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八章 四大长老

发布时间: 2019-05-24 18:49:19 作者: 阿布有糖

    “赵长老快坐,”浅山宗这种小宗门,鲜有各类繁文缛节,何况对方先敬了自己一尺,话说回来,江枫手里也没什么能拿捏对方的。

    尴尬。

    知客小童适时的过来奉茶,雨后的春笋碧玉尖,不算名贵,具有些许洗涤身体提升修为的作用。这小童是“曼陀罗花”王家的子弟,姓王,单名一个“乙”字,倒也简单好记,亲缘和族长王显道比较远,从过往的或明或暗的考验来看,算是个口风比较紧的手下,就是修为比较低,灵级三重,资质也稀松平常。

    “听闻一件喜事,”江枫不紧不慢的说道,“赵长老是不是要迎娶吴家的姑娘了,如果是真的话,这件事算是宗门的大事,得大办才行。”

    “掌门见笑了,这事还没最后定,所以也没和您知会。”

    赵文君平素低调,城府很深,但还是老脸略微一红,毕竟吴小琳今年才二十岁,妖族寿命长远没错,但自己确有“老牛吃嫩草”的嫌疑。

    “说起来十足尴尬,不会大办,到时候定会请掌门吃几杯酒,还望赏光。要不是家里的几个娃娃都不省心,没有一个开窍的,也不会这把年纪还动此凡心,倒让掌门见笑了。”须臾,他已然恢复了淡然的神色,看不出内心的想法。

    “唉,”江枫道,“这是什么话,咱们宗内都是一家亲,长老也是宗门的老人,开窍于否,还会缺口饭吃?我听说您家老大良栋书念的还是不错的,回头去蒙教司任职吧,年轻人得有点奔头,说不定哪天就突然开窍了不是。”

    蒙教司是宗内六司之一,承担教书育人的职责,五岁以上的宗内子弟,不论开窍获得先天修炼法相与否,都要在蒙教司管辖的书塾,进行三年半工半读的学习。灵植,制符,法器,道论,不论是人族还是妖族的,都有些基础的涉猎。

    在蒙教司任职,自然有些灵石俸禄可拿,积攒起来,将来买取一些初级的‘羽龙化清丹’,博些小概率的法相觉醒,还是有希望的,毕竟不是没有先例。

    赵文君作为宗内长老,手头是有那个灵石资源,但他自己还没有放弃修炼一途,如果此生能突破玄级层次,到达地级,悠长的寿命足以荫庇家族直到有资质的孙辈出现。家里妖童七八个,自己手头的修炼资源倘若一碗水端平的平均分配,数量会少到索然无用,但也不能厚此薄彼吧,家里的几个婆娘不会闹得一团糟才怪。江枫的提议,至少解决了他一个不大不小的小问题,早已弃疗的心,竟然有些松动起来,古井无波的表情,竟有点雨后初晴的新鲜颜色。

    “对了,我这还有一件送给新弟妹的礼物。”江枫决定趁热打铁,将在真武城多宝阁改制的青色凤凰玉佩拿了出来,“算是我个人送的小礼物,宗门大库的情况你是知道的,不要嫌弃就是。”

    “哪里哪里,”赵文君口中拒绝,身体却是诚实的,很快就接过来仔细端详起来,宗门大库的情况,即使从未做过大库奉行,但跟着九代任我道混了那么多年,进进出出,宗门大库基本被掏空的事情,他心中多少是有数的。

    “紫铜草”族长吴全忠与自己合作,也并非是出于对宗门大库的觊觎——开什么玩笑,一个空大库有什么好惦记的——而是博的下代掌门之位,宗内修为在玄级的都知道,这黑蛇之灵附体之后,修为会一路下降,一旦到玄级以下,会快速雪崩到底,寿命不超过五年,而以现任掌门江枫的玄级二重修为,是否能够撑足五年,都是未知之数。

