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四十三章 寻人请托

发布时间: 2019-06-03 15:42:56 作者: 阿布有糖

力宗,南萝城。

身体最近愈发发福的倪大宝,正略有些紧张的在袖子中搓着手,与地级修士廖神苍站在一处,等待左使大人秋南嘉的接见,这在他晋升“正宗”金牌长老以来,还是第一次。

与之一同等待的,还有灵笼商会驻扎各地的执事,倪大宝除了认得东极城的执事沙金诺之外,其他一概不认识,作为力宗的宗门所在地的执事,沙金诺在灵笼商会的重要性,自然要远高于他,消息渠道自然也更通畅,不过沙金诺此时正陪着一位黑髯地级修士畅谈的正欢,他也不好过去讨个没趣。

嗨!

他心中叹了一口气,比不了啊,比不了,转身看看自家的这个神情呆板又有点冷的廖神苍,实在是聊不来。

“各位这边走,左使大人有请。”从屋内蹿出一位红袍短发大汉,高声喊了一句,众人听令,无不按照修为,从地级到玄级,鱼贯而入,倪大宝留了个心,暗自遛到还在等待地级修士入场的沙金诺附近,悄声问道:

“老沙,知道什么事么?”

“遗迹的事,你个金牌不知道?”

“哦哦,我还以为是别的事。”倪大宝心道我是真的不知道,感情我这个“金牌”还是假的,墨丘泉这个死鬼,到底还是没把事情说全。

话说什么是遗迹?

不过现在才知道的话,肯定是没自己什么事,然而他丝毫不敢表现出来他不知道,那代表自己地位低,或者和驻店地级修士廖神苍貌合神离,故此只能笑笑,套词道:

“有什么变化?”

“谁知道呢,这事情原本是李右使掌管,现在换了秋左使掌管,谁知道会出什么变故。三名地级,六名玄级,估计数量不会变,就是换换人。话说,你别和我一块进去,秋左使最忌讳朋党,别落下什么嫌疑。”

“对,对,对,差点忘了。”

倪大宝假装很了解这一点,小心的伸出大拇指,做了个“地道,够哥们”的手势,脸上挤出更加灿烂的笑来,转身故意与后面的人谦让了一阵,顺便打听到其是一位来自赤龙门分部的执事,并借以不远不近的拉开了与沙金诺的距离。

…………

江枫收到楚弈鸣的来信正是时候,他原本打算前往大邑郡,协助郑可仪继续觉醒法相,峡谷之行日期将近,他的黑金葫芦之中,仅有五枚残法相,还缺少两枚,虽然如果随意去找的话,很快就可以达成目标,但他还是不想滥用“分相术”,生怕留下一些首尾,被人发现自己具有如此逆天的本领。

说到首尾,他最担心的莫过于在力宗留下的手笔,但时过境迁,至今还未出事,只能说是运气好,或者说,遇到的人还算厚道。

至于自己继承掌门之位的事情,涉及到华帝门,以及身具第三只竖眼的修士,他打算在合适的时机,再去找廖神苍,虽然这位地级修士看起来耿直,但要是套词被发现端倪,直接来个立即约战,江枫自问还是吃不消的。

这个线索现在只能留着。

楚弈鸣在来信中只是普通的问好,提及自己苍天护佑,已经苏醒过来,还望有空一叙旧谊,很普通的一封信,即使被人中途截获,也说不出什么异常之处,可见这个冒牌货小心谨慎的程度。不过江枫知道,既然他来信了,一定有事情需要自己帮忙。

比如,联络他的未婚妻上官秀棋的事情,还没有下文。

如果去力宗真武城的话,江枫正打算处理下进入峡谷遗迹令牌的事情,多余的一枚令牌,还躺在他的储物袋中没有处理,这个东西现在格外烫手,倘若有人知道自己手中有一枚,那么危险就会接踵而来,要是有两枚的话,恐怕会把浅山宗也弄得鸡犬不宁,那些毫无牵挂的散修,可不会想那么多,遵从什么狗屁宗法制。

卖是一个办法,这东西现在价值不菲。

但余家因为余小曼也想入谷冒险寻找机缘的事情,他并不想通过余小正出手,那必然会落到余小曼手中;楚弈鸣现在刚刚苏醒,层次太低,也不适合做这种高风险的事情;萧明真因为修习“天罗风清舞”,两人暂时无法见面;倪大宝就更不靠谱,灵笼商会多半正盯着这件事,十有八九会引火上身。

这么想来,要么自己找安全的途径卖掉,要么自用。

自用?

