多的散客。

“我是那么在乎灵石的人么?”

江枫瞪了灰帽伙计一眼,几步就坐到了长桌前,方才这几个小菜加灵茶,就要八十枚一阶灵石,这里消费着实不菲,足足是半件一阶法袍的钱,为了私下里找到上官秀棋,已经被“九星坊”的师徒二人黑了不少,能省就省吧,左右是为了找人。

上官秀棋的身材略显单薄,纵使是女扮男装,也不会改变基本的比例,故此江枫一边喝着灵茶,一边仔细寻找着目标。

这个人太胖,这个有点矮,而且是短发,那个人有点像,但是拉了一个姑娘,手也粗大,应该不是,随着客人的进进出出,江枫已经第三次续了灵茶。

“客官,您这壶茶该换新的了。”

“嗯嗯,”江枫正在观察一位可疑的目标,随意的答应道,突然觉得不对,“不,不需要,我喜欢喝淡一点的。”

“好吧,客官有什么事情,再叫我。”

灰帽伙计颇有不舍的松开已经抓在手中的茶壶,不满的收走了旁边酒客离开时留下的一杯残酒,他脸上可不敢表现出来任何不屑,只能在心中暗自吐槽,这人可够抠的,看样子还是个修士,没钱别来酒馆啊,一壶茶泡三回,也是活久见,他低头暗自抱怨着,却不小心撞到一名清瘦的锦衣酒客。

“客官对不起,对不起。”灰帽伙计手中的残酒不小心洒了对方一身,他赶紧拽下肩头的白毛巾,试图擦拭洒在对方身上的酒水。

“不用了。”

那锦衣酒客退了一步,隐隐与灰帽伙计拉开了距离,打出一道清洁符,酒渍顿消,再无一点污痕。

“客官雅量,这边请。”灰帽伙计赔笑道,“您几位?”

“带我去九号包间。”

“好好好,这边走。”灰帽伙计弓着身,赶紧上前引路。

就是她!

因为有一点小意外,江枫一直盯着这位陌生的酒客,从身材轮廓上,他怀疑此人就是上官秀棋,而他方才其躲避伙计的行为,更是确信了江枫的怀疑,眉清目秀的模样,举手投足之间,多少有些女人气。

不过她去包间干什么,九星坊的那个小环,说她经常来喝酒,难不成,还是和别人一起喝,或者要听着小曲,才能释放心中的忧愁?

江枫略微放开灵力,探测了周围修士以及楼上包间内酒客的修为,发现最多不过玄级,便趁着几名酒客走过时的短暂遮挡,暗自放出影子,钻入旁边阴暗无光的仓库,又沿着楼梯角落的缝隙,一边小心的寻找便于藏身的阴影,一边寻找九号包间的位置。

“江道友,这件事情不是我们不帮忙,那满月楼,我们打听了,可是黄家的产业,这个可惹不起。”说话的是一个青年修士,呷了一口酒,大声抱怨道。

“怕什么,黄家依仗的,只不过是给白家生了三个儿子的一个贱婢罢了。”江枫的阴影躲在一个半身柜子后面,已经发现了回话的这位锦袍公子,越是近距离查看,越是与上官秀棋相像。

“要是被抓住,就是死路一条,您还是另请高明吧!”另一个人唉声叹气的说道,他背对着江枫,只能看见他满头白发,似乎年纪不小,“虽然我们需要灵石,您的出价也不错,但也要有命花才是。”

“那另一件事呢?”

“您说的那个血爪,我们已经打听到了,是一个赤霞门的帮派,有点不干不净,一百多人,有个地级高手,但不经常露面。我已经联络了一位道友,他能拿到对方产业的详细情况,到时候就可以继续查下去。”

“很好,那就继续!”锦袍公子掏出二十枚二阶灵石,“这是这次的费用,你们收下,另外,再帮我找找能打探到满月楼消息的道友。”

“放心吧,江兄。”先前诉苦的老年修士,伸手将灵石收了,“这件事情您放心,我们收了你的钱财,自然会帮忙帮到底。不过,在下有个不情之请。”

“说。”

“有个朋友,想要见见您。”老年修士突然眉头一展,露出难以言喻的浅笑,他迅速拍了两下手,但见原本空无一物的半身柜上,突然出现了一位华衣男子。

嗬!

就连躲在半身柜后面的江枫,也被吓了一跳,敢情这里还有一人,能用得起隐身符箓的人,身价定然不菲。但见那华衣男子跳下木柜,手中梅花折扇收起,指点道,“小子,就是你在调查我们满月楼?”

暴露了?

江枫原本对于上官秀棋秘密调查满月楼颇感意外,毕竟她只是和楚弈鸣有婚约在身,并未真正嫁人,调查满月楼,是为了查什么呢?为了查明楚弈鸣被哪个狐狸精迷住了?还是查他被魔影袭击的原因,或者另有其他目的?

而且调查用假身份,还用“江”做姓氏,这是要坑我么?

突然出现的华衣男子,修为应在玄级中段,好在这里是吉祥居,并不适合动手。

“关你什么事?”

见事情暴露,锦袍公子高声质问道,身形却隐隐后退,与之前交流的三位修士,刻意保持了一段距离,“李老三,你竟然出卖我?”

“我不叫李老三,我叫黄大年。”那老年修士得意的笑道,“亏你个雏儿,还女扮男装找人调查我们黄家,你还太嫩了,要想活命,就快回答我们公子的问题!”

“我不管你是谁,给你两条路。”

折扇男子制止了老年修士上前缠斗的打算,“要么自己认栽,和我们回满月楼终生做牛做马;要么就把幕后的人供出来,我给你一条生路。”

“你们敢在这里动手?”锦袍公子说话间,一头撞在窗上,随着一阵凌乱的破碎声,他的身形已经窜到了街上,向远处奔去。

“追!记住抓活的!”折扇男子吩咐道,“跑了正好,在这吉祥居,我还真有点不敢动手。”原来隐隐留下的逃脱路径,竟是他刻意为之。

“结账!”

江枫喝完最后一口茶,扔下五十六枚各色一阶灵石,挤过酒馆大堂内因有人闹事而混乱不堪的人群,扎进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