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三十八章 余波未平

发布时间: 2019-05-31 15:12:36 作者: 阿布有糖

整个湛川南部,此时都浸在瓢泼的大雨之中,北风呼啸,西风飘摇,将混乱泥泞的沼泽之中,沉眠一冬的腐败落叶和残枝吹得四处纷飞,加上密密匝匝的雨雾,可见度仅有三四十步的模样。

江枫和江城子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从空中下降到沼泽之中。因为劲风的缘故,两人不得不祭起灵力护体,方才减轻了些许负担。

江枫快速的在沼泽中腾挪,寻找着心中的目标。过了多半个时辰,他终于在一处黑石碑处停留下来。

浅山——黑水,第十五号,天元三五四八年秋十月

这是一处浅山宗和黑水门早年立下的界碑,这种独特材质的黑石,虽然不是任何名贵的修炼材料,但却天然能够防止苔藓之类蔓生,故此上面还算整洁。

“将宋维多放出来。”

“师父,你要做什么?”江城子虽然心中疑惑,但还是快速的放出了妖傀宋维多。

“让他把界碑抠出来,跟我走。”江枫举目四望,在豪雨中辨别着方向。

宋维多有一身蛮力,在江城子的指挥下,没费多少力气,就将这十五号界碑从沼泽的泥淖之中拉出,左近的淤泥,混合积存的雨水,迅速的将这处不浅的深坑填满,仿佛这里是个天然的小型泥沼一般。

“走!”

江枫已经找对了方向,向着黑水门的方向急速掠去,向南前行了十五里,远远望去有一个村落的时候,才令宋维多再次挖坑,将那枚十五号界碑如之前一般掩埋。风雨飘摇,很快就遮掩了新翻的泥土,毫无挖掘的痕迹。

依法炮制。

江枫向南挪动了湛川镇附近的七座界碑,最远深入三十五里,而最近的,只有五里,虽然所过之处,均是沼泽,但未来这些区域,在毒泉沼泽排干之后,或许能够变成良田。要知道,湛川镇之南,尤其是西南,虽然也有不少领土属于浅山宗,但均是荒山秃岭,鲜有灵脉矿产,甚至属于无法耕种的不毛之地,这毒水沼泽,虽然现在条件恶劣了一些,但至少还算平地。

“师父,‘浊渊’这回在浅山宗了,以后我来方便多了。”江城子感应到其生母玄火鸦的葬身之处,不由得感叹道。

“嗯,等峡谷之行结束,叫上你二师弟,三师弟一起来祭拜吧。”

“是。”

“走,迟则生变。”暴雨虽然还在继续,但天上的乌云已经变轻变薄了很多,江枫和江城子,再次驾驭飞舟,向北部急飞而去。

这也算占了点小便宜吧,江枫原本不平衡的心,这才得到些许安慰。黑水门突发变故,自己未能借此良机,从其大库,或者藏书阁中收获什么东西,但这次挪动界碑,也相当于四分之一个集镇的面积了,相比孤寒镇,这里的平地在将来或许能发挥更大的价值。

不知道这个乱局,会有谁来负责接盘,金城派?魏国?他想多半会是魏国,毕竟谁人都知道,邱白寺,不过是替魏国上宗来看守这片物产稀缺的沼泽地而已。

邱白寺的死,导致黑水门瞬间崩溃,主要的原因是缺少法理上的继承人,因为地小贫弱,邱白寺一人之下,连个庶务长老都没有设立,故此在他突发变故之时,连个出来主持大局的修士都没有。

虽然邱真真是邱白寺的妹妹,但仅仅是个玄级一重的修士,主持大局力有未逮,从其在大库中被重伤来看,其在黑水门内更是没有半点威信;而且江城子曾经听邱思田讲,这个掌门舅父对自己并不好,就是他借故杀死了自己未曾谋面的父亲田归期,依此推断,邱真真与邱白寺的关系很不好,故此在发生变乱之时,她也和其他玄级、灵级的修士一样,只想着快点拿些细软逃走,而不是聚在一起,积极的商讨对策。

还好浅山宗虽穷,但门内尚有几位长老。不过,江枫突然想起,不久之后,自己就要进入峡谷遗迹,似乎也是凶多吉少的一行。

倘若自己身死,浅山宗又当如何?

