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四十一章 计划变化

发布时间: 2019-06-03 15:42:21 作者: 阿布有糖

与已经退任二线担当闲职的魏婕沟通,谋求合作并不费劲,这个有些年岁的前掌门夫人,早已看破浮云,最注重的都是家族以及子弟的切身利益,只不过在表达的方法上,并不是那么直白露骨。

江枫将与灵笼商会在北木镇,也就是未来的“北木郡”的合作计划透露给魏婕,本身就是示好的举动,为的就是换取其在长老会上的支持,即关键的一票。

魏家有一定的财力,能提前略作布置,并从中攫取一定的利益,这个同外事长老吴全忠,庶务长老郑鲁达一样,只不过对于吴全忠来讲,江枫更想与之一同参详合作可能导致的对外策略变化,而对于郑鲁达,则更想通过庶务的调整和精打细算,避免浅山宗在与灵笼商会合作时,因粗心大意造成损失。

而对于器符长老赵文君来讲,本身并无财力去提前布置,另者,灵笼商会的入驻,从长远来看,和他所尝试经营的炼器道场,是互利还是有害,暂时还看不清楚;而对于执法长老王显道来讲,即使是江枫透露给他灵笼商会的消息,也多半不会得到肯定的答复。不过他相信,对方很快就会从魏婕,或者从郑鲁达那里,探听到一丝风声。

这个不重要。

重要的是,倪大宝和廖神苍突然来访,打乱了自己的设想。

“灵笼商会打算把这件事情分两件事来谈。”

倪大宝呷了一口灵茶,不紧不慢的说道,匆匆赶来,他的气色却很好,这个江枫能够理解,因为廖神苍的碧蓝飞舟又大又稳,诚然让罗川的修士凡俗都大开眼界,当然,风头也出了不少,江枫怀疑这是倪大宝故意的,因为以廖神苍直白的性格来讲,是不会讲究那么多弯弯道道的。

“倘若成立北木郡的话,那么大邑,东湖,暖谷,我们打算不再介入,无需购买那么多土地备用,当然,如果江掌门需要我们支持的话,可以先将土地借给我们,我们会稍加运作,待卖出合适的价钱后,按照一定比例分账。”

“但是对应的,北木郡我们会着力经营,对应土地的费用,希望能折合成北木郡我们经营所有商铺的二成股份。”

“也就是说,没有灵石?”江枫心中的期待隐隐落空,原本他已经计划用此费用,大规模提升修士的待遇,以及雇人临时探寻开辟几处小灵脉的。

“没错,实在抱歉,我们也缺灵石,这个江掌门您是早早就知道的。”倪大宝话里有话,为了言之有据,故意暗暗提及了两人最早的合作。

“那另一件呢,矿山的事情,你们有何计划?”

“矿山是另外一件事,矿山我们打算一次性买断。不过我们评估了一下,此三镇能找到矿脉的概率不高,毕竟我们调查过,在贵宗七代掌门沈德君还在位时,就曾经粗略探寻过此地,并无所获。”

原来是有备而来。

暗叹灵笼商会的情报能力不一般啊,话说他们从何知道七代掌门的事,通过他的未亡人魏婕?当然,这只是个猜测,这件事情自己都不知道,要说七代的掌门实录中应有记载,但江枫可没那个时间去翻那么古老的记录,或许倪大宝诈自己也说不定。

“运气也是一方面,如果发现宝藏,你们也不会补灵石给我吧?”江枫打了一句哈哈,轻松将这个托词略过。

“是,江掌门说的有道理,不过,我们来时看了一下,确实不像有大型矿脉存在的征兆,所以,我们想出十枚三阶,加上北木郡商铺的一成股份,买下这三镇矿产的永久开采权。”

“永久不现实。”即使是崽卖爷田不心疼,江枫也不敢给长老和后人们留下如此托词,再者,他有这个自信,早晚一天,实力具备时,他也能带领宗门的子弟,小心探索那处真灵圣者的遗存,以及神秘的大荒镇。

“那三百年?”

“一百年。”

倪大宝之前给出了一个玄级修士近半的寿元之数,而江枫则给出了一个可期待的数,一百年,足够灵笼商会尽力探索那个神秘山洞,倘若不小心,他相信那里的存在,一定会让灵笼商会吃个不小的亏,不过,依照三徒弟江之问所言,以及自己的初步求证,他们抓走了真灵圣者的法身“蚀”,或许也有了一些探索方法的明悟。

那是一处宝藏,但也是个巨坑。

这是掣肘灵笼商会的一个方法,他希望对方咬钩,但不能表现的太积极,否则,对方说不定就吓跑了。

“一百年可不行,我们自然是为了寻找大型矿脉去的,倘若因为品相差,或者规模太小,我们还要重新寻找,短短一百年,收不回成本,至少要两百年。”

