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三十四章 风波渐起

发布时间: 2019-05-27 14:02:45 作者: 阿布有糖

就在江枫犹豫不决的时候,灰色罩袍中传来一句江枫隐隐期待的话:

“跟我来。”

果然,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味道,隐藏在罩袍中的正是余小曼,只不过她今日并没有带面纱,江枫转身几步快速跟上,眼角的余光,不禁飘向罩袍阴影中不太清晰的轮廓。

“你是不是找死?”似乎感受到江枫带有温度的目光,伊的声音略带愠怒,但并没有大动肝火。

“嘿嘿。”

江枫尬笑一声,目视前方,不再寻求看清那张从未看过的脸,从刚才的灵力波动来看,余小曼的修为已经达到玄级中段,并很可能不在自己之下,从寒山派七盟会谈前的那次见面分析,她在余家的地位应该不是很高,能够这么快冲到现有修为,应该不只是资源本身,更是努力的结果。

不知道萧明真此时修为如何了?江枫突然想起那双坐在案几上荡漾的双腿,不禁心神飘忽,心火有些紊乱,差点因此乱了方寸,赶紧深吸一口气,继续前行。

余小曼先一步回到“黑驴张”分店,随后就有小厮邀请江枫前往会客室看茶,这会客室正是原本自己曾经短暂留宿的房间,但屋内原本的陈设,已经尽数撤除。

别浪费啊,早知道送给我啊,江枫暗道,想想之前那席能辅助修士静气凝神的寒玉蒲团,还是不错的说,要是购买,可能还需要小两枚二阶的说。

两人竟然有些无话,就这么枯坐了半柱香的时间,各喝各的灵茶,直到江枫忍不住开口,率先打破沉默。

“你去那个卖假货的宁丰小店,可有什么收获?”

余小曼静静的掏出一枚胡桃木色的令牌,手掌大小,方形,上面刻着一个“元”字,不算复杂的法阵纹路,背后则是象征七盟的“七星剑”标志。

“进入峡谷遗迹的令牌?”

“你认识?”

完了,中计了,江枫暗道不好,他终于知道了余小曼一直沉默的原因,敢情在这里等着他呢。

“嗯,听说了,没想到是这个样子。”江枫只能将话往回圆,他可不希望自己再暴露跟脚,然后被余家的某个修士割一刀,虽然作为力宗五大家之一,寒山合议的重要参与者,也一定拿到了入谷的名额。

“别蒙我,寒山派七盟会谈的内情,我多少知道一点。”黑色的面纱之上,余小曼的眼神清澈而锐利,看得江枫心中有些发毛,余小曼要是认真起来,套词埋伏的功夫竟然远在自己之上。

“哦,是么?”

江枫再不敢多说一字,他不确定对方知道多少内情,如果只是自己“献上峡谷遗迹入口地图”的事情,那么还好,不对,他再度思量,也只有这件事情,余小曼可能知道一二,那如何呢?难不成她怀疑我能从御风宗拿到入谷的名额么?

不,不可能,我当时是通过萧不厌找到的余成克,就连御风宗的古传福都没有见到,此事自然不会讹传出错,更不会让她有如此联想。

或者她可能连力宗的名额给了谁都不知道,怀疑萧不厌或者余成克之前承诺给了我一个名额么?

余小曼在家族中地位再低,想必也知道余家拿到了几个名额,以及大致给了谁,那么她怀疑的,估计就是萧家了。

是余小正告诉她,自己可能与萧家有些关联?毕竟余小正是远远见过萧明真的,而且,萧不厌也一样能坐实自己和萧家的关系,并且很有可能会让对方有过多联想。

“卖给我。”

“什么?”

“真令牌。”

余小曼一口咬定江枫手中有真令牌,毕竟江枫一开始就说错了话,倘若没有见过真令牌的人,是不可能知道那是进入怒风峡谷遗迹的凭证的。

“你要这个做什么,而且我有必须的理由,要亲自进峡谷走一趟。”江枫知道再也瞒不过去,但可以咬定自己只有一枚令牌,入谷之行不可避免,总不能强行买走他“唯一”的凭证吧。

“我也要入谷。你听说过‘巨盾蚌精’么?”

“三大古妖?”江枫最近想尽办法,也只是知道了元楚尊者当初曾经吸收了三大古妖:天雷木贼,冰荒雪女,巨盾蚌精,在他崛起的那个拓荒时代,吸收其他妖族,进化自身,还不算禁忌,甚至是主流的快捷修炼方式。

“我只知道名字,其他的什么都不清楚。”江枫赶紧补充了一句。

“巨盾蚌精有一套极优秀的水系传承,包含两种天级技能和四种地级技能,我想得到其中至少一种。”

“不是还有正气盟的拍卖会么?”江枫暗道,被你抢走的名额,难道自己忘记了么,不过听到余小曼的这句话,他断定对方还没有学满技能,至少有一个空缺,而不像自己,已经因为学了“巨木壁垒”和“借物化影”,暂时对新技能没什么需求。

“多一种方式,总多一分机缘。命运,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余小曼突然说了一句富有哲理的话,“这是千机老人的原话。”

是啊,好像是有这句话,江枫却忘记了出自哪本杂记。

“所以,你要么卖给我,要么帮我找到类似的情报。”她掏出几张一看就是匆匆抄写的莎草纸,上面罗列了四名修士,“这几人,据说都有令牌在身。”

嗯?

江枫果断的抄起这份情报,快速翻看,确认了没有自己的名字,这才放下心来。“既然你都能拿到,那惦记的人自然也不少。”

“是。”余小曼拈起其中一张,“这名叫伏青衣的玄级修士,据说已经被杀。”

“我需要一份新情报,或者,我就加一份你的情报,散播出去。”

“你在威胁我?令牌那么多人有,为什么要为难我?”

