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东湖之行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16:23 作者: 阿布有糖

力宗,南萝城。

这里是力宗南部一个边塞城市,历史足有百年之久。四周山峦起伏,人口稀少,如果不是因为紧邻的人族大国魏国,长期与妖族各宗各派刻意保持距离的话,这里会比现在还要繁荣很多。不过,暗地里各类走私贸易,在这里颇为兴盛,特别是去年换了新的城主蒲长陵之后,更是屡禁不绝,越演越烈。

城主府的后花园里,几位衣着奇特的人,正在与城主蒲长陵一起喝茶。在外人看来,这些男子头缠厚重的灰布,女子佩戴黑色的纱笼,打扮与此间完全不符的商人,似乎来自西北部遥远的西荒部落。

宾主寒暄过后,蒲长陵屏退左右所有随侍,年近半百,玄级修为的他赶紧站起身,坐到客位,将主座让了出来。

“蒙前辈,不知道您此行,有何事需要我配合?”他环顾四周,此番来的几位男女,都是生面孔,唯有这位只知道称为“蒙”的玄级圆满修士,是这里唯一能搭上话的人。

见令牌如见会长,自从对方出示了一枚黑金令牌之后,他就已经确认了来者的身份,立刻做出了合适的安排。

“准备一个僻静所在,最好没有任何人烟。”被称为“蒙”的修士没有动,而是伸手示意,将旁边一个蒙着面纱中的女子,请到主座之上。

“这个好办,我随后就可处理。”

“此外,找至少二十名修士来,要没有一丝牵挂的那种。”

“没有牵挂?”蒲长陵嘴角抽动了一下,“蒙前辈,您的意思是?”

“这二十人我有特别的用处,基本上你可以认为他们交到我手里之后,就已经死了。你可明白?”

“明白,明白。”

蒲长陵近来曾经听说左近的方图城有修士失踪,难不成也是组织的人干的?他玄级修为,这个城主之位其实是通过组织的运作获得,在商会中地位不高,自然不敢多问,“不知道修为上有什么限制,在下修为浅薄,恐怕还需要……”

“灵级即可。狂浪帮不是你的人么,就让他们去做,注意扫清首尾。”

“好,我这就去安排。”蒲长陵惊得一身冷汗,赶紧借着去办事的缘由告退,狂浪帮作为城内一个低调的中型帮派,暗地里的确是他的人,他本以为只有自己知道,没想到还是没有瞒过组织。

“这个人不忠诚,不可久用。”待他走远,黑纱遮罩的女子低声说道。

“是,不过一切尽在我们掌控,左使大人无需忧虑。”

“尽快找到合适的地方,‘太保’恐怕控制不了这东西太久。”

她从宽大的袖袍中伸出右臂,只见白皙的手腕之上,一只长得像青蛙一样的红眼怪物正栖身在那里,它布满黏液的草绿色背部中央,有一团挥之不散的黑气萦绕,这黑气看起来似有剧毒,给这只名曰‘太保’的妖物带来了不小的痛感,让它左右环顾,烦躁不安。这时,一枚豆大的白色药丸递了过来,那妖物的血红舌头遽然一卷,将药丸吞下,双眼中的红光缓慢退却,这才安定下来。

“修士也一样,倘若找到合适法相之人,抽离之后恰好能束缚住这黑气,那我们就有一件不错的杀器可以使用。”

“是。”包括‘蒙’在内的三人,都不敢轻易回话。

“听说你们还弄丢了两瓶半成品?”

“是,我们正在全力追查下落。墨丘泉自爆而亡,残余物事已经被提前赶到的赤霞门修士清理干净。遗憾的是,我们暂时无人可以占卜。”

“我早就和会长说过,不要把资源都压在他一个人身上。”女子的目光略有晦暗,“柴世境有办法么?”

“墨丘泉的残魂已经消散。”

“算了,不要再提起他,我们是不是还欠他一个条件?”

“会长已经让李右使尽力去办了。四阶觉醒法相类的丹药,不是那么好找。如果事有不济,就只能去正气盟的拍卖会碰碰运气。”

“我会记得这件事的,左右他也等得起,我们商会是讲信誉的。”她话音未落,手臂上的妖物突然发出一声咕咕的鸣叫。

“快,护法!”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余下三人似乎早有准备,三道不同色泽的光罩,瞬间祭出,遮蔽了这里所有的声音和灵力波动。

…………

江枫到达东湖郡的时候,正赶上周星外出巡视归来。几位家族子弟和徒弟,除了陈信,均与其在一起,从这些少年脸上黢黑的颜色来看,周星在庶务方面,还是拼了命的。

“掌门!”几人一进破庙,就见到了江枫和丁灵雨,还未来得及打出清洁符,就立即过来行礼。

“辛苦了!此间事情办得如何?”

“还可以,虽然事情比较多比较杂,但还算顺畅,管事仇大年也很配合,帮了不少的忙。不论是原住民,还是新迁入的凡俗,现在都已经安顿好了。”

“缺灵石就上报给宗门。”江枫环顾四周,这里的陈设简陋得有些夸张。

“暂时还不缺,但是缺人,特别是修士。我最近在东湖圈了一个特别的区域,用来饲养青背水灵龟,效果还不错,但是这种妖兽普通凡俗民众饲养有些危险,特别是在夜间,必须要修士来看护。”

“回头我还会派一名修士过来,是我新收的徒弟。”江枫自然是指一直无人传道只能散养的江云奇,“另外,此间有个叫张四喜的,你见过了没?”

