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三十章 无功无禄

发布时间: 2019-05-25 14:08:10 作者: 阿布有糖

“还不是那点破事儿。”

吴全忠小声嘀咕道,神色越发尴尬,嘴角不停的抽动,欲言又止,“三儿媳和四儿媳过来闹,说我偏袒老大家的吴天德,你说这孩子都会武八强了,能不费灵石么,他们家两个孩童,又没觉醒法相,非要和吴天德比,你说这不是无理取闹么?”

“家务事难断啊。”江枫安慰了一句,至于三儿媳和四儿媳是谁,他没印象,自己没成亲无子嗣,理解不了这些烦恼。

吴家的子嗣在几家里面算多了,吴全忠有六个儿子五个女儿,子又生孙,“天”字辈的男男女女就有十八人之多,天天吵来吵去,在门内也算是小有名气,不过吴家的女子好生养,容易诞下修士子嗣,在宗内也一样小有口碑。

“让他们出来,我看看。”

吴全忠叹了一口气,进到内宅,不一会儿就出来两个毛头小子,身后还跟着两个哭哭啼啼的妇人,想必是他们的生母,吴全忠提到的三儿媳和四儿媳。

姿色一般,江枫转而看向两个孩童。

两个少年一个十岁,一个十一岁,肤色白嫩有光,分别是四法相和五法相,看法相的健壮程度,应该用过不止一枚“羽龙化清丹”,不过从法相的均一程度来看,用再多估计也是枉然。

“你们羡慕吴天德?”

两个少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上前答话,最后都一齐转身看向身后的妇人,看起来,过来闹并不是他俩的主意。

“掌门,你评评理,老爷一个月给吴天德二十枚一阶灵石,而我们家天拓,只有两枚,这也差的太多了吧。”其中一个高颧骨的年轻妇人张口说道,“天拓正是觉醒法相的关键时候,只有这点灵石,根本不够用。”

“吴天德是修士,而且是会武八强。”江枫淡淡的说道,在他看来,吴全忠做的完全正确,没道理有修士不去培养,还要惯着凡俗,一碗水端平。

“掌门,不能这么说啊,我们家天拓觉醒法相后,也是会为宗门出力的呀!”

“用过‘羽龙化清丹’了吧?”

那妇人脸色一变,小声的说道,“用过了。”

“简直胡闹!”吴全忠听到这个,头一甩,脸有愠色,语气也变得严厉起来,“和你们说过多少遍,不到十二岁不要胡乱用那东西。”

“老爷——!我们这也是为了吴家啊!”另一个妇人原本与高颧骨妇人并不对付,此时也不得不嘴软,一起跪下求起情来。

要说四法相和五法相,天生并不算太差,经过江枫长期观察,法相少于五种,基本上天然会有强弱之分,在十二岁之前,有些较弱的法相可能会自然凋零,这样变成双法相或者三法相,再使用“羽龙化清丹”,会有概率令其中一枚脱颖而出,进而觉醒法相。

但早早就使用‘羽龙化清丹’,通常被认定为是大忌,这是千百年来的经验之谈。依江枫分析,这种丹药,对于还在成长初期的法相来讲,有极大的促进作用,会抹杀他们之间本来的差别,让觉醒法相变难。

江枫不是不能出手使用“分相术”帮助这两名孩童觉醒,侍女郑可仪一个人的法相,无法满足他快速摘取法相,炼成七角灰晶和新魂器的目的。但吴家和赵家不同,赵家最初没有修士后裔,而且当时自己急于寻求赵文君的支持,故此火线出手,帮助赵良狄觉醒,而吴全忠吴家,并不缺少修士。

最为重要的是,无功不受禄。

这样简单粗暴的帮助他们觉醒,只会害了他们。倘若没有原则的出手,不考虑自己暴露逆天的“分相术”的风险,大可以老神自在的坐在山门之外,让宗门内的各家子弟,一一排队站好,自己出手帮忙觉醒就是,那浅山宗,用不了几年,就可以成为周围宗门内修士最多的存在。

这样的修士,不要也罢。

没有向往大道的坚韧心性,没有为宗门出半点力的念头,没有自己奋斗赚取哪怕一枚灵石的想法,只会到老爷子或者家主那里哭哭啼啼,只会在掌门面前诉苦跪求,互相攀比,倘若大道是可以跪出来的,那自己也去跪好了。

“给你们指条明路。”

江枫也不想去断谁对谁错,外事长老吴全忠本身性格就是个老好人,在家中更是如此,要不是他长期给晚辈惯出“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毛病,也不至于家中天天闹来闹去,鸡犬不宁。

“大邑郡和东湖郡现在正是用人之际,你们可以各选一个地方,以三年为期,如果沈镇守和周镇守,根据你们的表现,能够给你们写一封推荐信的话,我可以帮你们觉醒法相,觉醒的灵丹我来想办法,一如赵良狄故事。”

“考虑清楚了,就和你们老爷说。去不去自选,倘若不去,不可以再来这里闹,否则赶出宗门!”

