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四章 镇守风波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15:44 作者: 阿布有糖

初春,雨落纷纷。

浅山宗的长老会相比约定,提早半个月举行,江枫一方面担忧遗迹或将随时开启,另一方面,也希望尽早敲定“暖谷郡镇守”的人选,恰巧王显道等三位长老从孤寒镇的“雪崖”修炼道场返回,故此,他就立刻召集五位长老,提前开会,打算尽快处理相关事宜之后,再去暖谷,东湖两郡看看。

东湖郡方面,周星报告中反应的问题必须得到重视,倘若需要物资支持,他也能及早帮忙处理,同时,张四喜和二徒弟江云奇估计也已经安定下来,或许需要自己沟通一些环节,至少,应该把江云奇暂时委托给周星历练,三个徒弟中,只有他无法隐形的带在身边,接受自己“次数不多”的指导。

暖谷郡方面,倘若周星提及的问题,在暖谷郡也有苗头的话——不得不说,这个概率还是颇大的——变镇为郡后,暖谷郡的资源同样无法承载猝然涌入的外来人口,这和东湖郡几乎是一样的——至于怎么料理解决,自然需要调研和甄别后决定,不过江枫打算把问题交给未来的镇守李友德处理。

三位长老风尘仆仆,但均荣光满面。

准备工作做的最为充分的郑鲁达,修为提升了一重,达到玄级七重,吴全忠和王显道虽然未能提升,但也进一步稳定了修为,“雪崖”修炼场的冰寒效果,已经亲测对黑蛇之灵有效,虽然大道仍旧艰难,但毕竟出现了一道曙光。

“恭喜掌门,更进一步!”

吴全忠第一个发现江枫修为再次提升,出言贺喜,他本以为江枫因为庶务繁忙,未能前往孤寒镇,错失了一次提升修为的良机,心中颇为其感到遗憾。却未想几日未见,江枫修为又有进步,实在是……

这就是“运”的问题了,他只能这样安慰自己,至于手中的修炼资源,在宗门大库不能随便取用后,江枫背后的资源,并不会比自己多,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

“各有进步,同喜,同喜。”

吴全忠的眼神江枫读的懂,那是一种羡慕又略带仰视的眼神,他过去曾经想过,倘若有足够的修炼资源,一定会带领宗内成员共同晋升到更高境界,但是现在他已然知晓,只有资源是远远不够的,要有自己秉承的“道”,还要有自己行事的准则,早日凝练“丹论”,方可成就地级之路。这方面,江枫也在探索,故此,他也暂时无法分享给众人,思路正确还好,但如有偏差,则害人不浅。

王显道和郑鲁达也分别客气了一番,左右安坐,聊起各家子弟的家常。赵文君和魏婕,一路探讨着炼器的问题,最晚到达。

六人再次聚齐。

原本负责闭门的王乙,早已换成了另一个瘦脸小厮,姓张名阳,他本是奴隶出身,为江枫从赤霞门辉耀城购买,因为人还算机灵,被江海安排在风雨楼,只是九法相,大道也是无望。

因为宗门议事会提早的缘故,几位并未照例提前传信给江枫,故此诸事就直接上会讨论,从各人神色来看,王显道,魏婕,郑鲁达都是有事要上会讨论的。

“我先说几句。”

江枫将周星有关东湖郡的奏案递给旁边的王显道,示意他阅读后顺次传阅。

“周星提到了东湖郡土著群落与新入族群的冲突,我想,这点在大邑郡和暖谷郡也会发生,大邑郡有沈长老坐镇,我还是放心的,但暖谷郡镇守一职一直空缺,实属隐患。为此,我已经紧急外聘了一位玄级修士,协助我们镇守暖谷郡。”

江枫话音未落,就见传功长老魏婕脸色微变,一旁的墙头草,器符长老赵文君连忙递上话头,接踵问道:

“掌门,不知道这外聘修士的修为怎么样?跟脚怎么样?”

他言外之意,自然是外聘的修士不值得信任,却全然忘记了自己也是外聘出身,不过闻弦歌知雅意,结合魏婕的神色变化,江枫隐隐猜测,是不是魏婕也在谋取这个位置?话说她才拿到传功长老的职务不久,怎么会有谋求‘外放’的想法?

“力宗楚家的门客,姓李名友德,修为玄级三重,背景还算清白。”

有关李友德的出身,江枫一早就想好了托词,摆出“御风宗叛徒”的身份是万万不妥的,即使几位长老不在乎,但这敏感的身份信息,也迟早会流传出去,纵使李煜风已经打通各个关节,在官面上,御风宗也不可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定然会有不少风波。

故此,他打算让楚弈鸣为此人做背书,左右他自己也是假货一枚,还与自己订立了“守望相助”的盟约,那就先把这件事认了吧,况且,几位长老会去找他验证的概率也不大。

“花费定然不菲吧?”

魏婕被突然憋住的一口气,终于缓了过来,她是知道楚家的,魏若光游历真武城,带回的诸多情报之中,就有力宗五大家的基本信息:

萧家势力主要在修士战阵和飞熊军,楚家掌管灵地矿山,余家势力主要在外事和边塞,白家势力在内门和四大山头,而掌门朱家,则超然世外,通过各种姻亲纽带掌控全局,并集中了力宗半数以上的地级强者,以及修为最高的天级强者朱谦牧。

之前江枫有结交萧家,魏婕是知道的,寒山派七盟会谈虽然她未亲历,但在与吴全忠的往来中,也听说了不少细节,知道此事假不了;而在郑家的眼线,在前往大邑郡办事时,也知道江枫平素落脚之地,是余家的商铺,说没有任何关联那是不可能的;而如今江枫提到楚家,就着实让她有些震惊了。

江枫靠什么关系,短时间内结识了如此多的力宗大族?

