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十章 魏国之行

发布时间: 2019-05-24 18:50:21 作者: 阿布有糖

    密室,很小,很简陋,几乎只有一蒲团一几案,以及案头堆在一处的来往信件。

    以一阶火系灵石为能量来源的‘魂火宫灯’并不明亮,密室石壁先代掌门留下的只言片语修炼感悟,都无法清晰识别。宫灯这物事创造出来,就不是针对普通修炼者,而是大型宗门和商会,六枚火系灵石是标配,但好在一枚也是可用的。

    朱红血蚁的方案最终是入股制,并非传统的交给谁负责。

    江枫想破解长老会集体针对自己的局面,这是最根本的原因。名,权,利,天下熙熙,皆为此来,换成自己,也不甘心一个小字辈排在前面,何况是个看上去没什么前途,活不过五年的领头人。

    灵石匮乏才是推出入股制的直接原因,也是可以摆在明面上的借口。与种植灵草不同,低级灵草是大路货,种子不贵,灵泉灵田都是现成的,护理人员只需普通凡俗妖族,稍加培训即可上岗。朱红血蚁不同,巢穴用土就得外购,然后饲料也并非普通食材,需要人力去野外捕捉,靠血蚁自己捕食,不仅干扰其他产业经营,饲养效率也低,个体成长缓慢,品相不好。血蚁准灵兽级的战力,必须灵级三重以上修为方可确保饲养者的安全。尽管整体利润不菲,但整个过程耗费的人力物力甚多,这些都要灵石。

    三枚二阶,这是江枫估算的成本价。

    倘若宗门大库出这个钱,基本上就变成空库了,自己手里也没那么多余钱,故此他抛出了入股制,出售七成股份给各位长老,一成股份作价五十枚一阶灵石,每家最多可占三成,收益按投资分配,占股最大者总体负责此事。

    规则越简单,收益越明朗,自然争执越强烈,留下他们互撕,自己置身事外,当然,宗门也不是不出力,十五名精英弟子,每人每月分配四天值守,这样每天就有两名灵级三重以上子弟帮忙,有效降低人力成本。

    黑影闪现,旋即融入身后微微抖动的身影之中,这道分身在暗处隐藏效果极佳,算是江枫的独门绝技,自从小时候玩耍跌入一座无名地窟之后,这道分身就始终伴随自己左右,没有实体,没有思想,除了能感受到它的确存在,并且可以用来侦知之外,江枫对它了解并不多。

    一里左右远近,这是现在放出的极限,恰巧是风雨楼距离密室的距离,长老会的互撕结果,他已经提前知道了。

    “掌门,”须臾之后,门外响起叩门声,江枫知道是老仆江海,王乙那个小厮自不会那么稳重,教训了几次三番,虽然声音上低调了,但脚下还是毛糙。

    “长老们已经有定论了。”

    “如何?”影子分身侦测的本事,就连老仆江海也蒙在鼓里,昔日地窟梦境中的约定,自是不敢轻易违背。

    “吴长老两成五分股,郑长老和王长老各一成五分股,赵长老一成股,魏家五分股。吴长老说还要让出五分股来给其他家,不过还没有最后定夺,之后都会补充在合约里,给您过目。”

    与自己侦知相同。

    不漏声色,“你怎么看?”

    这招数也是江枫最近从杂记中学来的,投石问路,先看看别人的分析,这样自己就可以综合考虑,江海是几代的老人了,对宗内的人际关系比自己门清。

    “其他人不论,魏家乃是七代长老的妻族。他们并没有人进入长老会,族内最高修为者玄级三重,今日的年轻俊彦,也只有一人而已。”

    江海说话干净利落,这点很好,他似乎对江枫征求他的意见很意外,“我想是吴长老许下了什么条件,七代遗孀魏家虽然人丁不多,并且大半回归了覆海门,但留在这里的,超过灵级三重的修者,有七人之多,虽然没有什么人在重要的位置上,但还是一股不能小觑的力量。魏若依您知道吗?”

    魏若依?

    似乎没什么印象,魏若江倒是知道,今日十五名少年子弟,魏家来的就是他,灵级四重,其貌不扬,话也不多,魏家源自覆海门,位于浅山宗北方,夹在御风宗和华帝门之间的小宗门,实力较浅山宗强,当然七代在位的时候,属于相近档次的宗门,而魏婕作为覆海门掌门魏神道的宗族支脉子弟,嫁给七代,实数联姻之举,只是七代醉心剑术,子嗣不多,魏婕仅凭一女留在浅山宗独自开枝散叶,自成一系,而随之而来的亲族,却大半回归覆海门了,这事江枫有所耳闻,每位掌门的生平大事,宗门卷帘司内都有实录,一目了然。

    “魏若江的妹妹?”

