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三十一章 魔影危机

发布时间: 2019-05-25 17:04:00 作者: 阿布有糖

逆风如意飞舟一冲云霄,让乘坐其上的吴全忠略有眩晕。

作为外事长老,吴全忠并不是没有乘坐过类似的飞行法器,即使是灵兽类飞骑,比如“驼背虚空鳐”和更高级的“伪八爪金翅游龙”,他也曾经体验过不止一次,甚至近距离坐在驾驭的骑手身边,听着灵兽飞行中声声不止的粗重喘息,感受着空气中的卷曳的阵阵湍流,那种快意,那种惊奇,那种触动,每每回想起来,都仿佛刚刚畅饮醇酒一般,每一个毛孔,每一处窍穴,都透着别样的舒爽。

他之所以眩晕,是从未想过,自己宗内再次有了一把飞行法器。上一次,还是九代掌门任我道前往乱石海前夕,找他和郑鲁达紧急借了一笔灵石,在落英门的坊市中淘弄的二手飞剑。而今时过境迁,任我道早已经作古,他倒是没有想过向后继掌门江枫讨要任我道所欠灵石的旧事,而是思量着,这炫着蓝紫光芒的飞舟,似乎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飞舟在浅山宗远易镇降落,这里是浅山宗东部紧邻金城派最大的集镇,人口六百多,算是境内自然条件不错,商业也算繁荣的小镇之一。如果不是顾忌金城派对浅山宗的影响的话,或许第一批变镇为郡的,就不是位置偏西的东湖镇,而是远易镇。

吴家子弟吴天柘最终选择前往东湖郡历练,而另外一名子弟吴天峎则选择了条件更为艰苦的大邑郡,江枫相信,脱离了温暖的家族温床,经历三年的苦修历练之后,他们定然能有个新的面貌,对于修士一途,也能有全新的认识,那时候再次有机会觉醒法相,一定会更加珍惜眼前的拥有,也会更加感恩家族,忠于宗门。

两人改乘外事专用的马车,出了远易镇,就是金城派的官道,与赤霞门的官道相比,这里人流要稀少的多,但道路两旁整饬的干净有序,颇有大宗大派的风范,当然,和力宗御风宗这种庞然大物相比,还有一定的距离,这不只是视野和格局的原因,更多的是因为钱,浅山宗相比七盟各宗各派,经济要凋敝得多,道路修建的规格过高,徒增浪费。

天佑城是金城派最大的城市,也是宗门所在地。第二天下午,两人的马车才到了外事馆驿,吴全忠按照外事的标准礼仪,层层通报上去,等待金城派掌门苏黎清的召见。

金城派的管理结构,和浅山宗有些类似,实际上,一直是浅山宗向金城派学习。浅山宗有六司,而金城派因为庶务分的更细,共有八司,但管理对外事务,都是礼务司和外事长老的责任。

金城派外事长老姓郑,名德方,是位年纪约五十岁的玄级修士,和吴全忠相差不大,两人本就熟稔,而礼务司执事郑宇明,则是他的亲外甥。接待的两人态度十分热情,灵茶灵果送个不停,还轮流在一旁陪护,谈天说地,但掌门苏黎清的召见口谕却迟迟不来。

“老郑,说说,这个什么情况?”过了两个时辰,也没见掌门内府传来消息,吴全忠低声问道,有他在,自然无需掌门江枫出言询问。

“嗨,老弟,不可讲啊,不可讲。”

郑德方神态略有些尴尬,不过长期的外事活动,已经让他成了老油条,“别急,或许有其他的事情耽搁了,苏掌门对于你们来访,可是相当重视的。咱们一会先赴宴,我已经安排好了。”

菜过五味,歌舞升平,但没有饮酒,江枫就知道今夜还是会安排会见,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吴全忠,让其不需再拐弯抹角的追问,安心等待苏黎清的召见。

亥时三刻,夜已深。

神色略有疲惫的郑德方正送江枫两人前往客房,一个青衣小厮却突然急匆匆赶过来,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

“江掌门,久等了,这边请。”郑德方躬身再次表示歉意,同时拦住了吴全忠,“老吴,咱们再喝几盅,方才忘了上酒了。”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会忘?

还是有内情不想告诉我吧?

吴全忠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看起来,这金城派掌门苏黎清接见,此番没有自己的份了,不过他面色沉静,作为外事长老,在周围各宗摸爬滚打多年,这种事情经历的多了。

“那是,没喝好是不行的,今天必须不醉不归,年轻人,让你看看什么叫姜是老的辣,走走走。”

他大手一挥,熟练的拉着礼务司执事郑宇明,一边笑着,一边唾面自干的圆了场。

…………

落英门,桃源城西北八十里,杜殿山。

这是一座秃山,在任何一个老字辈人记忆中,这都是一座秃山,从来不生草木,即使是周围五里,种下的灵谷也都长势不好。

于是传言,这座山每块土里都有毒,而这山远看又像一座宫殿,突然从平地之中耸立而出,故此周围百姓都称之为“毒殿山”,远远迁走,不在附近居住。

在山巅的一个低矮的拗口里,一团黑雾正如沸水般翻滚,不断有褐色的液滴从其中坠落,又如沸油般从地上溅起,激起一股股令人窒息的恶臭浓烟。

“老魔,告诉你不要去落英门,为了一枚金丹惹那疯子涂山,你偏去!”

