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三十七章 另一条路

发布时间: 2019-05-31 15:12:08 作者: 阿布有糖

浅山宗,暖谷郡。

新落成的镇守府正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今日恰巧还是镇守大人李友德纳妾的大喜日子,可谓双喜临门,郡内有头有脸的乡绅,德高望重的族长,甚至“新宝元街”商铺的各位掌柜,都汇聚一堂,共同给镇守大人道喜。而且,这道喜不但不需要随份子,还有五枚一阶灵石的“同喜钱”可拿,于是,不少凡俗闲汉,今日也将自己最华美的衣服穿在身上,呼朋引伴,兴高采烈的挤在送亲的队伍中,装作“纯正的娘家人”,想要蹭一笔灵石,好在李友德似乎对此事并不在意,于是乎,整个镇守府,都因此挤得水泄不通。

镇守府的后花园里,九岁的冯既明正在喂两只普通的兔子,一黑一白,是前几日李友德的通房大丫头在集市上所买,他便讨了这个饲喂的差事,倒也清闲得紧。

“冯公子,你不去前堂么,可热闹了,新娘子就要送到了呢。”一个黑脸皂袍小厮路过,不禁问道。

“哦,我一会就去帮忙,你先去吧。”冯既明转过身,彬彬有礼的回答道。

“嗯,早点过来啊,刚才李大人还有问起你呢。”小厮同样微笑着说道,“我先去了。”他快步离开,心中却思量道,这冯既明平素深居简出,但李大人却对他抬爱有加,一定是资质好,可惜了,自己不是修士,往李大人身边凑了几次,都没得到对方的关注。

嗨,就连他的长相,也是那样俊秀,要是个女的,自己非要立志娶她不可。真让人嫉妒啊,上次翠莲丫头竟然说就喜欢那样的,话说,怎么才能自己变得白一点呢?

“马太吉传信过来了,五月初七。”见人已经走远,冯既明扔进兔笼两把不算鲜嫩的野草,自言自语的说道。

“你说我们这个月底就出发?”他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道,“那去伏元镇看看的事情,要耽搁一段时间了。”

“这点修为,不会有危险么?”

“既然你知道另一条路,那去看看也好,如果马太吉和江枫,拿不到东西,怎么办?”

“那岂不是白白浪费时间,亏你夸口什么完美布局,还损耗修为,下什么咒?”

“也好,可惜时间来不及,要是如你所说,蚌精和木贼两个家伙也脱困的话,元楚老贼的洞府就会崩塌,到时候什么都没了。否则等这具身体晋升地级,就根本不用借那两个废物之手来布局了。”

“好了,好了,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换个思路也好,别忘了我们是一个人,别说了,李友善来了。”冯既明停止了喃喃自语,目视前方,从笼子掏出一只黑兔,像个温婉的女子一样,仔细的为其梳理起短毛来,仿佛没有注意到后方李友善的到来。

…………

江枫坐在张四喜商铺的里间,耐心的等待着结果。倒是江城子急得猴跳,不停的左右张望,就连在一旁的邱思田,也没有他那么焦虑。

邱思田正是两人在黑水门云台城的藏书阁中遇到的孩童,据他所言,黑水门掌门邱白寺是他的舅父,也就是他的母亲就是邱白寺的妹妹,名曰邱真真。

江枫最后一刻,还是心生恻隐,象征性的收了邱思田那本毫无价值的“千机老人游记”,匆忙御使逆风如意飞舟,将其送到最近的东湖郡求医。

邱真真绝对是幸运的,因为窦锦秋正好在张四喜这里,督促筹办长宁商会在暖谷郡的一众商业事宜,而他,恰巧是个治疗类修士。

“嫂夫人已经醒了。”

两个时辰之后,窦锦秋面露喜色,纵使已经因为耗尽灵力身心疲惫,但还是第一时间和江枫道喜。

“嫂夫人?”江枫一脸诧异,“这名女修并不是……”

“算了,江兄,这个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人救回来了,放心,兄弟我不会乱说的,我得去休息下,咱们回头再聊商会的事。”

“哎,别走。”江枫只能目送他匆匆离开,毕竟对方确实耗费了不少灵力,急需修整一番,只能一脸狐疑的进了内宅,想要与这邱真真聊几句。

“呀!”

里面传来一声尖叫,江枫赶紧退了出来,过了许久,才又轻扣门扉,得到一声肯定的回答,才进了门。

邱真真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虽然因为失血过多而略有些苍白,但脖颈上连同手臂上的伤口,都已经痊愈如初,半点疤痕也没有留下,心中感叹窦锦秋医术高明的同时,江枫不禁想起了当初对方帮助自己治疗时,差点猝不及防的副作用,眼神不由自主的向雪白的脖颈下移动了几分。

果然有效果啊,怪不得方才需要换一身更宽松的衣服。

“多谢江掌门相救。”邱真真眉目含笑,“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但凡日后有任何需求真真的地方,定当尽全力以报。”

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

窦锦秋这是被轻易套词了啊,不过这有点麻烦,一个浅山宗掌门,在黑水门变乱之际,去云台城的大库里做什么?

好在邱白寺已死,不过作为他的妹妹,不是应该很在乎这个么?