两日后,江枫化为江小白的模样,到了光佑真武大街,进了一家普通的名曰“迎来”的长期寄存店,说普通,是因为这里的客户大多是凡俗和低级修士,对于物品的寄存,只收取少量的费用,但丢失损坏概不赔偿。

江枫找到丙字九号木箱,从储物袋角落中找到一把粗陋的白铁钥匙,开启了木箱,里面空空如也,江枫扔进去一本普通的“真武城游玩攻略”,貌似随意的写了几排字上去,这是“灰衣”小队相约的联络方式之一,也只有几人能够解读。

江枫的大意是要找一个玄级的队友前往峡谷遗迹冒险,因为长期未联络,他也不知道其余三人,是否达到了地级,比如拿了白先生妖丹的队长雷右旗,或许已经结丹,或者正在结丹中,那自然就无法参与。在这份暗语中,他提及了自己拥有合适的东西,想必其他三人,如果对于峡谷有所期许,应该早有研究,自然明白“合适的东西”代表着什么。

如果他们有兴趣,十日内去大邑郡的“黑驴张”店铺附近找他,黑驴张在真武城也有,想必几人不会多想。

这个就看缘分了,他不敢保证其余三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看到这份情报,如果没有,那他就要想办法卖掉这枚烫手的令牌,在没有足够的人到齐的情况下,定下破阵名单的御风、力宗以及魏国齐国修士,一定很高兴补齐这个短缺的名额,到那个时候,这枚令牌反倒一文不值了。

江枫暂时的想法是混入众多前往峡谷冒险的散修之中前往遗迹,这样相比自己走官道前往,要安全得多,这时候,如果能有一个信得过的队友,在路上也保险一些,已经合作过几次的“灰衣”小队成员,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也不知道朴铁信结丹成功了没,江枫突然又想起这位老朋友。

…………

北剑门,洗剑溪谷。

“朴兄,条件简陋了些,还望不要嫌弃。”万玄微指着临时搭建在山间的一处草屋,那里正是他给朴铁信准备的晋升地级的“修炼密室”,

“客气,我一个散修,没那么多讲究。”朴铁信对这些并不在意,能够找到合适的灵地,突破玄级到地级,已经是颇不容易的事情,当然,如果愿意付出足够灵石,并打通关节的话,在力宗也是不错的选择。

但是免费的晚餐,就不要挑剔寒酸了,万玄微提供的此处,完全不收取任何费用。

“朴兄,祝好运!”

“承你吉言。”

“倘若晋升地级成功,还望朴兄再考虑下我的建议,做散修漂泊一生纵然可以,但生根发芽,开枝散叶,还是有所依托更好。”

“我明白。”

朴铁信虽然心中仍想拒绝,但盛情难却,这几天,承蒙万玄微的鼎力照顾,诸事皆异常顺利,虽然同为“雪鹰”的成员,但这种关照,已经远超了队员之间的情谊。

确实应该考虑此事了,他心道。

…………

“怎么又是你?”

九星坊的小姑娘一见到化作江小白的江枫,就立刻认出了自己。

“我怎么了?”江枫觉得自己之前似乎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转运不成,没有给钱,但是付了几枚灵符,也算公道。

“秀棋姐让我今后不许做你的生意!”

感情是被上官秀棋记恨了,难不成撸羊毛撸的太狠了?还好用的是江小白的面貌,不过要是想帮楚弈鸣牵线搭桥,十有八九就要暴露了掌门的身份。

“我有重要的事情找她,有什么能私下里找到她的方法?”