“你应该称呼叫我万前辈,小子!”

“嘿嘿,”青年男子的面目遮掩在宽大的袍服之内,“老万,你这次受伤,估计要个把月才能恢复吧?”他改了称呼,但同样没有任何尊敬的意味。

“你这没有礼数的家伙!要是当年,你称呼我为老万,我会让你把自己倒挂在梁上,把妖丹吐出来。”

“还好我还没有妖丹,妖尿倒有一泼。”

青年男子站起身,站在崖边,迎着有些微冷的晚风唏嘘了一阵。再信步踱到避风的角落,挽起一只白皙的胳膊,那胳膊的主人,正望着夕阳下沉,她的秀发迎风飘舞,甩在男子的脸上,散发着令他迷醉的气息。

在男子的对面,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色袍服中的瘦削身影,正呆呆的坐在那里,他的坐姿很不雅,也很不稳,似乎身体也很羸弱,每一刻都会散架,如果和他对视,就只能在头部的罩袍之中,瞥见两盏绿幽幽的冷光。

“老魔,将来等你得手,你不会把我也做成这种骨灵吧?”

“桀桀桀,如果你有此要求,我不会客气的。你的运气是如此之好,让我都有些嫉妒,做成骨灵就可以一直帮我了。”黑影之中传来声声令人汗毛乍起的怪笑,“贝海石是我的信徒,他是自愿的,这样可以获得永生,不好么?”

“还是算了吧,消受不起。”

青年摸出一枚血红色的丹药,扔进那团黑影,黑影沸腾的气息缓和了一些,旋即又再度沸腾,仿佛方才放进去的不是丹药,而是助燃的烈油。

“没用,涂山这门毒功十分偏门,并不是普通血气类丹药可以化解的。不用为我担心,实在扛不住,大不了浪费一枚妖丹,我的体质特殊,用金丹反而效果差。”

“我们只有四枚,你可要想好。”

青年双手抱头,并不像刚才那样担心魔影,而是躺在冰冷的岩石上,沉默了好一会儿,“而且他们现在都精明了,不再单独出现,即使出现,也是陷阱。”

…………

“五月初七,午时!”

苏黎清神情疲惫,就像生了一场大病,但却没有致歉的意思,而是第一时间告知了江枫怒风峡谷遗迹破阵的准确时间。

“按照你之前提供给我的破阵方法,共召集了九名地级修士,以及三十六名玄级修士,合力破阵。”

他掏出三枚胡桃木色,手掌大小的方形令牌,上面刻着一个“元”字,并有不算复杂的法阵纹路,背后则是象征七盟的“七星剑”标志,“这是三枚玄级修士的凭证,到时候可以凭借此物,参与破阵,具体位置尚未确定,但到时候便宜行事就是。”

“记住只认令牌,不认人。”他补充了一句至关重要的话。

“为什么?”

“大人物们的想法。”苏黎清伸手指了指头上,“听说是齐国人要求的。”

“齐国人?峡谷遗迹他们也要参与?”

“这个自然,怒风峡谷,距离齐国并不远。近水楼台,哪有不染指的道理。不过他们动手晚了,故此嫌弃自己的名额少,所以坚持要这样做。我得提醒你,据说有些得到入谷名额的玄级修士身份已经暴露,现在不少亡命散修,都在想办法弄到令牌,你要小心,不要被他们猎杀夺宝。”

“那是自然,多谢提醒。”

江枫心中警兆顿生,怪不得苏黎清没有让外事长老吴全忠一同前来,这里面的门道很清楚明了,苏黎清的意思是,我不会泄露你拿到令牌的事实,也没有第三人知道,要是丢了,全是你自己的事。当然,能帮助江枫事前就撇清所有危险,也是一个不小的人情。

“我还有事,必须要离开了。”苏黎清很匆忙,似有重要的事情要办。

“前辈这么急?”江枫心道,我还有长宁商会的事情要你帮忙。

“魔影的事情,你不知道?”

“知道,听说了一些。”江枫心道我当然知道,我还被力宗的楚安澜强迫,消耗了法相之力占卜魔影,而且还和受害者达成了“守望相助”的友情,要说我对魔影的了解程度,一定会超过你。

“现在左近宗门,但凡地级初段的修士,都不敢单独露面。故此,我这个当掌门的,不得不分身去保护一二。”

“原来如此。”

金城派有三名地级修士,这个江枫知道,但金城派地盘远大于浅山宗,七盟战事刚刚落定,不可能所有的地级修士,都为了安全聚在一处,至少要分成两三个地点,镇守四方,那么身为一宗的掌门,修为的最高者,苏黎清要分身到一两个地点巡回保护,也属自然而然的事情。

“苏前辈会去遗迹么?”话音刚落,江枫隐隐觉得有些唐突了,两人的关系,还没有到那种坦诚相告的程度。

苏黎清面色有些犹豫,见江枫表情没有变化,略有些不快的说道,“不会,我进去多有不便,至于地级的人选,也至少要等这场魔影危机过了才能做决定。”

“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江枫想起了长宁商会委托自己的事情,心中突然有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