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心置腹

发布时间: 2019-06-03 15:42:38 作者: 阿布有糖

作为毫无职务在身的老仆,江海和卷帘司执事王乙全程参与长老会,后者是要将会议情况记录到掌门实录当中,而他,则是一直以来都例行参与,也从来没有人反对过。

“据说任我道在打算前往乱石海寻找机缘后的那一小段时间,宗内也再无人在任何事情上反对他。”江海想了想,说了一句别有一番深意的话。

“也就是说,在他们眼中,我可能快死了?”

“没错,即使是卖了宗门,也是您这个上代掌门的错,在位时间虽短,但并不妨碍犯下很多错误。”

这话虽是忠言,但听起来有点心塞呀。

不过谈及时间长短,江枫突然想起来,跟随自己时间最长的,就是江海这个老仆,真是灯下黑,自己被指定为继承掌门的事情,只想着诸多长老可能知晓其中秘辛,倒忘记了这几年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人。

“海老,你知道为什么任我道要指定我,继任掌门之位么?”

“据我所知,任我道最初倾向于的继承人,并非掌门您,而是江开霁。”江海缓缓道来,眼角布满皱纹的双瞳尽是迷茫,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江开霁?”江枫仔细体味这个名字,想起了这也是去往伏元镇的五人之一,“开”字辈,算是“七宝葫芦”家族的嫡系正宗传人,“只不过他死了?”

“据任我道公开场合讲,是遭遇了无名宗门的偷袭身死,但是死无对证,便草草立了衣冠冢,没有尸体一直是最大的疑点,但是没人敢问,而且,我们浅山宗这种没什么实力的小门派,并没有什么真正的敌人需要对我们暗下杀手。”

“是任我道亲自选的人?”

“不,当年,挑选你出来去祭祀先代掌门,并非是他的主意,而是一个外人,一个额头之上,有一枚竖眼的陌生来客,来浅山宗不过几天的时间。”

“华帝门的人?”

“这个我倒是第一次听说,那天我也在,任我道召集了三大家族中所有的年轻子辈,那人在其中挑选,最后挑中了您和其他四人,后来任我道借口四人全部殒命,以您‘颇为幸运,堪当大任’为借口,立了您为下代掌门,不久之后就赶往乱石海,后来的事,想必您已经知道了。”

华帝门?

江枫心中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看起来,想要知道这其中的秘辛,还是要先找到那几个当年的华帝门来客才行,而且,既然行事如此神秘,即使找到对方,也很难用正当的手段,让他们说出实情。

此事只能暂时搁置。

…………

去往吴家的路,熟稔而轻快。

作为最先彻底倒向自己的长老,与外事长老吴全忠的沟通,一直都很顺畅,不过有了之前遇到吴家内务的尴尬事,江枫还是差瘦脸小厮张阳提前去知会,这小子相比之前的王乙,腿脚倒是麻利得多,等到江枫到时,吴全忠已经翘首在宅邸之外迎接江枫。

“掌门!”

“嗯,屋内说吧。”

两人坐定,灵茶奉上,吴全忠屏退左右,小声的道,“掌门,这怒风峡谷之行,是不是有些仓促,可否缓几日出发,我好想办法去借些合用的法器,南宫家族虽然辖地一样狭小,但他们的老祖南宫向晚进阶金丹已经多年,我们和他们还算交好,倘若我快些前往的话,或许还来及,这么多年的交情,他应该会给我们些薄面。”

“有心了。”

江枫呷了口灵茶,“不必过于担心,坦白来讲,此行确实是九死一生,但小心为上,不觊觎重宝的话,安全归来还是希望很大的,南宫家乃是人族,法器的形制和我们有所区别,祭炼所需要的时间也长,而且,这个人情一旦用了,恐怕对我们以后的贸易谈判,会有不好的影响。”

“掌门所言极是。只是相对掌门的安全来讲,这都是小事情。”吴全忠身体半倾,距离江枫更近,“虽然我们的物资全赖他们出海,但最近我也联络了西海李家,如果谈的好的话,我想将一部分物资转交给他们发卖。”

“你做主就好,这方面,放手去做。我们离海太远,否则不会受这么多限制,就是做些来往贸易,获利也会更丰厚。”

“是啊。”吴全忠叹了口气,作为外事长老,因为物资发卖需要依赖他人商路,他在与各个宗门的迎来送往上,想必吃了不少冷眼和鼻息。

“不过也不是没有机会,待到天下乱时,也许就是我们的机会,不过这之前,还得做好内功,以我们浅山宗的实力,暂时还不能做那些好高骛远的事。”江枫怕他泄气,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嗯,我懂。好在老关系都还在,商路暂时还算通畅。”

“你筹划一下,在力宗真武城设立一个临时商栈,地点可以偏僻些,但占地尽量大,待我打通各种关节,再将其变更为别院用途。”江枫掏出一枚三阶的法器如意,正是之前为了拓跋图法会所备,然而法会变盟会,就一直未使用。

“权当费用吧。”

“掌门,这怎么好?一直补贴宗门,这是不合规矩的。”

“大库的情况,你我清楚。没必要在意这些细节。”江枫将如意法器推到他的身前,“按照我出任掌门时立的规矩,大库我不能动,我也知道你们怕我有私心,毕竟出自穷困的金葫家族,胡乱花费大库的话,恐有上代掏空大库的旧事。”

“哪里,哪里,掌门的无私我们都有目共睹,我会和他们讲,这个规矩,必须要改一改。掌门不能动用大库,这在情理上是说不通的。”

“无妨。全忠,你不要有压力。”

虽然吴全忠的表态让江枫深感欣慰,对于宗门的无私付出,似乎又有了一点回报,但回收已经放出的权力,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必须要做到绝大多数人愿意,这宗门才能形成合力,一同向前。

回收大库权力这种事情,他相信吴全忠和郑鲁达现在都不会有心结,至于魏若光,应该会照例弃权,只有王显道和赵文君或许会有其他想法,但这并不太重要。

重要的问题在于,大库不能是空的,如果是,即使能动用,有什么意义?况且,反过来想,即使能动用,掏空宗门对于自己来讲,有什么意义?

