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一章 洞穴脱困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14:43 作者: 阿布有糖

孩童吃饱了,肚子变得浑圆,两人也因此混熟了,问题于是开始变得多了起来,多到江城子应接不暇。

“你问题怎么这么多,既然还没有名字,不如就叫问问吧!”

江城子打出几道清洁符后,孩童身上已经干净了许多,他穿着江城子给他的旧袍,长袖甩来甩去,嘴里还含着两枚酸溜溜的杨枝酸梅,口齿不清的说道:

“那我,是不是,就用这个名字了,可是我好像曾经有一个名字,只是好像忘记了,叫什么来着?”他左顾右盼,似在回想。

他抬起头,这才发现江枫已经不在身旁,而是在崖壁的高台之上,正是圣者的旁边。

“呀,你这个坏人,你不能动圣者的遗物。”

他一个箭步窜了出去,双脚蹬在不算粗糙的石壁上,身形转瞬间化作一只白色狐狸,宽大的袍服转瞬脱落,但却舍不得丢弃而叼在嘴里,它的四足快速倒腾,浑圆的肚子甩来甩去,竟然在崖壁上行动自如,很快就跳到高台之上,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一般,甚是熟练。

“别动!”

他刚一落地,重新化成光溜溜的童子模样,口齿不清的喊道,却没什么威力,但看江枫矗立在圣者的遗骸旁,并没有动手的意思,而半空之中,却有一只红蓝间色的大鸟,振翅飞来,转瞬间落到高台之上,身形一抖,重新化作江城子的模样。

“哎?你会飞?”他粗眉毛下的大眼睛睁得浑圆,“你,衣服,衣服,怎么没掉?”他抱着宽大的袍服,一脸惊异的看着变形之后穿戴依然整齐的江城子。

“当然是用灵力操控啊,你不会么?”

“灵力,就是这个么?”他小手一摊,两道汤饼大小的蓝光浮现在他的掌心,却没有抽成丝状,似乎无法分心操控。

很纯净的灵力!

听到两人对话,江枫不禁转头望去,目光正迎上那团湛蓝幽深的光,这孩童灵力的纯净程度,远超他的想象,即使自己已经步入玄级,灵力净化程度理应超过灵级,但也远远不及这个孩童,只不过,他分心操控灵力的精准程度,远远低于同级修士,几乎处于懵懂无知的状态,可见是长期缺乏合适的指导。

江枫忍不住动用“分相术”,查看这孩童的法相来,这一看,却让他大吃一惊。

空濛的灵池之中,竟然空无一物,没有法相?天下还有没有法相的修士?这孩童,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是怎么来到这的?”江枫忍住心中的好奇,以这孩童对于灵力不能再生疏的掌控程度考虑,他定然也不会知道法相的事,只能从头问起。

“我,我来这里已经好久了,”孩童吐出几颗咬痕明显的梅核,摊在手心递给江城子,“大哥,这酸梅好吃,但这个好像太硬了。”

“这个是核,不能吃的。”江城子笑道,“扔掉吧,快回答我师父的问题。问问,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嗯,我记得,我是从那里来的。”他指了指右侧一块漆黑的石块,“但是,好像没有回去的路。”

顺着他的所指,江枫和江城子打量起那块略有些奇异的光滑石块来,相比周围的青褐色岩石,这块黑色石块,的确有些不同,但它与周围石块似乎融合的相当完美,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那里曾经是个入口。

“那你来了多久?”江城子问道,不过看到对方一副迷惘的眼神,他突然想起来,这里平素是个几乎完全黑暗的所在,问问不可能知道外间的变化,“哦,我忘了,这里不分白天黑夜。”

“这两枚珠子,是你从圣者手中拿到的么?”江枫的掌心之中,两枚珠子,静静的躺在那里,没有一丝灵动的气息,但江枫能猜测到,这珠子内里定有乾坤。其实在圣者的胸腔里,仍然有一枚赤色的珠子,但寒光簪魔手环的暴躁颤动,提醒自己,倘若贸然去取,必然充满危险,这也是他一直站在这里,不敢有任何动作的原因。

“那两枚珠子是我捡到的,啊,我突然想起来了,我好像叫做‘封’,是圣者告诉我的,真难记!”他指着圣者的遗骸说道。

“那你刚才为什么要骗我,称呼自己为‘心’?”江城子嘟囔着嘴,听到圣者的骸骨会说话,他害怕的后退了几步,“你这个样子,可不是个诚实的孩子。”

“我…我记错了。”问问挠挠头,委屈的说道,这个理由相当令人无语,“那个,才是心,它也会说话。”他指向圣者胸腔中的那枚赤色珠子。

这圣者竟然还残存一丝生命迹象?想到这,江枫不禁凝神观望闪着微光的骸骨,忽然感觉心神有些飘忽难制,赶紧闭上双眼,转过身体,再不去直视。

“也就是真灵圣者曾经和你说过话?”

“是啊,不过不是经常说。当时,我记得我在附近找吃的,不小心进到这里,然后,就莫名的多了一些想法,有个声音告诉我,说我叫封,但是我再也出不去,后来,就来了一大批坏人。”

“你说他们?”江枫指向高台之下,层层叠叠堆起的尸体,像是灵笼商会的成员。

“对,是他们,他们找到了一枚有毒的珠子,不少人当场就死掉了。”

应该是哪个法身?江枫遍历之前江问问顺口道出来的几个名字。或许是‘蚀’?从字面意思来看,特别像是令萧明葆法相受损的诡异存在,也像是墨丘泉所持瓷瓶中那股黑烟,江枫还不敢将黑烟放出,因为他尚不能控制那股力量,“你还记得这人么?”