    吴全忠现下修为玄级六重,与玄级七重的“曼陀罗花”族长王显道,玄级六重的“养魂花”族长郑鲁达,修为相若,倘若江枫身陨,在不开启新的黑蛇之灵附体仪式的前提下,三人都有成为掌门的资格,初代血脉子弟早已经在江枫继承掌门之位时,让出了下代掌门的竞争资格,并且因为修炼资源短缺的问题,能够保住长老会一票已经很不错了。

    长老会五个位置,赵文君的铁打一票至关重要,这一点,王显道也向自己伸出了橄榄枝,只是吴全忠更懂自己的痛处而已。

    “不错的法器,”赵文君道,“掌门费心了。”这玉佩的属性,完全契合自己对吴家小妹的理解,爱干净,不善争斗,【冰清玉洁】、【玉之守护】均是合适的技能。虽然一阶的品质并不是太高,但对于灵级三重的吴小琳,也算不错的随身之物了。

    “哪里,小小礼物,不要在意。”江枫硬撑着说道,其实心中在滴血,这可都是自己的钱,这掌门做的要多惨有多惨,想到这,心中不免又腹诽了九代一通,脸上却得绷住颜色,“说起来,文君你的事情,也算宗门的事情了,但宗门府库并不宽裕,上代已经将宗内的资源卖的七七八八,最近刚刚有些合约到期,倘若能收回来,或者重谈价格,或许对宗门的诸多子弟来讲,大有裨益。”

    “诚然如掌门所言。”收了江枫礼物,加上对自家子弟的照顾,赵文君还不“闻弦歌知雅意”,顺着江枫的话茬说下去,只是他心中知道,这重谈合约,是“养魂花”家族族长郑鲁达的职责,自己一个传功长老是说不上话的,明面上就只能打打哈哈而已。

    从江枫透露的口风来看,是想重新谈一部分上代定下的合约,而据自己所知,最近只有西部冷泉的合约,正好在重谈阶段,而据吴小琳同自己透露,郑鲁达已经按照极低的合同价格,将其续签了二十年,其中必然有阴阳合同、中饱私囊的猫腻在里面。吴全忠有心插手干涉,故此通过他的小妹透露给自己,也是想借自己的口向郑鲁达暗中试压,榨出一些价值出来。

    有趣,有趣。自己不做那个出头鸟,倒是没想到,长老会上一直处于弱势的掌门,竟然也要插手此事。

    “宗门的利益关乎各个家族,”江枫不知道赵文君的小算盘,他心中明白,赵文君不可能对郑鲁达低价签约冷泉的事情一无所知,他要做的,就是抛出利益,让各方来论,即便只是撕下来一小块肉,那也是不错的。

    穷呀。

    宗门议事堂名曰‘风雨楼’,浅山宗开宗立派时就已建成,名字来源于三代长老林百呈,据说是某次宗门议事,突然飘过一朵小小云彩,仅在议事堂处来了个风雨交加,故此得名。风雨楼不大,也不高,三层格局,用材均是名贵稀有的丽都古杉,花纹精美又耐火虫,低调的奢华,浅山宗作为小门小派,还是富过的。

    江枫继承浅山宗掌门之位第二年。

    夏六月,又一季度的宗门议事会,在此召开。

    执法长老王显道来的最早,他习惯早起,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他的洞府灵气,在每日清晨会混杂少许金系灵气,对于修炼略有妨害。作为九代长老会的遗存成员,风雨楼对他来讲,再熟悉不过了,每一个台阶,每一处回廊,似乎都有他青春的追忆。

    不过今天的情况他有点看不懂。

    “彦之,你来这里做什么?”

