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八章 阴谋阳谋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17:13 作者: 阿布有糖

“还未请教前辈尊名。”这名三眼男子,修为明显高过自己,江枫不得不躬身行前辈之礼,并一开始就保持恭敬的态度,避免被“无端伤害”。

“廖神苍。”

三眼男子神情冷淡,无喜无悲,既没有地级修士的睥睨神态,也没有任何长者风范,仿佛江枫是个完全不相干的人。

“你叫江枫吧,我不喜欢你们这样的人。”他脱口而出。

“前辈为何这样讲?”江枫顿时不知道手应该放在哪里,就连刚刚端在手中的热茶,也不敢轻易放下,这算是无端被嫌弃了么,但问题出在哪,进来的姿势不够优雅,还是不走正门走后门的缘故?

“你这样的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和倪大宝一样。”

和倪大宝一样?就连不在“和气居”的他,也一样被贴上标签,受到了伤害么?江枫心中乱成一团,这名曰廖神苍的地级修士,一开始就向着“把话题说死”的方向狂奔了么?这个该如何是好。

“这个,前辈误会了,”江枫轻轻的将茶杯放在案上,同时琢磨着合适的词汇来应对,要说倪大宝虽然满口套话和谎话,但聊起天来还是蛮轻松愉快的,这位可不是普通的“高冷”那么简单啊。

“有时候为了达成合作,就需要这样,生意就是生意,需要一个相互熟悉,彼此磨合的过程。”

“套话!我不喜欢,我喜欢强者为尊,倘若你能打败我,一切都好谈,否则就是我说的算。”

“前辈说的有道理。”江枫打算跪了,左右这位应该不是灵笼商会能说得上话的人,他还是小心应对,坐等倪大宝归来吧。

“我看出来,你并不是真的服了。怎么,打一场?”

“不敢不敢,晚辈才是玄级,远不是前辈的对手。”

“等你到地级,和我打一场。”

“还早还早,”江枫心中慌的不行,要说对付岳溪山自己心有所仗,对付拓跋图那是被逼到角落,但眼前这位,是要霸王硬上弓啊,这是不是倪大宝故意设下的局,给自己一个下马威,想要让自己全盘答应之前罗列的条件?

一瞬间江枫甚至自己都信了,直到倪大宝及时的出现在面前。

“苍,江掌门我来招待吧,你休息一下。”

倪大宝对待廖神苍的态度也很恭敬,他今日一身金色锦袍,青玉带束腰,比之前所穿华丽高调得多,莫名的笑容挂在嘴边,好似天然就长在那里一般,但一早就认识他的江枫,自然知道他之前的模样并非如此。

倪大宝这是高升了?

江枫不禁打量了一下这个会客厅的装饰,的确,这几案,这宫灯,这坐榻,这屏风,还有这灵茶,似乎都换成了高档货。

“记得我们的约定。”廖神苍没有正面回应倪大宝,径直站起身,右手指了指江枫,欲言又止,退出了房间。

什么约定啊?天啊,我没答应啊!江枫心中无数野马奔过,就这么被约定一战,也太草率了吧?

“你和苍前辈,有什么约定?”倪大宝问道。

“没什么,只是约着在适当的时候,再聊聊。方才我们聊得还算投机,颇有一见如故的感觉。”见倪大宝并没有听到前文,江枫猜测这并非他的阴谋,自不会透露出实情,至于廖神苍回头会不会告诉他,那个并不重要,只要这个被无端加上的“地级约战”,不影响今天的谈判条件就行。

“哦?”倪大宝笑了,这让江枫也不得不也笑笑来回应,来化解这个尴尬。

“今天来,主要是谈谈合作的事,首先,恭喜倪掌柜高升,是应该叫倪长老了吧?”

