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五章 六司庶务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16:03 作者: 阿布有糖

“我代魏若光,请求正式加入宗门,并申请代替我,担任传功长老一职。”

众人皆惊。每个人的表情都各自不同。江枫心中更是波澜起伏。

以退为进,实在高明。

好在自己早一步推出了暖谷郡镇守的人选,否则,魏若光担任传功长老,魏婕作为玄级修士,自可以申请去暖谷郡任职,虽然可能是临时委派,但担任镇守也是迟早的事。倘若这样,魏家在浅山宗的势力,自然可以更进一步,这本身并无什么不妥,不论从修为,还是能力上,两人都足以肩负重任,不过这背后倘若是覆海门的布局,那就另当别论了。

“我举双手赞成,欢迎魏若光加入我浅山宗!”

江枫不能投反对票,魏若光的作用,暂时在浅山宗无可替代,最高的修为,合适的战斗类法相,加上秉性还算公正少有偏私——至少在不多的接触中,江枫对其的印象是这样的——除了在浅山宗时日尚短外,江枫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何况,有器符长老赵文君的先例,只要其没到地级,并不违背宗法制的规定。

“若光兄这个决定,实乃明智之举!”

吴全忠第二个赞成,在力宗真武城,两人业已混的熟稔,初步建立了一些友谊,还定下一门凡俗亲事,见江枫赞同,他也无意阻拦。

赵文君其实早就知道此事,只是方才刚刚做了出头鸟,不好那么快站队,故此佯装观望了一阵,在郑鲁达没有异议后,才投了赞成票,“若光兄人是不错的,我同意。”

“此事甚好。”

王显道最后一个表态,他已看出魏婕在以退为进,心中有些担忧对方渐有膨胀的野心,倘若真的令其同时谋取了传功长老和暖谷郡镇守一职,那魏家在宗内的影响力,恐怕就会隐隐接近三大家族,虽然人丁凋零稀少是个短板,但再次调派覆海门修士进来,也并无任何不妥,想到这,他觉得方才反对暖谷郡卖官一事多少有些莽撞了,好在自己本身也是为了找到借口,好方便安插三郡的监察,算是顺势扳回了一局。

“若光兄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不过,我希望婕道友你,也不要撂挑子,上次会武,未进入八强的宗内子弟甚多,如果也能接受一些指导,自然是极好的。”王显道想了想,还是应该先断了对方外调的念想。

“显道说的没错,传功这块,你还是要辅助一番的,不能有失。”担任掌门这两年多,江枫还是第一次同王显道达成一致。

“对对对,婕道友还是要勉力辛苦一下的,虽然我没做过这方面的工作,但我知道传功这块的工作,还是蛮劳神的。”吴全忠随之附和道。

“若光还是要挑起重担的,婕道友不要有负担,该怎样做,就怎样做,特别是几名女修,还是婕道友指导方便。”郑鲁达明显没看出来这里面的玄机,不过他有事后和幕僚参详的好习惯,相信早晚也会明白。

“定不辱使命。”

魏婕心中暗叹这几人比想象的精明得多,虽然修炼都一个个怂的不行,但是论起老谋深算,计较得失,可一点都不差。暗忖今日自己还是心急了一点,看起来想要狙击自己进入第一梯队的人,比自己想象的更多,想当年,要不是自己夫君刻意拦着以及自己要顾忌掌门的脸面,用得着看这几人脸色么?

有了李友德的两枚三阶,郑鲁达,吴全忠的提案水到渠成顺利通过。郑鲁达提到的是北晨镇新发现的黄澄玉矿脉一事,在有产出之前,需要一笔不小的初期投入;而吴全忠则申请设立御风宗安塞城的浅山宗别院,方便贸易往来,说白了两个提案都是钱的事。不论是矿脉执事,还是别院执事,都是两人职权的分内之事,浅山宗也一向少有派驻修士,人选问题也就没什么可争的,反而赵文君跟风所提的炼器道场一事,分歧较大,每个人都提出了不止一个人选。

炼器道场是个投入颇大,潜在收益也不小的大型工坊,倘若运作好的话,炼器道场也许会独立出来,成为宗内六司之外的第七司,比如曾经在五代掌门在位时,曾经短暂存在过的“炼器司”。

