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九章 议事风波

发布时间: 2019-05-24 18:49:38 作者: 阿布有糖

    江枫面带微笑,在每个人身上都停留片刻,这种方法,是他最近刻意修炼的成果,一本人物杂记上曾把这种待人接物的方法称为“无形剑气”,想要不紧张,不怯场,在无法直接对视的情况下,那么就直接面带微笑,看每个人背后的布景即可,直到适应这种感觉,再直面主题,就像练习剑气一样,从弱到强,将对手刺个对穿。

    他在这个位子上的时间还是太短,不仅没有自己的班底,对手还都是些老油条,想当年,九代为什么不把他们都带到乱石海呢。

    心中只能呵呵。

    少了几分青涩,在执法长老王显道的视角来看,算是对年轻的掌门的新评价了。看上去渐入佳境,但没有修为上的威压,仅凭借那把唯一的银灰猛犸皮质座椅,加成的权力感,似乎还不够。

    他喜欢默默观察,就像潜伏在草丛中的小白兔一样无害,静静等待着时机,那本处理主脉弟子任晓龙的提案,原本提上去也是试试水,并没有想到有什么结果。今天在众多年轻子弟在场,更不适合拿出来讨论,那会损伤自己的公正无私的形象。他瞟了眼旁边一团温暖和气的吴全忠,今天的会,让他心中隐隐有不安的感觉。

    “各位长老真早。”江枫不咸不淡的来了句开场白,轻挪了一下座椅,让自己更方便的环顾四周,这种居于上位的感觉,让他越来越依恋,甚至有些陶醉,如果不是手臂的黑蛇之灵刺青印记隐隐作痛的话,他恐怕就真的醉了。

    权力的感觉真好。他特意在赵文君脸上多看了几眼,对方微皱的眉头看起来略有心事啊,到底是哪里不对呢,暂时没概念。倒是满脸横肉的郑鲁达硬硬的来了一句:

    “掌门辛苦了,妖灵之灯的灵气似乎比上次纯正了许多。”虽然有口不对心的嫌疑,但通常郑长老还是有一说一的,这里面的诸位长老,恐怕他是最简单的一个人,直性子。

    伪青龙木八木二水,有了乐川盗宝所得,此次更换激发阵法灵石,基本上没用杂色灵石,只用了木系水系,郑鲁达作为“养魂花”族长,本命法相“补血壮魂藜”,属于木火混杂,故此缺少杂色火系灵石滋养的妖魂之灯,他很容易就感应得到其中的变化。

    “哪里哪里,咱们几位老人,”江枫环顾一周,目光穿过几位长老到达下首少年团的位置,“之所以坐在这里议事操劳,都是为了宗门大计,也是为了年轻一代,只要他们好,辛苦不辛苦都是小事情。”

    讲出这话,连江枫自己都有点脸红,心道,先把几位捧高了再说。话说到这个份上,有小辈们在这里,几位纵使平日里再不给掌门面子,也不好扯下面皮来‘嘲讽’,资历最高的王显道,也不得不轻捋杂色胡须,假装肯定的点点头,脸上和煦的颜色,更浓了三分,望向台下的目光,充满了柔和的滋味。

    “浅山宗虽然小,但也会尽力给宗门年轻子弟提供好的修炼条件,我先表个态,宗门再困难,也不会亏待了大家,尤其是在座的各位青年才俊。”尽管属于唱高调,不过这话对于青涩的年轻子弟,杀伤力极大,在他们看来,掌门属于高高在上的存在,如今得到掌门的赞誉,岂能不心中澎湃,激情满满。

    江枫击掌三下,侍从王乙和江海从后堂踱出,依次分发给十五人每人一小袋灵石,“这十五枚一阶,以后就是你们每个季度的薪俸。”

    “谢掌门。”一众年轻人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如此大手笔的薪俸,可是很少见的,平素他们的月俸,不过一枚一阶灵石,虽然最近有长老传言,月俸会增加到一枚半,一个季度也不过四枚半,没想过会涨幅如此之大,每季十五枚,一年岂不是六十枚!宗门什么时候如此大方了,几名身兼杂役的弟子,自是知道宗门的财力窘境。

