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三十二章 水下冰山

发布时间: 2019-05-26 14:09:45 作者: 阿布有糖

“我大哥现在不方面见客。”

江枫匆匆赶往赤霞门的问渠镇,第一时间就见到了窦锦秋,却得到了这样一句答复,他的红瞳闪烁,似乎有难言之隐。

“是因为魔影吧?”

江枫着急办事,也不和他客套,而且观窦锦秋的身体,已经完全复原,呼吸之间周围灵气随之脉动,似乎有修为要突破的迹象。

“原来您早就知道了。”窦锦秋眉梢抖动,他原本以为江枫只是一个小宗门的玄级掌门,并不知道这些有关地级修士的大事,现在看来竟有些小觑了对方。

“我来此,正是为了此事,也同时是为了帮助你们长宁商会,获得进入金城派经营的机会。”江枫直入话题,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

苏黎清提及魔影对于金城派地级修士的困扰后,江枫就突然记起,窦锦秋的大哥,长宁商会的掌柜窦锦帆,同样是地级初段修为,在当前的魔影掠取内丹的危机之下,也一样有此困扰,倘若能够从中沟通,让窦锦帆来金城派,双方守望相助,一同度过魔影危机,岂不是好事一件,既解决了双方的难题,又可通过合作增进了解,长宁商会借机进入金城派经营,自然水到渠成。

苏黎清自然欣喜的同意,表示在此时能够拉拢一位地级初段修士,替他分担一部分精力,求之不得,当即表示赞同。

“这是手信,持此可以直接见到苏黎清。”

江枫掏出一枚手掌大的金色令牌,上面雕龙画凤,俗不可耐,但看笔法似乎并不是批量制作,或许是对于苏黎清较亲近的人,在闲暇间手工雕琢而成。

有了这个计划,一炷香之后,江枫就如愿见到了窦锦帆。对方明显比上次热情得多,地级气息仍然内敛深藏,不露声色。

“多谢江掌门引荐。”

宽敞的方厅之中,还端坐着一位细品灵茶的青年修士,青色衣衫,面容俊朗,剑眉飞舞,颇具龙虎之象。与窦锦秋不同,他的气息尽数外放,即使与江枫隔着十几步的距离,也能深刻体会到那种刺痛肌肤的寒芒。

青年修士周围妖气寡淡,似为人族金丹初期修士。

“哪里,哪里,我和令弟锦秋的关系,无需多言。”见窦锦帆没有介绍青年修士的意思,又闲聊了几句,江枫便主动告退,回到馆驿,静待窦锦秋。

与长宁商会合作的具体事宜,还是得与窦锦秋谈,虽然对方大事做不了主,但没有修为的差异,加上之前的生死情谊在,谈起来反而畅快。

窦锦秋姗姗来迟,与江枫预料的相比,晚了半个时辰。

“东湖郡的事情,你放心,我会给你个满意的交代。”

窦锦秋叫人换下微凉的灵茶,代之以秘制的“斑纹九角鹿”烤肉,这种生活在河谷地带的低级妖兽,肉质细嫩,入口即化,是雁栖岭故地修士的最爱之一,上次江枫来访时,没有在宴会上摆出,如今放在两人案前,边吃边聊,又是一番感触。

“好。”江枫原本想谈些细节,不过对方这个“满意的交代”让他止住了多说的冲动,“怎么样,去金城派的事,你大哥同意了么?”

“没问题,明早就出发。”

“那个人?我是说人,是谁?”

“福楼商会的二掌柜。”窦锦秋也没有提名字,不过他还是补充了一句,“也是福楼商会唯一的金丹修士,这一段时间,都和我大哥在一起,还不是魔影闹的。”

“哦。”

福楼商会,江枫微微点头,这个商会他并没有听说过。拥有一名金丹修士,那同长宁商会的水准差不多,也就是说,一样可以引入到浅山宗来,虽然对方是个人族,但江枫心中并没有族群芥蒂,不过看样子,窦氏兄弟并没有任何给自己引荐的意思。

心中还是有些防备啊,江枫暗忖,浅山宗这口“素食”,长宁商会虽然表面上看轻,但也不愿意与他人分享,这么说来,商会目前的境况,比上次所见,还要差上一些,多半是受了没有成功投奔新主子赤霞门的影响。

“其实,金城派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窦锦秋见话题有些尴尬,主动聊起了其他话题。其实引荐福楼商会的二掌柜给江枫,自己心中是无所谓的,但大哥窦锦帆暗中嘱咐如此,一定有他的道理。他生性略有软弱,甚至自知有些懦弱,不过这并不妨碍什么,很多时候免了做决定的困扰,反而乐意为之。

“怎么讲?”

作为金城派的西部邻居,江枫对其有一定了解。不过对于可能得到更多情报的机会,自然欢迎至极。

在过往的对外方针上,金城派一直是浅山宗保持关注,但又刻意避免密切接触的宗门。金城派是七盟中最大最强的妖宗,因此必须时时关注它的动向,故此金城派的别院,即使在宗门最困顿的时期,也没有撤除;而这里的自然条件和灵脉分布,又比浅山宗要好得太多,为了避免接触导致的凡俗和修士外流,浅山宗东部与之接壤的部分优良土地,都被刻意废弃,而远易镇,是现下仅存的唯一窗口。

“金城派表面上有三名地级修士,实际有四名,有一名新晋的地级修士。”

增加了一名?

而且是新晋的,这是苏黎清紧张的原因?

