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二章 突然袭击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15:08 作者: 阿布有糖

漫天的箭雨,还未等江枫看清来者,就已经铺天盖地的袭来,好在这箭雨虽然波及范围极广,就连远处山峦上的茂密松林,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纷纷倒下,仿佛被狂风摧毁一般。但这技能的威力实则一般,以江枫巨木壁垒的二阶护罩强度,足以抵御。

江枫左右各抓起一个孩童,一个箭步就飞跃到一块如屋檐样的巨大岩石之后,这才分心查看天上的来者。

一把湛蓝色的细短飞剑,带着略微内敛的青色光芒,正悬浮在百尺之上的高空,上面站着一位黄色裙装的女子,她此时正双手合十,专心的释放着这波箭雨,她的裙摆足够宽大,甚至能看清里面粉色的亵衣,至于她的面目,也因此被完全遮挡。

“你是何人?”

江枫高声喝问,在自己地盘上挨打,真是活久见,他正待还手,却发现在黄裙女子不远处,还有一名白衣秀士打扮的男子正快速靠近。

“珊妹,那贼人的目光……”

“啊!”

被称为“珊妹”的女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裙装不太适合释放这种会鼓动风压的技能,她立即停止了箭雨,玉手护住收拢衣裙,望向下方正在抬头观望的江枫,目光凌厉:

“你这登徒浪子,真是该死!”

我冤啊,江枫心中大吐口水,你自己站在飞剑之上,凌空甩下箭雨,关我什么事啊,他挡住江城子和江之问二人视线的宽大袖子这才收起,向上拱拱手:

“不知何方道友,为何袭击我等?”

“你这贼人,我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在这里做什么,关你何事,我倒是要问两位道友,来浅山宗有何贵干?”

“牙尖嘴利,这浅山宗是你的不成,我们来这里,还用向你汇报?”黄裙女子没有说话,白衣秀士反而接过话头,将江枫的话顶了回来。

“不巧,在下乃浅山宗掌门江枫,还请道友报出名号。如为做客,还请通报一番,倘若路过,还请速速离去。”

见两人均是玄级修为,虽然均超过自己,但江枫作为一宗之主,在自己家门口被袭击,还是咽不下这口气。

“哈!好大的口气!”

白衣秀士从背后抽出一把青色宝剑,“你说是就是,我们也无法验证,不如拿出些凭证来,我等也好验看。在下乃力宗修士,想必即使你是这浅山宗掌门,也应该给我这个面子吧!”

欺人太甚!

江枫跳出圈外,蓝焱大剑抽出,“尔等如此无礼,休怪我!”

他之所以有这种气势,是因为他感受到在不远处的伏元镇,正有两名玄修赶来,在伏元镇落脚的玄修,自然是李友德和那位神秘老者,在对方还有求自己的情况下,江枫相信他们必然会站在自己一面。

敢在自己地头撒野,这种苗头要不得,何况自己手中,还有宋维多这个灵傀杀器,倘若李友德他们没有过来,也可以抵挡一阵,两名玄级,而且开场还是箭雨这种大范围弱攻击技能,江枫还未放在心上。

他身形急掠,脚下逆风如意飞舟腾起,浮空飞起,须臾间就到了黄衫女子和白衣秀士的对面,而江城子则身形一纵,化作本体玄火鸦,载着江之问,悬浮在江枫身侧,虽然只有灵级,但对于玄级的战斗,他还是能从中助攻一二的。

“珊妹,管他是谁,先抓走盘问再说!这厮定有古怪!”