江枫凭借印象,将萧明葆的形貌利用具象符打在石壁之上。

“不认识。这个也是坏人么?”

看起来不是,也应该如此,萧明葆和任晓龙探索神秘山洞,是去年的事情,距离现在至少有半年以上的时间,而看高台之下,灵笼商会成员尸体的腐烂程度,应该是近三个月的事情,也就是说,在萧明葆进入这个洞穴时,那枚附有‘蚀’法身之力的珠子,还在这里没被灵笼商会取走。

“其余的人呢,我说云,龙,还有其他几个真灵圣者的法身?”

“我不知道。”孩童不甚熟练的收起右手中的盘形灵力团,右手食指一点,“我只知道圣者称呼我为‘封’之后,我就有了这样的能力!”

江枫瞬间感觉周围的空气为之一窒,他掏出两枚低阶的清心符,再次发现,符箓无风自燃,化作一团灰烬。

好在可能为“幻”和“霜”的珠子,此时还在自己手中,否则,又是一番捉迷藏的苦战了,“这两枚珠子,方才也是你控制的么?”

“不是。他们还活着,但是刚才你在地上一阵乱敲,结果,幻就快死了,你看里面都快没有心跳了。”

心跳?

江枫从未感受到这种异动,不过他仔细思量了一阵,突然将影子收入身体,很快,他就感受到那珠子之中传来的温热和丝丝跃动,竟然有种熟悉的感觉从心中油然而生。果然,只有具备真灵圣者的其他法身,才能相互感受到彼此的存在,而与此同时,他再次动用“分相术”,看见孩童法相之内,隐隐有一道淡得几乎看不见的橙色光束。

法相被替代了?

“除了封禁符箓,你还会什么技能么?”江枫忍不住问道,突然想起来这个词汇或许对孩童来讲太难,“我是说,不一样的本事那种?”

“我会召唤火焰,”孩童立刻回答,不过很快他的脸色变得难过起来,“不过,我来到这里就忘记了,不然,我也不会生吃这些。”他伸手从身后再次拿出一只不知道什么时候藏起来的大老鼠,递给江城子,“大哥,你也尝尝吧!”

“快扔掉,谁吃这个呀!,多脏!”江城子连忙厌恶的抓起来,扔下高台,“记住,以后不能吃这个!”他却浑然忘了,自己的原身玄火鸦,也是吃老鼠的。

果然,法相被替代了,究竟是什么力量,去掉了这孩童的法相,难不成,是那名曰“蚀”的珠子,以及似乎还蕴藏神秘生命气息的真灵圣者?

江枫心中隐隐有这个猜测,那缠绕在萧明葆红珊瑚法相之上的黑气,是否也会渐渐如此?然而这孩童的法相,被名曰“封”的法身替代,故此活了下来,并获得了新的技能,然而萧明葆却没这个好运,想到这,他望向了手中的两枚尚算亲和无害的珠子,以及,还残存在真灵圣者胸腔中的那枚。

“你看得见那处洞口么?”江枫遥指自己来时的那个洞口,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处洞口的岩石竟然已经复原如初,不复自己来时的散乱模样,只是有些簇新的痕迹,能看得出来那里曾经是个进入此间的入口。

“哪有啊?”

“跟我来。”两人搭乘江城子变幻的玄火鸦,来到这处似乎被匆匆遮掩的入口。江枫挥剑,失去幻阵掩饰的乱石堆,顿时敞开了一个狭窄的通道。

“呀,可以出去了!”孩童欣喜的叫道,想要第一个钻出去。

“没大没小!”他只感到后面一个声音,以及头上一个斗大醋栗般的敲打,正是江城子在作怪。

“让师父先走!”方才他已经趁机自作主张,将孩童收入江枫的门墙,成为自己的三师弟。

…………

洞内光幕符的光华渐渐散去,黑暗再次笼罩了这处山洞,江枫不敢轻易探视的真灵圣者遗骸之上,几只老鼠不知道什么缘故,在没有任何食物的情况下,爬到其上钻来钻去,那赤红色的珠子,却突然跃动了一下,几道红光闪过,几只老鼠应声灰飞烟灭,而那枚红珠也瞬间明亮了一分,射出一道光线。那光线穿透层层黑暗,仿佛带着智慧般,绕过曲折的洞穴,射向远方,直到洞穴深处,最后抵达一处不太明显的缝隙,那缝隙却仿佛遮罩了一层透明的光膜,将那光线挡住,不得寸进。

光线旋即化作乌有,仿佛从未存在过。

“桀桀桀,变淡了一些。”

空旷的山洞内传来一声瘆人的苍老回响。圣者的胸腔之内,红珠周围,再度凝结出八枚珠子的位置,缓慢孕育出各色的珠子,这些珠子,只是比赤红色的珠子略小,有些跌落在身边,有些沿着还算光滑的地面,滚落至山崖之下,落在还算明显的角落。与此同时,被江枫等人匆匆挖开的碎石,再度合拢,重新封闭了入口。

…………

“你就叫江之问吧。”既然江城子已经代师收徒,江枫也只能将这只小狐狸录入门墙,何况,自己身边的影,也与这江之问有些解不开的缘分,他隐隐觉得这件事情并没有完结,那遗骸胸腔之中的赤色圆珠,给他窒息的感觉,久久难以平复,再看身后,已经被胡乱打通的入口,竟然渐渐合拢。

这地方处处透着诡异,必须要赶紧离开。

几人正待回转伏元镇,江枫却感到周围的气氛豁然凝固,他赶紧张开巨木壁垒护住四周,却冷不防几只金色利箭瞬间冲到眼前,打在刚刚凝结的护罩之上,耀起几团明亮的光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