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三十九章 传位旧事

发布时间: 2019-06-01 15:19:56 作者: 阿布有糖

九代掌门任我道的实录字迹工整,保存完好。这里面有江海和王乙的不少功劳,虽然后者性子毛糙了些,但办事还是颇为认真可靠的。

江枫从任我道在位最后三年的实录开始找起,每行每句都逐一查看,力求不错过任何线索。

任我道,是浅山宗历史上,除了初代掌门林栋之外,在位时间最短的掌门。除了八代掌门江沉舟在位三十九年,和他相若之外,余下历代掌门,在位时间均超越他至少十年以上。

三十二年,对于修士来讲,这点时间,不过相当于凡俗七八年的光阴。当然,如果江枫未来死在怒风峡谷遗迹中的话,他就是倒数第一,而且超越了仅仅在位五年就病逝的初代掌门林栋。

日记中的这些记录引起了江枫的注意:

三十二年冬十二月初四,会见华帝门客人;

三十二年冬十二月初九,遴选五名宗门内室少年子弟,携华帝门客人前往伏元镇,祭拜先代掌门墓;

三十二年冬十二月二十,与庶务长老郑先汏、江沉阁出游乱石海。

这些条目,均在最后一本九代掌门实录上,描述内容颇为可疑之处。比如,这“华帝门客人”到底是谁?

翻看前面的记录,不具名的情况并不常见,而且通常还会附有具体的修为,年纪介绍,而这里,仅仅用五个字代替,连男女都没有,定有蹊跷。

五名宗门内室弟子,在掌门实录上,通常称呼三小原始家族,即“百果蛇莲”、“七宝葫芦”、“七叶玄参”出身的弟子为内室弟子,以与普通弟子相区分。也就是说,掌门带走了五名原始家族弟子,这五人是谁,是生是死?

找出一本通常很少有人翻阅的“白事录”,寻找这条记录同一时期的白事,果然:

三十二年十二月十三,内室弟子江开霁,沈诚勇,沈诚忠,沈诚谅亡故,以衣冠葬于罗川东南普贤祠。死了四人?而且连尸体都没有?

这第五人,会不会有自己?三名沈姓,出自“百果蛇莲”原始家族,一名江姓,出自“七宝葫芦”原始家族,却没有出自任家“七叶玄参”原始家族的子弟同行,这说明了什么?

任我道知道此行有危险,但却因为特别的原因,必须带内室弟子同行?故此,他选择了牺牲沈家和江家,而保存任家?

细思恐极。

时过境迁,人已作古。余下的问题仅仅在于,这未死的第五人,到底是不是自己,仔细回想自己担任掌门前的一年,记忆大多已经模糊不清,这也是黑蛇之灵仪式的副作用之一,在历代“前辈”的经历中,都有所体现。故此,无从根据自己的记忆来验证。

再对应这个时间点,应该是个冬天,那么,自己曾经跌入的无名洞穴,同那位“真灵圣者”存在的那个洞穴,是同一个时间点么?对比自己残存的些许记忆,似乎两者有所冲突,只记得那时跌入无名洞穴时,自己还是个孩童。

理论上讲,死了四名原始家族的修士,那么这件事几位长老都应该知晓,向谁去验证呢?或者进一步思考,谁能参与这件机密之事。

岳溪山,沈峻茂,吴全忠。这三人最有可能知道一些秘辛。

岳溪山诚然是任我道生前最亲密的玄级修士,没有之一,从他之前想法设法谋害自己,染指掌门大位的行径来看,他对于任我道指定自己为掌门,定然心有不忿,也就是说,他或许知道自己得到“掌门继承人”这个资格的一些秘辛。

然而他已经死了。

沈俊茂作为三小原始家族的族长多年,对于这个“一日之内死去四人,沈家有三人”的事,定然有深刻的记忆,至少,任我道作为掌门,必须要给他一个合理的交代才行,那么,任我道是怎么给了一个合理的借口,来说明死无全尸,只能以衣冠藏之的这件事?