“好。”黄裙女子下定了决心,手中随即扔出一块方形玉盘,那玉盘迎风而涨,从巴掌大,迅速变成磨盘大小,又渐渐拉长如玉如意形状,金色光芒从其中纷纷射出,打在江枫的护罩之上,再次激起朵朵金光,这金光相比之前的箭雨,威力大上不少,又好似水浪般源源不绝,估计只需片刻,就可破除江枫的护罩。

虽然威力一般,但这比符箓要省事得多。江枫不敢怠慢,接连甩出两枚火爆符,分别飞向黄裙女子和白衣秀士,他打算先探探底,但与此同时,他并未在原地等待,而是身形急动,向黄裙女子飞去,手中灵力绽放,一个纵贯一击,打算先解决黄裙女子。

那女子却不着急,剑光还未袭来,她身上就亮起一团蓝色光晕,随后她手中多了一大把寒冰符,径直向周围毫无规律的甩去,那寒冰符一遇蓝光,顿时威能和速度都加快了一倍,快速的向周围扩散,周身寒气凝结,迅速的如冰冻般结成层层叠叠的冰壳,火爆符打在上面,威力顿消,却见那冰壳厚约一丈,晶莹剔透,表面却遍布利刃般的冰凌。

“去!”

她只是轻轻一喝,那冰凌就如同支支离弦之箭,向周围无差别的飞去,江枫赶紧躲闪,脚下飞舟急速升起,躲避那带着刺骨寒气的冰凌,江城子刚刚吐出一个水泡,就遇到如此大的阵仗,也赶紧急速升起,同江枫一样升到高空,躲避这场无差别攻击。

白衣秀士倒是也受到了波及,只是他法器似乎甚好,一道剑光凌空划动,蓝光乍现,身形转瞬间腾挪到更高的天空,不止轻松躲开了江枫的火爆符,还恰巧出现在江枫头上。

“给我下去!”

他单手挥剑,青色剑光甩出一把三尺长的粗大风刃,直奔下方的江枫而去。

我去!

江枫在空中对敌经验并不多,毕竟他才刚刚得到飞舟不久,冷不防被这白衣秀士一个凌空威压,下方却冰凌乱舞,一时无处躲闪,只能挥剑迎上,同时信手甩出一道寒冰符,他并不指望寒冰符奏效,但仓促之间,或许只有先降低对方速度才为上策。

啪!

巨木壁垒的护罩应声破裂,好在江城子及时的甩了一道水盾符过来,他的修为,使用一阶水盾符更为顺手,好在随着水盾符的施展,被动激活了寒光簪魔手环的银盾,那风刃才被银色光晕堪堪抵挡,使江枫未受到什么伤害。

江枫感受到四周窥视的目光,当然,他知道对方两位修士也是一样。白衣秀士挥舞长剑,躲过江城子的又一个水泡,随着一道蓝光闪现,重新回到黄裙女子旁边,神情虽然仍然倨傲,但身形左右微动,面露警惕之色。

还不出手?

想看看我的实力,或者等我快要败了,再出来救场?江枫似乎知道了李友德的想法,这人,看起来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话说哪个玄级,也不是没有头脑的傻子,他之所以号称“以德服人”,估计也不过是大道的一种罢了。

对啊,江枫突然心中念头一闪,如黑暗中的一团火遽然燃起,驱散了层层迷雾。这个信条,难道就是李友德未来丹论的基础?他突然有此顿悟,但场上形势瞬息万变,他可不敢在这里落下好好思索一番。

“停手!”

江枫突然叫停,李友德,还不算值得信任之人,毕竟就连李煜风也与自己交情甚少,不能将背后交给这两位陌生人,故此他也不想把灵力耗光,否则,是否会引起对方的其他念想,也未可知,而方才一战,他已然看出对方法器品质甚好,短时间内难以轻易击败,除非动用三阶符箓和宋维多,但这会将自己的实力,全数暴露在李友德和他那位疑似幕僚加随扈的老者面前。

这很危险,尤其是李友德可能还是自己未来的下属,浅山宗暖谷郡镇守,在没有探清对方虚实和是否怀有异志之前,行事还是保守点好。

“哼,登徒子。”黄裙女子周围的冰凌已经散尽,灵力也有不少损耗,语气虽然仍然不善,但气势却弱了下来,附近有玄级修士窥视,虽然没有亮相,但是敌非友的概率很大。

“说吧,你们在我浅山宗,是为何事,既然是力宗的朋友,不妨画出道道来,我和楚家家主楚安澜,以及萧家萧不厌,还是有几分交情的。”

江枫没敢报上楚弈鸣和余成克的名字,毕竟前者应该还在伪装昏迷,名声也不甚好,后者仅仅见过两三次,多半不会承认和自己的关系,而楚安澜一个家主身份,估计他们不会去对证,而萧不厌,看在萧明真的份上,多半还是会勉强认下这个关系。

“你认识萧不厌?”

