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三十三章 北部之旅

发布时间: 2019-05-26 17:01:42 作者: 阿布有糖

江枫没在赤霞门问渠镇多做停留,而是重新化作江小白的形象,一大早就匆匆离开。这里虽是雁栖岭的故地,但却已经是赤霞门的实控地盘,急于立功表现的墙头草们,估计会对自己这一个浅山宗掌门出现在这里,很感兴趣,说不定在长宁商会中,也存在不少潜伏多年的暗探,故此行事不能太高调。

至于长宁商会和窦锦帆,是否会去联络金城派,是否会谈的愉快圆满,那已经不是他的问题,商人自有商人的路数,他帮不上忙也不该帮。他只关心的是,在怒风峡谷遗迹之行前,自己能否看见长宁商会在暖谷郡表达的“诚意”。

轻车熟路,虽然也经过了浦江镇,但他知道郑鲁达筹建医馆的速度没有那么快,快,就往往意味着,做同样的工作要花费更多的灵石,而浅山宗一众,没有不缺灵石的时候。

经由赤霞门最西部边陲的郎谷镇,再进入浅山宗北木镇境内,江枫就随便找了个没人在乎但也不能缺少的借口,脱离了搭乘的过路马车,寻了一处僻静所在,整理衣冠,打出清洁符,回复本来面目,驾起飞舟,浸在略带温热的朝霞之中,马不停蹄的向大邑郡飞去。

侍女郑可仪申请开设的小店已经开张,就在余小正“黑驴张”分店的背后,并不沿着主要街道,店面也小,故此费用并未花去太多。这是一家鲜花店。随着大邑郡的日趋繁荣,各地富裕凡俗的迁入,这类原本处于边缘位置的生活诉求,也渐渐多了起来。

郑可仪就是看准了这个商机,才开设了此处第一间鲜花店,只是原本留给她的几名奴隶,为了她的安全,都是老年修士,在接待时多有不便,故此,她从之前的关系网中,找到了几名根底清白,长相还算过得去的凡俗女子,一同帮忙经营打理,加上拿到几家客栈的定期订单,生意做的倒也兴隆。

“郑掌柜,本事不错。”闲杂人等都已散去,江枫这才放下掌门的威仪,一边打量这间特意为自己准备的,虽不算宽敞,但装帧得十分细致的房间,一边打趣起郑可仪来。

“掌门莫要取笑。”伊的嘴角微微翘起,未能掩饰心中的一点小骄傲。

“去吧,交代伙计几句,今天不要在店里忙了。”

“是。”

郑可仪感到自己的脸颊再度有些发热,只是那种感觉稍纵即逝,似乎已经熟稔,小心的在桌上的细纹青瓷花瓶中,放上一丛含苞待放的朱红樱草,却发现其中的一朵,已经悄然盛开。

…………

江枫的身形在草木微吐绿芒的山间急速飞掠,一路向北,此时已是黄昏,寒意渐渐笼罩而来,他一边寻找记忆中合适的道路,一边活动身上略有疲惫的筋骨。

已过孤寒镇。

在更遥远的山间,冷泉镇夜晚星星点点的灯火,渐次点燃,江枫打了一个不小的寒颤,脚下不停,直到在冷泉镇一处规模不大挑着黑边旗幡的酒馆前停了下来。

“有没有淡一点的酒?”江枫靠在未涂任何清漆的柜台上,等了很久,终于忍不住敲了敲,示意并不太忙,但有些慵懒,装作没看见自己的店小二过来。

“没有,本店就只有烈火大曲,喝了能点着了的那种,你要是不会喝,本店有剩粥。”

店小二一点礼貌都没有,这是寒山派所有店的特点,随着他的鄙视和调侃,店内仅有的两名顾客,也跟着大笑起来。

不对路?

江枫隐隐觉得自己走错了,却从后堂跑出来一个黑胡子老头,“你要淡酒?”

“二姑夫,你出来干啥子?”

“淡酒昨天还有,你要需要的话,我连夜帮你去取。”黑胡子老头没理会小二,将他推到一旁,上下仔细打量江枫。

“好。”江枫拿出两枚灵石,故意分开一掌的距离,依次放在柜台上。这就对了,这才是他和马太吉约定的见面暗号。很快,店外就响起黑胡子老头驱赶马车的声音。

江枫也不急,随意叫了几个小菜,在等了近一个时辰后,小菜刚刚上齐时,他却没动筷,几步就出了酒馆,向北方急速飞掠而去。

“这个怪人,喝什么鸟淡酒。”店小二把脏兮兮满是黑色油污的毛巾扔在肩头,嘀咕道,将其中一盘端到另外一个略有醉意的客人桌上,“你的菜!”