大规模变乱的概率不大,或许几位长老连同其他玄级修士,会一同商议宗门未来的执掌之人,但小规模的混乱,还是多半会在局部发生的。

除非,自己也和上任掌门任我道一样,在走之前,指定一名掌门候选人。

要不要提前指定一名?

问题是选择谁呢?

他突然想到这个问题,却发现陷入了一个僵局。

按理说,依据浅山宗历来的规矩,必须要立一名未参与过黑蛇之灵仪式的修士,那么王显道,郑鲁达以及吴全忠就完全没有机会了,虽然他们可以不走“立储”,而走“禅让”这条路。

赵文君、魏婕、周星以及其他与先代毫无血缘关系的修士,无法承受黑蛇之灵仪式,就是“禅让”的话,威信也不够。故此,多半还要从原始家族或者王、郑、吴三家的弟子中遴选。

从会武八强中挑选?

那就只有排名第二的王彦之,第三的郑轶雨,第四的吴天德,以及第五名的任晓龙可以入选。

这是一个不错的思路,或许法理上行得通,勉强能说服众人,但总觉得以宗门现有的资源——当然,比自己继任掌门时要好得多——并不一定能得到好的结果,多半只会换来一个普通的玄级修士而已,那时候,宗内的格局,又要重新回到自己刚刚接任掌门时的窘况了。

话说,当初的九代掌门任我道,是怎么选中的自己?按理说,不论从法相,还是从资历上来讲,甚至从主脉和支脉的角度讲,自己都不占任何优势的说。江枫突然意识到,自己接任掌门接近三年,竟然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当上了掌门,想想也是惭愧。

想到这,竟有些无法释怀,逆风如意飞舟刚刚穿过浅山宗东南部的雨带,远远的天际,晨曦半露,江枫思忖片刻,调整方向奔罗川飞去。

…………

“邱白寺死了?”

苏黎清看着深夜送到眼前的急报,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在议事大殿之中徘徊了片刻,心神才安宁下来。

黑水门是个小门派,夹在金城派,力宗,魏国和小小的浅山宗之间,算是一个存在多年的缓冲地带,它的原身宋湖宗,膏腴之地被几个邻居瓜分,仅仅剩下贫瘠荒蛮的毒泉沼泽,这些年来,依靠大魏国的支持,勉力苟延残喘活到现在,基本上全靠地级修士邱白寺一人操持。

魏国多半会出兵。

这是苏黎清的第一想法,不过,不能让他们独占便宜,倘若他们直接与金城派接壤,自己金城派的危险,相比之前,反而增加了不少。

“不如这样。”

二女儿苏曼和小女儿苏吉儿均连夜赶来,帮助其父苏黎清参详此事,虽然苏黎清更期望三女儿苏锦也能一起参详,但其还在双龙城处理一件本来需要自己亲自参与的事情,不能及时赶来。

金城派并非只有苏黎清一名地级修士,但他们多半被边缘化,仅负责镇守东部凌云山的故都双龙城,以及北部的重镇乐林城,很少参与宗内的决策。

将几名地级修士边缘化,这是苏黎清不得不做出的选择。六名女儿中,只有二女儿苏曼达到玄级六重,纵使他分享了丹论的一些秘辛给她,也未能让她抓住机缘晋升,故此,他不得不多为自己的身后事准备,甚至为了平衡的需要,六名女儿没有嫁给任何一位宗内的修士,避免外人刻意站队到女婿身边,影响自己家族的核心利益。