江枫叹了一口气,这口气是发自真心。

“两百年我不敢签,在浅山宗历史上,都没有超过两百年的合约,这样吧,减一年,一百九十九年,不过价钱要十五枚三阶,一次性付清。”

“你看,江掌门,谈灵石这就困难了,我们现在资金也很紧张,而且,答应您的疏浚白水江,修建和拓宽官道,这些都要不少的灵石。”倪大宝又开始诉苦,这方面,他是行家里手,拥有多年的讨价还价经验。

“不如这样,一成五的股份。”见江枫没怎么搭话的意思,他最后提出了另外一种解决思路,江枫也知道他心中早有此意,只是自己经验欠缺,对于唇枪舌剑的倪大宝,他只能沉默应对,冷静的看对方的独自表演。

“也就是说,合并之前在北木郡的抵扣,我们一共可以拿到北木郡灵笼所有商铺三成五的股份。”

“是,没错,所有的账目都可以向你们公开,江掌门如果愿意,也可以转让给他人,但必须和我们灵笼商会,没有生意上的竞争关系。”

“合约的中人,你们打算找谁?”

“这个——”倪大宝迟疑了一下,“需要等江掌门定下是否同意这些条款,再行定夺。”

无法定夺么?

其实通过这个中人,是能看出灵笼商会一点根底的,如果双方达成了北木郡的合作,那么暂时就算一条船的人,暴露一点跟脚,既无法避免,也无伤大雅。

“好。三天之内给你答复,如果同意,我会差人去真武城找你。”涉及到北木郡的问题,这件事必然要通过长老会,虽然前日已经做了一些铺垫,但形式上还是要走的,倘若顺利的话,江枫打算将此事移交给郑鲁达,在细节方面,江枫自认远远不及对方,而且,他还有个幕僚团队的说。

暗忖计划赶不上变化,正如有句杂记中所说:

“天上浮云如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

本来预计得手的大量灵石,只剩下十枚三阶,余下均变成一时无法变现的北木郡商铺股份,这灵笼商会打的一手好算盘,不仅省了钱,还将自己也绑在战车上,倘若经营不善,自己一个灵石也拿不到。

不过大邑郡,暖谷郡,东湖郡也因此幸免,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至少在长老会上,方案似乎更容易通过了。

送走倪大宝二人,同时暗自观察了下拥有一枚竖眼的廖神苍,但没有直接出言询问对方是否与华帝门有所关联,生怕惹出额外的事端,而且精明的倪大宝在场,问询多有不便,还是等有与对方独处的机会再说。

…………

力宗,东极城,后山禁地。

余小正终于松了一口气,接过禁地副管事罗星杰递过来的储物袋。

“余兄,受苦了。”

罗星杰认得他是余家的人,虽然身份并不尊贵,但对方和自己的胞兄罗兴道,同为内门弟子,且拜入同一位座师门下,是以两人的关系并不疏远。

“哎,真是无妄之灾,一言难尽。”余小正像多年熟识的兄弟般,拍拍罗星杰的肩头,“回头,叫上你哥,咱们一起喝酒。”

“好好,都听余兄安排。”罗星杰出自小家族,能攀上余家,自是好事一件,“余兄,要不要查查储物袋,看看是否有损失?”

“没这个必要。咱们回见!”

余小正相信在这场有关魔影的无差别调查中,没人敢私下里搞小动作,何况他是余家人,这件事情关联极大,几个白家和萧家子弟也未能幸免,故此他也没什么不平衡的。只是因为做过寒玉石乳的宗门任务,就被关在这里这么久,倒是有点冤。

这可是那个江枫做的,对,那个时候骗我叫江小白,都是他的错。

不过他不敢讲出来,只能硬着头皮应下,并偷偷找人打探了下有关寒玉石乳的各种细节,生怕对证时出现纰漏。如果暴露江枫,雇人假扮自己的事情就暴露了,到时候没准还会被折腾一番,查个底朝天。

这事情可不能就这么算了,他准备回头敲江枫一次竹杠,来平复下变坏的心情,而且,因为这个变故,很多计划中的事情都被打乱了,必须重新梳理安排。

“麻烦啊!”他心中吐槽道,却迎头看见了一个熟人。

崔英豪?他来干什么?

余小正忍不住向后面的队伍张望,以为他是来找同样被圈禁的某人,作为与白家前管家家族,且与之有些姻亲关系的小家族子弟,崔英豪或许是找那几个姓白的家伙,比如那个劝了好多遍,也不肯加入‘谜题旅团’的死人脸白令复。

“小正!”