    “没错,也就是魏婕的外甥孙女。魏家虽然大半回归,却有主脉子弟投奔而来,实数蹊跷。此女今年刚刚十二,灵级二重。听闻吴长老有意撮合她和自己宗族内的子弟结亲。”

    “三件事,你去办。”江枫考虑了一会儿,做出决定。

    “第一,传令给礼务司,但凡宗内觉醒法相者,女十八,男二十之内,禁止嫁娶和定亲,违者逐出宗门。”长老会的否决权虽然让出去了,但是‘六司’掌管各种凡俗事务,还在江枫的控制之内,这里面任职的凡俗妖族和觉醒法相各半,甚至前者还多一些,故此支配起来还算得心应手,倘若放纵宗内各种联姻,很快就会如铁桶一般,涉及修士的政策,很难再执行下去。

    “第二,传令给赵文君,祖师祠堂附近的五十亩荒田划给他种植草药,但在录用帮闲时,不能歧视魏家,任家以及其他各散修家族成员。”相信有了五十亩薄田背书,赵文君这种墙头草也不会任由几大长老随意安插人员,几大长老家族的势力,必须时时想办法约束,否则以吴全忠的本事,很有可能慢慢都被他拉拢过去。

    “第三,你亲自去一趟后山,让岳溪山不要闭关了,收任晓龙为关门弟子,他欠任我道的人情,该还了。”岳溪山是九代长老任我道的下属,前往乱石海前夕,被派往力宗办事,躲过一劫,任我道生前对出自散修的他颇有照顾,有提携之恩,九代失联之后,他前往乱石海搜寻无果,归来闭关自省不问宗门之事已经多年,玄级四重的修为在宗门中也算高手,有他在,相信执法长老王显道处理任晓龙一事,定会注意分寸。

    连续放了三把火,又叮嘱江海留意朱红血蚁一事,自内封闭密室,江枫才静下心来思考今日之事。

    血蚁合约如此大的利润期望,一旦落空,宗门今年的收入缺口恐怕会非常大,利益刺激是一方面,他相信吴全忠不会干那种损人一千,自伤八百的傻事,况且所有长老都在其中,也很难操作成赔本买卖,最多是想办法降低利润,给自己更大的财务压力。

    除去刚刚交给江海一枚二阶,加上之前零散的各种花费,宗门大库加上自己手头的钱财,仅剩八枚二阶,以及一些散碎的一阶灵石。

    不,很快就是七枚了。

    江枫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枚木系二阶灵石,挥手灭掉魂火宫灯,整个密室就只剩下灵石散发的微光。

    啪~

    灵石被强行捏碎的爆裂声,随之而来是溃散而来的灵气,浓郁,炙热,火烈,还有木系灵石独有的麻痹!

    整个身体都沐浴在狂暴的灵气之中,这不是在修炼,而是在饲喂身体中的黑蛇之灵分身,也许有钱的郑鲁达可以使用一个转化能量的小型法阵,汲取灵气来饲喂,但资财不多的江枫,就只能用这种暴烈的方式,直接饲喂!

    黑蛇之灵贪婪的吞噬着空气中的狂暴能量,而江枫,咬着牙承受着灵气直接入体的痛苦,此刻,他的皮肤早已渗出深红的血液,混在皲裂破损的表皮之中,粘稠得几乎无法流动,又在妖族强大的愈合能力下,结痂,再破裂!

    不忍直视,好在密室中的黑暗,会掩盖这一切。

    而这种痛苦,每月都会经历一次,倘若不是这样,黑蛇之灵就会因为饥饿,吞噬体内的灵力,直到宿主灵力枯竭,修为下降直到身陨,黑蛇之灵却不会有任何损失,散在空中,回归本体,谁也不知道它的本体在哪,也许最早的黑蛇战将林栋知道,但凡后世的继承者们,只知道那个神秘的附体仪式,以及提供血肉祭品,黑蛇之灵就会隔空降临,拿走所有祭品的同时,留下一道分身,强行提升妖修的修为。

    全身撕裂的痛苦逐渐散去,动用灵光扳指的【明镜止水】,治疗了下隐藏未愈的可能暗疾,又打出一道清洁符,他已经交代江海,自己要远行一段时间。

    什么叫远行,江海和自己心中有着共同的认知,只是和上次相比,自己来不及通知“乌衣”的成员,只能独行。

    西南,人族魏国地界,吉柏城,就是此次的目标。

    三日之后,阳关,这个距离吉柏城最近的关隘,也是魏国开放的人族和妖族可以自由通行的最后一个内陆关卡,江枫化为江小白的模样,将肤色和双眉略做修饰,进了一家位于街口繁华区,人来人往的双层酒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