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三十六章 故人相遇

发布时间: 2019-05-29 14:20:32 作者: 阿布有糖

孩童被突然闯入的江枫和江城子惊吓,停止了哭泣。他有七八岁的模样,一身褐色粗布短衣,斜靠在一个倒塌碎裂的书架旁。

“你娘呢?”

江枫忍不住问道,心中思考是谁这么心大,在这么混乱的情况下,将一个孩童留在这里,而且,这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俗孩童。

“我娘,我娘去大库抢灵石了。”男孩咿呀的啜泣着,说着说着,又哭起来。

啥?

“灵石重要还是你重要?”江枫忍不住出言吐槽道,天下还有这样的母亲,遇见黑水门这种变故,还不第一时间带着孩子逃命。

“我娘,我娘说,没有灵石花,还不如死了。”

“……”

江枫不知道怎么做了,但他知道这事情得快速决定。如果是一个远远看到的孩子,也就算了,但是自己就这么近距离的明晃晃遇见,不管不顾的话,似乎心有不安。

“江城子,你守在这里,我去大库看看。有修士来,你就带他逃到天上去。”江枫想想,还是将江城子留在这,即使是有人来,对于空空如也的藏书阁,兴趣估计也不大。

“是。”

江城子掏出一块不算干净的绢帕,在孩童脸上抹了抹,又嫌弃的看了看,“别哭了,你和我二师弟差不多大,人家满门都死绝了,也没见他哭啊,还有我三师弟,他娘也是不要他了,这么多年也挺好的,男子汉要坚强点。”

孩童听到“满门死绝”和“不要他”几个字,哭得更凶了。

话说徒弟,你到底会不会劝解啊?

江枫暂时没时间去评判,轻轻和上门,三步并作两步向大库飞掠而去,耽误了这么久,大库中还有东西剩余的概率不大,不过做贼谨遵不能空手而回的原则,他还是进了大库。

大库中混乱不堪,此处虽然没有失火,但散乱的各类陈设和物资,被扔的到处都是,此时余下的多半是不值钱的物事,或者在争抢过程中损坏而被丢弃的碎瓷和衣物。再往里走,地上横七竖八的都是尸体,不太光滑的地面上满是污渍和血渍,在远处的回廊里,还有因抢夺物资而引起的打斗和怒骂声。

几个凡俗暴徒手持棍棒,骂骂咧咧的跑了进来,看见江枫这个修士,立刻小心的噤声,有两个人大胆的在江枫面前挑挑拣拣,抱走了一团已经扯坏的衣物,随后,他们贴着墙壁,盯着江枫的动向,快速的向大库内部游走。

他们应是此处最后一批劫掠者。

避开地面恣意横流的血污,江枫发现了一具特别的尸体,看样子应是位已经死去的近战修士,踢了尸体一脚,这种反震的力量,说明此人的经脉窍穴曾经历经锻炼,背后的一道两尺长的贯穿伤,说明他死于修士之间的争斗,储物袋自然早就不翼而飞,身上更是无半点法器的模样。

一个龅牙凡俗老汉凑了过来,大胆的在修士的身体上上下摸索着,寻找着最后一丝希望,他一边看着江枫,一边谄媚的挤出笑容:“大人,不妨事吧?”

哼!

江枫站起来,懒得去管这件事,修士身上,大多也剩下一些凡俗的器物,并不值钱。他快步继续前行,越过几堆斗殴的凡俗,上了二层,想看看是否还有东西剩下,玲珑宝光也一直开启,但却一无所获,这里连个暗格都没有,要说浅山宗还是有的,只不过暗格里面,一样空空如也。

几名修士正在不远处争斗,各自祭出法器,他们的袍服颜色和花纹相同,几个时辰之前应该还是称兄道弟的同门。

四名灵级,两名玄级?

为了争抢什么重宝?