“见过,饲养青背水灵龟,就是他的主意。掌门你说的徒弟,可是他身边的那个孩童?”

“没错,”江枫这才想起来,自己曾经叮嘱过周星过来联系张四喜,那江云奇自然是见过的,除非张四喜将他藏起来。

“他正和陈信在东湖,不过他没说是您的徒弟,否则我怎敢让他去看护灵龟?”

“这是哪的话,我的徒弟有什么特殊的,这半年,他就先在你身边历练,你帮我指导他一二。”江枫暗忖,这东湖郡还是太小,就这么几名修士,自然早晚都会碰面,既然江云奇已经“混”入了这个圈子,那自然是极好的。

留下几件一阶法器给周星的几个徒弟,江枫腾起逆风如意飞舟,向周星提及的饲养灵龟的区域飞去,周星在此间忙于庶务,要是也能有一柄飞行法器,倒是能加快办事效率,可惜这飞行法器价值不菲,又要一碗水端平,给周星就要给沈俊茂,即使是自己出灵石当官的李友德,也得在场面上意思一下,虽然他多半不需要。

下次遇见上官秀棋,应当问问有没有便宜又好用的飞行法器卖给自己,不过因为之前讨价还价太“过分”,导致上官秀棋“故意忘了”给自己留联络方式,这倒是有些尴尬了。

对了,他是楚弈鸣的未婚妻啊,怎么忘了这件事,江枫回想起来在潇湘馆的经历,强忍住笑容,不知道冒牌货,愿不愿意在自己搭桥让他们相见后,帮自己这个忙,实在不行,就只能再去“九星坊”问问了,毕竟上官秀棋可是房东,租客没理由联系不上房东的说。

有周星派来的向导卫哲,江枫很快就找到了陈信和江云奇栖身的老屋,这老屋建在一座植被茂密的孤岛之上,应是渔民躲避风雨的临时住所。

“哎,你还记得有我这个徒弟啊?”

江云奇上来就是情绪满满,两只小手叉在腰间,嘴巴嘟囔着,生着不小的气,看得卫哲和陈信都是一愣,连话都说不出来,不论发生什么情况,他们可不敢和掌门这样造次。

“你啊,就是家里惯坏了,你看卫哲和陈信,多懂得尊师重道。”江枫点了他一个醋栗,微笑着找了个破旧的快要散架的蒲团坐下,“为师这不是来看你了么?”

“你又不是他们师父,你是掌门。”

“你是我徒弟,难不成我就不是你的掌门?”

“那可不一样。”江云奇说不过江枫,就找了个硬板凳对着江枫坐下,不过他还是先给江枫拿了一盘岛上新摘的水果,倒也比之前收徒时礼貌多了,看来在平日里,还是受到了几人不小的影响,不再像一个养尊处优的阔少爷了。

水果不是什么市面上有售的品类,只有拇指大小,紫黑色略带白斑,入口极酸,只是到了嗓中,才有一丝回味的甘甜,江枫品尝了几枚,感受到其中蕴含淡淡的灵气。

这是一种名不见经传的灵果。

“回头见到你师父,和他提提这紫黑色的果子,似乎也是个门路。”江枫示意一旁站的笔直的卫哲和陈信,让他们找地方坐下,这两个孩童,在自己这个掌门面前,还是太拘谨了。

“是。掌门!”两人的声音清脆。

“拿来?”江云奇伸出小手,他原本白嫩的手上,多了不少纵横开裂的口子,看起来在此间,确实也没少受苦,看到这些,江枫心中浮起一丝酸楚。

“什么?”江枫佯装不懂。

“礼物呢?”

“你这孩子,一点都没有徒儿的样子。”江枫笑道,也没和他计较,拿出一枚盾形的法器,这件和其他几件之前留给周星徒弟的法器,都是他在离开罗川之前,在罗川的店铺中购置的,又以这枚盾形法器,属性最为上乘。

水色浮光盾,一阶中品法器,属性一【护体】,在注入灵力后,张开护罩防护周身,效果相当于二阶水盾符效果;属性二【水遁】,在水下激发,可以潜藏在水中,无需呼吸保持最多半个时辰,在水中,盾牌的护体防护效果加倍。

这个盾牌极适合在东湖一带使用,毕竟这里水面极广,倘若遇到敌人,可以潜入水中躲避,虽然东湖郡属于浅山宗地盘,又有周星这个玄级修士镇守,遇到凶徒的概率不大,但多一分安全,总是好的。

此外,江枫还留给他一把普通的一阶匕首,让仍然不敢坐下,只敢站在一旁的卫哲和陈信都好生羡慕,又细言嘱咐了几句,江枫才带领丁灵雨,穿越湖面,按着江云奇给与的指引,向着张四喜的店铺飞去。

刚刚落地,还未站定,就见周星早已等待在附近,心中奇怪,周星却先迎了上来。

“掌门,暖谷郡紧急送来了两个匣子和一封书信。”

李友德?

因为李友德的任命业已在长老会上通过,加之执法长老王显道还额外追派了监察,江枫也就因为庶务繁忙偷了懒,发了正式的公文,直接派王显道任命的监察,携带印绶和私信前往伏元镇,办理李友德上任暖谷郡镇守相关的事宜,没想到,这么快,对方就有了消息。

这匣子里装的什么东西,朱红新漆,密封的不算严实。

江枫信手打开,却见里面,明晃晃的摆了两颗血淋淋的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