余小正正要佯装没看见他,却没想到崔英豪竟然找的是自己,按说自己的姐姐余小曼,应该快和他挑明关系了吧,找自己是为何事?

“有事?”余小正勉强忍住不适,被对方拉到一块两人高的禁地石刻旁,那里刻着前代掌门的语录,金字反射阳光洒在脸上,晃得人颇为烦躁。

“我没找到你姐,你看你能不能做主,把你们店里的那件五阶的‘神木奔雷符’赊欠给我?”

“不是买?”

“不是,是赊欠,如果没用,我再还给你。”

“你用来做什么?”

“这……”崔英豪有点犹豫,“能不能不说?”

“你觉得呢?”

“我只能告诉你,是我哥崔英桓要用,只是用来以策万全的,只用一个月,回头多半会还你。”

“等我考虑考虑,你出多少?”

余小正觉得事有蹊跷,“神木奔雷符”他确实可以做主,因为他早就偷偷换下来了,未来可能会用做参与“正气盟”拍卖会,一旦有损失,还需要寻找其他可替代的物品。

话说这崔英豪瞒着自己的事情,到底是什么,神秘兮兮的,或许自己的姐姐余小曼知道,崔英豪找不到她,也就是说,她不在真武城,那多半去大邑郡了。

老往那跑什么啊,那个江枫有什么前途,哼,余小正心道,再看看崔英豪,倒是比眼前这个强一些,至少是个掌门。

…………

临时召集的长老会,通过“灵笼商会”的案子,竟然无人反对。

这让江枫心中有点打鼓,难不成是因为自己率先说了即将前往峡谷遗迹的事情?或者是秘密立储的事情?

峡谷遗迹的事情,江枫只是略微提及,几人就已经明了,虽然他没有为几人出示入谷令牌,但此时甚嚣尘上的重宝现世传言,早已经传遍修士群体。

秘密立储是江枫最后想出来的办法,他将一副写有自己意见的字条藏入带有自己灵魂印记的玉盒,放在这风雨楼的房梁之上。

“如果我发生不幸,需要推举掌门的话,如果你们愿意推举小辈,我写了一个名字;如果你们之中有人愿意出来继承大业,我也一样写了个名字。总之,我的意见就在这玉盒之中。我估计最迟六月,我就可以归来,倘若发生变故,江海会根据玉盒之上的印记情况,找你们商议新掌门的人选,如何?”

众人皆沉默。

“掌门吉人自有天相,应该不会如此。”吴全忠憋了一会,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就是就是,掌门你不要说那么丧气的话。”郑鲁达第二个表态,“需不需要大家凑钱,买一些法器防身?”他环顾一周,似乎只有吴全忠搓了搓手,响应了他。

“无需如此,我已经准备周全。”虽然这是个甄别忠心程度的好机会,江枫还是叫停了郑鲁达,他不想让赵文君和魏若光难做,至于假装沉思的王显道,他也没指望。

“掌门,灵笼商会的案子,要不让老郑早点介入吧!”王显道叉开话题,没有反对看似“卖宗”的交易草案,“如果来得及,还可以得十枚三阶灵石入库,买些法器临时助掌门防身,总是好的。”

从日程上来看,灵笼商会的交易,恐怕难以在五月初七前完结,故此他的建议,看起来像是在担忧和帮助江枫,实则没有任何可操作性,不过王显道既然赞成交易案,那自然是极好的。

赵文君见几人都说了话,也不好沉默,抱怨了交易案可能会对炼器工坊未来的收入产生负面影响,但还是举双手赞成,并且提前申请了五十枚二阶的炼器炉鼎费用;

初次参加长老的传功长老魏若光,以“刚刚升任长老,情况不明,不便发表意见”投了弃权票,不过他倒是拿出一小瓶无色药水样的物事。

“此乃‘云诡药油’。服用之后,可以在半柱香内隐身,或许能增加些生存的机会。”他简单介绍道,“相比稀缺的隐身类符箓,我只能弄到这个。只是这药油味道特别不好,要有心理准备。”

“多谢,有心了。”

江枫收起,能达到欺瞒修士效果的隐身类符箓十分贵重,多半至少是三阶非制式符箓,想不到作为掌门第一次收礼,还是这位刚刚接任传功长老职务的魏若光奉送的。

想起来有点尴尬呀。

不过礼物就是礼物,得高兴才行,自己这么又添钱又费时的浇灌宗门这棵歪树,总算见到果子了。

授权庶务长老郑鲁达与灵笼商会进一步接触并签约,同时分享了长宁商会在东湖郡的情况,众人闻之,气氛略有活跃,面上皆有喜色。

“海老,您怎么看?”

会议刚刚结束,面对空荡荡的风雨楼,江枫靠在银灰猛犸皮质座椅上,静思了一会儿,低声垂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