江枫来了兴趣,快步向前,几个正在争斗的修士看见江枫前来,却一齐停了手,颇有敌意的看着江枫。

只有我是个外来户。

江枫突然有此明悟,他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赶紧向旁边一闪,挥挥手示意自己毫无敌意,迅速离开了战场边缘。很快,争斗声再次响起。

想找点东西不容易啊,江枫心中感叹。

这是一个通往偏殿的回廊。在晦暗的回廊中间,正有一名凡俗男子,在一具尸体上摸索着什么,江枫快步向前,却发现这是位坐在地上,靠在柱子上的女修,还没有断气,她的脖颈上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右手手臂更是血流如注,时日已经不多。

男子身上有些臃肿,似乎藏有不少搜刮来的物事。他在女修的身上上下摸索着,寻找着每一个可能的值钱物事。

嘶啦!

似乎因为没有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他野蛮的一把撕开女子的上衣,露出镶嵌着不少金丝的胸衣。

男子狂喜,一把抓住,想要把它扯下来,那胸衣却裹得紧,一时竟无法建功,他恼了,站起身来,一脚将女修踹翻,想要从后背扯下那团金丝。

江枫有点烦躁,生者的尊严不可侵犯,何况她和自己一样,是个修士。

他正要上前,却发现自己来时的入口,正站着一位青年男修,他全身披覆在灰色的宽大罩袍之内,面部全部遮掩在阴影之中,但江枫还是轻易就认出了他。

陈昆!

虽然已经不是那个修为低微的人族练气修士,而是已经达到了筑基阶段,与自己相若。但他胸口八卦镜隐隐闪现的白色暖光不会有错,没错,就是他。而对方,也明显认出了伪装成江小白的江枫,故此好奇的停在这里。

两人就这样相互凝望了片刻,并没有说话,直到江枫走上前,将匍匐在女修身上撕扯胸衣的男子一脚踢翻。

“拿来!”男子的行径超越了江枫的底线。

男子冷不防一个趔趄,但他熟练的原地翻滚了一圈,半蹲着身体,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来:“大人,我就是找点小钱花花,她都已经死了。”他指了指地上呼吸变缓,眼神迷茫,身体仅仅略有起伏的女子。

“拿来!”气氛骤然变得冰冷。

“好好好!”

那男子不情愿的掏出一枚银质簪子,上面镂空雕刻着飞鸟的图案,递了上来,“大人,我只从她身上找到了这个,剩下的都不是她的。”他的胸部鼓鼓的,似乎之前还搜刮了不少其他杂物,但应该没有说谎。

江枫原本以为他已经得手,却没想到他还没有成功的扯去那胸衣,不过看他那令人生厌的笑容,还是鼻孔哼了一句,动用些许灵力,发出一声震喝。

“滚!”

“好好好,大人,小人这就滚,这就滚。”

男子一点都不生气,就像一个泼皮无赖一样,快步转身向入口跑去,方才那里的争斗声似乎已经平息,说不定有什么修士看不上的东西可以去搜刮。

啪嗒!

他的身体经过陈昆时,却如破烂一样倒下,只看见陈昆手尖凝出的一道微光,渐渐变淡,而这位筑基修士的身形,也转瞬间消失在江枫面前。

魔影逃走去养伤了,这陈昆竟然没有立即随同,而是留在此间趁乱打劫,看起来,他对自己的实力,还是颇有自信啊,江枫暗忖道。手臂上的寒光簪魔手环一直在暗自铮鸣,这陈昆身上,定然怀有不俗的重宝,而他身上,似乎有防止窥视的辅助法器,不仅玲珑宝光看不出究竟,就连上次占卜魔影时,面目也模糊不清。

可惜了,没有必胜的把握,时间上也不允许,显然,在实力相若的情况下,对方也不愿意浪费时间。

江枫没有理会那已经毙命的凡俗,而是几步向前,将那名女修小心的翻了过来,他隐隐觉得,这名女修的长相,似乎与之前的凡俗男童有些关联。

“思田?”