在下次前往大邑郡时,这件旧事,必须要问个明白。

吴全忠继承其叔父的职位,担任外事长老,还是在任我道出走乱石海之前不久,缺少资历,也是他没有同任我道前往乱石海的主要原因。吴全忠参与黑蛇之灵仪式,比江枫略早,故此,以他掌管外事的身份,或许能知晓有关“华帝门客人”的一些秘辛,但前往伏元镇的事情,倘若真的与那个神秘山洞有关,任我道多半不会让其同行。

至于王显道,虽然担任长老已经多年,但执法长老,一般不会处理外务,而郑鲁达,则和自己一起参与黑蛇之灵仪式,前几年的记忆同样会模糊不清,不过和江枫不同,有家族的支持,拾回那些记忆并不算难,只是,同王显道一样,庶务长老并无多少接触外务的机会,故此,华帝门客人是谁,以及几名弟子亡故,任我道无需向他们解释。

任我道在位三十二年,虽然短了点,但诸事早已轻车熟路,威信不凡,不似现在的自己,大事需要过长老会,小事虽可动用六司,但涉及到灵石,还需要躬亲力行。当然,前者是因为当年穷,为了当上掌门,不得不让步,后者是现在穷,本宗修士因为底子薄修为低微,为了省点钱,又不能招募散修帮忙。

想了想,江枫还是打算从岳溪山入手,死人虽然不会张口,但也不会撒谎。

…………

力宗,真武城,楚府。

一大早,管事黄东就来到了六少楚弈鸣的居所,打算将昨夜换下的愈伤麻布拿走,更换为更好的细纹棉布,他最近几天发现,六少的伤势,好转的速度正在加快,这是身体复原,即将康复的征兆,为此,他将最后仅有的二十枚灵石花掉,购买了修士专用的细纹棉布,想要给六少换上。

然而他突然发现,楚弈鸣竟然不见了。

什么情况?

他差点将棉布扔在地上,却赫然发现楚弈鸣正站在窗前,静静的欣赏着院内的春光,任凭晨风轻拂他的白衣。

“六少,您醒了?”黄东一阵惊喜,习惯性的跪了下来,双手揉了揉惺忪的双眼,确认眼前之人,的的确确是主人楚弈鸣。

“起来吧,辛苦了。”

楚弈鸣的声音不算清亮,还有一丝憔悴在其中。

“不敢,不敢。”六少楚弈鸣的脾气黄东知道,这要是贸然起来,说不定会被打断腿,这一点,即使是随侍楚弈鸣多年的修士叔父,也不能免俗。

“我昏迷多久了?”楚弈鸣明知故问。

“十四天,六少,我这就去向夫人和光少爷报喜!”

“不必,一会儿随我同去。我昏迷这么久,似乎想通了一些事情。”楚弈鸣步履缓慢的走过来,伸手将黄东拉起,“除了修为本身,似乎还有更重要的一些事情。”

嗯?黄东不敢吭声,只能在心里发出疑问。

“亲情,大道应有情。”

黄东完全不理解这些话什么意思,他只觉得六少确实是变了一些,变得有些云里雾里的,脾气也变得有些平和,但又说不清,不过,既然醒了,那就是大好事一件,自己的前途,又再次光明了起来。他能感受到六少似乎仍为一名修士,只不过修为相比之前差了很多,再无那种高高在上者的凌压。

修士总比凡俗强,修士就代表富贵,修士就代表灵石,况且这可是楚家,好日子终于又来了,他浑然忘记了,自己也是个凡俗之身。

“把这封信,送给浅山宗的掌门江枫。”楚弈鸣递给黄东一封似乎刚刚写好的书信,“我会和老夫人讲,找几个可靠的亲族过来帮你打理俗务。”