“但金城派不是不能有更多的地级修士,这是苏黎清刻意控制的结果。”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苏黎清没有儿子,只有六个女儿,且修为最多不过玄级。为了身后事,他刻意想办法控制了宗内地级修士的数量,你猜猜,金城派有多少玄级?”

四名地级,如果按通常的“十中有一”来考虑,自然是四十名,窦锦秋之所以让自己猜,那就一定是远多于此数,但也不能太离谱。

“六十名?”

“七十五名,而且是曾经暴露的,暗藏的不知凡几。”窦锦秋报出了一个惊人的数字,“江兄,你去过北荒部落的海岸么?”

北荒部落?

江枫不知道为什么窦锦秋突然提起这个,他只知道北荒部落在遥远的北部,原本和西荒部落在一起,称为“大荒”,后来赤龙门崛起,将其从中斩断,就成了北荒和西荒。它的位置比华帝门更北,终年严寒,妖族和人族混居,灵脉和修士极其稀少。

“那里的海岸,有什么值得关注的么?”

“冰山!”

窦锦秋的红瞳微亮,“冰山远远望去,巨大,冲击,骇人心魄,但冰山水下的部分,其实更宽广,更狰狞,更惊世骇俗。”

“懂了。”

江枫虽然没见过冰山,但也理解了窦锦秋这个“水下冰山”的比喻,为了防备继承人被宗内其他非亲族地级修士凌压,刻意想办法——这个不难,最简单的就是严控修炼资源——限制了地级修士数量,而保有了一个惊人数量的玄级群体,实力深藏不露。

江枫原本以为,三名地级修士,是金城派能够成为七盟最大妖宗的关键点,现在看来,众多的玄级,才是其王霸的根本。

这也理解了为什么苏黎清同意江枫的建议,欣喜的——现在想来有点假——引入一名地级修士来协助防备魔影危机,因为外来的地级修士,并不会影响他脆弱继承人的威权。

金城派境内必然也有商会,也有地级相当实力的修士,但长期的融合,导致其与自身归属的修士之间,关系盘根错节,早已形成利益共同体,反而是外来户,暂时会比较值得信任。

或许是两名,江枫想起来那名面目俊朗的,窦氏兄弟一直未给自己引荐的,福楼商会的二掌柜,那名人族金丹修士。

…………

赤霞门,潢水城,晴空万里,市井太平。

曾宝贤第一次作为掌门来到这雁栖岭的故城,他对这座城市很熟悉,每一处或宽或窄的街巷,每一处人为打造的湖景,每一处雁栖家族的私宅,都历历在目,铭记于心,盖因他在未继承掌门大位时,曾经在这里为质,一名可以自由活动,但无法离开的棋子。

呵!

他心中一笑,轻轻抹去了二十年前那些不愉快的日子,那个诸事懵懂的童子,已经在记忆中渐行渐远,不再是他。

他刚刚接见了十几名想要投奔自己的帮派舵主和家族族长,以及早先投奔但却未能亲自接见的墙头草头目,看见那些人战栗,局促,对于自己随意一言就不知所措的样子,他心中得到了不小的满足,就连赤蟒金袍下摆上,昨夜不小心染上的几点污渍,也懒得动用清洁符清理。

“独孤,事情办得怎么样?”他没有回头,把手中的泼墨梅花折扇随意的放在案头,等待对方的回答。

“十四连珠子母阵盘昨天已经做好,吩咐下去试用,为了安全,准备了两套。”

“确认在灵气稀薄的情况下,能够实现相互追踪的效果之后,人可以杀掉了。”

“是,只是驱动阵盘,至少要有八人才行,我们暂时并没有那么多玄级修士可以入谷,分配到我们手中的玄级手令,只有四枚。”

“这个不用担心,入谷令牌只认牌,不认人。我请的那名贵客,他到了么?”

“已经到了,因为方才的事,所以未能请来,正在外间等候,刘长老在作陪。这人只是玄级,有什么值得掌门这么重视的地方么?”

“你不懂。这个人我早就认识,还在这座潢水城的时候。”

“老朽知错。”见曾宝贤提及这座曾经让他心中蒙尘的城市,独孤的黑袍有些抖动,不过他不明白,为什么掌门拒绝了自己之前将这座城市改名的建议。

“无妨,都是为了给咱们的邻居准备一份大礼,否则我也不会找他,你身份特殊,先回避一下。”

半柱香之后,一个脑满肠肥的年轻修士,随着刘长老的指引,步履闲散的进入到曾宝贤会客的房间。在交谈了半个时辰后,又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要不要杀了他?”

名曰独孤的黑袍人话中带着怒意,看着那被对方身体压垮的楠木座椅,拆成碎片的用来装帧房间的鲜花,以及随意泼洒在地上的灵茶,杀机隐现。方才那名年轻修士的狂言和无理举动,让他不止一次想从屏风之后站出来,当场灭杀对方。

“他能帮我们,小不忍则乱大谋。而且,他发现了你,只是没说。”

“他能帮我们联络四名为我们效力的修士?”听到曾宝贤提及对方勘破了自己的隐身,独孤的怒意反而消散了不少。

“没错。记住他的名字,李大棒,他对我们有用,而且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很有用,他的嚣张也是看人的,不外乎是多要点灵石。”

“别想着去杀他,甚至跟踪他也不行!”

曾宝贤着重补充了一句,“这人的背景远比你我想象的更复杂,虽然我也不懂,以他的身份,为何会为几枚灵石奔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