“哪里哪里,只是换了个牌子而已。”倪大宝毫不掩饰自己的笑意,“这样,也好和江掌门谈合作,否则,做不了主,来回往复,也给江掌门添麻烦不是。”

“长话短说。”江枫摊开一张两尺见方的浅山宗的地图,放在两人的案头,上面已经圈涂了几处,均是江枫经过几番思考之后得出的方案,也是他有足够自信,能在长老会上通过的方案。

“这里,北木镇,成立一个特别的郡,交给你们灵笼商会帮助打理,除去凡俗生活所需物品之外的所有物资经营权,全部归你们,以及额外两千亩土地的自由使用权;”

“此处,西部伏元镇,峡山镇,九岭镇,三镇山区的矿产,归你们勘察开采,你们负责连通三镇之间以及通往暖谷郡的道路,规格不能低于现在的浅山宗官道,但在开矿修路中,必须要保持浅山宗先代掌门陵墓的安全;”

“大邑,暖谷,东湖三郡各新划拨一千亩土地,由你们一次性买走,三年内,后续买主需要优先找你们购买;”

“大邑郡通往北木特别郡的道路,三郡通往罗川的道路均需拓宽,达到赤霞门官道标准,白水江疏浚,达到通行二十丈商船标准,这些所需费用,由你们来出,但用工除筑造修士外,只能雇佣浅山宗凡俗。”

“以上涉及的土地费用和专卖权,一次性支付浅山宗五十枚三阶。”

“这条款和我上次的建议,有很大区别。”倪大宝听了之后,静默了好一会儿,才吐出这样一句没有营养的话。

“考虑考虑?”

“需要一些时间考虑。有个问题,你说的北木特别郡,以及伏元那三镇,我们可以派驻镇守么?”

“可以,伏元镇一带的驻守修士,不能超过玄级八重,北木特别郡,没有限制,但玄级及以上修士的情况,需要告知我方。”

“好,我了解了。”倪大宝答应的很痛快,“你等我的消息,最多十五日,我会和苍前辈去浅山宗找你。”

“别再托梦了。”

“哈哈哈,江掌门,托梦不是很方便么?”

…………

李友德在侄子李友善的引领下,刚刚从新建的镇守馆驿视察归来,新招的仆役们献上时令灵果,沏好灵茶,安静的退去。

“不错,安排的很好。”望着走在最后的一名仆役窈窕婀娜的背影,李友德心头燃起一团热火,不过很快就被他猛灌一口灵茶压下了。

“叔,你是说那仆役么?”李友善故意问道。

“瞎说,我说馆驿。你小子,专门找这样身材的仆役,是想给我惹麻烦么?”

“这是七哥的意思。”

“你的意思?”李友德回头问向身后的老者。

“是我的意思,”那老者微笑着说道,“五舅,你现在已经再次安定下来,是时候再次开枝散叶了。”他年纪看起来颇大,没想到竟然是李友德的晚辈。

“我才刚当上镇守,这事急什么?何况,在御风宗,有李煜风帮忙,那些人也不会动我的家眷,这个底线,他们还是有的。”

“以防万一,还是早点好。”

“得,你们当我是种——马么?”李友德佯怒道。

“一个子嗣就是五十枚三阶,一个觉醒法相的子嗣就是两百枚三阶,你忘了老太爷的规定了?”

“得,你提起这个,我今晚还是勉强操劳一下吧。”

“这就对了,五舅,你不这样,怎么竞争过你那几个兄弟。靠以德服人在老太爷那可行不通。”

“得得得,你们别唠叨了,我知道了。”李友德想起这个心情有些不爽,“还有什么事么?没事,我得去批下那些奏事案了,友善你也和我同去。”

“还有一件,那个江掌门送来的冯既明,我感觉有些问题。”老年修士低声说道,“有点不像是普通的童子。”

“温故,你也感觉到了?”

“最初几天还算正常,但昨天,我和他闲聊,竟有些如芒在背的感觉。我看不太准,会不会是江枫的阴谋?”

“这个不会,”李友德想了一会儿,竟然有些头疼,身后的李友善赶紧上前,给揉捏了一阵,“江枫没必要这么做,先看看吧,如果真的是某位大能转世的那种,咱们还是笑脸相迎的好,左右也没几个灵石。温故,你给他讲武技的时候,注意下措辞,不要得罪他。”

“是,五舅。你也别太操劳,今晚早点休息。”

“狗屎,你们这些俗人,天天就想着那点破事。”

李友德笑骂了一句,伸手将白磁盘上几枚紫青盏果扔入口中,这东西药效虽缓,但最能助兴,李友善和李温故这两人,为了老太爷几枚灵石的打赏,快把自己当牲口了,一点也没有自己以德服人的样子,他心中吐槽道。