    迎面而来的这名白衣书生打扮的子弟,是自己的小辈,自己兄弟王显豪的孙子,应该叫自己大爷爷的。‘彦’字辈,是王家嫡系的传承用字,这点和那个名曰‘王乙’的支脉小厮是不同的,妖族近百年来一直恪守传承有序的规矩,但凡嫡系子弟,都是三个字的名字,而支脉就只能用两个字,就连掌门江枫都不能免俗,支脉出身,即使做了掌门,也是一样不能改名字的。

    “大爷爷,是掌门发了帖,让任晓龙送来的。”王彦之性格比较老实,甚至有些木讷,但好在心思耿直,修炼比较刻苦,平素王显豪对他也颇为照顾,“据我所知,好像还不止我一个人。但是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

    “哦,”王显道也有点懵,自己不知道的事,估计这些晚辈不知道也很正常,见左近无人,又生出考校的心思来,“上次我扔给你爹的寒风雷云诀,你练得怎么样了?”

    “禀告大爷爷,我刚刚到入门二层境界,施展起来虽然问题不大,但是没有实战验证,您知道的,我才灵级六重,还不能发挥全部威能……”

    “不急,你资质不错,没必要急功近利,要稳一点,把基础打好。这技能练到圆满共有七层,等你到了玄级境界或者把技能练到四层,我再把下半部交给你爹。”

    “是,大爷爷。多谢大爷爷关心。”

    两人正聊着,又叽叽喳喳从门口挤进来几个宗内的年轻子弟,被众星捧月般围在中间的黄衫女子,正是郑可月,郑家三代中资质最佳的女弟子,彦之的呆木眼睛甫一见到,也瞬间发亮起来。

    色字头上一把刀啊,王显道心中默默的念叨,他自不会与其他支脉的小辈们打招呼,默然上了楼,一边琢磨着掌门叫这些年轻一辈来的用意,一边感慨自己家怎么没有这种品貌均佳的子弟,这郑可月,可为郑家在浅山宗,拉了不少人气啊。

    日上竿头。

    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仅留上首位置,掌门的位置还空缺着,说是上首,其实这是个圆桌,王显道,郑鲁达,吴全忠,赵文君,四位长老,都有自己的固定座次,说起来这檀木圆桌算是初代掌门留下的,坐五个人绰绰有余,原本是按照七人设计,自从六代掌门沈爱龙丢了东部河谷的大片地盘,这宗门的气象,自然也愈发衰落,七人长老会缩减到五人,实属无奈。

    在半层楼下的偏厅中,摆着三排长木桌,绛红色的油彩还是新的,散发着新鲜桐油的气息,十五名年轻子弟,顺次随意而坐,均是灵级修为,年纪均不超过十五,从王显道这个位置,正好能看见这十五名子弟。

    王家四人,郑家四人,吴家三人,九代掌门任家一人,七代掌门沈德君遗孀魏家一人,散修投奔家族丁家和皇甫家各一人。

    很有代表性啊,王显道摸了摸下巴稀疏的胡茬,心道。

    空气并不燥热,灵气也稀薄黯淡,这是妖灵之灯阵法灵石枯竭的信号,圆桌上的几人都心生感应,王显道正想说点什么解解闷,灵气又倏忽间浓郁起来。

    赶在最后一刻,换了妖灵之灯的灵石么,圆桌的其他三位,身形都动了动,特别是等着看掌门入不敷出笑话的郑鲁达。

    赵文君的一脸苦相略为舒展,似乎刚刚从惆怅中脱离出来,很明显,下首的十五人,并没有赵家的子弟,这种情况深深的刺激了他,不行,如果家里老大赵良栋能入蒙教司,自己非得找点借口帮他弄点‘羽龙化清丹’冲击一下,甚至老二老三老四老五也得想办法,特别是自己最疼爱的老五赵良南,今年才十九岁,应该更容易成功。否则这年轻一辈中,自己一个座次占不到,谈什么成为浅山宗一大家族。他瞥了一眼一旁一直把玩一块黑玉虎符的吴全忠,自己的子弟不争气,要是等吴家小妹肚子争气,自己可就彻底绑在对方战车上,成为‘马前卒’了。

    “掌门到!”略有尖锐的嗓音响起,是王乙那个小厮。