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九章 寻找机缘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17:36 作者: 阿布有糖

韩立按照斗笠线人的指引,到达一处似乎已经废弃多年的矿井时,此处已经聚集了不下三十人,这在平素与之前线人的合作时,从未发生过。

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下意识想要暗自退去,却发现人群中一个脑满肠肥的家伙,勉强跳上了高台。

“都静静,我来说下。”

有些混乱的人群骚动了一下,旋即安静下来,韩立认出来这人是李大棒,至于真名,行规是不会让人知道的。

“诸位都是曾经从我这买过东西的财神,今天不得已将大家都叫过来,实数无奈,我李大棒非常抱歉,下次再有机会与你们单独合作时,可以打八折。”

“你们中的有些人,可能都听说了传言,就是怒风峡谷将有一场大机缘。我已经得到线报,力宗,御风宗和老七盟,还有齐国,魏国,将有一些修士前往破阵探索,可能就在五月。我知道大家都想进去,但我这只有四个玄级的名额。”

“给我,我出五枚三阶!”人群里有人喊道。

“我出一件三阶法宝!”另一个声音响起,随即被更多的声音淹没了。

韩立没有出声,见过多次这种阵仗的他,知道这里面有和他一样真心想买的修士,也有不少兼职的托儿,诱骗你报出高价,关键的问题在于,韩立不相信李大棒能有这个本事从那堆大势力手中拿到参与这场大机缘的名额。

那他就不是自己认识的李大棒,也许是许大棒,蔡大棒。

果然,李大棒眉目含笑,等人群中不少人都报上价格后,就两条短腿一蹬,站在了更高的台子上,高声说道,“大家别急,我没拿到具体名额。”

“且——”

“玩我们哪!”人群中有人颇为不满,还有人扔了莫名的废物到台上以发泄不满。在场的大多数是玄级修士,有些是灵级圆满,李大棒作为一个玄级,并没有怂,而是继续说道,“我已经知道谁拿到了,所以我卖这个,你们各凭本事去拿,一个人的情报是六十枚二阶,四个人的情报全要的话,一口价两枚三阶,接受法器,符箓,灵石,各类材料!”

“一份情报还要多卖?”

“就是就是,脸都不要了。”

人群中响起不和谐的骂声,不过他们身体却很诚实,很快就有人痛快的付了灵石,转身飞掠离去,早一步出手,说不定就多一分机会,没有任何人只买一份情报,要自己猎杀的话,自然要比较一下,挑个软柿子来捏。

买还是不买?

买几份?

已经玄级中段的韩立并没有思考这个问题,他也没有第一个出手,而是随着人群攒动,渐渐的有意落到最后,直到剩下他自己。

“你买?”

“买,这个东西如何?”

韩立掏出一根带有浓密根须的灰色紫纹药草,正是一棵地龙葵须,炼制地级修士养颜类丹药的必备材料。

“这个大小,应有六百年年份。你真是好运气。”李大棒粗通一些药草识别,不过他看不准,扔给他身后一个邋遢的老头。

“六百二十年。”那老头咂摸了一会,报出了准确的年份,“不过这药草有些徒长,一般很少能挖到长得这么粗壮的,你哪里得来的?”

“长辈给的。”韩立随便给了个理由,他知道对方从来也不计较。

“算你两枚半三阶,但我没散碎灵石找你。”李大棒明明刚收了不少灵石,瞪着眼睛说着瞎话,一点都不脸红。

“那就告诉我,哪个目标最容易。”

“你小子,倒也聪明。”李大棒不止一次和他合作过,“运气也逆天,每次怎么都能找到这么值钱的药草。这个拿去。”他扔出一个小册子,上面简单的写着四名玄级修士的信息,包括出身,家族,具体修为,法相,法器,曾经暴露过的技能。

“哪个最容易?”韩立追问。

“自己看。”

“哪个最容易?”韩立继续追问,微笑着看着李大棒。

“这个别惹。”李大棒不耐烦的翻开小册子,将其中的一页撕了下来,“其余的看你自己的,我只能说这些。”

“多谢!”

韩立没去拿那张撕下的残页,头也不回的飞掠而去,行进了约有五里,才落到一处略有下沉的多树山谷之中,左右观察了半柱香的时间,确保没有人跟上自己,便连续敲击一块岩红色的巨石,发出铿锵的响声。

一个九尺高的粗壮傀儡从树丛的阴暗处松软土壤中钻了出来,那傀儡全身乌黑,似乎被油布层层缠绕,只露出空洞无神的双眼。

“替我警戒,我先看看这东西。”韩立翻开业已被撕去一页,上面罗列了三名玄级修士的信息的小册子:

宁嘉志,玄级七重,御风宗修士,出身宁家乃御风宗中等规模家族,擅长用刀,法相为“玄火明心鼎”,法器为……最近一次出现在……

…………

灵级八重!

灵级五重!

这就是江城子和江之问最后修炼的成果,提升有限并非是因为灵材的品质不够好,而是他们缺少必要的战斗经验和指导。这方面,江城子情况还好,毕竟每次江枫对敌,他大多会出来辅助牵制,但江之问自从出了神秘山洞,就从未参与过任何战斗,江城子为此也问过他,只是在“蚀”还在的时候,勉强在一旁旁观,看见那些坏人自己陷入幻境,跌落到山崖之下的情形。

“这个根本不算!”