…………

江枫再次来到潇湘馆,因为对乙字六号房已经有了天然的心结,他多花费了一些灵石,定了一个甲字九号房。当然,这也是因为他现在带着两个徒弟了,江之问和江城子一样都是个吃货,必须防备自己远超常人的灵果灵食消耗量,不小心被馆主盯上,对于甲字号房,他猜测对方多半是不在乎的。

至于动用安斯年的关系,还是算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方面,他不想暴露江之问和江城子的秘密;另一方面,在使用“分相术”觉醒法相的问题上,他也的确做到了守口如瓶,并未再给自己介绍其他客户,也算是守住了“朋友”的底线,江枫自然也不会在此等小事上,去劳烦他。

为楚弈鸣购置灵材时,江枫特意留下了一部分,此时分成三份,两份交给胡吃海吃的二位徒弟,嘱咐他们仔细吞服炼化,提升修为,这才落了清静,安心的重新思考起与灵笼商会合作条款的得失来。

倪大宝原本所提的条件,完全不具备可操作性。

倘若如他所言,将三郡未来的所有空间,都交给灵笼商会,并且不限制任何修士进驻的话,那浅山宗,就形同灵笼商会的私有地盘,自己和诸位长老,只会沦为一个傀儡看守者的身份。

但灵笼商会给予的条件不容拒绝。五十枚三阶,虽然之前只是各类物资的贸易额度,并非真钱,但也足以让浅山宗再上一个台阶,拥有与七盟各宗各派,尤其是弱势的古剑门相当的实力。

灵笼商会的目的,不在浅山,而在七盟,这是江枫思考对策时,最注重的一点。

故此,他将与七盟最前沿的北木镇拿出来,作为一个特别的所在,允许灵笼商会在那里全盘进驻,自由发展,一方面满足了他们的愿景,另一方面,也相当于在自己在雁栖岭覆灭后,和赤霞门、落英门这些强者之间,安插了一个缓冲地带,借助灵笼商会的实力,来对抗两宗未来的潜在威胁。

北木镇距离大邑郡,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不会过于吸纳附近的人口,而一旦将北木镇,未来北木郡交给灵笼商会,经过他们的经营之后,更多吸纳的将是赤霞门、落英门的人口,特别是赤霞门新近吞并还未融合完毕的雁栖岭故地凡俗,这点,对于江枫和浅山宗来讲,特别重要。

原本,紧邻金城派的远易镇也是个选择,但现在金城派对浅山宗还算友好,金城派掌门苏黎清还承诺提供自己进入峡谷遗迹的名额,以及还有潜在的长宁商会相关一众事宜,都需要对方配合自己。故此,在思量了一番后,江枫放弃了在远易镇给予灵笼商会空间的可能,否则这枚楔子,定会惹得对方相当不快。

至于伏元镇,主要还是神秘山洞的事情,经过仔细的回想,江枫隐隐猜测,在神秘山洞和“大荒镇”,还有无数的秘辛隐藏其中,探索其间或许可能有收获,但更多可能是危险,灵笼商会既然已经如徒弟江之问所言,盗走了真灵圣者的法身“蚀”,那此处,必然还会被对方觊觎和关注,与其留着这个不稳定的因素,还不如彻底交给对方,作为一个他们自愿咬下的“毒饵”,牵制他们一部分精力。

当然,只有一个伏元镇是不靠谱的,这个阴谋看起来太赤裸,故此,将同为山区的峡山镇,九岭镇以探矿开发为名交给对方,同时遮掩自己知晓“伏元镇秘辛”一事,这个和北木郡的阳谋相比,要隐藏得多。

至于对方是否上钩,他相信倪大宝给不出答案,特别是有关伏元镇,并非他这个层次可以知晓,即使是已经身为倪长老,但修为的限制毕竟摆在那里。

…………

力宗西部边陲,平川城。

韩立挤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貌似漫无目的跟着人流走动,实则在寻找一个熟悉的线人。经过一处断了的古旧石桥时,他发现了一个目标。

那人带着一个破旧的斗笠,因为低头,看不清面目。摊位之前,胡乱的摆放着几条尺长的鲤鱼,那鲤鱼似乎已经死去了很久,故此看起来不太新鲜,甚至有些风干变臭。他的摊位,鲜有人问津,但他一点都不急。

“风陵渡口怎么走?”

“往西五里,见到一棵大榆树左拐,再走一里便到了。”

“多谢!”

韩立扔下一枚已经用过,灵气损失近半的一阶灵石,头也不回的照着对方的指引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