“炼器一事,关系到宗内修士,人选我建议,有些炼器天赋的优先。”

江枫话音一落,众人大多熄了火,自家子弟一一在脑海中过了一遍。

“既然掌门这么说,那我弃权了。”赵文君自嘲的笑了几声,“咱家一棵独苗,没什么好思量的。”

“我也一样。”魏婕已经让魏若光成功上位,先低调一阵也属平常,何况魏家修士的确不多,法相更没有合适的,她本人倒是会几手,但总不能跳出来自荐而失了身份。

“我也干脆弃权好了。”郑鲁达第二个放弃,继续把玩他那把曾经打小抄的折扇来,他之所以不争,是因为他也没听说谁家有适合炼器的子弟。

王显道的眉头紧皱,旋即放弃了坚持,自家孙辈王洸之的法相“磨石铁庐”虽然有些贴边,但也勉强能算战斗法相,能走战修之路岂不是更好。

“有了,”吴全忠似乎心有所得,看得几人一愣,心道你家哪有靠谱的。

“你可别凑数。”郑鲁达倒是说的直白,“我可明说,吴天虬那小子虽然和我家郑可苳有婚约,但他可不合适,话说连个会武都怯场,那天我真想上去揍他。”

“水云旗!”吴全忠道出了一个名字,“怎么样,还算合适吧?”

“那不是你家的,”郑鲁达哈哈一笑,“不过确实是,记得好像去南宫家学习炼器了,怎么,辍学回来了?”

“南宫家的南宫利,前几日仙去了。”吴全忠乃外事长老,自然第一个知道这件事。

“回头找些礼物前去吊唁一番。”江枫对南宫利印象不深,只记得是个办事有些古板的老头子。

“是,我已经差人去做了。掌门尽可放心。水云旗已经达到一品炼器师的水准,带些徒弟应该问题不大,文君有事,也有人可以一起参详。”吴全忠抬头看向摩挲着鼻尖的赵文君,“怎么样,文君?”

“不错,就这么定了吧,掌门,我没意见!”水云旗其实是出自一个多年前投奔浅山宗的小家族,赵文君是看着这孩童长大的,算是半个徒弟,将其远送南宫家族学艺,当初也是他的建议,如今能回来帮自己,自然是好事。

“不过,掌门,这经费的问题?”

“经费的问题你不用担心,还有这个你拿着。”江枫将‘秘银玄铁手套炼器指南’递给他,“拿去试试,效果好的话,记得利润的一半,也要上缴大库,炼器不能有进无出。”

“是是是,一定一定。”赵文君已经被配方的内容吸引,“法器虽然是二阶的,但实用性不错,嗯,真心不错,制作工艺也不繁琐,等水云旗那小子回来,我们研究一下,说不定能做。”他见吴全忠来看,赶紧折了两折,小心的收了起来。

“先保密,先保密。”

“你这人,小家子气!”

吴全忠嗤笑一声,笑骂道,不再和他计较,提起炼器相关的事,赵文君可是劲头十足的,比起担任传功长老,器符长老的确更适合他。

…………

相比长老会上的各怀心思,六司的小会开的平淡如水,这里是江枫的地盘。

蒙教司的执事空缺,来开会的是个资深的老头子,章普乐,一个八代掌门任我道时就在蒙教司帮忙的老人,出身凡俗,花白的胡子和稀疏的几根碎发,看起来时日已经不多,慈眉善目,脾气甚好,就是略有些耳背。

“你们慢点说。我听不——清。”这是他老人家的常态,其实他是三法相,应该服用过“羽龙化清丹”类似的丹药,只是未能奏效,要不是怕他身体扛不住,江枫还是愿意尝试帮他觉醒下法相的。

礼务司的吴春花最为活跃,还经常讲些令年轻人脸红的荤段子,王乙和郑轶雨则正襟危坐,相比皇甫润生和丁宝箴的老成稳重,他们还稚嫩了一些,至于旁听的江海,他根本就没把这段子当回事,嘿然一笑了之。

江枫通报了长老会有关新开矿场、暖谷郡镇守、炼器道场等事的决定,买卖官爵的事情想必他们早晚会知道,但一旦长老会达成共识,那就是宗内共同的决策,而非江枫一人独断谋利的行为,并不会影响他的声望,这点还是有本质区分的。