“到时候,你不能去沈茂峻和周星那里求情。”江枫转头对吴全忠补充道。

“是。”吴全忠脸颊微红,断了那点小念想。

…………

无功不受禄。

江枫想着这句话,信步到了兵争司,执事皇甫润生正在操办公文,见掌门江枫过来,赶紧过来行礼,以他的印象,江枫担任掌门以来,还是第一次来兵争司。

“新的招募计划,进行的如何?”

“已经在各镇张贴了榜文,应聘者很多,都在校场中,正在进行第一次筛选。”

“辛苦了。”

“这是属下应该做的。”皇甫润生事务繁忙,心中想问问掌门此行的目的,但想起来或许这样有些唐突,万一是掌门随便走走,那就尴尬了,不过他看看尺厚的公文,还是希望江枫聊几句就走,而且校场上的不少事情,还等着他去定夺。

“原有的忠勇,是否有有功之人,遴选三人,叫到这里来。”

“这……不知道掌门此举,是为何意?”皇甫润生性格沉静,本不想多问,但此时原本六十名老兵,都在校场忙着遴选新兵,正是忙碌的时候。

“奖励有功之人。”

这句话让皇甫润生顿时心中一凛,上次六司会议,他原本以为掌门所言,可能需要等到一年半载之后,如今行动竟然如此之快,虽然并没有十名那么多,但对于老兵来讲,三名已经不少了。

“是!”他斩钉截铁的说道,如股劲风般快速飞掠出门,不一会儿就带回来三名身材健硕,肤色彤红黝黑的老兵。

说是老兵,确实有点老。

其中两名都已经是花甲之年,但长期在兵役司任职,身体还算硬朗,另一名三十多岁,应是加入的时间略短,但遴选三人之中有他在,说明要必有过人之处。

“全东见过掌门!”

“牛勇见过掌门!”

“花百千见过掌门!”

三人都穿着兵役司特制的便于行动的紧身劲装,依次行礼,庄重而整齐,没有普通凡俗的敬畏,或者部分修士嘻嘻哈哈的样子,不得不说,皇甫润生带的这些老兵,还是不错的。

九法相,三法相,五法相。

而且从法相的健壮程度来看,均没有人使用过丹药,要说肯在兵役司当苦差的,多半是穷人,自然没有额外的灵石购买丹药助力觉醒。

“皇甫执事向我推荐了你们,作为有功之人,应受嘉奖。”

江枫掏出十五枚二阶,分成三堆,摆在他们面前。这个数量足以让他们的家眷过上不错的生活,比如改善下居住条件,或者置办一些略好的杂用,倘若还没有娶亲,也可以选个门当户对的良善姑娘,或者送几名孩童进入蒙学,多读几年书,倘若没能进入六司或者觉醒,还有余钱为他们置办些小买卖。

“两个选择:一,每人选一堆灵石,改善下生活;二,我帮助你们打通大道之门,助你们觉醒。但要说明,以你们的资质,要服用多次丹药,而且你们年纪大了,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多谢掌门赏赐!”

九法相的全东第一个站出来,小心的拿走了灵石。“老朽年纪大了,即使觉醒也不能为宗门效力多年,我会用这些灵石送两名孙子去蒙学,希望他们将来为宗门效力!”

牛勇也如此,欣喜的拿走了灵石,“老朽不才,还没有娶亲,多谢掌门!”他脸色微红,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老树开花,心中的欢喜溢于言表。

“掌门,我选择觉醒。”最年轻,在凡俗中也早已不算少年的花百千最后说话,但他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成亲了么?”

“还没有。”花百千朗声道,“宗门一日不靖,不敢成家!”

“不用那么极端,我们要成就的是千百年的大业,不可无后。”对于这样的热血青年,江枫还是要勉力一下的,他拍拍对方宽厚的肩膀,伸手将五枚中的灵石拿出来三枚,交给皇甫润生,示意他收下,余下两枚交给一脸惊异的花百千。

“等服下我为你配置的第一次丹药后,如果你能活着,就找个姑娘先成亲。以你的资质,可能需要服用四次丹药,间隔不能少于半个月。”

“是!”

花百千低下头,恭敬的接过两枚二阶灵石,待到抬起头时,忠诚已经刻在他彤红沧桑的脸上。

…………

清心符,安神符,清洁符。

依次施展,这已经从一种仪式需要,变成一种习惯。

江枫静息调养,打坐恢复灵力,“分相术”现在他早已熟稔,无需耗费太多元神即可恢复,从花百千的体内,他成功摘取了“寒枝麦芒”残法相,这是一种生产类法相,在兵役司任职,并无太大用处,反而应该留取战斗法相,比如五法相中的“寒铁箭头”,虽然品质不高,但算做战斗类,是完全没有任何悬念的。

话说挑选法相来摘取这件事,似乎还遥遥无期啊。浦江镇的事情,从开始建设医馆,到最后站稳跟脚,并开始暗中摘取法相,至少要三个月的时间。而现在每次摘取法相,都是为了其他的目的,不论是侍女郑可仪,还是老兵花百千,均是如此,这是培养忠于宗门,同时忠于自己之人的需要。

鱼和熊掌,不可得兼。

将手中一本看起来很厚,但留白很多,诚意欠缺的“胡大版法相识别五十讲”放在案头,江枫拈起另外一封匆匆送来的传信,仔细阅读起来。

这是一封来自金城派掌门苏黎清的亲笔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