“私下里找,你想对秀棋姐做什么?”小丫头瘦弱的肩膀一扭,看向窝在杂物堆里面的周老头,等他发表意见。

“五枚二阶。”老头打开葫芦,试图抿一口酒,发现没有,便随意的喊出了一个价格,“做人要善良,助人为乐乃是快乐之本,小环。”

“师父你怎么能乱要价,咱们不卖情报的。”

“怎么不能卖,不卖用什么买酒?”

“可是秀棋姐知道了,会不会收走我们的房子?”

“不会不会,那个上官秀棋那么善良,和你关系又不错,不会和我们计较。”

“你怎么知道她善良?哪里能看出来,是不是相术?什么时间教我?”

“怎么可能是相术,这个明明是九星转运第五章曾经提过的,小环,你一定偷懒了,没有看书。为师可要批评你几句。”

停停停。

两人又是没玩没了了,不一会已经离题万里了。为求清静,江枫老老实实的将五枚二阶灵石放在桌上,这是他遭遇的最大的一笔线人费,远超之前他购买的任何情报。

他也知道老头在借机索要酒钱,而且闻这酒辛辣刺鼻,估摸着酒的档次不高,估计至少是半年的酒钱,江枫心中吐槽道。不过既然楚弈鸣不想声张,他也就无法四处打听上官家的住处,更无法贸然去找上官秀棋,更不能去找认得她并曾经误会自己和上官秀棋关系的安斯年,故此只能认栽。

“小环,告诉他,然后顺便帮我去买一壶酒。”

“师父,你也知道,为什么你不亲自告诉他?”

“这样上官秀棋就不会责怪我,到时候说是你说的,她多半不会计较的,你们关系那么好,总不能让我这个糟老头子受罪吧。”

“哼,师父,你这样乱丢包袱,是不是算为老不尊,给徒弟挖坑?”

“怎么可能?师父这是教你应变之道,这可是九星转运里面学不到的真本事。”

“师父,如果你不告诉他,就不能用这灵石买酒,因为算是我赚来的。”

“那怎么能行,价钱是我提的,自然算我赚的,而且,你是我徒儿,只要未出师,赚的钱也应该是我的。”

“师父,你这种臭师长权威,要不得,你这样,会收不来新徒弟的。”

“不是还有你么?我收那么多徒弟干嘛,等你嫁人了,我不就有两个徒弟了么?”

“哼,我不想理你,我要拿钱去买好吃的。”

停停停。

江枫把手伸向那五枚二阶灵石,正在争执中的两人,戛然而止闭了嘴,小环赶紧拨开江枫的手,将灵石逐一收入囊中,若无其事的说道:

“你晚上去‘吉祥居’酒馆,秀棋姐经常女扮男装,去那里喝酒。”

“这酒馆在哪?然后怎么能认出她?”

江枫没听说过这酒馆,似乎并非属于自己熟知的光佑真武大街的范围,而且只是个‘女扮男装’的线索的话,似乎不太容易找到对方,要知道,上官秀棋的某些特征并不明显,倘若再刻意易容的话,那就更难以发现。

想起女扮男装,他突然想起那个“晚晴”,也不知道对方按照自己提供的线索,查出来了什么没有,难不成上官家,男男女女,都喜欢女扮男装或者女扮男装的人?

这个趣味不敢恭维,花了不少灵石,此刻心情有点不爽的江枫暗自吐槽道。

“在紫月新火大街,西北角。”

小环站起来指了一个方向,“你不是有那个手环么,还怕找不到她?”她指了指江枫手臂上不经意露出来的,闪着银光的寒光簪魔手环。

江枫没想到对方竟然知道此物,看起来上官秀棋没少和这小姑娘抱怨,不过这种找人的方式,是要撸起袖子,遇到可疑的人,一个个去嘲讽一下么?

“嘿,来看看大爷的手环。”他心中映出这个场景,有点尴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