什么田?江枫听到一声几乎微不可查的呢喃,随着一口口血沫从她的口中流出,那声音变得更加虚弱。

“救我……”

救你?江枫意识到“思田”可能是那男童的名字,一路赶来,自己所见大库中活着的和死去的,也只有这位是女子,想必是那孩童的娘亲没错。

嗨!

江枫叹了一口气,大道已经很艰难了,能帮一下就帮一下吧,至少让你们母子见上最后一面。心下一软,抱起那位衣衫不整的女修,直奔藏书阁而去。

…………

御风宗,乱石海,海鄢城。

清月苑里一片春意盎然,事实上,即使在寒冷的冬季,紧邻乱石海南岸的海鄢城气候也没有那么寒冷,这也是凌飞度委托义弟帮他在此间兴建游园别院的原因。

“凌少,慕芊雪过来了。”古传福匆匆来到身后,低言汇报道。

“说我不在。”凌飞度随口拒绝,却见伊人已经站在桥上,与他隔着这条人工打造的小溪相望。

古传福无声退去,对于这名已经拜入泰老作为关门弟子,修为远超过自己,也与凌少至今仍有婚约的女子,他还不敢有任何造次。

慕芊雪伸手随意理了理雪白色丝质裙摆,那里镶嵌着无数纤细的金丝,随着她的步履走动,那金丝之上渐渐浮起淡金色的光晕,将周围仅存的一点春寒驱散。她的一头乌发在阳光下光润无暇,上面系着看似普通的一根黑色头绳,但亲近她的人都知道,那黑绳之上的五枚血红色珊瑚珠,是泰老送给他心爱弟子的保命法宝。

“你杀了宁嘉志?”

凌飞度沉默了一会儿,“他是谁?”

“收起你的傲气吧,凌飞度!”她转头不去看凌飞度冷酷的容颜,虽然这也是她最喜欢的所在,转而看向桥下潺潺,水花泛着清冽的溪流,“你这样做,很危险,知道宁嘉志获准进入峡谷的人并不多。”

凌飞度没有说话,仿佛已经与周围景致融为一体。

“这个东西你拿着。”慕芊雪拿出一枚圆润的白色珍珠样法器,“如果你在峡谷中遇险,记得用它传讯给我。”

凌飞度仍然没有说话,也没有去接那件法器,他有自己的傲气,而且,对方的到来,让他再次回想起另外一个人。

一个植根在记忆更深处的人。

两人再度无言,仿佛凝固在这春意盎然的画中。

慕芊雪走了,不过末了,她还是停下脚步,将那件白色珍珠样的法器扔给了在远处听传的古传福。

…………

黑水门,云台城,藏书阁。

抱着女修的江枫刚一进门,就迎上了两个吃货惊异的目光。

孩童已被江城子哄得停止了哭泣,见到鲜血浸染周身的女子,一下子懵住了,他甚至还来不及扔掉手中的鱼干,就扑上前来。

“娘!”

他这个年纪,已经懂得生死,看着眼前重伤的女修,知道对方时日已经不多,他的眼泪再次奔涌而出,他晃动着,用头顶着,抓着她的手臂,希望得到对方的回应。

“田儿,”女修还残留一口气,她勉强抬起未受伤的左手,轻抚孩童的乱发,擦去他的眼泪,“好好活着,娘,不该去争大库的!”

“娘,你不要走,你走了,我该怎么办?”孩童的哭泣声,响彻整个藏书阁。

“救救我娘!”他突然抬起头,看向江枫。

“这——”江枫根本没有治愈类技能,更没有治愈类法器在身,对方已经伤及本源,即使用“益气补血丹”,甚至更好的丹药,也只是能略微延缓死亡而已。

“我——”

“我有灵石!”

那男童见江枫犹豫,哆嗦着将小手摊开伸了过来,里面攥着两枚火红色的一阶灵石。见江枫仍然不为所动,又从胸前的衣服中掏出一本书,“我,我还有这个,快救救我娘吧,这个东西也给你!”

那本不算太厚的普通青蓝色线装书,上面歪歪斜斜的写着几个字:

“千机老人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