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三十五章 黑水惊变

发布时间: 2019-05-28 14:38:42 作者: 阿布有糖

邱白寺?

江枫一眼就认出了缠斗双方中的一名地级修士,这名黑水门的掌门,他曾经在寒山议和的最后阶段见过几面,寡言少语,与其他人沟通甚少,只是与临近座位的寒山派代掌门马艾都有少许的交流。

而另一方周身腾起的浓重黑雾,无疑是在力宗真武城见识过的魔影。

邱白寺是地级中段实力,话说魔影不是一般对地级初段的修士出手么?从掠取内丹的难易程度讲,选择一个地级中段的对手,实数不智。

对了,他想起来前几日刚刚帮助促成的长宁商会与金城派的合作,窦锦帆尚且知道魔影威胁,找了一名人族金丹修士守望相助,其他宗门的同阶修士,更是会因此抱团取暖,共渡危机,也就是说,这魔头,不得已选择了一位落单的地级中段修士么?

据江枫所知,邱白寺,的确是黑水门目前唯一的一名地级修士。

邱白寺手持一杆红光大斧,长度超过他的身体,足有九尺之长,斧头不大,只占八分之一左右,远远望去,更像是一杆燃烧着烈焰的长枪。

他的周身,围绕着不止一道火红的锐利光刃,内里似乎隐藏着暴烈的能量,快速飞舞,缠绕,盘旋,忽远忽近,亦攻亦防,随着邱白寺的左右腾挪,飘忽不定,但总是能将邱白寺护持在中央。

呵啊!

邱白寺没有任何言语交流的意思,他发出一声激励自己的大吼,纵使第一次交手,他也轻易就认出对方就是最近令周边宗门风声鹤唳的夺丹魔影,既然为此目的而来,那只有不死不休。

他周边的劲风随之凝滞,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灵力团团汇聚,随着他一个空中的瞬间腾挪,他的红光大斧,带着他一身能让地动山摇的蛮力,瞬间砍向魔影。

那魔影裹挟的黑雾,随着对方灵力的冲涌和激荡,泛起层层如水波扩散的涟漪,同时快速的,疯狂的,毫无征兆的消失在原地,转瞬间出现在邱白寺的身后。

三团,不,他的身后还有一团,他的动作是那样快,快到接近江枫观察的极限,共四团浓烈的烟波,从那团充满死气的黑雾之中冲涌奔流而出,三道冲向邱白寺周围的东,西,南三个方位,而最后一道,则挡在那团神秘的黑雾前方。

每一道烟波都震颤着,浓缩着,化成四个身高三到四尺的小人残影,如同正常人一样,有手有脚,但没有法器在手,似乎浓烈的有些粘稠的炭头之上,有一只猩红的几乎占据整个头部的眼,黑色的眼眸在其中疯狂滚动,锁定目标的位置。

疾!

随着黑雾中一声沙哑的啸音,一个小人残影急速向邱白寺飞去,冲撞在一直环绕在邱白寺身旁的光刃屏障之上,那光刃甚是锋利,瞬间将小人残影切成四段,八段,二十段,直至不可胜数,如秋风裹挟的残败落叶般,纷纷坠落。

不过还是有一小块巴掌大的小人残影碎片,突破了屏障,向中心的邱白寺快速飞去,邱白寺不敢怠慢,漂浮间隐隐后退,左手中一团红云闪现,他急冲过去,将那团红云瞬间拍在在他看来不算太快,而实际已经超出江枫视线捕捉能力的残影之上。

轰!

红云裹挟着热浪,迅速膨胀,爆炸,将邱白寺的苍白面部映得彤红,不过这红云本就是他释放,一旦接触他的周身,仿佛遇到了一幅透明的屏障,迅速消散,化为乌有。

嗯?