“我要的是耳丝!”

“这就是耳丝,爱吃不吃。”店小二不满的哼了一声,却见二姑夫推门进来,此时正冻得浑身发抖,筛糠一般,“大半夜的,你去哪了,二姑夫?”

“别瞎问。”黑胡子老头横了他一眼,再不说话。

三里外的一处背风山坳里,冰雪已经尽数融化,但这里本就不生草木。

“给你。”江枫拿出一枚胡桃木色的方形令牌,上面刻着“元”字,“入谷在五月初七,到时候凭此令牌,就可以找到合适的人。”

“自己找?我听说好多散修狂徒都去了,会不会很危险?”

“会。”江枫看了一眼晦暗月光映照下的马太吉,他的表情看不清楚,“会很危险,所以你要多加小心。而且,不要让别人知道你有这东西,据说有人在杀人夺宝。”

“那是,那是,多谢了。”

“不用谢。希望有命回来就好。”

“我走了,联系你还是老方式?”

“嗯,还是上次的人,但地方换了。”江枫怕他再找到余小正的店铺,侍女郑可仪已经自己开了店,走时只记得身上舒爽,倒是忘记看了店名。

“好,我会让他们留意的。”

马太吉来的急,去的也快,转眼间就消失在黑魆魆的远山中,江枫松了一口气,是时候离开了,自己还剩下两枚入谷令牌,也该考虑下,另外一枚令牌的去处了。

自己留用?

让谁去好呢,宗内没有合适的战修,朴铁信,又准备晋升地级了。或者灰衣小队?雷右旗,况书才,或者猴子靳东?

要不卖了?

这很危险啊,暴露了连自己都会搭进去,他正思量着想要离去,远处侦查的影子,却有所发现。

“出来吧!”

那人正蹑手蹑脚的靠近,却冷不防被叫破,赶紧低下头,他原本个子就不高,蹲下身更是不显眼,如果不是影子因为夜视的原因,明晃晃看见他就在那里的话,江枫也只会把他当作一块普通的大石头。

“说你呢,别蹲下了。”

那人影还不动,以为是在诈他出来,直到一块拇指大的石头打中了他,正中他的额头。

“停手,是我!”

熟悉的声音,江枫扔出一盏激活灵石的魂火宫灯过去,顿时照亮了来者略显粗糙的脸庞。

“孟鲲,怎么是你小子?”江枫认出了这个鼻孔朝天的矮壮少年,之前在寒山派议和时,还多依仗他,能多次被自己套词换取消息,当然,后来这小子觉悟了。

“江掌门,我是跟着马太吉过来的。”

“你跟着他干什么?”

“是掌门让我做的。”

“你说马艾都?”江枫眼前浮现出那个不愿意在协议上签字,一双细长手臂,两鬓斑白的长脸玄级修士。

“具体要你做什么?”

“汇报他的所有行踪,以及见面的人。”

“也包括我?”江枫心中微动,手不由自主的放在了储物袋上。

“不,我不会说的,我也在找您。”

“你这态度不像啊,是不是有事情求我?”印象中,孟鲲可不是这种低声下气的少年,至少他不会用“您”。

“我想去浅山宗,还望您收留我。”

“怎么,你想开了?”江枫想起自己几次三番的招揽,毕竟对方还算有一枚战斗法相“锻铁链锤”在身,在浅山宗,可是急需的对象。

“我……”

“婆婆妈妈,再不说我拒绝了。”江枫虽然有心招揽,但担心这孟鲲,尾巴也被其他人盯梢,倘若拖延久了,恐生变故。

“马美熙是不是在浅山宗?”

“那是谁?”

江枫仔细回想,印象中并没有这个人,马太吉送来的修士后裔冯既明和几名凡俗中,并没有这个人。不对,凡俗的名字马太吉并没有介绍,哦,有一名女子,难道是她?对了,肤色有些黑,其他没有印象了。

“肤色有点黑?”江枫只想出这个特点,要说用具像符,都没法呈现。

“对对对,就是她。”没想到孟鲲一口咬定,“我喜欢她,可是他去你们浅山宗了,所以我也想去。”

“就这?”