压下心中的种种疑问,故意不提及此事,“我想窦锦秋对你的身份有些误会了,希望不会给你带来困扰。”

“是我告诉他的。”

“?!”江枫一瞬间呆了,好在他顺了口气,“邱道友为何如此?”

“为了灵石啊!没有灵石,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她故意拨弄了额头的一缕秀发,露出别样的风情,得意的在身后抓了一把,将十枚二阶一色的水系灵石展示给江枫。

“你看,有了这个身份,窦道友送了我一些帮助身体复原的东西。”

“你这样,很危险。”

江枫心底怒意勃发,但却又无处发泄,总不能动手杀了她吧?那当初还不如不救她。不过,自己苦心费力还搭人情的救了对方一命,怎么换来这么尴尬的一个结果呢,同样是出身困顿小宗门,同样走的是修炼大道,同样是修炼到玄级境界,怎么做人的差距和理念,就这么大呢?

“我可以嫁给你。”看到江枫尴尬又无法发火的模样,邱真真笑得像一朵花,“不过你要认思田,还要给我们灵石花。”

“等你痊愈了,就快点离开吧。”江枫冷冷的道。

“哎,你怎么能这样,没有灵石,我们母子怎么活呀?”

“邱白寺在的时候,怎么活,自然现在就怎么活!”

江枫不想在此事上过多纠缠,好在目前她只是误导了窦锦秋,坑了一笔灵石而已,尚在可控的范围内。快步走出房间,将门重重的关上,心里总觉得有一股无名业火,需要找地方宣泄一番。

…………

长宁商会的动作是迅速的,也是充满诚意的。

如果和张四喜的小小店铺相比,长宁商会的投资力度,可以说是空前的,至少在还算凋敝的东湖郡,算是前所未有的变化。

五百亩土地,两千亩水面,尽数一次性收入囊中,足有四枚三阶的购置费用,将暂存在东湖郡周星手中,扣除一成用于本郡建设,余下在年终一并上交给宗门大库。

与之带来的两条商业街的建设规模,以及雇佣的凡俗数量,均超过了江枫的想象,与此同时,长宁商会还带来不少拥有各项技艺的凡俗和低阶修士,他们在此间经营的同时,也会收徒,这对于拓展本地凡俗的生计,好处多多。

江枫没有去感激窦锦秋,这是自己应得的。而且对方需要的不是几句感激的话,商人重利,必须让他们能在此间有所得,有所收益,只有这样,才不会只有一波友情性的投入,再无下文。

也许过一段时间,也需要考虑连通金城派的道路问题了,他想。

考校了一番放在此间的侍女丁灵雨,发现其在经营上的进步,还是很大的,江枫心中宽慰了许多,又去镇守府坐了片刻,与周星聊了聊此间的变化,叮嘱了徒弟江云奇几句,江枫就打算离开,前往大邑郡,继续为了自己入谷之行做些准备。

“我下个月初,要去怒风峡谷,此间的事,就拜托你了。”

“祝掌门一切顺利,早日归来。”周星拱拱手,这事情他已经知道了,此时,怒风峡谷内将有一场大机缘的传闻,已经因为凡俗商旅的流动,传遍了各地,就连东湖郡这种偏居一隅的小地方,也不例外。

江枫回到张四喜的店铺,想要带江城子离开,却被邱思田叫住了。

“义父,我娘说过一阵时间,会去罗川找您。”

“义父?”一旁的江城子听了若有所思,“师父,当初你不让我叫你为父亲大人,是不是因为我没有个漂亮的娘?”

…………

江枫心情郁闷,和江城子御使逆风如意飞舟向北行进,江城子仍然负责掌舵,不只是因为之前不熟练导致方向错误的原因,还有胡乱讲话导致的“严重后果”。

此时他正嘟着嘴,背对着江枫,一点也不高兴的盯着下方晦暗的山川水泽,不过他手里正悄悄的把弄着几件好玩的小东西,是邱思田的娘亲临行前送给自己的小礼物。

人还是不错的,师父真是偏心,之前都是收徒,现在还收义子,不过思田那个家伙没有觉醒法相,和二师弟云奇和三师弟问问都不一样,收徒确实不太合适。

不过,师父似乎真的生气了,不然也不会夜间赶路。哎,他叹了一口气,完全看不懂,忽然感到一滴豆大的雨点打在了脸上。

咦?下雨了?他抬头看天,出发时还未汇聚的乌云,此时已经替代了上空所有的颜色,这场雨,似乎还不小。

“我来接管飞舟!”他突然听到江枫一身断喝。

怎么,又错了方向了?他不禁费力向下张望,没错啊?是向北飞啊。忽然感到飞舟一阵急速调整方向的抖动,赶紧用力抓牢,虽然他也能飞,不怕被丢下,但是怎么也比不过这灵舟的说。

还是去东湖郡?

江城子低头观察了一阵,心道师父不会是后悔了吧,要去接思田母子同行?话说师父嘴上拒绝,身体却诚实得紧呢。他大感疑惑的同时,却不敢再去询问,但见飞舟迅速穿越了东湖郡上空,直奔湛川镇的方向飞去。

这次黑水门的变故,近水楼台之间,竟然什么都没有得到。沉着脸的江枫,方才心中想的却是这件事。

不过这场即将到来的豪雨,似乎给他指了另一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