“有什么需要经费支持的,尽快提出来。我先提两个:一个是鬼市,干脆形成制度,扩大规模,这个宝箴你的建役司要全力支持,明镜司也要注意治安问题;另一个,外宗修士嫁入或者入赘本宗,一律由礼务司操办。”

“啊,掌门,您出钱?阔了还是入赘赚了一笔,还是老丁你家丫头出的嫁妆?”她可没管掌门身后旁听的丁灵雨,那一脸红透的云霞。

吴春花谁都敢打趣,笑起来脸上的脂粉四处散落,皇甫润生不禁向右挪了挪,不过他脸上还带着笑意,吴春花就这点好,活跃气氛无人能比,而且前些年还算年轻时,容貌也是极好的,皇甫润生未娶第三房时,还曾经惦记过,只是原配借口对方脚大不同意,只能不了了之。

“瞎说。”江枫微微一笑,不置可否,“怎么样,都提提。”

“那我先说,三郡变镇之前,提前圈占了一些土地,现在需要开工建设六司相关的设施,这个需要一些灵石。”作为建役司执事,这些建设工作是丁宝箴的职责所在,其他几人,除了蒙教司因为“只需在罗川开设大学堂,其他郡镇宗族自筹”外,其他几人,已经先后和自己打了招呼,只是苦于经费一直未能到位。

“没问题,都可以汇总给江海,在宗门大库支取。另外,其他人口大镇,也要提前划拨出土地,以备后续所需。”

“说到人口,掌门,现在有个相关的问题,就是土地买卖。之前,任掌门还在时,曾经定下每户最多持有两百亩土地的限制,现在很多人迁往三郡和罗川,土地就要发卖,但因为五百亩的限制,经常无人接手。”

“那就定五百亩吧,如果家里有蒙生,每名可以增加一百亩额度。”蒙生是对进过学堂,读过江枫定下的“启蒙八卷”的凡俗少年的称呼,这个制度,也是希望凡俗家族能将孩童送到学堂的额外促进措施。

“是。”丁宝箴认真的记录在玉简之上,相比几个年轻人,他还是相信这种有据可查、能够凭记录分析之后举一反三的东西,而不是突发奇想的冒出什么新奇的主意,比如鬼市这种套路,虽然他也觉得不错。

“在罗川选一处空地,建藏经阁,王乙,你配合丁长老,藏经阁的首批书籍我已经交给江海,暂时由他负责,分为两类,分别对修士,以及六司有职务在身者和蒙生开放,设定不同档次的开放时间,超过时间要缴纳灵石方可阅览。”

“是!”王乙听令,江枫所提及的书籍,之前他已经粗略查阅了一番,种类虽然芜杂,但对于丰富修士的阅历,助益修炼,还是大有好处的。

“藏经阁的书籍,我会继续收集,要把管理制度定好,这点,你们几人商量出个细则章程来,收入专供六司,无需上缴大库。”

“是,掌门!”几人齐声道,收入直供六司,这还是先例,虽然可以预见,这灵石收入不会太多,想想书籍是掌门提供的,也并无不合理之处。

“润生,招募一百二十名凡俗,配合明镜司巡查三郡,惩戒不法。”有关兵争司,其实江枫是想大动作的,但一没足够的修士,二则一旦大动作,那两枚三阶,还真不够折腾的,心中虽然羡慕赤霞门的修士驻守街区,但还是得从实际出发。

“是,掌门,”皇甫润生一向话不多,“那原有的六十名凡俗是否留用?他们跟随在下多年,虽然未经战事,年龄也偏大,但还是有苦劳的。”

“打散在一百二十名中,老兵带新兵,编成六个小队,三郡固定驻守一队,其余小队机动,各人口大镇轮流巡视。”

“是,遵命,多谢掌门体谅。”

“有勇敢可靠的,会授羽龙化清丹,每年十枚。”

“这……是,定将不负掌门所托。”相比其他承诺,皇甫润生觉得这个激励,在军队中一定能引起不小的反响。

…………

掌门内府。

衣衫不知道为何穿的略有单薄的丁灵雨,正小心翼翼的坐在江枫给他指定的蒲团之上,她细小的未发育周全的骨架看起来还很青涩,偶尔还偷瞧一眼掌门江枫。

“怎么样,你想好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