“你知道有多少枚真正的令牌?”余小曼追问。

哎,又被套词了,很明显,她竟然不知道九名地级和三十六名玄级的事。江枫瞬间感觉今日的见面,除了茶香伊人,毫无亮点,一片晦暗。

…………

“小子,你对这里很熟嘛!”

“老魔,别套我的词,我不会多说的。”

“说点又如何?这破地方连个正经生灵都没有,不聊点什么,不是很无聊么?你看我都没有计较你不懂礼貌的事。”

“有那时间,你还不如练气养伤。”青年男子撇撇嘴,脚下急速飞掠,踏在一滩水泽中略高的台地上,那台地上披满洗后长发般的荒草,湿滑无比,让他不得不再次飞掠避免摔倒,不过他完全没有停下来提醒身后人的意思,他知道对方跟得上。

“而且,你的标准太高。玄级以下,就不算生灵么?”青年男子话音刚落,却听见身后传来噼啪的爆响,忍不住回头望去,只见数十只将近三尺的黑鱼,被灵力控在半空之中,飞向那团黑雾,旋即化作无数黑红色的汁液,从黑雾中如飞雨般洒落。

“无聊!”青年修士加快了脚步。

“桀桀桀,人生不是只有修炼那么简单的,也要寻找快乐,你要懂这个道理。”

“哼,老魔,你还是想想,倘若这里也是个陷阱,该怎么办吧?”

“不,不会,我相信你的运气。”黑影抖动,瞬间移动到远处,又激起了数十只在他眼中算不得生灵的黑鱼,“不过今天的对手,有地级中段的实力,而且情报太少,我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需要我帮忙?”青年修士停了下来,悬浮在一处水潭上方一尺处,以他筑基的修为,原本并不能如此,似乎是某种法器的技能加持。

“小子,虽然你身上法器很多,但我这个层次的战斗,插不上手的。我只是提醒你,如果我胜了,也是一次惨胜,要立即回谷中养伤,没时间顾你,可别死了。”

“原来如此。”

…………

端坐在逆风如意飞舟之上,看着身后灵气破空激发的紫青光焰,江枫正行进在前往暖谷郡的路上,静思回味之前的对话。江城子在一旁学习护持飞剑,虽然他的修为远远不能操持,但有江枫的灵力支撑,他勉强调整下方向,还是绰绰有余的。

他手中正捏着几条寸长的银色小鱼干,这是江枫在大邑郡购买的乱石海特产,商路畅通之后,这些低级而又平素罕有的物资,也同样流入了浅山宗境内。

江枫之所以选择去暖谷郡,一方面,他心中对于冯既明的事情心有惴惴,不想留有隐患;另一方面,他也想看看李友德的情况,收了灵石把官卖了,撒手不管甚至不看,不是他的风格。

他最终还是没把多余的一枚令牌卖给余小曼。他只是单纯的不想余小曼涉身其中,这不是机缘,也不是价钱的事情,而是从心底里,不想令其陷入那么大的危险之中,这是一种特别的情愫,但他知道这不是爱,两人远远没到那个程度。

说不清,理还乱,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不过他也无法拒绝余小曼的请求,答应在必要的时候,找到合适的线索第一时间通告她。在自己的掌门身份暴露之后,在以对方为免费情报来源时,同时也成了对方无偿收集情报的目标,这很公平。

至于是否阳奉阴违,那要取决于事态发展的程度,至少在没有足够信心保证对方安全的前提下,他是打算认个怂,假装拿不到情报的,当然,这与实际的情况也差不多,对于谁能有机会入谷,他心中也是毫无头绪的,除非把马太吉卖了。

余小曼收集的四份情报已经广为流传,现在动手已经来不及,不说对方已有准备,而且多半令牌已经易主,散播情报的人如此居心叵测,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

不可能仅仅是私仇吧,谁会与四名出自不同地域的修士同时结仇,而且,还有御风宗这种大宗出身的修士在内?

另者,在宁丰小店出现的假令牌,又是谁的杰作呢?江枫很想将小店店主蔡求真抓起来拷问一二,但多半问不出什么,因为做这件事情的人,多半会隐藏身份,贸然动手还会坏了大邑郡自由经商的规矩,被宣扬出去,有害无利。

是灵笼商会做的?

不,他们不可能第一时间拿到令牌,倪大宝既然还惦记着以浅山宗为基础,向七盟腹地进发,那么,就说明他们在力宗和御风宗,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宽广人脉,至少高层是没有的,那么首轮拿到令牌,自然也就毫无希望。

那是谁呢?

谁在刻意搅乱这团本来就很浑浊的水?为了何目的呢?

此外,看起来这个蔡求真也是声名在外啊,他的背后又是谁呢?

团团迷雾遮掩,让人看不清内里究竟。

擦!

不知不觉竟然飞歪了,这是哪,浅山宗南部可没有北部那么宽阔,别飞到别人地头,惹来不必要的存在呀,他赶紧呵斥了一声不够专心还显得有点委屈的江城子,小心的降下灵舟,落在地面之上。

这是湛川镇外?

看着远方密布泥泞的水泽,死气沉沉的灰色迷雾,确认了自己的位置,正思忖着辨别方向离开,却听到远方突然传来一声剧烈的爆鸣之声,再看天上,两道冲撞在一起的人影,正从天际快速飞来,在上方缠斗。

嗯?

恐怖的气息威压扑面而来,他赶紧伸出手,借着袍服的遮掩,将徒弟江城子护在身后,隐藏在一棵粗壮枯树的阴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