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丹论秘辛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16:48 作者: 阿布有糖

江枫再次来到真武城的时候,这里业已恢复了往日的喧嚣和繁荣,魔影袭击地级修士事件,已如过眼云烟般消散,除了偶尔会在街头巷角的闲聊者口中,听到几句吹牛和笑料之外,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暖谷郡送到东湖郡的“新鲜”人头,江枫第一时间就排除了李友德被杀的可能性,或许玄级修为的他,偶尔会面对一些危险的情况,但有那名隐藏实力的老仆在,他们定然不会轻易落败于他人之手。

李友德在信中提及,人头来自于一个新近在暖谷郡欺行霸市的团伙头目,两人均是灵级散修出身,因为事实清楚,他已经特意询问过监察使的意见,并遵照浅山宗律法,将其当众枭首,至于两人余党,原本应该尽数收监,但当下百废待兴,正是用人之际,他已经将其中三名灵级修士释放,允其戴罪立功,所罚没的资财共计十八枚二阶,已经入账,留待暖谷郡未来建设之需。

这信行文工整,遣词造句均有讲究,大半是出自其侄儿李友善之手。

“已知悉,诸事便宜行事,无需再报。”

江枫原本是想写封勉励的长信,后来想想李友德庶务方面也不是初哥,在御风宗,也是一步步“稳扎稳打”行贿上来的,写太多反而无用,就草草写了几个字,差张四喜找伙计送到驿站,发往暖谷郡,虽然信发送的速度慢了点,但贵在省钱。

张四喜的店铺已经开张许久,原本只雇了一个更夫和一个伙计,后来江枫差江海送来十名奴隶,店铺规模就顺势扩大了很多,经营本地十几种土产,和左近的店铺没什么大的区别,不过他的店铺明显客户比同行要多得多,可见他的确是个有真本事的。

江枫将侍女丁灵雨安置在这里,算是尊重她自己的选择,他原本想将其安置在六司,作为王乙或者吴春花的副手培养,但她却对商铺经营兴趣更大。

“可仪姐能做的,我也能做。”

没想到这丫头还和郑可仪比上了,只不过她只看到了表面,忽略了郑可仪实际乃是情报人员的事实。这个决定也算是一桩好事,正巧东湖郡缺少一枚棋子,江云奇年纪尚小,身份敏感,反倒凡俗的丁灵雨,更适合一些。

在真武城喧嚣的商业街逛了个把时辰,江枫才彻底甩掉心中这些繁琐的庶务,心情变得轻快起来,又逛了几家符箓店,补充了最近的消耗,才再度爬上西山,送上拜帖,求见楚弈鸣。

管事黄东第一时间迎了出来。

“江掌门,快这边请!”

黄东眉目之间隐含一丝欢喜,但却没有在看门人面前表露出来,他低声说道,“多亏了您,六少已经有苏醒的迹象了。”

“他是自然醒转,和我无关。”

“是是是,和江掌门无关。”黄东在他面前没有一点倨傲之气,躬身引路,不一会就进了楚弈鸣的小院,此时百花盛开,院子内处处繁花似锦,好一派春色。不过相比临近院落的莺莺燕燕,欢声笑语,这里冷清得多。

“这几天有人来看过楚兄么?”

“九少爷楚弈清,曾经带了几名医士来过,后来就只有光少爷和赵夫人了,都知道六少基本形同废人,连满月楼要债的,都没有再来。”

“楚前辈呢?”

“没有,不过家主派人送来了续命用的‘久保续命丸’和‘太和清淤散’,但有您提供的神药,我担心药性相冲,没敢给六少服用。”

“服用一些也好,他即使醒来,身体也是极虚弱的。”江枫心道你快些把假冒的神药吃了吧,免得这事徒生波折。

“是,我一会儿就去拿。”

“你回来后在外间盯下,我去看看楚兄。”

屋内燃着静气凝神的檀香,楚弈鸣在离开满月楼之前,除了随身法器,已经不名一文,想必这是管事黄东的私房钱,看来在楚弈鸣有苏醒迹象后,他认为自己有了再次翻身的希望,下了点本,就连房间内的陈设,虽然并没有增加,但却收拾得干净整洁。

“怎么样,楚兄?”

江枫看了看面色苍白,静卧在床榻上的楚弈鸣,他早已经苏醒,只是为了不引人注意,才装作深度昏迷,不过他这灰白的脸色是装不出来的,因为妖丹被夺和法相受损,身体还是虚弱得很。

过了许久,一个沙哑的声音才从床榻上传来。

“江兄,外间怎么样?”

“基本上已经风平浪静,魔影最近都没在这里出现,我打听了,最近一次出现,应该在天理门。话说你装的还蛮像的,楚弈清应该也是地级修士吧,你怎么瞒得过他?”