邱白寺一把扯下衣袍的一角,灵力冲涌,将其甩在半空之中,却见那衣袍之上,点点黑色光点迅速汇聚,重新凝成一个比方才小一些的残影,方才的利刃切割和红云热浪,看起来威力非凡,却被它避过要害,甚至突破了自己最后一层灵力屏障,悄然附在衣物之上。

他不敢想,倘若自己方才略有粗心,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不过他却因此勘破了这小人残影的蹊跷和诡异,再不敢与之正面缠斗。

哼!

身为地级的邱白寺有他的骄傲,右手擎斧,身形急动,主动向魔影所在的方向飞掠而去,电光火石之间,就已经出现在魔影附近。

法术缠斗为主么?

邱白寺据此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螺旋乱舞!”

他心中急速念诵口诀,同时仪式般的道出这得意战技的名字,随着他身体上燃起或青色或蓝色的光晕,他的红光大斧因此悬在半空,与他的身体垂直相交,那一刻,斧身灵动般跃动,似有鼓动的铮鸣,仿佛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

破!

他的身体急速旋转,带动无数或红,或青色,或蓝色,以及混在无数知名的不知名色彩的光刃,化作龙卷一般的风暴,向躲在小人残影后的黑雾荡去。

黑雾隐隐后退,一只红黑色手臂,握着一枚银光匕首样带着螺旋刀刃的法器,轻飘飘的,貌似随意的扔进那团卷曳而来的风暴之中,不过他身形快速后退躲避,说明他并没有那么悠闲自在。

砰铃铃!

螺旋刀刃法器遭遇了粉碎样的打击,不少金属碎片从中甩出,散落,快速飞向各处,落在两人之下的沼泽之中,激起一团团散发热力的气浪。

风暴迅速腾挪,每次都奔向黑雾躲闪的方向,不少黑雾也因此被撕裂,逐渐暴露出黑雾中的中年男修,那修士红发披身,全身肌肉块块隆起,但右臂上有团尚未痊愈的贯穿伤。他此刻手中没有任何攻击类法器,更没有额外的防护法袍遮罩,就这么仅凭一身修为,与地级中段的邱白寺缠斗至今。

魔影男修此时略占下风,但他的神情没有慌乱,而是趁着邱白寺的另一波腾挪间隙,收起浮空的灵力,快速下降,落到地上,那里水泽密布,兼有巨木等障碍,邱白寺的快速腾挪,颇受影响。

嗯?

跑了?

失去视野的江枫自然不敢前去查看,只能焦心灼灼的看着邱白寺同样降落,嘶吼声随即从远处传来,整个地面也为之颤抖不已,似乎有另一番大战在激烈爆发。

江城子战战兢兢,似乎被远处潮水般冲涌而来的地级气息和戾气所威压,江枫虽然同样也勉力支撑,但还是轻抚他的肩膀,并没有让其躲入手臂之中,这种战斗的洗礼,即使身在圈外,对于修士的体悟,也会获益良多。

邱白寺与江枫之前遇到的墨丘泉相比,地级气息更为雄浑热烈,几乎是以力破力,而魔影则不断释放出浸染死亡和凋零气息的戾气,掠夺着,榨取着沼泽中本就浑浑噩噩的生灵所蕴藏的生命气息,持续补充自己的损耗。

变成了消耗战?

江枫有如此猜测,但也只能是猜测而已。

战斗在一刻钟后戛然而止。

一道黑烟裹挟着点点红光,张开宽阔的蝠状双翼,快速的向东北方向飞去。他的速度略慢,略有晦涩,再不复之前在空中仅借着黑雾,就自由腾挪的模样,看起来,魔影最终惨胜,而邱白寺,多半已经……

不过这魔影也是狡诈,估测先是将邱白寺引到浅山宗边境,避免受到其他地级修士干扰,在遭遇之后又故意只施展远程技能,近战能力则示对方以弱,最终佯装不敌落到地面,然后火力全开,最终将邱白寺轰杀于此。

自己也该走了。

江枫知道在地面上的战斗,魔影必然会有衣物散落,完全符合他最近领悟出的“借物化影”技能占卜成功的两个守则:要么随身携带过多年,要么是最近携带之物。

但之前遭遇楚安澜被强迫占卜的经历,让他心生退意。况且,知道魔影在哪里,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好处?江枫眼前一亮。

此时黑水门群龙无首,不正是趁乱发笔小财的好机会么?黑水门虽然一样困顿,但邱白寺治理黑水门多年,总不至于也和浅山宗一样大库空空吧,邱白寺的随身物品多半被魔影带走,黑雾中裹挟的红光到底有没有邱白寺的尸体,他不敢去沼泽深处寻找,那么,去打劫最多也就剩下玄级修士的黑水门,是此时最佳的选择。

机不可失!