    “不要高兴的太早,从明年开始,每年年初,宗内都会举行门内大比武,但凡在二十五岁以下,灵级三重以上的宗内子弟,均可参与,前十五名,每季的薪俸都是十五枚一阶,被淘汰的,回归普通弟子待遇。”

    话音刚落,下首的几个活跃的家伙就交头接耳起来,场面一度混乱,比武在浅山宗这种小门派,上次举办据说还是六代长老沈爱龙在位的时候。江枫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讨论,这才是他要的效果,直到俗务长老郑鲁达看不过去了,动用灵力发出一记威压:

    “都静静,成何体统,都忘了规矩么!”

    老贼终于上钩了,江枫等的就是他,他转头看看,心道,开始你的表演。

    “掌门费心了,”郑鲁达的声音洪亮,中气十足,“老夫先代小辈们谢过掌门,不过属下有一事不明,这其中需要耗费不少灵石,咱们宗内的状况,恐怕无法长期支撑这笔开支。除非其他普通子弟免除薪俸才行。”

    “郑长老所言极是,”江枫接下话茬,“众所周知,咱们浅山宗,土地贫瘠,产业凋敝,离了薪俸,在座诸位都会断了修炼大道。故此,停了任何人的薪俸,都是不现实的。因此,我和诸位一起,决定开源节流,从即日起,我不再领取宗内薪俸,几位长老,也过过苦日子,保持薪俸三年不变,此为节流,不知几位意下如何?”

    这是绑架,赤裸裸的绑架,不止郑鲁达,就连之前提出涨薪的传功长老赵文君,也看出来自己这是被绑在战车上,还不能跑,有自家子弟在场的不必说,平素在年轻子弟的一力维持良好形象的王显道和外事长老吴全忠,也不好当众拒绝。

    “掌门所言极是,我等理当如此。”看见‘富户’郑鲁达吃瘪,王显道就是自己一样吃瘪,心里也乐开花,心道你这莽夫,叫你出头,今天明显是有坑在等着咱们。不过恩怨归恩怨,他也不会让江枫得意,掌门江枫没倒之前,他和郑鲁达还算天然盟友,毕竟有着共同的奋斗目标不是。

    “为了宗门子弟,掌门费心了,宗门有困难,上下齐心方可破局。”王显道也不纠结这点灵石,郑鲁达管着宗门俗务,过手一把就有钱财入手,他的“曼陀罗花”家族也不差这个钱,毕竟有自己的灵药产业在御风宗地界,虽不能说阔绰,但总比掌门身后那三个穷鬼原始家族强。

    “节流固然重要,但重要的是开源,不知掌门有何办法?”

    王显道抛出了自己的疑问,浅山宗穷乡僻壤,既没资源地利,也无商贸繁荣,要是能临海,还能赚点渔业和转运贩卖的钱,可惜离海虽只有千里,但被个人族大国魏国挡个严实。作为一个梦想成为掌门的野心家,他不是没有设身处地的考虑宗门前途,在他看来,宗门以“曼陀罗花”的灵药产业为突破口,是个不错的主意,曼陀罗花草茶,作为一种略带毒性的药茶,长期饮用,可以提升肌体的抗毒能力,在浅山宗周边,还是小有名气的,真的去推广铺陈的话,这个产业的价值足以养活半个宗门——百名妖修中的近半。

    但作为一个长老,他没必要将“曼陀罗花”家族的产业贡献出来。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啊,何况他是等着看热闹争大位的人,既然已经看出问题的关键,他不吝在这个场合下打击下掌门的威信。

    “宗门也不是一无所有。”江枫停顿了一会儿,等这句空话先绕梁飞一阵,又扔出额外一句废话,“在座诸位,都是宗门的财富。”

    这话虚的,下首的王显道有些无语,心道掌门这是在哪学会了一手忽悠的好本领,但是又偏偏无法反驳,只能等下文,台下的年轻子弟,满腔热血但也不是傻子,要是没有真材实料的方法,刚刚打的鸡血也是白打。