“不,他不过是个玄级,楚家地级修士,算我不过四人,在五大家中数量最少,所以才无人忌惮猜忌,拿到灵地管理这种肥差。”

“记住,你认识一个叫李友德的人,他曾经是你的门客。”江枫用具象符展示出李友德的影像。

“好,李友德,我知道了。”

声音不大,楚弈鸣只是双眸游动了一下,仿佛一个木偶,轻松答应了江枫的要求。

“你现在最需要什么?你现在苏醒后,最多也就灵级三四重的样子。”

“天材地宝。也就是灵石,但还不一样,倘若有人知道我有足够的灵石,那么——”

“我知道,我尽力去做,不过你应该知道浅山宗是个什么样的宗门。”

“呵呵——”

楚弈鸣无奈的笑了,笑的十分僵硬,可以看出,为了装的像个深度昏迷的病人,他刻意放弃了对部分身体的控制。

“对了,我见过你的未婚妻,上官秀琪。”

“她?”楚弈鸣的眼神变得迷茫,似乎在搜索自己残留的记忆,但最终却眉头深皱,似乎并未成功回忆起什么。

“等我恢复一些元气,熟悉这里之后,可以想办法安排她暗中和我见一面,或许能帮我找回更多的记忆,包括为什么我会出走满月楼。”

“为什么要暗中,我听说婚约在你住进了满月楼后,并没有取消。”

“我怀疑这和我的身世有关,公开见面或许会重新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好,我会为你筹划此事。”

“有关冲关地级,你能分享给我一些秘辛吗,浅山宗缺少这样的传承。”

“你?”楚弈鸣勉强转过僵硬的头,盯着江枫看了一会儿,“你的修为其实谈这个尚早,记住,此话出得我口,止于你耳。”

“通往地级之路,据说有三百六十一种方法,这种方法称为‘丹论’,说的玄一点,是‘道’,说的通俗点,就是准则,就是你自己遵循的行事准则。”

“丹论不可分享,一旦分享,丹论对于分享者本身,就会失效,也就断了后续通往天级的道路,这是天地隐含的法则,任谁也不能违背。”

“那你?”江枫心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在市面上,找不到任何有关丹论的著述,不过,自己要求楚弈鸣分享给自己,不就是断了楚弈鸣通往地级,以及天级的道路么?

“我不打算走楚弈鸣的路。”似乎是看穿了江枫的心思,楚弈鸣解释道,“所以但说无妨。你可能知道,有人会兜售丹论,这些人,基本上就是大道已经完全无望,故此出卖自己的丹论来卖钱,此外,还有一类丹论,乃是出自对他人妖丹或者金丹的研究,并非属于卖者。”

“你的妖丹被夺,十有八九就是这个原因吧?”

“我原本觉得是,不过这几天思来想去,有一些怀疑,但还需要验证。或许抓到魔影就会真相大白,但那魔影,本事真是匪夷所思。”

“你的便宜爹,之前耗费了我的法相之力,占卜到了魔影的位置。”

“你就是这样想报复或者占点便宜,才找到我的吧?”楚弈鸣难得露出一丝笑容,只是面部有些瘫痪,看起来相当别扭。

“有时候,人太聪明了不好。”江枫看着楚弈鸣,淡淡的说道,“这是天意。”他伸手向上指了指。

“好,算你赢,我们继续说吧。”

“楚弈鸣的丹论是‘假物至极,分寸必争’,意思对于周围的资源,都要充分利用,每一分每一寸都必须争取,用到极致。”

楚弈鸣说出这话的同时,江枫只感到周围似乎有一种诡异的气流飘过,从他的身体中散落,消失在四周,但又因无形而无法抓住、把握,难不成,这就是丹论被破的迹象?

“感受到了吧?”

“有些感觉。”

“其实我没有感觉到,因为我修为还不够。”

“你说的这么真诚,是重新立下了‘诚以待人’的丹论了么?”

两人相视一笑。

…………

楚弈鸣有关丹论的分享,对于江枫来讲,意义非凡。能得到一个地级修士关于丹论的细节讲述,实数难事,通常,这是牺牲了自己未来的大道,只不过对于假货楚弈鸣来讲,因为要改弦易张,故此才道出了丹论的秘辛。

这毕竟算是一份情谊,很直白,很真诚,也很厚重。其实楚弈鸣已经知道了江枫投机取巧的目的,但还是毫无保留的将丹论分享给了江枫,可见,他之前许诺的“守望相助”,并不是一句空谈。

故此,江枫出了楚家,就去了光佑真武大街,逛了几家专卖灵材的店铺,花费了整整一枚三阶,购置了大量灵级阶段就可以使用的天材地宝,找到借口再次拜访楚府,将其中七成的灵材都暗中交给楚弈鸣,留待他在“真正苏醒”之后,快速提升修为之用。

不论是真身,还是这具假身,都曾经经历过这等低级修为阶段,他相信假货楚弈鸣,用不了多久,就可以重归玄级。

至于剩下的三成灵材,他打算留给自己的三位徒弟。

距离其“苏醒”还有十天左右的时间,江枫还有诸多庶务需要分心处理,自然无法在真武城等待,故此,他再次来到八杂铺拐枣胡同十六号,拜访朴铁信。

去北剑门了?

读罢朴铁信留给自己的书信,江枫方才知道朴铁信为了冲关地级,已经去了灵地资源更合适的北剑门,也就是万玄微的地盘。

想想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暗中祈祷,兄弟朴铁信能一切顺利。既然又来到了真武城,不如顺便解决与灵笼商会的深度合作问题,倘若能在赶往峡谷遗迹之前解决此事,不谈会有多少灵石入账,至少会少了一件隐忧。

轻车熟路的来到“月明之光”商业街,找到倪大宝的药草铺“和气居”,绕到后门,六长一短,三次之后,木门咿呀呀的打开,花白胡子老者却没有按照预期出现在江枫面前。

“是你?”

迎面是一个年轻的白皙面孔,他的双眸之间,有一处竖着的闭合的眼,他似乎一眼就认出了江枫,而江枫,也同时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地级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