“这是当然,萧不厌陪我一同去的寒山派,全程参与了七盟会谈。这个不少道友都知道。难不成,你们没有听说?”

“哼,”黄裙女子轻吐一口气,“姑且相信你,我问你,在这附近游荡,可否发现什么异常?”

“异常,什么异常?我只是来拜祭浅山宗的诸位先贤,难不成你们在这里发现了什么异常?”

江枫笃定对方没有发现那处神秘的洞口,在自己离开后,那洞口的碎石,就莫名其妙的重新归位,仿佛从未存在一般,即使以后自己过来寻找,也要费一番功夫。

“这!”

黄裙女子正要再说,毕竟她是突然看见江枫莫名其妙的的凭空出现的,这里面一定有蹊跷,却被那白衣秀士制止了:

“在下白令吉,和明珊道友均是力宗内门弟子,今日帮萧家办事,多有冒犯,还请见谅。”他一边慢条斯理的说出此话,一边分心查看周围的变化,想必是提防埋伏着的两位修士,“如果道友在这里发现了什么异常,还请早日告知萧家,多有重谢。”

“萧家,那敢问萧明真是?”

“你说那个喜欢打扮得像个丫鬟的女人么?”萧明珊笑道,“听说她卖乖得了长辈的灵药,觉醒了法相,真是暴殄天物呢,怎么,江掌门认识她?”

“的确认识,你说她长得像丫鬟,想想倒是确实如此。”

“果然,道友好眼力。”萧明珊一脸喜色,仿佛听到了对自己的赞美。

“不过我很喜欢,毕竟比道友容貌还是好上太多,想想,好像腿也细一些的样子。”

“你!”她差点因此拔剑,想起了最初释放“风之箭雨”时的尴尬,却感受到空气中异样的气息波动。

江枫其实就是想气气她,听起来,萧明真想方设法掩盖了自己的存在,也算煞费苦心,作为萧明真的朋友,江枫不想让人当众说她的坏话,眼前这名曰“萧明珊”的女子,多半是萧家里与其看不对眼的同辈,女子好妒,多半如此。

他之所以敢如此放肆,不怕再次引起争端,还是因为感受到了身后两道劲风。此时,一直作壁上观的两位,已经因为双方打不起来而沉不住气,毕竟再躲下去,被点名出来,人到了却没有帮忙,实数尴尬。

“江掌门!”两人落地,“此为何人?”

“是力宗的道友。”

既然双方实力对比已经明显,萧明珊和白令吉自然不会吃这个亏,双方简单以平辈之礼打了招呼,李友德和老年修士自然不会报上真名,江枫也不戳破。

临别之际,萧明珊还是面带微笑的横了江枫一眼,“江掌门如是到萧家做客,一定要来拜访,明珊一定好好招待。”

“客气,客气。”

江枫面上含笑回应,实则心道,恐怕要等萧明真回转萧府,才能去拜访了,这萧明珊之所以敢轻言鄙视萧明真,现在还“诚意”邀请,必然在萧府中地位颇高,至少萧明真,暂时多半是赶不上的。

不过李友德这两位,的确不是省油的灯啊,萧明珊和那位白令吉虽然可恶,却也让他看出了李友德和老年修士的态度,虽然“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不错,但早晚得想办法收收他们心才是。

不过幸运的是,借着这个时机,江枫似乎对于丹论,有了一丝明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