江枫虽然心中释然,但总觉得与自己的预期不符,他原以为孟鲲是耐不住寒山派的贫瘠,改了性子了,现在看来完全不对,竟然为了一个凡俗女子,要改换门庭,想起来了,最后一次招揽时,他说“深爱着寒山派”,难道就是因为深爱着这个马美熙不成?

“不过你去了,也要看冯既明答不答应,几名凡俗,都是跟随他来的浅山。”江枫想起马太吉的委托,一名修士和几名凡俗,按照常理来讲,几名凡俗应该受到修士的节制,虽然自己已经刻意把他们分开。

“那是谁?”

“……”

“寒山派没有这个人。”看着江枫用具像符匆匆凝出的清晰画像,孟鲲肯定的说道,“我在寒山派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不是马太吉的族人?”

“马太吉族里只有四个灵级修士,我这个年龄的凡俗,有二十八名,女的十六名,我自然不会认错。”

“你这么清楚?”

“因为美熙呀。”孟鲲面带痛苦的说道,似乎回忆起不太愉快的经历,“因为她的族人都不同意我和她在一起,所以我就去认识了他们家族里所有的人,想要说服有人能够祝福我们在一起。”

结果自然是不美丽的,江枫心道,否则那个马美熙说不定就留在寒山了,不过他心中却因此一凛,倘若孟鲲没有撒谎的话——这个概率很大——那么,马太吉骗了自己。

那个冯既明,到底是谁?

马太吉把他放到浅山宗,有什么目的?

原本很清晰,很朴素的理由,现在竟然突然变得复杂了。

…………

江枫自己回到了大邑郡,并没有携带孟鲲,而是让他找机会去大邑郡,再帮助他转移到浅山宗的其他地方,比如东湖郡,那里远离寒山派,是最佳的避难所,一个灵级修士的逃离,在修士不多的寒山派必然影响恶劣,十有八九会招致马未都派人追杀。

至于冯既明,既然马太吉没有明说,那就只能自己找机会调查,左右一个灵级修士,有再多的背景,暂时也不虞担忧,有李友德这个玄级,实则双玄级镇守在,他相信对方翻不起什么浪花。

再次为郑可仪拿走一枚“四指如意瓜”残法相,距离她真正觉醒,又近了一步。这是好事,但这种毫无用处的生产类甚至可以归类为垃圾类的残法相,对于自己未来这枚七角灰晶的衍生品魂器来讲,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不论是金玉耳环携带的“八卦小灵阵”,还是松石项链携带的“银羽箭”,都源自原本吸纳的残法相,至少在关联度上,还是隐隐有一些对照的,倘若新技能真的从“四指如意瓜”衍生,那会出来个什么鬼?

不论是什么技能,都是为了怒风峡谷遗迹之行准备的,攻击类是首选,防身辅助类也不错,就怕出了个不伦不类的鸡肋。当然,本身七角灰晶已经是不错的杀器,以写杂记闻名于世的千机老人说过,不论做人还是做妖,都不能太贪心。

能够凭借令牌入谷的,大多是玄级修士,自己能够应对和应该去直面的,也是此类同档次的修士。

至于地级或者金丹?

算了吧,只有九个名额,谁会轻易放水,扔个战斗能力是渣的修士进来,嫌自己宗内高手太多么?

一旦遇见,还是走为上策,只要和马太吉一起,能完成古妖冰荒雪女的委托,顺利的破除自己许下的誓言,免得影响大道,剩下的就全看机缘了。要说想在这种强者如云的遗迹中发财,运气不要太好才是。

清心符,安神符,清洁符。

休息片刻,再次化成江小白的模样。作为掌门,有闲暇时,有必要在大邑郡巡查一下,也好体察民情,沈峻茂的镇守府,他自然不会去随意叨扰。

对了,应该顺便去逛逛很有特色的宁丰假货小店,但江枫此番下定决心,不能再次作死出手,既费钱,又危险。

此时已近晌午,宁丰小店的店门却半闭,江枫正要上前查看,却见一个藏在灰色罩袍,剪影仍显婀娜的人影,急匆匆的从里面走出来。

哎?

与之擦身而过,她不经意间露出的白皙玉手,中指上的一枚细金指环,让江枫突然心有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