“是。”黄东小心应对着,仔细体味着这句话的深意。

…………

罗川,阳江巷,岳溪山的旧宅。

走在有些凌乱的窄巷里,江枫能明显感受到这里的衰败。这里的一切人,一切物,似乎都因为自己一掌击杀岳溪山,而变得颓废,变得破碎,被边缘化,被随意抛弃。

好在他没有通知任何人自己来到这里,否则这里或许是另外一番光景。

推开仄仄的门,迎面是久未打扫的潮气,青黑色的屋瓦上,几撮绿意正在萌生,用不了多少年,就会变成尺高的经年荒草,同这里的一切一样,被人遗忘。

两只早燕落到屋檐之下,哺育着初生的幼崽,它们似乎是这里唯一的生气。

正堂屋内的陈设散乱,布满灰尘,江枫打出清洁符,让他们露出本来的新鲜面目,这种光鲜,原本属于一个想要染指掌门之位的失败者。

岳溪山的书房仍在,并没有人去整理,江枫翻看了几本,将有关修炼的东西拿走,准备回头送到藏经阁,在还算整齐的书架上,他发现了一本扉页发黑,似乎经常翻阅的笔记。

仔细翻看,竟是岳溪山的私人日记。

笔记不算工整,蝇头小楷密密匝匝的布满大半本笔记,这本似乎从九代掌门任我道的第三十年开始记起,江枫四下寻找,却没有找到更多,这本应是其生前正在写的一本。

并不是每一天都有记录,只是偶尔会记录一些琐事,江枫细细翻看,竟然有几条是其送给王显道法器的记录。

呵!

江枫略过这几段,这种事情没必要再去计较,何况正常来往,也会有互赠之类的情况发生,此时揪出来,只会显得心胸过于狭隘,不能容人。

十二月初四,天气微寒,无雪。宗内突然来了三个陌生人,两男一女,修为至少应在玄级,指名要见掌门,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并不打算住在会馆,而是安排到我这里,实属罕见。打听了下,从华帝门来。华帝门似乎与我们没什么干系,除了听说初代曾经与他们有些纠葛之外,似乎几百年都没联络了,不知所为何事,私下里问,任我道也不愿意说,怪事,怪事。

十二月十三,天气晴好,南风,微暖。今天宗内出了大事,死了四个小字辈,连尸体都没留下。任我道什么都没讲,沈峻茂去问,一脸黑的回来了,本来打算今日去宝昌巷看看红拂,在她那坐坐,但有这等白事还是算了吧,没心情,别触了霉头。

十二月二十,天气就那样吧,今天真是窝火,任我道走就走了,还要定个下代掌门,关键是论资排辈,论修为高低,不应该是我么?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叫什么江枫,就是为了补偿之前沈俊茂家死的几个,也应该立沈家人啊,而不是立一个莫名其妙活着回来的家伙,还是庶出!想不通!不过估计他也是故意瞎指,等回来就做不得数。

之后自然是长期对于新掌门江枫的抱怨,甚至后来干脆就停了笔,字里行间,再无有关江枫继承掌门之位的记载,华帝门也再未出现,不过有价值的似乎还有一条。

十一月初九,今天雨下的出奇的大,或许是今年最后一场雨了。不过他们还是来了,想通过我知道一些有关毛头小子的事情,没错,我和你们有约定,也算是合作伙伴,但不是这个态度,我知道你们赤霞门早晚会西进的,但现在不行,等我当了掌门,这事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看起来,赤霞门的确通过岳溪山知道了自己的一些事,虽然日期上与自己前往寒山的日子并不相符,但左右他们曾经联手过,从这点来看,他死的不冤,当然,赤霞门应是主动的一方。

将岳溪山的日记收进储物袋,或许未来还会有可对照之处,依照他所言,吴全忠和沈峻茂都是知道些许内情的人,但必然并不多,直接经手这件事的人,只有任我道自己,以及神秘的华帝门来客。

不过收获还是有的,那就是去往伏元镇生还的第五人,就是自己。

思量了一会,江枫正准备离开,却听见门外厢房传来了一个老妪的声音:

“嗨,说了你不要再来看我了,要是被掌门知道了,会怪罪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