“可是我已经不怕死人了,真的不怕。”

“我和你说,这是两回事,我上次和师父……”

江枫伸手制止了两人继续争论,江城子现在还好,因为学了“血色乌鸦”召唤技能,算是略微提升了战斗能力,但江之问除了有个范围为十丈的“封禁符箓”技能外,本身只有“狐火”这种炼丹辅助技能,属于只能在一旁扔灵符骚扰的战五渣水平。

但在进入玄级之前,因为技能数量的限制,他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学习新技能,那就只能在炼丹方面提升自己,对于只有一束光芒作为法相的他来讲,能够领悟什么技能,也全看他自己的机缘了。

又在潇湘馆逗留了几日,江枫就带着江城子和江之问,再次返回了罗川。一方面,与灵笼商会的部分合作条款,他必须提前做一些准备;另一方面,他想将二徒弟江之问拜托给郑鲁达,后者家族中有几人粗通炼丹之术,虽然等级不高,但对于帮助江之问入门来讲,已经足够了。

等到粗通技艺,再想办法帮他找位良师,实在不行,送到力宗的学宫里去,不过那也颇耗钱财,而且要有大家族作保才行,是楚家,萧家,还是余家好呢?

江枫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毕竟从不懂到入门,也需要至少三个月的时间,还是看在江之问有狐火这种天然炼丹利器的优势下,才做出的估测。

叫来江海和王乙,吩咐几条六司就可以执行的命令:

其一,宗门内所有矿山用工,但凡涉及本宗凡俗,均必须缴纳每人每年十枚一阶灵石的安全保障金,一旦其在开采和运输矿物过程中,发生事故亡故或重伤,将补偿给亲眷,未来五年内,现有已经登记在册的矿工,保障金由宗门内垫付,矿主无需支付,新雇佣的本宗矿工,由雇主一次性支付五年的保障金;

其二,宗内所有大宗土地的买卖,但凡超过二十亩,均收取买卖价值百分之五的税金,最低二十枚一阶灵石,如只为种植、林木、放养用地,税金减半;

其三,所有凡俗所需主要物品,由礼务司牵头,卷帘司配合,登记造册,根据季度设定最高出售价格,每年年初发布,禁止售价高于设定价格,违者罚没所得。

三条律令即日起发出,通报六司,诸位长老,各家家主,三郡镇守,即刻生效。

这三条,均是针对于灵笼商会可能的合作推出的,虽然现在合作的条款因为倪大宝还未给出意见,无法通报给长老会诸位长老,但提前做些必要的预防措施,可能会减少潜在的风险。

矿工保障金是为了伏元三镇的考虑,虽然灵笼商会的目标是神秘山洞,但表面上,还是会以开矿作为幌子,并且可能诱骗部分浅山凡俗前往洞穴做替死鬼,就和之前山崖下那些灵笼商会的尸体一样,保障金制度可以略微缓解这类死亡对于死者家庭的冲击,甚至可能为了避免一次性缴纳五年的费用,他们可能转而去临近的力宗乡间寻找目标;

土地买卖的税金制度,是为了保证大规模划转土地给灵笼商会后,在交易环节,增加浅山宗的收入,不至于只有一次性收入;

而凡俗所需物品限价制度,是为了稳定物价,商会逐利,必须要保障凡俗的生活不受冲击,这是浅山宗稳定的基础。当然,强硬限价在欠收时是行不通的,必须有一笔灵石随时准备购置大量物资,这一点,他打算在灵笼商会答应条款后,将部分灵石充入宗门大库,甚至分几次购置部分容易保存的物资,随时备用。

…………

修整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江枫就带着江之问,到了郑家,请庶务长老郑鲁达帮忙寻找合适的炼丹师父,教授江之问炼丹之道。

“人就交给你,所需费用,可以先记录着,回头找我要。”

“掌门客气了,哪有事事都算清楚的道理。”郑鲁达其实不在乎这点小钱,掌门过来求自己,他过去可能不待见,但现在觉得是个很有面的事情。而且炼丹虽然长久看是个烧钱的技艺,但入门所花费不多,这点和炼器完全不同。最低级的“苦草丹”,所用材料基本上用的都是凡俗治病所用的药材,年份无特别要求,价格便宜的很,而且浅山宗就有大量出产。

“浦江镇的事情准备的如何?”

“人选已定,择日就可出发。”

“江之问也同去吧。”

“是。”

“名字起好了么?”

“还请掌门定名。”

“就叫‘求缘居’吧。”

“好名字,妙,妙,寻找机缘之意,掌门,这个医馆,就是我们进入赤霞门寻找机缘,潜伏伺机而动的第一步棋吧?”

“切勿对第三人讲。”郑鲁达脑补的厉害,江枫也乐得其成,毕竟这对于提升自己的声望,只有好处,何况他不是个嘴严的人。

浦江镇设立医馆,是为了掩饰摘取特定法相的真实目的,也是为了七角灰晶和魂器,增加自己在峡谷遗迹中生还的可能。如今只靠郑可仪,却有些慢了,只是暂时却找不到合适的可信任之人,这倒是个难题。

江枫这样想着,出了郑家大宅,不由自主的就到了外事长老吴全忠的住所,却远远就听见里面传出吵闹,尖声哭诉和摔东西的声音。

又是家庭失和?

江枫放出玄级的气息,想要“救”吴全忠一次。

感受到屋外玄级的气息,屋内迅速恢复了平静,很快,面色有些红润兼尴尬的吴全忠就出来迎接。

“掌门,让您见笑了。”

“方便进去坐坐?”

“方便,方便。”

吴全忠躬身前面引路,不经意间步履却有些缓慢,但见屋内有些散乱,但之前破碎的物件,似乎已经被匆匆收走,女眷们都已经退到内堂,只剩下两个青衫小厮在一旁伺候。

“怎么回事,因为什么又闹起来了?”江枫呷了一口有些冷的灵茶,低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