似乎应该考虑继承人问题了,黑水门的变故,让他心中原本已经压下去的隐忧,再度浮到水面之上。

“那个玄级的祝天狮,不是来投奔我们了么,让他立即返回黑水门故地,收集残余势力,等待魏国来接收。我们只需要暗中支持他为掌门即可,这样可以确保我们与魏国,仍然不接壤。”

“魏国这次会不会直接占据此地?”苏曼对苏吉儿的建议,略有担忧。

“不会,他们与西部的‘夜樊国’还在战争状态,留在黑水门南部的高阶修士不多,即使有,以魏国城塞各自为政的情况来看,多半无人想为这块弹丸之地浪费时间,况且这只是一块毫无价值的毒泉沼泽。”苏吉儿肯定的说,“但我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做,这样,把东部的尘泥镇占了,有着西线战事的牵制,魏国暂时不便与我们翻脸动武,多半还是会找一个傀儡与我们做邻居。”

“嗯,就依吉儿所说。”苏黎清看了看地图,尘泥镇不大,但可以先表明一个态度。“这事情我立刻差人去办,还有一件事,你们对怒风峡谷遗迹的事情,怎么看,我要不要亲自去一趟?”

“父亲大人,此事万万不可。”苏吉儿马上说道,“虽然可能会有不错的机缘,但父亲作为掌门,不可亲自冒险,一旦……”她停顿了一下,“我是说一旦事有不测,我们苏家的基业,恐怕就要落入外人之手,今日黑水门的变故,不就是明证么?”

“那怎么办?如何是好?”

苏黎清早已习惯了几位女儿与之参详宗内事务,有时候,反而失了计较,缺少些主见,更关键的问题在于,这事情隐隐与继承人问题有所关联,涉及到几个女儿的利益,话题十分敏感,他不得不谨慎发表意见,从相对修为上来看,二女儿苏曼是最合适的人选,但小女儿苏吉儿虽是凡俗,计略却是第一,而其他四名女儿,则在这两者之间。

“让双龙城的左子蝉,或者乐林城的冷听涛去。”苏曼建议道,“暗自放出风去,如果能带回谷内的机缘或者重要宝物交给宗门,就把四姐嫁给他。”

“怎么可以?”二女儿苏曼争辩了一句,“你四姐喜欢的冷听风,不是冷听涛,而左子蝉已经有两房妻妾了。”

“冷听风才初到玄级,而且法相很差,这辈子恐怕与地级无缘。玄级的名额,可以让他去,最好是有去无回,这样也断了四姐的念想,咱们姐妹六人,肯定要第一时间为宗门,为苏家考虑,嫁给有能力维护宗门的人,自定姻缘的事情要不得。”

“六妹,你这样的话,你四姐恐怕……”

“恐怕什么,那个冷听风,一看就是个骗子,花言巧语的哄得我四姐团团转,要不是四姐求你帮他找了几件土系灵材,他连玄级的边都摸不到。”

苏曼不再吭声,脸红的有些发烧,虽然做的隐秘,这件事情竟然还是让小妹知道了,也不知道父亲会不会责怪。

“好了。”

苏黎清知道需要站出来和点稀泥,“这件事情,从长计议,不过冷家最近崛起的太快,是需要关注一下,就让冷听涛去峡谷吧。至于冷听风,派他乔装去黑水门潜伏,暗中帮着祝天狮做点事,也好看看他到底有几分斤两。”

这是被流放了啊。

苏曼心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甚至有点抑郁,感到些许疲惫,也不知道四妹苏雅会不会伤心,还好自己尚且没有喜欢的人,她理了理并不杂乱的发髻,刹那间,似乎点点芳华,又悄悄流逝了许多。

…………

江枫回到罗川,就将自己关在掌门内府,仔细查阅起历代掌门,特别是九代掌门任我道留下的各种实录来。

或许之前自己曾经忽略了什么,他相信,任我道人虽然没了,但有关自己继任掌门的内情,不至于一点线索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