在湛川镇如此近水楼台的位置,倘若错过了就太可惜了。何况黑水门,根本就是魏国的傀儡宗门,没有宗法制保护,自己小心一点,应该无事。

“走!”

江枫拉起江城子,快速向沼泽深处飞掠而去,他的面目逐渐改变,幻化为江小白的模样,身上袍服更顾不得躲避小型的水潭,转瞬间就溅落了无数污点,他不在乎,此时速度最重要,何况,脏污的袍服也能遮掩一下自己的身份,不过他不敢驾起飞舟,那样很容易被人记住关键特征。

半个时辰后,云台城近在眼前。

江枫原本以为还需要突破几名玄级修士的阻拦,黑水门掌门邱白寺虽是门内唯一一名地级修士,但玄级的修士,也应有几名,具体数量不详,但按照常规估算,也应有七八名以上。

然而,规模不大的云台城,纵横交错的街上,也是唯一的两条街上,此时正混乱不堪,乱作一团,修士的喝骂,凡俗的痛泣,甚至牛马驼兽的嘶鸣,声声入耳,此起彼伏。

原本就不是很多的店铺,都已经突然关门,看守的低级修士和仆役如临大敌,手持各色法器,甚至普通的棍棒,防备着街上混乱的修士和暴躁的凡俗。不少地方有火光和黑烟腾起,似乎被人放了火。

普通的店铺不是江枫的目标,他将沾染了不少沼泽中污泥的手掌,在自己和江城子脸上一抹,拉着他急匆匆的向着掌门邱白寺的居所奔去。

名曰“稽首殿”的楼阁,火光冲天,这个三层的木质楼阁,看起来有百年以上的历史,此时如一团巨大的火炬般烈烈燃烧,用来搭建的巨木,发出噼啪的爆鸣声,从高处纷纷掉落,砸在地上,溅起无数或大或小的火花,将抱着大包小包的凡俗仆役们,吓得阵阵惊呼,脚下却因此跑的更快。

江枫想不到此处已经和外间一样混乱,他看见一名玄级修士从稽首殿中跳脱出来,迅速的奔向一个修士会馆模样的建筑,从衣着装束上来看,应是黑水门的修士,但对方根本没理他,似乎有着更重要的目标。

这里看起来已经没有价值!

江枫心如电转,在原地逡巡片刻,饥饿的目光,划过一个又一个目标,稽首殿应该只是掌门休息和会客的地方,都已经没有价值,那通常存有物资的宗门大库就更不要想,武库更是没戏,看这周围已经变淡的阵法,似乎宗门大阵的妖灵之灯也已经被掠走。

对了,这里!

江枫选好了目标,向着一处似乎无人与之争抢的方向掠去,那里完好无损的牌匾上,写着三个大字:

藏经阁!

抢几本书也好,至少不虚此行!

江枫一脚踹开门,此时根本要不得任何修士礼仪,他就像这里的每一个争抢宝物的修士一样,每一个怒嚎着从旁人手里撕扯金银的凡俗一般,被这里浓烈的,冲天的情绪感染,浸透,不剩下一点点朴实和道义。

这时候想这个干吗,江枫脑海里掐灭一丝残念,一个声音随之响起,我,是来这里抢东西的!

然而迎面扑入江枫眼帘的,是空空如也的书架,毫无价值的粗木案几,以及一个似乎被吓懵了,正在哭泣的,鼻涕横流的孩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