当然,这是后话。

“如果你们同意,待找到善于操持内务的修士,我会把大库交给他管理,这样,你们也放心。”

“是,是,其实掌门您亲自管理也是一样的,浅山宗的变化,大家都看得见。我回头去找鲁达,此事掌门不要再推辞了。”

“嗯,你们定吧,宗门的发展,还是要靠大家勠力同心。话说你家的天柘和天峎,现在如何了?”

“还好,他们懂事多了,我派人去暗中查探,也没有那么大手大脚的花灵石了,前几日还来了信,这件事,还得多谢掌门帮忙。”

吴全忠站起身,亲自为江枫补上了灵茶。

…………

“多谢你的‘云诡药油’。”

江枫再次致谢魏若光,对于这名了解不多,但已经加入浅山宗效力的魏家人,江枫还是把“客气”和“尊重”放在了第一位。

魏若光的住所并不在魏家宅邸附近,而是独门小院,距离掌门内府反而更近,屋内陈设简单但件件考究,倘若细瞧的话,似乎每件都有自己的故事。

“掌门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只是能力有限,不能提供太多的支持。”魏若光说起话来十分沉稳,与魏婕的曲折蜿蜒,又时而峥嵘露骨的作风完全不同。

“会武的诸家子弟,在传功方面可有什么问题?”

“尚好。只是基础不同,法相不同,我可能还需要时间理顺,虽然我修为到了,但作为传道受业解惑的师父来讲,未必就合适,这个还望掌门理解,不过我会努力做好的。”

“好,我信你。不要有太多压力,浅山宗的底子本身就很薄弱。”

“是,掌门。”

魏若光颔首,“虽然我宗的修士数量不多,但上次会武,各地还是推举了五名子弟,我询问过郑鲁达,从我们的全境的凡俗丁口来看,每年诞生十几名觉醒法相的修士,还是可能的,这方面,我建议是否可以再想办法挖掘一下潜力。”

“登仙大会?”

江枫知道他的意思,魏若光能看到问题的根子上,说明这人还是个实干派,宗门实力的消长,最重要的莫过于修士数量和质量,所谓质量,最重要的就是拥有战斗类法相修士的比例,但这个比例,浅山宗由于族群的历史原因,本身就低于平均水平,故此,从数量上努力,尤显重要。

五名和十几名,差距还是相当大的。

“此事我已经责成礼务司,卷帘司去筹办,今年冬天即可重开登仙大会。”

“原来掌门早有设计,我倒是多虑了。”魏若光眼中闪出一丝精芒,他原本以为江枫的心思只放在了会武八强这样的优秀子弟上,现在看来,倒是自己想歪了。

“能够帮忙的地方,你还是伸手的,不要局限于传功长老之位。”

“是。”

“修士战阵,有什么想法?”

既然魏若光已经是传功长老,江枫也不想在这些敏感的事情上防备他,从之前有限的了解来看,这人还是靠谱的,也并不是野心家。当然,江枫觉得自己看人的本事一般,也有看歪的可能,出身在那里,局限了视野,江枫自己心里清楚这短板并非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但处于掌门这个位置,倒是不愁机会锻炼。

“修士战阵是一定要弄的,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魏若光伸出两根手指,“有两点,一是灵石的问题,也包括灵脉的问题,我们宗内的修士,一直欠缺这方面的资源支持,虽然掌门您已经基本解决了灵石短期耗费的问题,但灵脉是持续的支持,这点必须得早点想办法,就是培植下低级灵脉,开辟些修炼洞府,也是极好的;”

“另者,要考虑我们周围的宗门的压力,浅山宗西临力宗,东临金城派,南部隔黑水门与魏国相望,北隔寒山派与御风宗相邻,四外都是强者,贸然发展修士战阵,只会被他们变相打压甚至直接干预,所以我认为,必须先潜心暗自发展一段时间,将条件都置办完备,之后静待周围形势转变,虽然短期内希望不大,但掌门,您还正值盛年。”

“让你做传功长老,倒是屈才了。”江枫笑道,“全忠说起这些来,都没你看得清楚,他最常计较的,反而是灵石。”

“全忠长老重在拓展商路,沟通有无,为宗门牟利,这点我诚不如他。”魏若光谈到吴全忠,神情轻松了很多,宗内几位长老,在江枫的刻意撮合下,魏若光和吴全忠最为相熟,他们三观也大抵相近,相处甚是融洽。

“坦白来讲,覆海门虽然实力更强几分,但周围形势,和浅山宗还是相似的,我在覆海门时,也经常与人研究此道,只是……”

“过去的事,就翻过去吧,向前看。”江枫知道他又想起了在覆海门郁郁不得志的日子,这点他方才还听庶务长老吴全忠聊过,“浅山宗就是你的新舞台,放手去做。”

“是,掌门,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还得感谢您给了我这一个机会。”他突然站起身来,抱拳鞠躬行礼,似乎颇有感触。

“这是做什么,若光,不必如此。”江枫赶紧站起身来,握紧了他的手,用力的攥在一起,“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