    “每个人努力一分,宗门就多一分资源。比如最近的西部冷泉合约到期一事吧,我算了一下,五成的用水权,按照冷泉的流量,可以滋养五百亩灵田,计入人工和种子成本,倘若种植最低级的一级灵谷,每年的收益不会少于一百一级灵石,之前任掌门在位的时候,宗门财政紧张,匆忙用三百灵石出售了二十年的使用权,现在合约到期,如果是公允的价格,四成的收益就是八百灵石,郑长老负责此事,想必一定能谈下不错的价格。”

    江枫假做不知郑鲁达已经达成出售协议,在场的诸位,包括郑家的年轻子弟,自然也不知道这合约已经达成。

    “这,恐怕……”郑鲁达已经被架在火上烧,一瞬间想不出来应对的话,他看了看王显道和吴全忠,从对方匆忙躲闪的目光看来,此事那两位一定是高高挂起不理的,自己可是刚刚拒绝了吴全忠的儿女亲家请求的,这下直接就凉了。

    “这其中定有难处,”江枫也不想把他逼的太急,“这事情可以慢慢谈,八百谈不下来,六百我相信总是可以的吧。”

    六百是江枫估测的郑鲁达与对方达成的实际成交价格,冷泉的合同,对方是力宗的人,以势压人很正常,而冷泉本身的供水,浅山宗自己也吃不下,没那么多灵田,自然不需要那么多水源。这六百只不过是让他把私吞的回扣吐出来而已。

    “属下自当尽力。”郑鲁达暗中捏了一把汗,看来到手的三百五十灵石,基本上要全拿出来了,这几个看热闹的,竟然没有帮自己说话的,尤其是王显道,自己最近可是安排了他家的子弟打理俗务的,这老狐狸竟然连个声音都不吭。

    “此外,我这还有两件合约。”江枫掏出莎草纸订单,将灵草种植的合约递给赵文君,方才在薪俸上坑了赵文君一笔,他自然会给这个墙头草一个甜枣,有年轻一辈看着,几位长老顾忌面子,一时间骑虎难下可以理解,但这事情不能太过,否则烟消云散之后,人心可就散了。

    “第一份是灵草合约,石元花和青灵草的种植技术都很简单,只是耗费不少人力。我们浅山宗未觉醒法相的子弟较多,这个事情,赵长老放手去操办吧,所有进项六成收归大库,一成分给蒙教司,三成归你按劳分配奖励。”按照江枫估测,药草兑换的灵符,价值十枚二阶,三成相当于三百一阶灵石,总量远超赵文君的薪俸补偿,说是按劳分配,赵家的子弟肯定会被安排进去,自然他家的进项最多。

    赵文君仔细看了看合约,心中估算了一二,不放心,又看了看再估算,直到确认这是本赚钱的买卖,才放下心来,正要收起来,却看其余三位正盯着自己看,才意识到方才的失态,赶紧将合约传给身边的王显道,口上来了句多谢掌门信任,心下却打起小九九,怎么将自己家的几个孩童,还有平素交好的几位散修家眷安插进来,他懂灵植之术,石元花和青灵草都是喜阳植物,隐蔽处还可以种些喜阴的药草,这部分收入,倘若能做好,说不定可以从掌门那要来更多的收益,不过这事似乎私下去说比较合适。

    “还有一份合约,”底下的躁动还未平息,江枫又掏出一份,“朱红血蚁饲养合约,有些危险的准灵兽,当然利润也多,如果运气不错的话,每年三十枚二阶。”

    “三十枚?二阶?”过惯穷日子的一众,完全无法平静了,开什么玩笑,就是九代长老刚刚登位之时,借着八代的余威,每年的宗门收入至多也不超过三百枚二阶,只是一纸合约,就是十分之一。

    这份合约到底会落到谁身上,每位长老的眼光,看向对方时,都充满了一点火药味。

    “我们可以换一个方式。”江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