这是个非常值得深究的问题,她打算必要的时候修书一封,问询下“表兄”魏若霆,虽然两人的关系,远到勉强可称其为“表兄”,但有覆海门掌门魏神道事先的“便宜行事,全力配合”口谕,这位在力宗出使多年的“表兄”,不可能不帮自己的忙。

江枫选择将两枚三阶灵石放在案前,一枚火红,一枚金灿。

后者是他私下替换下来的,本来李友德给的是木系灵石,但木系灵石或许在关键时刻,对“二金八木”属性法相的江枫有用,譬如在关键时刻强行吸收灵力保命。故此,他就用得自墨丘泉的金系灵石,将同档次的木系灵石替换了下来。

“这是新任镇守自愿捐赠给宗门的灵石。”

当然,这个意思和卖官差不多,只是听起来很好听,见到几人既惊讶又充满亮光的眼神,江枫又补充了一句:

“每年这个数。”

“这个,掌门,这样,是不是有些欠妥。”

郑鲁达心中自然明白这就是买卖官爵,不论如何粉饰或者改换词汇,都不能改变这个本质。

但他还是被案前的两枚三阶吸引了,他拿过来放在手中搓了搓,确信这东西是真的。

要说没见过这么多灵石那是不可能的,但作为庶务长老,也是多年未曾经手过如此大的数目。宗内的不少事务,一向因为经费捉襟见肘而无法实施,甚至折扣变通执行,如果这些灵石可以投入其中的话,那么——

“这是卖官,我和鲁达的意见是一致的,不能开这个先例。”

还未等郑鲁达反转自己的观点,王显道选择直接将他硬拉入自己阵营,同时将话题挑明,“掌门也是一片好意,但开这个头,似乎不太合适。”

“而且那个叫李友德的人会不会胡来,为了赚回更多的钱,搞得民怨沸腾。到时候,不止需要费时费力收拾残局,还会失去民望。”王显道补充了一句,表达了自己的忧虑。

“不过要是想在暖谷郡挣回两枚三阶,确实有点难啊。”吴全忠笑道,“恐怕地皮被刮上三尺,也卖不了这个价。”

王显道被说的有些尴尬,他也知道,在郡制改革前,每年浅山宗的岁入,不过一枚三阶左右,还未到宗门大库,就已经被各处的耗费提前支走,要说能在暖谷郡靠贪墨弄到这些钱,他心中也是绝不相信的。

他从魏婕的神态,看出对方或许对于此职位有些想法,只是他刚回来,会议又开的仓促,魏婕并未和他打招呼,不过他相信,只要帮她一把,对方还是会有回报的,况且,这对于掌门江枫来讲,也是个狙击,如今三郡已有两郡,落入掌门的囊中,这第三郡,还是牵制一下的好。

“我同意。”郑鲁达还是被灵石说服了,“要不表决,这灵石可是真的。”

“不行,这是原则问题。”王显道伸手按下了郑鲁达业已伸出的右手,“掌门,我作为执法长老,关于违背历史制度的问题,有权利一票否决,这是卖官。”

“有折中的办法么?”

江枫将难题推了回去,他看出王显道本来就有事情要奏,而从他执法长老的位置来看,多半也与此事有关。

“这个……”王显道没想到球这么快就扔了回来。

“你快说呀,这灵石我可都想好怎么花了,要是黄了,你得赔我。”

郑鲁达故意摆出他的“憨劲”,脸上嘿嘿的笑着,脚下却踢了一下吴全忠,示意他出来叫苦,对方打算在御风宗东北部设置一个小型别院,同时兼有商栈功能,之前曾和自己通过气,这个时候,自然需要站出来,否则,缺钱可什么都办不成。

“这两枚灵石,以及后续的每年收益,会全部上缴给宗门大库。显道,你要有合适的方法,不妨提出来。”江枫补充了一句。

“对,老王,说说。”吴全忠知道郑鲁达的意思,不过他知道赵文君也同样想要一笔灵石,他的炼器班子也缺钱,只靠魏婕的短期资金支持,是不可能的。

“王老,从宗内需要来讲,咱们还是需要这笔灵石。你看这样如何,我们要不派个监察的人过去,这样就可以两者兼顾,虽然相比旧例有所变化,但还是稳妥的。”风向急转,赵文君给出了一条貌似合理的建议。

“文君的主意不错。要不,三郡都派一名凡俗监察,这样看起来也不唐突,免得让楚家的门客多心。”王显道及时的接过了话题,“还是文君思路宽泛,老啦,哎,老了。”他自嘲的笑道,旋即望向了江枫,“这个方案如何,掌门?”

“好,那就这样。监察的人选,就显道你来定吧,但要选脾气秉性都靠谱的人,不止李友德,周星和沈长老的面子,也都要顾全才是。”

“是,这个自然。”王显道成功扳回一局,有监察的人选在,他不止能及时收集三郡的信息,根据情况应时而动,而且,也在某些方面,掌握了三郡的一些权力。

“但此事下不为例。”

江枫定了调子,其实卖官鬻爵的事,他也不想,为此,他还不是去“请示”了几位先代掌门么。之所以结束这种“变现方式”,是为了防止上行下效,到时候就全乱套了。至于监察,王显道虽然是为了一己私利,但这件事还是靠谱的,一切得从全面着眼,这就是他作为掌门,和长老的根本区别。

“既然镇守的事情已定,我来说说另外一件事吧。”暖谷郡镇守职务的事情刚刚尘埃落定,魏婕就抛出了惊人的一句话:

“我想请辞传功长老一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